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筝音再响,酒楼废墟被无形的力量清空,露出地道入口,筝音顺着入口的碎石缝隙而入。

    郁不欢与屠丘看着南筝。

    南筝摇了摇头,地道里有很多分岔,而且提前布置好了很多隔绝神识的阵法,她的筝音未能追上。

    看起来对方应该是早有布置,想到这点,三人的神情都有些异样。

    同样都是主人的亲信,柳十岁叛了,为何小荷也叛了?

    ……

    ……

    地道里很黑暗,没有一点光线,即便瞳里燃起妖火,也只能看到很近处的画面,而且设计特别复杂,柳十岁不清楚这时候已经到了哪里,只能从周遭时而干燥,时而湿漉的空气里判断出,应该是在围着海州城打转。

    然后,他从牵着自己的那只手的温度判断出她也很紧张。

    这是他第一次牵女孩子的手,有些不习惯,不知为何又觉得心安。

    就像每次在酒楼里吃饭一样,他和她隔着桌子坐着,不需要说话,自然安宁。

    两个人牵着手在地道里前行,沉默不语,随着手臂的摇摆,一道东西从她的手腕间滑落到他的手腕间。

    那些东西表面很光滑,透着凉意,似乎是个金属镯子。

    柳十岁想提醒她,小荷忽然停下脚步,地道两侧的明珠亮了起来,照亮前方堵死的石壁。

    她走到石壁前,开始解除机关,手指带着道道残影,肉眼很难看清。

    柳十岁看着她的背影,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他很早就知道小荷是不老林的人,而且级别应该不低,甚至有可能是西王孙的亲信。

    在酒楼里小荷对他示警就已经让他有些不解,更不要说现在她做的事情。

    “先前我的话没有说完。”

    小荷没有转身,一边解除机关,一边解释。

    “那间酒楼以前是个客栈,很多年前,我在那个客栈里遇到了一男一女两个人,他们临走之前拿走了我一件东西,给我留下了一个东西,那个男人对我说,以后我会遇到你,那么无论你要做什么事情,我都要帮助你完成。”

    柳十岁不明白,问道:“你为何会答应他?而且你怎么知道那个人就是我?”

    小荷沉默了会儿,说道:“因为我很怕他。”

    她没有回答他,自己是如何知道他就是那个人。

    伴着沉重的磨擦声,看似浑然一块的石壁缓缓开启,露出了后面的通道。

    小荷带着他走了进去。

    石壁后的地道同样复杂,随时都可能出现假的岔道,而且隔绝神识的阵法出现的越来越密集。

    柳十岁问道:“你准备了很多年?”

    “是的。”

    小荷的声音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却抬起手臂擦了擦眼睛,似是哭了。

    柳十岁心想这个女人真的是很奇怪。

    二人再次沉默行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来到了地道尽头。

    海州城外的一座野山里,某片山崖与上方的青树倒塌,露出地道出口。

    借着天光与地势,柳十岁判断出了现在的大概位置以及时间。

    他想到一件事情,低头望去,看到那个镯子,不由怔住了。

    这个镯子他很熟悉。

    当初在小山村里他看了整整一年。

    荒凉寂静的野山里忽然起了一场风。

    风里远远传来筝音。

    小荷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她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准备,居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这么快便被不老林的人再次追上。

    然后她想到西海剑派的算天阁,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不由有些绝望,心想这还怎么逃得掉?

    她看了柳十岁一眼,发现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勉强笑着说道:“不用怕,我们还有机会。”

    柳十岁收回望着手镯的视线,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不是怕,是激动。”

    小荷心想这个男人真的是很奇怪。

    筝音来得比风更快。

    伴着一道沉闷的巨响,赤红色的巨象落在野山里,仿佛要与晚霞融为一体。

    南筝坐在象背上,抱着碧石筝,神情漠然地看着他们。

    紧接着,郁不欢与屠丘也落在野山两侧。

    三名不老林强者选择的位置很完美,堵死了所有柳十岁驭剑离开的路线。

    没有交谈,也没有询问小荷为何会背叛不老林,南筝的手指落在弦上,直接发出了带着凛然杀意的强音。

    无形的音波荡过山野,数百棵大树才轰然倒塌。

    小荷踏前一步,右掌向前迎出,数十片青青莲叶随风而起。

    只听得啪啪啪啪密集声响,那些莲叶尽数碎掉。

    小荷唇角溢出一道鲜血,连退三步。

    “我来。”

    柳十岁把她挡在身后。

    看着这幕画面,南筝微微眯眼,郁不欢与屠丘的神情也有些奇怪。

    他们既然奉命来追杀柳十岁,自然很清楚要柳十岁的修为实力以及法宝。

    柳十岁的剑已经废了,他的血魔功更是受到克制,这时候还能用什么迎敌?

    呛啷!

    一声剑鸣,响彻野山。

    隐藏在野山荒草里的兔子、昆虫奔掠而出,已经被筝音惊飞的鸟群向着更远方飞去。

    哪里来的剑?

    一把剑出现在柳十岁的手里。

    正是那道手镯随他意念而成。

    这把剑看着非常普通,没有剑柄,而且有些短,约摸两尺长短,看着就像是孩子们玩耍用的小剑。

    但无论南筝还是郁不欢、屠丘都神情剧变。

    这把剑太光滑!

    剑身能够清楚映照出每一缕晚霞。

    他们甚至可以在遥远的飞剑上看到自己的眼神变化!

    如此程度的光滑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剑身材质的绝对紧密,也意味绝对的锋利!

    如果要以品阶而论,这必然是一道仙阶飞剑!

    感受着这道仙阶飞剑释出的威压,南筝三人神情凝重,甚至隐有惧意,下意识里停下了脚步。

    镯子果然是剑。

    柳十岁很惊喜,却不知道应该如何用。

    他的剑识落在这道飞剑身上,想要摧动其飞出杀敌,那道飞剑却是毫无反应。

    筝音再起,南筝最先醒过神来,知道不能给柳十岁时间。

    柳十岁很着急,直接把剑扔了出去。

    飞剑停在了三尺外的天空里,就像静静飘在水面上的荷花。

    小荷唤出青莲,睁大眼睛看着他,问道:“你不会用?”

    柳十岁喊道:“这不是我的剑!”

    那道仙阶飞剑忽然动了,却不是向前,而是回转。

    锋利的剑尖对准柳十岁。

    更准确地说,是对准了他衣领上的那朵茉莉花。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