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你应该还记得那一年的梅会。”

    过南山看着尤思落说道:“我们这些年轻弟子坐在星湖边,围着那堆篝火谈了整整一夜。”

    尤思落想着那个满是酒香与理想的夜晚,脸上现出笑容,紧接着想到洛淮南道友已经死去,笑容敛去。

    那年梅会道战竞争很激烈,到最后才分出胜负。

    青山宗、中州派、水月庵、大泽、各宗派的年轻弟子们坐在湖边休息。

    当时不知道是谁烤了一只羊,拿出了一壶酒。

    那壶是件法器,壶里的酒怎样的都喝不完。

    可能是因为疲惫,也可能是因为战斗里结下的情谊,宗派间的分歧与敌意被他们刻意的遗忘。

    他们开始吃肉,开始喝酒,没有动用真元,于是很快便有些醉了,说了些很真心的话。

    从那夜开始,他们这些年轻弟子有了一个共同的理想,那就是带领修行界乃至整个人族去争取更美好的未来。

    为了这个理想,他们刻苦修行,寻找更多的同伴,直到现在人变得越来越多。

    尤思落感慨说道:“没想到我闭关的时候,你们做了这么多事。”

    过南山说道:“人族真正的威胁是雪国,就算按照刀圣大人的推论百年内无事,但百年之后呢?”

    如果是普通人,自然不需要思考百年之后的世界会如何,哪怕洪水滔天。

    但修行者不行,因为他们在这个世界里存在的时间会长更多,更何况他们是年轻的、热血的、满怀理想的修行者。

    尤思落说道:“当年白早道友说过,想要战胜外界的威胁,人族首先需要把内部的问题解决掉。”

    “不错,邪派势衰,人族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不老林。”

    过南山说道:“数十年前神皇想进剿冷山,朝廷里纷争不断,支持最强烈的定国公在朝歌城大街上被不老林的刺客杀死,而这只是数十年历史的一个缩影。”

    尤思落说道:“想彻底消灭不老林很困难,不然师长们早就做了。”

    过南山说道:“不错,因为不老林并不是宗派,很难找到他们的总坛,甚至老林可能根本没有总坛,因为刺客组织并不需要这个。想要彻底消灭不老林,我们需要完全掌握里面的成员,然后雷霆一击尽数除之,不然修行界一定会大乱。”

    不老林很神秘。

    谁都知道,不老林肯定在各宗派里隐藏了很多人,比如前些年死去的中州派元婴长老魏成子。

    问题在于,没人知道那些人究竟是谁。

    尤思落沉默了会儿,说道:“那就需要内应。。”

    过南山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不错,我们选择了柳十岁。”

    尤思落问道:“问题在于,你们怎么能把他送到不老林里?”

    “之前我们便掌握了一些线索,有些怀疑的对象。”简如云站出来,开始讲述那个故事的细节:“当年在浊水除妖的时候,我们便发现了问题,那只鬼目鲮体内的妖丹附着隐匿气息的功法,这对于年轻的修行者来说确实是极强的诱惑,经过一番讨论,我们当夜便确定了这个方案,让柳十岁服下了妖丹。”

    尤思落微微皱眉说道:“这个方案是谁定的?”

    坐在阴暗角落里的马华举起手来,看着二师兄冷峻的神情,有些不安,赶紧解释道:“童颜道友提前做了二十七个预案,当时的情形刚好符合,而且这是柳师弟自己要求的,我们绝无逼迫。”

    过南山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后面的发展与我们预想的相符,柳师弟被断掉经脉,逐出山门之外不到一年,便被不老林的人带走,直到那件事情发生之前,一切都进行的很平稳,相信再过二十年,他便能接触到最核心的名单。”

    尤思落皱着眉头说道:“那为何后面会发生那样的事?”

    “我们也想不明白,柳师弟为何会真的投靠不老林,做出这等人神共愤的恶行。”

    过南山沉默了会儿,说道:“这件事情是我的错,以后我会亲手斩杀他。”

    ……

    ……

    云台深处某处山崖对着大海的方向,不会被人看到。

    柳十岁站在崖间,看着星光下的大海,神情平静。

    他第一次听到不老林这个名字是在洗剑溪畔。

    那时候他刚入内门,井九还要在南松亭再睡一年懒觉。

    顾寒师兄很看重他,给他讲了很多修行界的事情,历史上人族曾经遭受的那些苦难。

    其中有多黑暗的画面都与不老林有关。

    因为权力而被谋杀的朝廷官员,因为复仇而被残忍杀害的正道修行者,因为金钱而无辜死去的商人。

    在这些过程里,有更多的普通民众凄惨的死去。

    不老林还可能与冥部妖人有勾结。

    这样的存在本不应该存在。

    但它已经存在,便应该被抹灭。

    这是每一个热爱生命以及这个世界的人都应该做的事情。

    两忘峰选他去不老林,是因为他的修道天赋很高,而且新入门不久,如一张白纸般,容易得到对方的信任。

    柳十岁有些紧张,也有些骄傲,更多的是责任感。

    在浊水底吞下那颗妖丹,他开始发烧,引来很多怀疑。

    从那天开始,他承受了无数次打击,被师父白如镜放弃,被同门怀疑,被责难,被上德峰刑罚。

    那三年,他像鬼一样生活在天光峰里,但他并不痛苦,因为他的内心很平静。

    他只是对井九有很多歉意。

    那天青山试剑,井九重伤马华与顾寒师兄,甚至把南山师兄的剑折断了,很明显是为了他出气。

    每每想到这件事情,他便有些难过,又有些开心,直到现在还是如此。

    泛着银光的海面,传来遥远的涛声。

    柳十岁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

    他本来已经做好准备再用数十年的时间得到信任。

    洛淮南之死加速了这个过程。

    他在不老林的地位提升极快,接触到的信息等级也越来越高。

    现在他便开始面临选择。

    究竟是再熬几年,掌握更多信息,比如不老林与冥界勾结的证据,还是在被怀疑之前就离开?

    就在今夜他做出了决定,选择了前者,因为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他没有弄明白。

    关于不老林,西海剑神究竟是否知情?西王孙又究竟是谁?

    传闻里西王孙与西海剑神是师兄弟,西王孙偶尔说的话,他在西海剑派里的地位与权力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

    问题在于十几年前西王孙才忽然出现,并不是一直都在西海剑派。

    浊水里的鬼目鲮是西王孙的手段,类似的局还有很多个,他是如何能够操控这么多的妖兽?

    传闻里这些可怕的妖兽都是冥界通过大漩涡送到朝天大陆来的祸害。

    难道西王孙的来历与冥界有关?

    他为何会如此信任自己?

    柳十岁看着星光下的大海,身体渐渐感到寒冷。

    这些年他总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静静地注视着自己走的每一步。

    你是谁?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