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柳十岁沉默了会儿,说道:“我的伤不重。”

    西王孙说道:“你去找桐庐了?”

    柳十岁说道:“是的。”

    西王孙说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也算是师兄弟,何必这般拼命?”

    桐庐是西海剑神的亲传弟子,剑道天赋极高,当年梅会道战的时候,卷帘人只把他排在洛淮南之后,可以相见其实力。虽然柳十岁吞食妖丹,又练成了血魔教的邪功,从境界实力上来说还是要比桐庐差上一线。

    但他敢拼命,更准确地说,他每一次出剑与出拳,都当成是最后一击。

    桐庐做不到这一点,所以输了。

    西王孙问道:“因为他到处宣扬井九胆小怯懦,所以你很生气?”

    柳十岁沉默了会儿,说道:“是的,公子不是那样的人。”

    西王孙也沉默了会儿,说道:“你能胜过桐庐,倒真是超乎了我的意料。”

    柳十岁说道:“那是因为您教的好。”

    西王孙淡然说道:“我待你再如何用心,看来还是敌不过你们主仆之间的情义。”

    柳十岁再次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公子待我很好,但这是不同的。”

    西王孙静静看着他,也看了很长时间。

    静室更加安静,夜明珠的光线渐渐淡去。

    “你开始修行不过十余年时间,便走到了这一步,不愧是天生道种,我选择你果然没有错,但你不用谢我。”

    西王孙说道:“所有的前因后果你都已经知道,只要不恨我便行。”

    柳十岁沉默不语。

    浊水底的鬼目鲮。

    那颗滚烫的妖丹。

    妖丹里附着的血魔教邪功,还有隐藏丹息的方法。

    这一切让他成为现在的他。

    去年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某人特意安排的。

    那个人就是西王孙。

    这是一个阴谋。

    这个阴谋简单而有力量。

    能够抗拒这种诱惑的修行者很少。

    就算南河州外的那个局没有成功,西王孙在朝天大陆各处还做了很多类似的安排,事后证明很有效。

    西王孙布置那个局,最开始想诱惑一名两忘峰弟子做为不老林在青山里的内应。

    他很满意那名两忘峰弟子是天生道种柳十岁。

    他不满意的是柳十岁不会演戏,很快便被人发现,然后被逐出山门。

    他本有些失望,但后来发现一名青山弃徒转身成为不老林的刺客也是极好的事情。

    这会给青山宗带去足够的羞辱。

    而且柳十岁的修行天赋确实太好,好到他都有些惜才。

    所以他把柳十岁带回了不老林,然后观察了五年时间。

    如果是别的人,他肯定会观察更长时间,但他没有想到,柳十岁居然去杀了洛淮南。

    从那天开始,柳十岁便再也不可能背叛不老林。

    加上另外一个重要原因,西王孙终于开始完全信任他,开始用他,甚至开始亲自传他剑法。

    但他没有想到,柳十岁居然还想去杀桐庐。

    看着书桌后的年轻人,西王孙的眼神有些冷。

    “如果有什么合适的对象,我可以帮着去杀。”柳十岁低着头说道。

    西王孙知道他是在表示歉意,神情微和,想着上次柳十岁去做的那个案子,嘲弄说道:“你坚持不肯杀无辜也罢了,结果险些因为所谓无辜,自己丢了性命,像你这样的人,哪里是做刺客的料。”

    柳十岁说道:“所以你才会让我在这里看书写字练剑?”

    西王孙说道:“是的,因为我需要你证明给青山宗看,我们对此寄予厚望。”

    柳十岁注意到,他说的是我们。

    西王孙轻轻弹指,一个玉册出现在书桌上。

    “分析他们的资料,挑出合适的人选去杀玄阴宗的苏子叶,方案要做的漂亮,就像上次你们杀洛淮南那样。”

    说完这句话,西王孙便离开了房间。

    柳十岁翻开那本玉册,很多文字映入他的眼帘。

    那些文字是不老林成员的姓名以及相关资料。

    那些姓名由精血书写而成,很难被抹掉,而且带着神识烙印。

    把名字写在玉册上后,那个人便再难背叛不老林,不然被外界知晓,必然只有死亡一途。

    对柳十岁来说,玉册上的很多名字都很陌生,想来应该是生活在城市与乡村里的普通人。

    有的名字让他觉得眼熟,应该是隐藏在各宗派与朝廷里的人物。

    比如这时候他正在看的一个名字,刘湘。

    刘湘是昆仑派二代弟子,境界颇为高深,擅长寒冰剑法。

    谁能想到他会是不老林的成员。

    柳十岁翻阅着玉册,脸上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类似的玉册他已经看过很多本,只不过那些玉册上面的名字要更加普通,无论隐藏的深度还是本身境界,较今天这本都差得比较远。

    他重新取过一张白纸,用笔蘸好墨,开始挑选人手,设计方案。

    新鲜的墨字从笔端流淌而出,变成无数刺杀的细节。

    事实上,柳十岁这时候根本没有在想那位玄阴宗少主,而是在想别的事情。

    有很多事情他现在还不能确定。

    今天他约桐庐在乱礁里决斗,除了想替公子出气,也是想试探一下对方。

    现在看起来,桐庐应该不知道他在不老林里,不然不至于因为他能识破隐潮剑法而那般吃惊。

    如此说来,并不是整个西海剑派都已经被不老林控制,只是西王孙一脉?

    十余年前才忽然出现在西海畔的西王孙,究竟来自何方,是什么人?

    西海剑神为何对他如此信任,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柳十岁放下手里的笔,望向窗外,眼神有些复杂。

    这两年时间里,西王孙对他很是信任,在剑道方面的指点毫无保留。

    他真的很不明白,这种信任或者说看重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收回视线,低头继续开始书写。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方案终于出来,他对着纸张吹了两口气,又看了一眼那本玉册,便收了起来。

    这本玉册的级别依然不够,连他的名字都没有。

    也不知道不老林隐藏在各宗派与朝廷里的那些真正强者,究竟会是哪些人。

    想来那些名字,应该整个修行界都应该听说过。

    ……

    ……

    大殿深处,有一张很大的石椅。

    西王孙坐在椅子里,沉默地思考着什么。

    数道光线落在前方,形成一道光幕。

    他隐藏在光幕后的黑夜里,根本无法看见。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一名绿裙少女走进大殿,跪在光幕之前。

    “抬起头来。”

    西王孙说道。

    绿裙少女依言平身。

    只见她眉眼清秀,神情温柔可人,正是当年井九与赵腊月在海州城里遇见过的应城小荷。

    ……

    ……

    这好像是大道朝天第一次在章节名里开始用上中下,是不是说明要开始打架啦……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