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昨天的章节名先不继续用,以后有合适的章节再重复用。

    ……

    ……

    西王孙说道:“这几年我只让你办了这一件事情,所以我希望你的答案不会让我失望。”

    应城小荷有些紧张,说道:“井九应该没有与他说过我,所以他没有认出来。”

    提到那个名字,她的胸口便有些隐隐作痛,仿佛那道铁剑还在里面。

    西王孙说道:“很好,希望你跟着他的时候,也没有被他发现。”

    应城小荷说道:“请您放心,我确定他没有发现。”

    西王孙说道:“那你呢?你有没有什么发现?”

    应城小荷说道:“我没看到他与任何人接触,也没有看到那把剑。”

    西王孙沉默了会儿,说道:“不用太在意,随便看看便好,不要让他生疑。”

    应城小荷说道:“属下明白。”

    “你不明白。”

    西王孙声音微冷说道:“就算你是狐狸精,也不要妄想迷住他,因为那个孩子道心之坚定,举世罕有,我要你成为她的羁绊,不是要你爬上他的床,所以那些手段不要乱用。”

    应城小荷有些不安,问道:“那属下应该怎么做?”

    西王孙说道:“给予他真情意,让他怜惜你,记住,那些情意必须是真的。”

    说完这句话,他挥挥手,示意她离开。

    大殿重新回复安静。

    光幕渐渐敛去。

    他的脸反而变得清楚了些。

    他有些不解。

    初子剑是师父的剑,当年遗落在这片大陆,为何会出现在柳十岁的手里?这是真人的意思吗?

    柳十岁把这剑藏到了哪里?为何已经数年时间,始终没有任何发现?

    ……

    ……

    小荷离开了云台,来到了海州城。

    自从接受这个任务之后,她便从应城搬到了这里,买下了一座酒楼。

    坐在酒楼的包厢里,看着桌上的食物,她没有任何胃口。

    看上去她很平静,实际上她很紧张,因为她不停地用手指在摩娑腕间的手镯。

    那个镯子看着很寻常,很普通,表面光滑,有些冰冷。

    这些年来,她已经养成了这种习惯,面对难以破解的局面时,她便会不停地摸这个镯子。

    因为这会让她产生极度的恐惧。

    而恐惧是让一个人冷静下来的最好方法。

    前些天的某个傍晚,在四海宴的花灯下她第一次遇到柳十岁,然后很自然地相识。

    她知道柳十岁是组织重点培养的对象,但也没有把这次任务当回事,因为她很擅长做这种事情。

    但从看到柳十岁的那一刻开始,她便开始慌乱起来,直到现在。

    那朵茉莉花为何会在他的衣领上?

    ……

    ……

    转眼又是一年。

    海风如常吹着,花灯下的男女可能换了人,但画面和以前没有什么两样。

    青山依旧,天光峰还是那么高,上德峰还是那么冷,适越峰还是那么吵,神末峰还是那么孤。

    与过往无数年里相同,神末峰仿佛与世隔绝一般,除了偶尔玉山师妹会来给元曲送些东西。

    师徒四人的一应用度都是由适越峰弟子送到峰底,然后由猿猴们送上峰顶。

    昔来峰的人们更是觉得好生寂寞,因为神末峰似乎从来没有修行典籍方面的需要。

    元曲的无彰初境已经稳定。

    赵腊月还在感受游野境带来的诸多变化。

    顾清的境界更加深厚,对承天剑法的掌握越发老道。

    眼看着井九便要成为神末峰境界最低的那个人。

    有趣的是,无论遇着修行方面的何种疑难那三人都会来问他。

    井九觉得这样有些麻烦,还不如集中起来讲课。

    某天傍晚,峰顶出现了这样的画面。

    井九躺在竹椅上。

    赵腊月坐在竹椅末端。

    白猫趴在她怀里。

    寒蝉蹲在它头顶。

    顾清与元曲站着。

    ……

    ……

    “师父,从第三式开始,我剑元运行便有些问题,与剑法的配合好像差了些什么。”

    顾清不是现在才发现这个问题。

    九年前,他开始修行井九给他的承天剑诀之后,很快便察觉到了。

    那年在朝南城宝树居,他学习破阵的方法时,这种感觉更加明显。

    换一种描述方法就是,承天剑诀在某些时候有些不像剑诀,而更像……

    “是阵法。你可以把承天剑诀理解为某种阵法,剑元的运行进行相应的调整,便能解决这个问题。”

    井九没想到顾清的感知如此敏锐,还在无彰境的时候便已经发现了承天剑诀的特殊之处。

    顾清问道:“用阵法的方法学剑?这该如何调整?”

    井九说道:“你可以找时间去昔来峰,寻些阵法相关的书籍来看。”

    元曲有些不理解,问道:“剑法便是剑法,怎么能是阵法呢?”

    井九说道:“你学的七梅剑法源自一茅斋的笔法,顾清当年用的六龙剑诀则是与大泽宗的雷法有关。”

    元曲说道:“难道所有道法可以变成剑法?”

    井九说道:“可以反着理解。”

    那是说青山九峰的真剑可以模拟为某种道法?

    想着那种画面,顾清不禁有些神往,说道:“真是难以想象。”

    井九不明白两名弟子的疑惑与震惊,说道:“入山门第一课时不就已经教过你们万物一剑的道理?”

    所有青山弟子进入内门,在洗剑溪畔的第一课都会拿到一本叫做剑经的书。

    剑经的首页有四个字。

    万物一剑。

    顾清与元曲当然记得,只不过直到这时候,才明白原来那四个字不仅仅是为好看,而是有真实的意思。

    白猫趴在赵腊月的怀里,动了动身体。

    赵腊月想到某个传闻,问道:“听说通天境界之上还有别境?”

    顾清与元曲也来了兴趣。

    井九说道:“藏天下。”

    峰顶变得很安静。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赵腊月问道:“再往上?”

    井九摇了摇头,说道:“那个境界只在想象里,便是开派祖师也未曾做到,不用去想。”

    白猫闭着眼睛,似乎睡得很香,其实一直默默听着。

    它当然知道藏天下。

    它还知道井九没有说的那个境界就叫做:万物一。

    还是剑经首页那几个字。

    那也是一把剑。

    万物一剑。

    它有些失望,直到最后井九也没有提到那把剑。

    那把剑究竟在哪里呢?

    ……

    ……

    春意渐生,洗剑溪变得更绿,然后被两岸盛开的野花染红。

    青山宗迎来了又一次承剑,神末峰又一次没有参加。

    悬铃宗少主连续四次前来观礼,承剑大会结束后的第二天清晨,她再次拜访神末峰。

    今年她被接到了峰顶,顾清还用铁壶煮了一道茶。

    她知道这是极其难得的待遇,便是自己姆妈、甚至老太君来了都不见得有,笑的很是得意,与名字很相合。

    赵腊月想起当年朝歌城旧梅园里的事情,问道:“你家老太君身体怎么样?”

    当年德瑟瑟去旧梅园求见天近人想问自己母亲何时再嫁人,天近人通过童子之口说要看老太君何时厌了人间,她继续追问,得到的答案是十年,现在算来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老太君身体还好。”

    德瑟瑟望向洞外那张竹椅,说道:“当年某人说得对,天近人那个老家伙只会唬人。”

    赵腊月注意到她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小姑娘,出落成漂亮的少女,说话的时候噘着嘴,很可爱。

    就在她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德瑟瑟忽然睁大眼睛,问道:“你们知道那件事了吧?”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