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三年后。

    神末峰崖间的雾渐渐散了,猿猴们叫了几声。

    元姓少年从峰顶下来,走到林间小屋前,喊道:“师兄,师兄,该醒了。”

    片刻后,木门被推开,顾清走了出来。

    只见他眼神深静,偶有亮光如剑闪起,然后隐而不见。

    元姓少年很是吃惊,心想师兄闭关才三年便再次破境,这真是太厉害了,诚挚说道:“恭喜师兄!”

    顾清看了看他,发现这三年他的进步也很大,已经快要破境入无彰,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他看着林间渐渐散开的雾气,问道:“雾散了?”

    元姓少年说道:“冬末时分便有迹象,今年梅会将照常举行。”

    梅会既然照常举行,便说明雪原寒雾将散。

    想在远在雪原,不知生死的师父,顾清的情绪有些复杂,明明应该欣喜,却又畏惧。

    到峰顶,走到洞府深处,看着那道厚重的石门,感受着上面禁制阵法的无上威压,顾清有些犹豫。

    他是神末峰弟子,自然有办法解除禁制,问题是自己应该这样做吗?

    元姓少年说道:“掌门亲自下令,说师父正在关键时刻,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得打扰她。”

    顾清有些吃惊,问道:“破境入游野?”

    元姓少年点了点头。

    顾清很是喜悦,然后想着已经这么多年,师父只怕早已他只是想过去看看,同时希望能把师父的骸骨迎来,如果让赵腊月看着那画面,伤心过度,只怕会对破境带来极大的麻烦。

    心意即定,他不再想此事,问道:“试剑大会几天后开始?”

    元姓少年说道:“七天。”

    顾清说道:“传适越峰,我们参加。”

    数百丈高的石林,穿破云雾,指向湛蓝的天空。

    崖间到处都是人,只有神末峰所在的石台显得有些冷清,只有顾清与元姓少年两个人。

    有些意外的是,两忘峰弟子所在的石台上没有看到过南山,也没有顾寒与马华。

    元姓少年注意到顾清的视线,低声说道:“据说是闭关修行,我猜还是三年前那件事情。”

    顾清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那个局是两忘峰与洛淮南商定好的,才会有柳十岁出手的机会。

    掌门大人亲赴云梦山,应该把这件事情向对方解释清楚了,但两忘峰总要为洛淮南之死付出些代价。

    伴着上德峰迟宴长老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声音,青山试剑正式开始。

    顾清没有任何意外地连续战胜数名对手,获得了参加梅会道战的一个名额。

    他当年便是两忘峰的剑童,时间过去这么多年,剑道修为更为高妙。

    令诸峰师徒感到震惊的是,他用的并不是神末峰的九死剑诀,而是承天剑诀!

    承天剑诀乃是天光峰不传秘剑,他是如何学得的?

    很多道视线下意识里望向峰顶,不知道稍后会不会有什么声音响起。

    举办试剑大会的林,就在天光峰里。

    天光峰顶很安静。

    迟宴忽然问道:“你何时入得无彰上境?”

    听到这话,崖间的诸峰师徒又是一片哗然。

    赵腊月罢了,那是天生道种。

    井九罢了,那是先天剑体。

    可顾清看着这般寻常,为何修行速度也如此可怕?

    顾清心想如果是两位师长听到这个问题,大概会答说刚才?

    上次试剑大会的时候,师父就这般说过。

    “二十天前。”

    顾清的答就像他的人一样平淡。

    迟宴看着他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不错。”

    接着是元姓少年。

    现在他还是承意境的弟子,已经看到了无彰境的门槛,但离越过去还有一段距离。

    与别的同龄年轻弟子比较起来,这个境界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但他来自神末峰。

    诸峰师长确认这个事实之后,都觉得轻松了些,看来那座孤峰并没有什么师叔祖的遗泽,修行还是要看个人。

    按道理来说,以元姓少年现在的境界,很难战胜那么多同门拿到梅会道战的参加资格。

    但今天他的运气实在太好。

    他第一轮便遇到了玉山师妹。

    第二轮他遇到了一位境界相仿的适越峰弟子,经过一番苦战险胜对方。

    第三轮他遇到了雷一惊,对方直接弃权。

    第四轮

    顾清站在台上神情平静地看着,心里却在苦笑。

    这种签运可以说是运气,但他知道某些秘密,自然能想到所谓运气不过是上德峰的安排。

    天光峰外,玉山师妹为他们送行。

    顾清与她说了两句话,驭剑离开。

    片刻后他转身望,只见她与元姓少年正在一棵大青树下相对无语。

    下一刻,玉山师妹似乎哭了。

    元姓少年有些慌,想要替她擦眼泪,却不知道该用衣袖还是手指,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

    顾清笑了笑,看着越来越近的暮色里的神末峰顶,笑容渐渐敛去。

    飞剑落在峰顶,他走到洞府深处,看着紧闭的石壁默默说道。

    请放心,只要师父的骸骨还在,我就一定会把他带来。

    今次前往朝歌城参加梅会的青山弟子与往年相比更少。

    可能是因为今年带队的并非清容峰主南忘,所以没有太多的随行人员,也没有选择驭剑而行,而是乘坐剑舟。

    剑舟破云而起,在晨光里向北而去,很快便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顾清望向后方的那片云海,见着青山诸峰已经变成云海里的孤舟,像某日的赵腊月一样想到了白城外的那片雪原。

    元姓少年拍了拍他的肩膀,原来是带队的师长开始训话。

    顾清看着剑舟前方那道高瘦身影,眼神微凝。

    那就是今年带队参加梅会的师长。

    昔来峰主方景天。

    井九与赵腊月没有说过方景天相关的事情,顾清是自己生出的兴趣或者说警惕。

    顾家是青山大族,底蕴很深,知晓很多九峰的秘密,现在顾清是家族重点培养的对象,自然也知道了很多东西。

    方景天是太平真人的四徒,但不管与掌门真人还是与剑律元骑鲸都不如何亲近,很少往来。

    这位昔来峰主给人的感觉可以说是低调,也可以说是庸常。

    他的一身破海境修为放在世间,当然是绝对的强者,在青山九峰里却不怎么显眼。

    但族里的老人曾经专门提醒过他,一定要对方景天有足够的重视。

    顾清当时问原因,那位老人只说了一句话。

    青山九峰,都是上德峰。

    本章完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