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井九想着先前的事情。

    方景天是青山昔来峰主,当然应该关心他,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问穿自己的境界,这是什么意思?

    世间很多事情,看似难解,其实都可以推演计算出来,至少是大概,只不过这样很累。

    井九不觉得这是大事,不愿意花精神去推算,正准备不再想此事,忽然看着顾清的脸,想起当年与赵腊月说的话。

    他让元姓少年进屋等着,然后对顾清把这件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顾清第一次知道方景天曾经两次试图杀死井九,震惊的脸色苍白,说道:“您有没有禀报掌门?”

    方景天是昔来峰主,在青山宗里的地位很高,只有掌门与剑律有资格施以惩处。

    井九说道:“没有证据,他连洛淮南都不会杀,更何况是自己的师弟。”

    顾清心想那您对我说这些事情,是想让我做些什么?

    井九说道:“整理这些事情,然后算清楚他可能会做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做。”

    说完这句话,他起身走进房间,元姓少年还在里面等着。

    顾清知道他要与元姓少年说些什么,没有在意,只是想着师父给自己的任务,不禁觉得好生苦恼。

    ……

    ……

    元姓少年离开了。

    井九走到窗前,向院外看了两眼。

    一眼是白城,他看的是那座庙。

    一眼是南方,他也不知道师兄在哪里。

    ……

    ……

    居叶城。

    北方寒雾渐散,这座本来就很热闹的城市回复了更多生气,各家食肆酒居早已满客,到处都是涮肉锅冒出的蒸汽。

    某座酒楼包厢里,桌上搁着火锅,锅里有红白两色汤,正在不停翻滚,把里面的食材冲的七零八落。

    矮瘦老者揉了揉自己的鼻头,觉得好生腻味,说道:“这玩意儿就吃不厌吗?”

    年轻人说道:“放不同食材便是不同味道,世间食材万千,味道便有万千,怎会生厌?”

    矮瘦老者从白汤里夹了一筷子菠菜,配着碟子里的麻酱与豆腐囫囵吞了,发现味道还不错。

    不知道是被食物烫着了,还是刚才揉的太用力,他的鼻子变得更红,含糊不清问道:“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年轻人说道:“我打算去看看那个叫小明的孩子。”

    矮瘦老者神情微冷,说道:“你真准备让他抢走我的祖传基业?”

    年轻人说道:“玄阴宗现在那个孩子叫苏子叶?我很喜欢这个名字,不会偏帮,谁赢就做你的传人,多合适?”

    矮瘦老者冷笑一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阴谋耍的太好,所以才会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阴三?”

    年轻人也不生气,笑着说道:“你是玄阴宗的三祖,用这个名字其实也挺合适,要不要我送给你?”

    矮瘦老者很是郁闷,嘲讽说道:“那个叫井九的小家伙居然还活着,你很失望吧?”

    年轻人没有理他,从红汤里小心翼翼夹起一整块脑花,放到自己满是葱花香油蒜泥的碗里。

    矮瘦老者好生无趣,说道:“猪脑又没有人脑好吃。”

    年轻人心想自己确实是个猪脑子,当初怎么就没看出井九并不是他呢?

    ……

    ……

    第二天,参加道战的各宗派师徒便要各自归山。

    清晨时分,白早便来到了青山宗的庭院。

    不管是打扫庭院的执事、杂役,还是晨起练剑的青山弟子,都很懂事、很有默契地没有拦路。

    元姓少年有些犹豫,要不要做些什么。

    顾清把他拉走,心想长辈的事情哪里轮得着我们操心。

    当然你要私下做些手脚也无所谓,但此时晨光这般亮没看见吗?

    院墙那边隐约有声音传来。

    元姓少年侧耳听着,只听到称呼便急了,说道:“她应该喊井师叔,偏要喊井师兄,这是什么居心?”

    ……

    ……

    “我本来应该很开心的。”

    白早轻声说道:“我活了下来,而且就像是睡了一觉便修复了破碎的金丹,甚至可能再过不了几年,便能养成元婴,可是我为什么有些不开心呢?”

    井九真的不懂,问道:“为何?”

    “我没想到一朝入定,再醒过来时,雾便退了。”

    白早说道:“如果我早醒过来一年,不,哪怕只是数十日,那也该多好。”

    井九还是没明白,问道:“什么意思?”

    白早轻声说道:“一切仿佛还停留在六年前,如果我能提前醒来一天,便能多了解你一点,这样多好。”

    不着一字,尽显情意。

    井九懂了,心想这事儿有些棘手,说道:“大道朝天,迢迢无期,若有机缘,总会再见。”

    这是拒绝,或者说躲避,而且对他们这种聪明人来说,并不委婉。

    白早怔怔地看着他。

    寒雾已退,白城外的原野不像前些年那般寒冷,但风其实还是有些凉。

    她耳畔发丝轻飘,就像是在风里瑟瑟发抖的小白花,显得极其柔弱。

    就在井九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她伸手把发丝拢到耳后,轻声说道:“是的,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

    井九心想这又是什么意思?

    “洛师兄死了,但这件事情的真相我肯定要告诉父母。”

    白早很自然地转了话题。

    井九说道:“当然。”

    白早想到某件事情,微笑说道:“柳十岁与你的关系看来真的很好,完全不像传闻里那般。”

    井九心想童颜与你的关系也很好,只是你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全部真相,不便告诉你。

    院门被敲响,顾清的声音在外响了起来:“师父,西海剑派桐庐求见。”

    ……

    ……

    桐庐盯着井九的眼睛说道:“我要与你决斗,待你回青山休息好,传剑书于我。”

    井九说道:“为何?”

    桐庐说道:“因为柳十岁杀了洛淮南。”

    说完这句话,他看了白早一眼,眼神里满是失望,没有再说什么,拂袖离开庭院。

    井九说道:“他知道了。”

    “是的,不然他应该感谢我们让大师兄多活了三年。”

    白早冰雪聪明,自然知道他说的何事,“我只是不明白,既然他知道大师兄说的故事是假的,为何还如此愤怒。”

    井九说道:“因为在真实的故事里,洛淮南对不起我们,却与他无关,他的命始终是洛淮南救的。”

    白早说道:“大师兄为何会把真相告诉他?”

    井九说道:“诚实?”

    “如果是以前我会这样认为,但现在我都不知道大师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说完这句话,白早沉默了。

    晨风再次吹乱她耳畔的发丝。

    井九说道:“我也不知道。”

    他只见过洛淮南一面。

    隔着百丈风雪。

    ……

    ……

    “师叔回来了!”

    “哪个师叔?”

    “小师叔!”

    “井九师叔?”

    “是啊!”

    正午的阳光下,洗剑溪亮得发白,不似金鞭,更像一条玉带。

    溪畔的楼阁里,响起无数声惊呼。

    十余名洗剑弟子再也无法安坐,挤到窗边,望向天空里缓缓落下的剑舟。

    ……

    ……

    小白花肯定不是白莲花,我特别喜欢间客里的小白花呀……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