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南筝怔住了。

    她已经做好了去死的准备。

    就像那年,全族被逐出祖山,她的家人更是被杀光,那时候她也不想活了。

    “南忘被那几个家伙骄纵多年,行事放肆,她的家族后代在蛮部里自然无人敢惹,你也算是可怜。”

    白衣少女看着她说道:“把东西都拿出来。”

    南筝再次怔住,过了片刻才明白她的意思,不敢有任何犹豫,解下四荒瓶与钻石拳套递了过去,想了想,又取出几瓶自己在不老林积攒下来的丹药。

    白衣少女接过四荒瓶与钻石拳套,没有要那些丹药,说道:“你的筝不错,借我用几年。”

    南筝心想难道自己还能拒绝?

    说完这句话,白衣少女踏空而起,风拂裙摆,飘然而走。

    顾盼看着她消失的方向,神情有些怅然,对方可以轻松地杀死自己与所有部属灭口,为何没有这样做?

    南筝也有着同样的疑惑,还有另外的不解。

    这位白衣少女不知来历,但必然是正道修行界的大人物。

    今夜正道修行界与不老林正在激战,她没有去参战,却在这里混水摸鱼,

    这是什么意思?

    如萤火虫般散开的符纸渐渐变暗,雾里的世界重新恢复黑暗。

    南筝看了顾盼一眼,消失在夜色里。

    ……

    ……

    西南大陆真的很荒凉,尤其是围着益州城的那片险恶群山里更是人迹罕至。就连宝通禅院这样的大寺香火也很冷清,很少能看到前来还愿的信徒,晨钟暮鼓之间,除了僧人的功课声,便是寂静。

    禅院西面数里外有片菜园,负责供应寺里僧人的用度,最近这里除了种菜僧人又多了三位年轻的外客。

    看着土陶碗里的青菜与豆腐,何霑一脸生无可恋,说道:“再这么吃下去,脸都要变绿了。”

    苏子叶躺在床上看了他一眼。

    在宝通禅院的菜园里,他不是名声极大的玄阴宗少主,而只是一个病人。

    何霑说道:“我可不是在嘲笑你,你以前才是青菜,现在只不过是个茄子,虽然颜色淡了些,但还是茄子。”

    童颜从屋外走了进来,把手里的药放到桌上,看着苏子叶说道:“药效不错,再过五天应该便能把余毒排尽。”

    宝通禅院里虽然有个禅字,但并非禅宗一脉,与果成寺没有什么关系,反而据说与水月庵有些近,但宝通禅院与果成寺一样,医术都极为高明,而且由于西南大陆山林湿热,瘴气极毒,他们在这方面的水准甚至更在果成寺之上,苏子叶中的毒虽然厉害,在寺中僧人的治疗下总算是保住了性命。

    最开始的时候,宝通禅院住持知道苏子叶的身份根本不愿医治,经过童颜恳求才勉强同意,但他也不能让一个邪派妖人住在禅院里,便把他们他们安排到菜园,每天只让童颜悄悄入寺取药,务必确保这件事情不能被别人知道,不然古刹千年清誉,只怕会一朝丧尽。

    三人在菜园里住了好些天,何霑带的酒早就已经喝完,馋的快要不行,这时候听到童颜说只需要五天,脸色终于变得好看了些。

    童颜走到窗前,继续下那盘没有下完的棋。

    苏子叶在何霑的帮助下喝完药,有些艰难地在床上向窗边挪了挪,望向棋盘。

    阳光穿过窗户落在棋盘上,又反射在他的脸上,绿色的皮肤在炽烈的光线下显得淡了些,真的很像菜叶。

    阳光也落在童颜的脸上,细嫩白皙的肌肤如玉一般,双眉显得更淡,真的很像个孩子。

    因为何霑不愿意再下棋,童颜的对手是自己,这盘棋他已经下了五天时间。苏子叶也看了很久,他会下棋,而且自认是个聪明人,但直到今天他依然看不明白这局棋,才知道自己与童颜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在他想来,棋道远超世间所有人的童颜,依然如此认真地每天落子,时刻不倦,自然只有那一个原因。

    苏子叶问道:“输给井九还是不服气吗?”

    “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努力,不是所有人都像那个家伙一样,只凭运气便能诸事顺利。”

    童颜没有抬头,睫毛被拉出很长的影子,就像他的声音一样清冷。

    苏子叶望向何霑,深有同感地说道:“真是令人嫉妒的人生。”

    何霑是他们两个人共同的朋友,也是唯一的交结。

    在修行界里,何霑最出名的不是天赋,虽然他的天赋确实好,也不是那个天下第二的称谓,谁都知道那是开玩笑。

    他最出名的是运气。

    一个散修弟子,没有学过玄门道法,没有学过邪派秘法,居然能与苏子叶、童颜这样的人物相提并论。

    难道是因为气度与品德吗?当然不是,是因为他有足够的运气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大。

    何霑正在剥盐水毛豆用来下浓茶,听着二人说的话,拍了拍手走到窗前。

    “不需要嫉妒,因为我也想不明白,而且我越来越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

    很多年前,某座城市外有座普通的尼姑庵,庵里只有一名老尼姑,庵前有四级石阶。

    某天夜里,一个弃婴被人搁到了第二级石阶上。

    清晨时分,老尼姑发现了那名弃婴,便把他抱了进去。

    那个弃婴便是何霑。

    那位老尼姑每天都会念经,何霑从小便听熟了,后来开始跟着练,他才知道原来那些经文是修行法门。

    就这样何霑踏上了修行路。

    老尼姑时间到了,闭上双眼长眠,何霑离开了尼姑庵,开始在世间游历。

    他原本想着,尼姑庵那般普通,老尼姑那般普通,那修行法门自然也是极普通的货色,所以行事极为低调,基本不与修行者打交道,甚至想过要不要去报名参加清天司。

    某天,他在溪畔拣到一件法宝,被三都派一名年轻弟子撞着,对方想要夺宝。

    他不敢争抢,准备双手奉上,谁想那名三都派弟子还要杀人灭口,他绝望之余,迫不得已出手反抗。

    那名三都派弟子在他的眼前,化成了一道青烟。

    那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一切都不普通,无论是尼姑庵还是老尼姑,又或者是那门修行法门。

    后来陆续发生的事情证明了他也不是一个普通人,至少在运势方面。

    他遇着无数奇遇,拾到好些法宝,不管是蛟龙的骨头,还是成箱的晶石。

    每当他需要什么的时候便会遇着什么。

    逢凶化吉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更像是家常便饭一样。

    他就这样逐渐成长起来,在修行界有了些名气,更成为很多名门大派想要争取的弟子。

    就像苏子叶说的那样,如此运气怎能不令人嫉妒?

    苏子叶问道:“运气好为何不是好事?”

    何霑摊手说道:“我也不想这样,须知经历苦难艰险,方能磨砺意志,洗炼道心,但我没有这种机会啊。”

    苏子叶与童颜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何霑自顾自接着说道:“不过如果要像柳十岁那样,我可不想。”

    房间里安静了会儿。

    啪的一声轻响。

    童颜落下一颗棋子,轻声说道:“但我们终究还是成功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