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何霑站在他的身前,手里没有猎物,也没有点燃篝火的意思。

    “临死之人最后的请求也不肯满足,太残忍了。”

    苏子叶看着他认真说道。

    何霑摊开双手,说道:“一个好消息,一个……”

    苏子叶说道:“坏。”

    何霑说道:“坏消息就是没有肉,好消息是我在附近刚好遇到了一个熟人。”

    这样的荒山野岭,居然能够遇到熟人,自然没有人会相信。

    苏子叶叹了口气说道:“这种时候你还愿意陪我聊天,从那开始,我就知道你在等人。”

    何霑带着歉意说道:“如果让你知道,我担心你不会接受。”

    “我是邪派中人,不是一茅斋那些不食敌粟的老夫子。”

    苏子叶说道:“让他出来吧。我也一直都很好奇你这个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人。”

    有人从树后走了出来,年龄应该不小,但眉眼稚嫩,就像个孩子。

    当年梅会棋战,何霑用一条烤鱼便差点让德瑟瑟转变阵营。

    像他这样的人,在修行界里肯定有很多朋友。

    朋友也分很多种。

    对何霑来说,幸运的是他最出名的两个朋友都是他真正的朋友。

    有趣的是,这两个朋友非但彼此不认识,而且从阵营上来说应该是生死大敌。

    如果是以前,何霑绝对不会让他们两个人碰面,但今天情况特殊。

    除了童颜,他不知道还能信任谁。

    ……

    ……

    “你的脸怎么是绿的?”

    这是童颜说的第一句话。

    “我父亲在我母亲身体里种下魔胎,最后魔胎保住了,她死了。“

    苏子叶说道:“我就是那个魔胎,天生尸毒,所以全身都是绿的。”

    他的语气很平淡,解释很简洁。

    野林里却像是落了抹最深的夜色。

    山风寒冷刺骨。

    童颜沉默了会儿,看着他脸问道:“怎么又紫了?”

    苏子叶说道:“尸槐在我身体里与先天尸毒混杂,所以我的身体颜色会有些变化。”

    童颜说道:“你还能撑多久?”

    苏子叶说道:“紫苏叶也不难看,如果用益州的泡菜坛子泡上三天,再混着白米饭吃,味道很香。”

    童颜说道:“宝通禅院没有肉,但是有饭,如果我出面,白米饭应该也是有的。”

    苏子叶沉默了会儿,说道:“如果你同意我自己出饭钱的话。”

    童颜说道:“当然,不过你现在身上没钱,可能需要打几个短工。”

    苏子叶说道:“可以。”

    “行了行了,这么说话不累吗?”

    何霑一直没有说话,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骂了几句脏话,说道:“我承认你们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我弄不过你们,我排第三好不好?”

    “不行,你只能排第四。”

    童颜指了指被树梢割裂开来的天空,说道:“井九在上头。”

    苏子叶的视线随着他的手指望向天空,微笑说道:“如果能活下来,我也想去青山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

    ……

    朝天大陆迎来了春天,但有的地方还是很冷。

    荒凉的原野上,只能看到枯黄的苔藓,偶尔能够看到几棵胡柳,也已经被不知什么动物啃的光秃秃的。

    就像远方那些石山。

    冷山真的很冷,人们说话时呼出的气都会变成白烟,看着像是在祭奠什么。

    玄阴宗内乱已经结束,经过一番惨烈的厮杀,一个叫做王小明的年轻人被长老们拥立为新一任的少主。

    有趣或者说令人心寒的是,那位走火入魔、瘫痪了数十年的玄阴宗主居然还活着。

    “你答应我让他们公平较量,为何要让不老林去暗杀他?”

    说话的矮瘦老者鼻子很红,但与寒冷无关,可能是愤怒。

    他便是那位著名的遁剑者:玄阴老祖。

    从不见天日的地底出来后,他说话的对象有且只有一个人。

    阴三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没想到你那个徒孙这么出色,只好多做点事情。”

    玄阴老祖沉默了会儿,说道:“不老林既然这么听你的话,当初你为何要把魏成子杀死?”

    “水当然越混越好,只需要达到目的就行。”

    阴三说道:“小腊月是我青山弟子,什么时候轮到让中州派的废物来杀了?”

    玄阴老祖说道:“不老林与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阴三说道:“等到不老林灭亡的那一天,我一定会告诉你。”

    玄阴老祖越发不明白他在想些什么,问道:“你想灭掉不老林?”

    阴三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是那些孩子们想做这件事。”

    玄阴老祖说道:“你为何要帮他们?”

    阴三微笑说道:“如果我师弟还活着,肯定会觉得这些事情毫无意义,但是我很喜欢呀。”

    说完这句话,他举起手里的骨笛。

    笛声悠扬,耗牛向着荒原远方而去。

    ……

    ……

    德瑟瑟走了。

    夜色渐至。

    青山承剑带来的热闹还没有完全远离。

    站在崖畔,甚至能够听到对面峰上传来的少女笑声。

    当年他就觉得清容峰离得太近了些。

    白鬼与寒蝉在洞府里睡觉。

    井九难得地没有躺在竹椅上,而是站在崖畔。

    他看着星光下的青山群峰,不知道在想什么。

    赵腊月从洞府里走了出来,站到他的身旁。

    “我是世间最适合作刺客的人。”

    井九说道。

    这句话很突然。

    赵腊月想起当年二人在神末峰上杀死左易的情形,心想确实如此。

    井九继续说道:“这是那夜在雪原里追杀雪足兽的时候忽然生出的想法。”

    赵腊月说道:“你是想说你更应该承担十岁扮演的角色?”

    井九说道:“我不会做。”

    赵腊月说道:“因为懒?”

    井九说道:“因为做这些事情没有任何意义。”

    赵腊月说道:“何解?”

    井九说道:“只要你活的时间足够长,便会发现世事只是无趣的重复,从来没有发生过真正的改变。”

    赵腊月看了他一眼,指向远方的两忘峰。

    两忘峰和神末峰一样只有一条山道。

    山道两侧隔着数十丈便有一盏长明灯,远远望去就像是两道平行的光线,顺着山势不停旋转,然后渐渐上升,直至峰顶。

    井九明白她的意思,说道:“路至峰顶便断,只能再次往下,还是重复。”

    ……

    ……

    两忘峰今夜通明,是想要让昨天在承剑大会招入的几名新人能够看清楚夜色里的险恶山势。

    按惯例,包括过南山、顾寒、简如云在内的两忘峰弟子们这时候会对新人进行训话,但今天没有。

    因为两忘峰排名第二的尤思落出关了,而且问了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柳十岁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视线在师兄弟们的脸上移动。

    没有人回答他,顾寒有些犹豫。

    过南山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让我来说吧。”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