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将夜电视剧出了一版五分钟的预告片,很好看,推荐大家看一下,我今天发在微信公众号maoni1118里面了。

    何霑明白童颜的意思。

    就像多年前在朝歌城,白早对井九说的那番话一样不老林的问题已经存在了无数年,正道宗派没有解决,最主要的问题是没有动力,各派师长觉得这事太麻烦,会打扰自己修行。

    这次不一样,童颜等人通过柳十岁直接掀翻了那张桌子,把证据摆在了阳光下,那么师长们总要做些事情。

    从某种意义上说,昨日海州城外的那场大战,是这些年轻弟子逼着自家师长出手。

    但何霑不觉得这有太大的意义,微嘲说道:“未竞全功,便不能叫做成功。”

    童颜没有抬头,说道:“云台被毁,西海剑派百年之内不准进入大陆,这便是功。”

    何霑说道:“当年你们说不会像前辈们那样做自欺欺人的事,不会轻言妥协,现在这算什么?”

    海州城外如此大的阵势,青山宗请出两位通天境大物,结果最终还是以妥协告终。

    西海剑神杀死了自己的师弟,飘然而,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何霑很清楚,想要杀死西海剑神这样的大人物,确实是很麻烦的事情,但依然感到很厌烦。

    他看着童颜说道:“不管是你们中州还是青山,都他妈挺没劲。”

    童颜还是没有抬头,轻声说道:“老人家本来就没有什么力气。”

    苏子叶听着他们对师长的评价很是不客气,觉得很有趣,微笑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何霑挑眉说道:“由各宗派年轻弟子组成的秘密组织?”

    苏子叶的绿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有些滑稽又有些可怕。

    何霑摊手说道:“我不知道这个形容是不是准确。当年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道战的时候,某天夜里,大家刚好聚到一起喝酒吃肉,喝的有些多,聊的也有些多,莫名其妙便谈出来了这么一件事,你不要看我,我只是适逢其会,参与不深,最多算个编外成员,事实上如果不是我与童颜关系好,只怕他们早就已经杀了我灭口。”

    苏子叶问道:“那你们或者说他们想做什么?”

    童颜在窗边下棋,离他很近,但他还是在问何霑。

    何霑看了童颜一眼,笑着说道:“他们想做的事情,当然就是把你们这样的人全部杀干净。”

    苏子叶是什么样的人?他是玄阴宗少主,著名的邪派妖人,也就是正派的敌人。

    听着何霑的话,他也笑了起来,说道:“既然你们救了我,自然不会杀我灭口,那么为何要让我知道?”

    童颜再落一子,抬起头来,看着他轻声说道:“玄阴宗已经不是你的了,那么改邪归正吧。”

    苏子叶敛了笑容,平静说道:“我有什么好处?”

    童颜说道:“我们可以帮你夺玄阴宗。”

    苏子叶说道:“如果能够夺玄阴宗,我为什么还要改?”

    童颜说道:“因为那样的话,你就可以带着整个玄阴宗一起改邪归正。”

    苏子叶沉默了会儿,说道:“你的野心很大。”

    童颜说道:“不是野心,是格局。”

    苏子叶说道:“像你这样聪明的人应该很清楚,所谓正邪之分最主要的问题是修行功法。”

    不管是当年的血魔教还是后来的玄阴宗以及现在冷山里的众多邪修,他们之所以为正道所不容,除了行事残忍,滥杀无辜之外,最关键的问题是他们的修行方法很邪恶,比如吞噬精血,比如血祭,比如魔胎夺魄。

    “那是因为或者灵脉有问题,或者修行方面有缺陷,你们才会用这种手段替代天地灵气,这些问题都可以解决。”

    童颜的神情很平静,说道:“柳十岁已经把血魔教秘法修至第五重也没有杀一个人,这便是证明。”

    “他可能是天才,而且最开始的时候在青山宗里肯定有别的造化,这种方法无法推广。”

    苏子叶说道:“就算你和井九这两个世间最聪明的人加起来,也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

    童颜说道:“我没有奢求解决所有的邪修的问题,但我想至少玄阴宗的问题是希望得到解决。”

    苏子叶微微挑眉,说道:“你准备怎么解决?”

    童颜轻声说道:“冷山地底有很多灵脉,大部分斑杂不净,有那么一两条不错。”

    苏子叶的眼睛眯了起来。

    灵脉是修行宗派的根基,中州派与青山宗占着朝天大陆最好的两条灵脉,其余诸派也有自己的灵脉。

    数万年来,修行者们不知道把朝天大陆搜寻了多少遍,根本不可能还存在新的灵脉。

    就算能找到无主灵脉,也必然会被那些最强大的门派抢走。

    冷山地底有很多火性灵脉,气息确实过于杂乱,唯一可称上品的灵脉在天池底三百里深。

    哪里有什么一两条。

    就那么一条。

    昆仑派在那里。

    童颜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换作别的人大概不敢深思,苏子叶却必然要往深处想。

    他越想越觉得此事需要细想。

    不过他清楚,就算自己答应童颜,那也只能是很久以后的事情,甚至是数百年后的事情。

    他说道:“你们还是先解决自己的问题吧。”

    何霑不解,问道:“还有什么问题?”

    苏子叶微笑说道:“柳十岁这次立下大功,但他终究杀了洛淮南,难道这不是问题?”

    何霑怔了怔,心想这确实是大问题西海剑派退到海外,不老林必然要消声匿迹很长一段时间,可如果柳十岁的问题解决不好,青山宗与中州派起了冲突,朝天大陆的局势只会更加糟糕。

    “那是井九应该操心的事情,你去煮钵青菜粥”

    童颜的话有深意,只是苏子叶与何霑听不懂。

    煮青菜粥自然是何霑的事情。

    何霑有些恼火,说道:“为何你不去?”

    童颜望向棋盘,说道:“我要下棋。”

    何霑走到菜园里,看着满眼青色,便觉心烦,蹲下来一边摘生菜叶子一边抱怨道:“用来包肉吃多好。”

    忽然,他的指尖触着一样硬物。

    屋里二人同时抬起头来,望向窗外。

    那道气息是如此清冷,竟连阳光都仿佛变淡了很多。

    何霑走屋里,把手里的东西放到桌上,没有说话。

    苏子叶与童颜望去,发现那是一把剑。

    那道清冷的气息正是从这剑上散发出来的。

    中州派很少用剑。

    玄阴宗也一样。

    但不代表他们没有眼力。

    这剑绝非凡品。

    苏子叶望向何霑问道:“怎么事?”

    何霑说道:“我刚在菜地里拣的。”

    苏子叶想着先前才议论过的运气问题,感慨说道:“我忽然觉得很荣幸,被你从益州城里拣来。”

    童颜走到桌前,看着那把剑沉默了会儿,说道:“我倒觉得他拣来的是个大麻烦。”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