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青山离豫郡有些远,到的有些晚。

    为首的是上德峰长老迟宴,还有过南山、顾寒、马华、幺松杉等两忘峰弟子,身上带着霜尘。

    看着珍器阁里的局面,迟宴神情微冷,说道:“贵派想围攻本门峰主?”

    话音落处,十余柄剑光再次照亮楼间,式样不一的飞剑静悬于空中,剑意凌厉,梁柱上出现深浅不一的裂痕。

    那些参加拍卖会的修行者哪里还敢停留,纷纷避出楼去。

    张遗爱走到迟宴身前,解释了几句。

    幺松杉在旁听着,觉得好生荒唐,喝道:“赵师叔是什么人,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雷一惊更是看着四周的中州派弟子直接开骂道:“血口喷人!你们想死啊!”

    迟宴脸色阴沉说道:“我能理解贵派上下现在的心情,但我希望你们脑子清醒一些。”

    赵腊月在桂华城出现,是因为那株三清草。

    整个修行界都知道她在寻找这个东西。

    她又不是真正的神仙,如何能算到洛淮南也会在这里出现?

    “那道青山剑意,是水月庵太上长老亲自判定,这件事情与你们青山宗脱不开干系。”

    任千竹的脸色比迟宴还要更加阴沉,寒声说道:“我很想知道你们准备怎么解释。”

    过南山、顾寒、马华的神情一直都很凝重,此时听到这句话,脸色更是变得无比难看。

    因为他们大概已经猜到那道青山剑意从何而来。

    “我可能知道是谁,只是……有些难以相信。”

    过南山语气沉重说道。

    任千竹与张遗爱霍然转身,还有无数道视线也落在了他的身上。

    “是谁?”迟宴沉声问道。

    过南山沉默了会儿,说道:“应该是柳十岁。”

    “不错,这件事情与神末峰没有关系。”

    一道有些冷淡的声音响起。

    童颜从楼外的晨光里走了进来。

    他抬头望向顶楼栏边的赵腊月与顾清,微微点头致意。

    赵腊月点了点头,带着顾清转身进屋,幺松杉与雷一惊驭剑而上,站在门外守着。

    童颜与过南山三人视线相接,神情都很凝重。

    青山弟子们很震惊,中州派弟子与清天司官员们有些茫然。

    柳十岁这个名字听着很耳熟。

    童颜望向任千竹,说道:“师叔,可曾发现血魔邪功的痕迹?”

    任千竹眯了眯眼睛,说道:“不错,你如何知道的?”

    童颜沉默了会儿,说道:“那就真的是他。”

    忽然有人想了起来:“柳十岁?是不是就是那个青山弃徒?”

    在场的青山两忘峰弟子们沉默不语,中州派弟子们则是面露震惊之色。

    这句话带起了很多人的记忆。

    天生道种柳十岁,与赵腊月、卓如岁一样,曾经是青山宗重点培养的未来,第一次承剑大会后便进入两忘峰开始学剑。结果在浊水除妖时没有控制住贪欲,偷偷服下妖丹,又开始偷练邪派功法,被废去修为,断掉经脉,逐出青山……

    这是青山宗很丢脸的一件事情,修行界没有谁敢提起,但很多人都记得很清楚。

    听童颜的话,难道杀死洛淮南的就是此人?

    “看来他是真的投了邪派,不知用什么方法修复了经脉,甚至还加入了不老林。”

    过南山神情凝重说道:“这真是令人震惊的事情。”

    楼里变得异常安静。

    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说话。

    任千竹觉得有些不对。

    小院废墟里有血魔邪功的痕迹还有青山剑意残留,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放眼朝天大陆确实只有柳十岁一人。

    但为何童颜与过南山这些年轻弟子,连现场都没有去便能想到这个人选?

    这时楼外风动辇落。

    和国公从朝歌城赶了过来。

    出了这样的大事,朝廷必须表明自己的态度。

    听完张遗爱的报告,和国公沉默片刻,觉得童颜与过南山的推论有理,但还有几个问题。

    “还有一个人是谁?”

    “当然也应该是不老林的刺客。”

    “他用的什么剑?”

    和国公盯着张遗爱的眼睛追问道。

    张遗爱答不出来。

    忽然有白鹤传书破朝霞而落。

    水月庵来信。

    太上长老想起来了第二道剑意来自何剑。

    那把剑叫做初子。

    场间的年轻修行者没有什么反应。

    任千竹与迟宴还有和国公则是脸色骤变,没有再说什么。

    ……

    ……

    站在变成废墟的小院外,过南山没有低头,垂在身侧的两只手紧握成拳,袖口微微颤抖,显得很是难过。顾寒与马华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眼里的震惊与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只是做个假局,洛淮南怎么就真的被杀死了呢?

    “有没有可能是失手?”顾寒问道。

    马华声音微颤说道:“可能性太小,就算柳十岁控制出了问题,但洛道友何等样境界实力,怎么会出事?我只能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柳十岁早就已经真的投了不老林,借着我们的提议,暴起发难,才有可能杀死洛道友。”

    过南山没有说话,脸色更加苍白,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洛淮南的死便是他的罪过。

    马华的脸色也很苍白,看着就像是放了一夜的大白馒头,双唇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连声音都变得有些不清楚。

    “当日你在两忘峰上说到如何帮助柳十岁,我才想到这个方法,只是没想到,最后会变成这样的结局。”

    他看着童颜说道。

    童颜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过南山有些生气,心想这是推卸责任吗?这本就是两忘峰与洛道友商定的事情,与童颜又有什么关系?

    顾寒看着废墟里正在采集妖火痕迹的清天司官员,忽然说道:“我还是不相信十岁会真的入魔,肯定有什么问题。”

    马华不安问道:“那些先不用管,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我会把此事所有前因后果都禀报给师父供其判断,任何惩罚我都可以接受,只希望能尽快查到线索,抓住真凶,以慰洛道友在天之灵。看先前任长老似乎有些生疑,你先推到我们身上,事后我会解释。”

    过南山看着童颜说道。

    童颜沉默了会儿,说道:“如此也好。”

    他从袖子里取出一个绿色的小琉璃瓶,手指微微用力,捏成粉末,洒在废墟前的地面上。

    顾寒问道:“这是何物?”

    童颜说道:“这是师兄生前最喜欢的玩意儿。”

    顾寒没有再说什么。

    四人站在废墟前,沉默不语。

    远方忽然有数道烟花升起。

    那是宣布解禁的信号,桂华城里的修行者与居民可以自由出入。

    在烟花的照耀下,塌成废墟的小院看着很像一座坟。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