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尤思落与简如云对视一眼,心想匣子里到底是什么珠子?

    前者这些年一直在闭关,不知道具体情由,简如云则是只参与了浊水那边,不清楚整件事的具体安排。

    顾寒用剑割破手指,把血滴到匣子的花押上。

    伴着嗤嗤的响声,用金泥制成的花押遇着血水渐渐融化。

    人们越发好奇匣子里的东西。

    匣子开启,顾寒从里面取出一颗拳头般大小的明珠,向四周散溢着淡淡的灵气。

    这是一颗质量非常好的元气珠,但何至于让顾家如此慎重?

    顾寒拿起那颗元气珠,毫不犹豫地向着石桌上拍落。

    众人吃了一惊。

    啪的一声闷响,元气珠裂成碎片,露出藏在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颗更小的明珠,通体浑圆,鸡卵大小,散发着淡淡的清光,不知道是什么宝物。

    这个秘密的真相只有过南山与顾寒知道,便是马华也不清楚,当然中州派那边肯定知道。

    过南山伸手拿起那颗明珠,在心里默默念了一段经文。

    十余道光线忽然从明珠里射了出来,落在洞府的石壁上,变成模糊的画面,然后渐渐清晰。

    那是柳十岁的脸。

    那时候的他还是个少年,脸有些黑,清澈的眼睛里满是好奇与紧张,应该是正在看着这颗明珠。

    看着这幕画面,顾寒露出笑容。

    过南山也笑了,这张脸真的已经很久不见。

    然后,他的笑容渐渐敛去。

    当初的少年现在已经成为他必须要杀死的对象。

    那你为何要把这颗珠子送回来呢?

    在他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明珠在石壁映出新的画面,应该是随着时间而变。

    那些画面里有碧蓝的天空,有天光峰的石林一角,还有白如镜长老洞府的几丛青竹。

    这些应该是柳十岁从浊水回到青山后发生的事情。

    画面忽然变暗,因为石室里很黑,没有一道天光能够进入。

    不知道是上德峰的剑狱还是天光峰崖下那个被人遗忘的崖洞。

    石壁上的黑暗画面维持了很长时间,过南山等人想着当初柳十岁的生活,说不出话来。

    顾寒叹息说道:“把这段进掉吧。”

    过南山挥了挥手,石壁上的画面快速变化,黑暗被炽烈的光线取代,那是仿佛可以燃烧一切的野火。

    看着这幕画面,简如云神情微凛,想起了当时的事情。

    这是青山试剑,柳十岁第一次展露自己的血魔功。

    很快画面再次变化,来到一个小山村,灌满水的稻田里映着蓝天与白云。

    接下来,柳十岁来到海边,在海神庙里看到一尊破旧的神像。

    画面在这里停留了一段时间。

    过南山等人的神情变得非常凝重。

    那颗明珠射出的光线忽然变淡,石壁上的画面变成一片白色,而且维持了一段时间。

    顾寒说道:“是云台。”

    过南山看着画面沉默不语。

    画面里出现一个安静的房间。

    房间里有窗,窗外是一片星海。

    还有张桌子。

    桌子上经常出现卷宗与玉册。

    卷宗里写着很多秘密。

    玉册上有很多名字。

    偶尔画面里会出现一片乱礁,海水在里面变成无数朵花。

    偶尔画面里会出现平静的大海,海面映着蓝天与白云,却无法找到当初小山村里的那种真正安宁。

    画面里那些玉册翻动的很快,根本无法看清名字,很明显这是过南山刻意为之。

    他没有等着画面全部放完,便把明珠收了起来。

    洞府里出现短暂的黑暗,然后重新被照亮。

    寂静却维持了很长时间。

    过南山沉默不语。

    顾寒低着头。

    简如云等人已经想到了那颗明珠是何物,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震惊的无法言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马华喃喃问道。

    顾寒抬起头来,说道:“他做到了。”

    马华有些狐疑说道:“难道我们真的错怪他了?”

    简如云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万一这是不老林的陷阱怎么办?”

    顾寒望向他说道:“你什么意思?”

    简如云说道:“我的意思很简单,既然柳十岁已经叛变投敌,我们怎么还能相信他?画面是真的,但里面的内容可以是假的,比如那些玉册上的名字。我们如何判断那些人真的是不老林安插在各宗派的奸细,而不是不老林想要栽赃陷害的对象?如果我们以此为凭行事,会害死很多无辜的人,更可怕的是正道修行界会因此生出大乱。”

    洞府里再次安静。

    简如云说的很有道理。

    如果柳十岁真的成了不老林的人,完全可以利用两忘峰的这个局,来造成修行界的内乱,如果两忘峰还信任他的话。

    顾寒忽然说道:“我相信他。”

    简如云沉声说道:“你不要忘了洛淮南道友是怎么死的!”

    过南山沉默不语。

    “你们有没有想过,柳十岁只有杀死洛淮南,才能得到不老林高层的信任,才能拿到名单和如此多重要的资料。”

    马华的眼睛眯成了两条缝。

    简如云说道:“所以他就瞒着我们所有人,借着那个局把洛淮南杀了?你疯了?那可是洛淮南!”

    “停止争执,这不是我们有资格判断的事情。”

    过南山说道:“我此时上天光峰,你们就在这里不准离开,违者众剑斩之。”

    语气寻常,闻者凛然。

    这样的大事,无论是做决定还是准备都需要慎重,需要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里如果消息外传,远在海州城的柳十岁必死无疑,十年布局也会尽数白废。

    简如云等人明白他的意思,正色应下。

    顾寒说道:“我需要第一时间知道发动的时间,不然我没办法通知他何时离开。”

    现在柳十岁不能离开海州城,因为那会打草惊蛇。

    消灭不老林最困难的地方就在于很难一书包网.bookbao2打尽。

    但如果正道宗派已经开始,柳十岁还没有离开,那他就真的很难离开了。

    “我说过,这已经不是我们有资格考虑的事情。”

    过南山拍了拍他的肩,转身离开洞府。

    顾寒的脸色有些苍白。

    如果掌门真人觉得某些牺牲是值得的,那怎么办?

    马华叹息说道:“也许柳师弟自己也清楚死亡才是最好的结局,不然回来后怎么解释洛淮南道友那件事情。”

    他现在已经相信了顾寒的判断。

    柳十岁是真的做到了那件事。

    想到为了获得不老林的信任,他甚至杀了洛淮南,马华很是佩服,又有些畏惧。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