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飞剑陡然加速向着柳十岁冲去,瞬间化作一道流光,眼看着便要把他杀死。

    柳十岁根本来不及反应,小荷的惊呼还来不及出唇,流光便再次变回飞剑,静静地悬停在他的颈间。

    在如此短的距离里,这剑居然能如此迅猛地加速,又如此突然地静止,真是神奇至极的事情。

    锋利的剑尖轻轻触及茉莉花,显得异常温柔,就像蜻蜓点水。

    茉莉花散开了,化作最精纯、没有任何杂质的剑识,进入了飞剑里。

    飞剑高速振动起来,发出嗡鸣的声音,变得更加明亮,骤然从柳十岁身前消失,向着晚霞里那头赤红色的大象飞去,带着刺耳的啸鸣。

    飞剑本可以不发出任何声音,但时隔十余年,终于可以再次在天地间展现锋芒,实在是让它快活地想要高歌一曲。

    ……

    ……

    神末峰顶,白鬼睁开眼睛,撑起身体,顶着寒蝉走到崖畔,缓缓低头去嗅一朵野花,眼眸里出现一抹笑意。

    当它抬起头来时,发现赵腊月三人还在沉思,眼里的笑意便变成了嘲讽的意味。

    这么简单的问题也想不明白吗?

    以井九现在的境界修为,去那边不过就是一个死字,还不如那几把剑来得靠谱。

    说起来这个家伙到底带着几把剑?

    白鬼眯着眼睛,心想如果不是无法确定这个答案,说不得它早就已经出手了。

    ……

    ……

    剑光消失在野山间,剑啸还在回荡。

    南筝眼瞳微缩,纵使她境界再高,面对一道仙阶飞剑也不敢有任何怠慢,十指在筝上快速拂动,如闪电一般。

    铮铮之音密集而起,如暴雨般磅礴而落,化作无数道无形的线条,在她身前布起重重防御。

    空气骤然变形,明显是有某种力量正在突破那些防御。

    数声裂帛轻响,那道飞剑轻而易举地割破十余丝筝音,在她的脸上割出一道清楚的血痕。

    飞剑的速度稍微变慢了些,但也极为可怕,瞬间便来到数里外的屠丘身前。

    屠丘脸色极其难看,暴喝一声,握紧右拳迎向剑光。

    那只缀满钻石的拳套乃是极厉害的法宝,谁知道竟挡不住飞剑一击,瞬间破裂成无数碎片,化作蝴蝶散开。

    飞剑继续前行,穿透他的拳头,进入他的手臂,然后从肩后飞了出来。

    血肉横飞,屠丘右臂尽碎。

    直到这时,他的暴喝声才响了起来,却变成了惨叫。

    郁不欢见机最快,当那道飞剑离开柳十岁身前的时候,他便生出了退意。

    四荒瓶里生出一道黄沙,他钻进黄沙便从原地消失。

    剑光闪过,飞剑带出一道血水。

    看着这幕画面,小荷惊呆了,柳十岁自己也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杀人!”

    南筝厉声喝道。

    这道仙阶飞剑来去太快,太过锋利,他们想要抵挡非常困难,但只要能稍微拖住片刻,他们便能把柳十岁与小荷杀死。

    听着南筝的声音,郁不欢再次从黄沙里踏了出来,顾不得腿上的伤口,抱起四荒瓶对准了远方。

    散落在地面的拳套上的钻石飘了起来,在屠丘身前布出一道阵法。

    南筝避到赤象身后,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变慢。

    柳十岁与小荷顿时感到一道强大的吸力,身体里的血液仿佛快要沸腾,直欲破开血管与皮肤而走。

    那些落进耳中的筝音更是像刀子般,令他们痛苦至极,连妖丹都无法摧动。

    那道飞剑眼看不能即刻破开防御杀死对方,化作流光飞回柳十岁身前,不停振动。

    柳十岁这时候正处于极度的痛苦里,意识有些模糊。

    他心想这飞剑如此厉害,为什么不赶紧把他们全部杀死。

    正这般想着,他隐约觉得有个念头在脑海里生出。

    我确实很厉害,但得看在谁的手里,所以赶紧逃吧!

    柳十岁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但此时情形非常危险,容不得他去想什么,拉起小荷的手跳了起来。

    飞剑落到他们的脚下。

    下一刻,他们变成了数里外的小黑点,然后消失不见。

    ……

    ……

    南筝看着飞剑消失的方向,沉默不语。

    “仙阶!绝对的仙阶!”

    裤子被血水打湿的郁不欢咬着牙说道。

    屠丘单膝跪在地上,脸色苍白,极力忍着断臂的痛苦才没有再次发出惨叫。

    南筝声音微冷说道:“走了也好,不然就算我们能杀了他们,你们也要赔上自己的命。”

    屠丘闷哼一声,艰难站起身来,带着不安说道:“可是主人那边怎么交待?”

    南筝转身望向西方那团终年不散的云,脸色有些难看。

    ……

    ……

    飞剑向前,大地向后,如高速闪动的画面,看着很容易令人头晕。

    没用多长时间,飞剑便来到了数十里外。

    以这个速度,应该很快便能看到青山吧?

    柳十岁这般想着,很是开心。

    他脚下的飞剑微微震动,似乎也很开心。

    飞剑很短,只有两尺,柳十岁与小荷两个人站在上面,难免有些不便。

    小荷站在他的身后,没有办法,只能伸出手臂抱着他的腰,脸贴在他的后背,看不到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开心。

    忽然一道威严而冷漠的声音从天空里落下。

    “回来吧。”

    柳十岁听出这是西王孙的声音,沉默不语,没有理会。

    飞剑再次加快速度,因为它知道自己现在搞不定这道声音。

    西王孙的声音再次响起,仿佛无论飞剑多快都无法摆脱。

    “其实我没有确定是你,因为我觉得没道理,我很好奇你背叛我的原因,如果你肯回来,我会饶你不死。”

    柳十岁转身看了眼远方已经快要消失在天际的云台,没有说话。

    他相信西王孙不会说谎,只要自己放弃抵抗,便能活着。

    但活着不代表就是好事。

    在不老林的卷宗里,他见过太多生不如死、求死不能的凄惨例子。

    柳十岁沉默不语,看着前方。

    前方还看不到青山,但青山就在前方。

    西王孙的叹息声出现在他脑海里。

    一道闪电从遥远的云台里生出,隔着数百里的距离,毫无偏差地劈中他们的飞剑。

    柳十岁与小荷从剑上跌落。

    风有些冷。

    他们闭着眼睛,感受不到。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