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阴三没有避着玄阴老祖,直接当着他的面把匣子打开。

    匣子里是个玉册,册子上面写着一些名字。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那些名字依然鲜红,因为用的不是朱砂,而是精血。

    玄阴老祖神情微变。

    这些用精血留在玉册上的名字,自然不是不老林的客卿,而是正式成员。

    剑西来没有玉册,就算知道这些名字也无法用他们。

    这些人是谁?

    ……

    ……

    青山昔来峰。

    数名弟子难以压抑住兴奋之情,根本没有心思整理卷宗,不时望向峰外的天空。

    前去西海的师兄们就要回来了,想着震动整个大陆的那个消息,他们如何能不激动兴奋?

    昔来峰主方景天坐在最上方的椅子里,端着茶壶,含笑着看着这些画面,并没有生气,银眉随风轻飘,显得格外闲适,就像是农村里的寻常富翁。

    ……

    ……

    水月庵十余里外。

    那面袈裟缓缓从幽暗的地坑里飘起,随风轻摆,然后散开,化作无数泛着金光的经文,回到僧众身体里。

    正道宗派围剿不老林,这是修行界的大事,自然要做万全的准备。

    青山宗带着大泽等宗派杀至西海之前,果成寺住持与律堂首席渡海大师便带着十八位苦修僧人来到了这里,镇压冥部气息,今日终于到了离开的时候。

    果成寺住持对着天空里的青帘小轿合什行礼,轻宣佛号。

    ……

    ……

    冷山。

    昆仑掌门何渭在峡口外已经站了数日。

    不远处还残着些余灰,那是宋千机的尸体。

    天空里的那道清光已经消失无踪,中州掌门真人走了。

    何渭正准备离开,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转身再次望向峡谷深处,总觉得那里隐隐传来一道煞意。

    ……

    ……

    西海乱礁。

    玄阴老祖感叹说道:“西海剑派实力折损大半,青山再不需要担心,重获不老林的控制权……你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去南海说了几句话,这些好处便全部归了你。真人,你真乃神人也。”

    阴三摆手说道:“哪里哪里,我只是比较擅长混水摸鱼而已。”

    “但我觉得你做这些事情绝非仅此于此。”

    玄阴老祖看着他似笑非笑说道:“西王孙看重柳十岁,有其道理,可是你呢?”

    阴三沉默了会儿,忽然笑了起来,说道:“你看我的笑容如何?”

    玄阴老祖伸出大拇指,赞道:“干净,可亲,谁能看出来你是个疯子?”

    阴三说道:“你不觉得柳十岁和我很像吗?”

    玄阴老祖不知该说什么。

    阴三望向海面上的乱礁,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

    那些乱礁在他的眼里慢慢飞了起来,离开海面,被阳光晒干,重新飞回极高的天空里,聚在一起,变回那座悬空山,然后再次被云雾裹住。

    云雾深处,崖洞尽头有间静室,窗户对着西海。

    柳十岁站在窗前,沉默看着墨般的海,不知道在想什么。

    片刻后,他走回桌前继续开始阅读那些案卷,神情专注而认真,看不到任何烦躁,也没有一点异样。

    阴三静静看着那边,眼里满满都是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

    ……

    神末峰顶。

    井九站在崖边。

    他静静看着远处的上德峰,眼里没有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现在的他与当年的他没有任何改变,所以他不需要追忆,自然没有感慨。

    只不过他现在想的事情与上德峰有关。

    当初究竟是谁把师兄从剑狱里放出去的?

    掌门、元骑鲸、方景天还是……尸狗?

    在小山村的时候,他推算了很多次,做了两次试探,却没有答案。

    因为试探得到的结果是好的,而那些答案从道理上来说都不成立。

    师兄逃离青山后,西王孙才忽然出现在西海,这两件事情之间究竟有没有什么联系?

    他忽然想到浊水底的那头鬼目鲮,眼神变得锋利起来。

    是的,当初他便想过这个问题,如果不老林真与冥部勾结,为何冥师三弟子会杀死中州派魏成子灭口?

    原来,是师兄。

    柳十岁加入不老林。

    不老林暗杀赵腊月。

    消灭不老林的推动力与证据都足够了。

    只是师兄应该也没有想到洛淮南会死,这等于在他架好的柴上又添了一把火。

    师兄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自然不是他想还世间一片朗朗乾坤。

    是了,师兄很不喜欢南海雾岛上的那个老家伙,早就想杀了他,只不过当时没找到办法。

    那他对付西海剑派便有了理由。

    还有什么理由?

    因为觉得柳十岁太像自己,所以顺手帮一把?

    井九不再想这些问题。

    他不知道谁能从这件事情里获得最大的好处,他只知道水越浑便越容易摸鱼,但也越有可能出事。

    所以在这种情形下,他从来不会下水。

    没有好处,便没有坏处。

    青山无事便好。

    还是当年梅会道战时的那句话。

    他愿意花时间精力来思考这些,不是因为责任感也不是义务,只是基于一个极其简单的理由。

    这是他的青山。

    赵腊月、顾清与元曲走到他的身边,向峰外望去。

    两百余道剑光照亮天空,很快便来到九峰之间。

    青山弟子回山。

    对不老林的行动结束了。

    顾清轻声说道:“传回来的消息说,柳十岁没有一起回来,没人知道他在哪里。”

    井九没有什么反应,伸出右手。

    赵腊月召出弗思剑。

    井九右手并起两指,捏了个剑诀。

    弗思剑破空而起,化作一道血虹,瞬间消失在青天里。

    前些天弗思剑才去过那边,路线记得很清楚,不需要分出剑识指路,井九会轻松很多。

    看着天空里残留的剑光,元曲好奇问道:“那天夜里我就没弄懂,难道不是通天境才能剑游万里吗?”

    赵腊月看了井九一眼,说道:“剑游并非剑杀,目标是提前设定好的,只需要随便移动便能避开。”

    这话当然不错,但并非全部的事实。

    元曲还想再问,顾清笑着把他拉走,去洗剑溪畔迎接归来的同门。

    神末峰孤清惯了,但这种大事总要有人出面。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