<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听着洞府里传出的争吵声,过南山等人有些不安,又有些不解。

    白如镜长老乃是破海上境的大修行者,性情冷厉,道心自寂,柳十岁究竟说了什么事情,竟让他如此生气?

    在他们看来,白如镜对柳十岁确实不怎么好,哪怕当年柳十岁真的偷食了妖丹,又何至于如此绝情,只是就像顾寒说的那样,师父终究是师父……

    伴着一声清脆的破裂声,不知是何物被摔碎,洞府开启,柳十岁走了出来。

    过南山与顾寒迎上前去,脸上满是担心。

    柳十岁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顾寒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他向峰下走去。

    天光被竹叶割开,露在柳十岁的脸上,斑驳而淡然,他的神情很平静。

    无人照看的翠竹,最是天然。

    ……

    ……

    碧湖峰里到处都是树。

    崖间有松树,有槐树,有银杏,也有竹子。

    尤其是在峰顶湖畔,翠竹更是连绵成林,一眼望之不尽,风起时微微起伏,就像湖里的碧水一般。

    碧湖峰道殿也在树林里,天光入阁便清幽起来,落在峰主成由天的脸色,则更加寒冷。

    此次他带青山弟子赴云台一战,算是让碧湖峰重新获得了威信与尊重,但想着刚刚收到的消息,他便知道碧湖峰在九峰里的位置依然不稳,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一阵风,便会摇摇欲坠。

    “有个案子,某些人希望我们能站出来领头。”

    成由天看着对座那位老人,眼神微冷说道:“不知道师兄有何想法?”

    那位碧湖峰长老隐约猜到峰主应该是在试探自己,淡然说道:“现在这种情形,我们还是低调些为好。”

    听到想要的答案,成由天依然没有放松,盯着他的眼睛,追问道:“但那个案子与我碧湖峰有关,不怎么好推。”

    长老神情微凛,心想与碧湖峰有关的案子,值得如此被重视,那便是前任峰主雷破云之死,问题在于那个案子是掌门真人与剑律联手所办,谁敢翻案?

    “峰主说的到底是哪件案子?”

    成由天面无表情说道:“左易师侄被杀,难道师兄忘记了?”

    听着这句话,道殿里变得异常安静,窗外散落的天光更加寒冷。

    那已经是十三年前的事情了。

    碧湖峰左易自外界归来,当夜便被人杀死,头颅被极厉害的剑器切断,尸身被极随意地搁在一条山溪畔。

    这件事情当时在青山引发了极大震动,要知道九峰里已经有多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

    而且那名凶手事后的行为,怎么看都是在炫耀,或者说向青山示威。

    最可怕的是,能在青山剑阵里杀人,说明那名凶手必然是名青山弟子。

    上德峰奉命严查此案,中途听闻查出了些线索,却又不知为何中断。

    左易之死便成了一宗悬案,到现在已经被很多人忘记,只是某些有心人却一直记着此事。

    那位长老沉默半晌后,望着成由天说道:“今日之碧湖峰与往日之碧湖峰,并非同一座峰。”

    成由天神情微和,说道:“好,要的便是师兄这句话,这件事情便当我们没听说过。”

    那位长老说道:“不错,还是议议接下来的事情,稍后中州派白仙子来访,若她坚持要去碧湖看看,我们怎么办?”

    成由天微笑说道:“若她已经与井九师弟结成道侣,自然能去,现在可是不行。”

    那位长老也笑了起来,说道:“此事若成,井九师弟便要随她赴云梦山,听闻那处风景也极佳,何必留恋此地。”

    此言有深意。

    成由天感慨说道:“这也算是井师弟的机缘,且看他如何选吧。”

    ……

    ……

    中州派即将迎来开派三万年的盛事,这次到访便是专程邀请青山宗的重要人物到场。

    如果能请动一位通天境大物当然是最好的事情。

    这场盛事还在多年之后,只是修行者境界越高越经常闭关,既然中州派想请的是青山掌门真人或者剑律元骑鲸,现在确认他们没有闭关,自然要抓住这个机会。

    这等大事,中州派来的当然也不是普通长老,而是乾元谷主越千门。这位越长老与当年曾经在桂云城出现过的任千竹长老是同辈师兄弟,但在云梦山里的地位则要重要无数倍,负责阐释门规、主持赏罚,有些类似于剑律元骑鲸在青山九峰里的地位,而且他是位炼虚境强者,等同于青山里的破海巅峰。

    中州派很少与青山宗来往,难得来这样一位大人物,释放极明显的善意,青山方面的招待自然也极为用心,由昔来峰主方景天全程陪同,剑律元骑鲸已经在十余日前接见过他,据说再过两日,掌门真人也会亲自与他见面。

    越千门随行的有十余名中州弟子,白早只是其中一人。

    所谓提亲一事,纯是以讹传讹。

    她是中州掌门独女,居然远赴青山亲自提亲,这种事情真可说是惊世骇俗,完全不合礼数,而且云梦山怎么丢得起这个人?但正所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之所以有这个传闻出来,应该是越千门在与青山宗大人物们的交谈里,极为隐晦地提过几句,只是不知为何被传了出来,而且现在看着,应该还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如果换作别的女子,遇着这种事情必然会极为尴尬,甚至有可能羞恼之下,直接转身回了云梦山。

    白早却像是没有听到这些传闻,表现的极为平静,在两忘峰弟子的陪伴下,在青山诸峰间行走,欣赏与云梦山不同的风景,探讨切磋不一样的修行理念。

    青山诸峰的弟子都很欢迎她,因为她生得很美,柔弱却不自怜,自然有种动人之处,而且从洛淮南说的那个故事开始,整个朝天大陆都知道,她对井九情深意重。

    井九是他们现在最敬爱的小师叔。

    他们自然与有荣焉。

    或者说爱屋及乌?

    虽然说小师叔与白早结成道侣后便要去云梦山,青山会失去一个极优秀的天才弟子,但小师叔将来可能会得到整个中州派。站在小师叔的立场上,他们没有反对的道理,而且相信掌门真人与剑律他们也是这样想的。

    清容峰的姑娘们不喜欢白早,甚至敌意明显,在她们想来,小师叔这么懒,哪里会想什么道侣双修的事情。就算他真想,不选我们也还有小师姑啊,那里轮得到你这个派外之人!至于什么正道结盟……修道之人又不是皇族,难道还要像万年前的故皇朝那样,把公主送到不见天日的地底与冥部联姻?

    不管她们怎么想,第二天清晨,白早还是去了神末峰。

    晨雾渐散,猿鸣俱寂,石道微湿,直上峰顶。

    与昨日柳十岁来峰顶时不同,今天所有人都在。

    井九、赵腊月、顾清、元曲以及小荷。

    白猫抱着寒蝉蹲在洞府深处,眯着眼睛看着那处,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