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遥远的北方,在墨海的那头,有一片突兀崛起于雪原的群山,人烟全无,荒凉至极。

    所谓群山,其实每座山峰之间的距离都很远,看上去就像是面粉里钻出来的甲虫。

    雪原是白色的,山却是黑色的,色调极其单一,看得久了,眼睛会有些不舒服。

    据说这里当年是万松派的祖庭,后来被那次最大的兽潮毁了,没有留下任何残余的痕迹。

    这里已经快要接近雪国的边缘,纵是初夏时节依然寒冷至极。

    尤其是高空云层上方的罡风更是酷寒如刀,无论驭剑还是御宝凌空飞行,都很难支撑太长时间,能够隔绝严寒的飞辇因为速度稍慢又太危险,只有借助修行大派的至宝才能在这里自由穿行。

    如果有修行者在高空飞行,又或者落在西北方向最高的那座孤峰上,往北面望去,便可以看到千里方圆的雪原上,不时会有天地气息波动产生。尤其是在那些黑色山的四周,每隔一段时间,便能看到烈风撕碎低垂的铅云,剑光与宝光交相辉映,雪原表面激起如龙卷风般的雪暴,其间夹杂着刺耳而听的惨叫与低沉的轰鸣,看着就像无数朵烟花。

    那是参加梅会道战的年轻修行者正在四处搜寻猎杀雪国怪物。

    有座孤山的四周很安静,山里更是死寂一片,

    井九坐在崖间某处,看着远方的雪原,沉默不语。

    峰顶还残着一些冬雪,他的睫毛上结着霜,但这时候并不是清晨,已经到了暮时。

    数百丈外有个山洞,洞里生着篝火,四个年轻修行者围坐在旁。

    这堆篝火明显刚刚点燃,火势还没完全起来,光线落在他们年轻的脸庞上,有些幽暗,让焦虑的情绪显得更加清晰。

    一个穿着白色道服、相貌阴冷的年轻人站起身来,走到洞外,向井九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

    片刻后,他走了回来,摇了摇头。

    此人是玄天宗的弟子卢今,擅长火系功法,最适合在严寒环境下作战,极为重要。

    坐在他旁边的那名方脸年轻人微微皱眉,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

    他叫做伍鸣钟,乃是无恩门的年轻弟子,修的是极为少见的剑盾,可以提供极好的屏障作用,对于当前小队面临的局面他也很不满,但因为无恩门与青山宗的关系,也不好说什么。

    终究还是有人忍不住了,那名年轻修行者叫做代寅,乃是昆仑派重点培养的年轻弟子。

    他一身黑衣,腰间系着根青色的丝带,是昆仑派的法宝青索,据说是用青蛟的长骨炼制而成,威力极大。

    代寅的眉毛很直,就像他的话一样:“明天早上如果他还不肯走,那我们就把他丢下。”

    卢今与伍鸣钟没有说话,剩下的那名少女有些犹豫,说道:“要不要再等等?毕竟是前辈,考虑的也许比我们更周详些,再说他能拿棋战第一,想来境界不低,听闻在青山试剑的时候,他连顾寒师兄都胜了。”

    “我也想知道,堂堂青山宗的前辈师长,天天躲在这里不肯出去,他到底在想什么?”

    代寅看着她冷笑说道:“我不知道他的境界实力到底如何,但如果我们就这么陪他呆着,道战怎么办?”

    少女叫做殷清陌,是摘星楼的弟子,以星壶为法宝,与悬铃宗弟子一般是每个道战小队里不可或缺的角色。

    听着代寅说的如此直接,包括她在内的其余三人都沉默了。

    问题在于,谁去和那个人说?

    篝火落在他们的脸上,变幻不停。

    “既然是我的提议,那就我来!”代寅咬牙说道。

    ……

    ……

    井九看了这名年轻的昆仑弟子一眼。

    同行十数日,他记得对方的名字叫代寅。

    “感觉不对,再停留数日……”

    他想了想,补充说道:“我建议。”

    “如果我们不愿意接受你的建议呢?”

    代寅盯着他的眼睛问道,神情明显有些紧张。

    井九的身份地位要远高于他们,而且是位名人,关键在于那个名声还不怎么好。

    参加梅会的修道者都知道朝歌城里发生的那些事情,都在猜测那名清天司官员是不是被他逼死的。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那明天就离开吧。”

    回到崖洞里,代寅有些恼火地一脚踢飞篝火。

    同伴们很吃惊,赶紧问道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说井九强硬地要求大家必须留在山里?

    “没什么。”

    代寅喘着粗气说道。

    他的心情确实很糟糕。

    早知如此,前些天他何必忍着,耽搁了这么多天,道战的成绩还能好到哪里去?

    ……

    ……

    暮色很快消失,夜色来临,雪云渐散,星光洒落山崖,却更添了几分寒意。

    井九静静看着雪原,没有感觉。

    无数年来这里是人族最后的防线,但他还是第一次真正来到这里。

    他来参加道战,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像赵腊月说的那样,尝试主动找找那个人,虽然这里不可能有火锅。

    鸣翠谷的暗杀,不老林与冥界的阴影,这些事情后面隐藏着的味道,让他有些不安。

    那个人想要杀赵腊月是很好理解的事情,就像很多年前一样他想向井九证明自己的道路才是正确的。

    同时,他也想借此事让井九来亲眼看看这片冰冷而残酷的雪原。

    这里面有什么意义?

    ……

    ……

    清晨时分,一行人离开孤山,踏足雪原。

    别的参加道战的小队,已经往雪原深处走了很远,把他们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按道理来说,已经被参赛者清理了一遍的雪原应该很安全,但他们还是很小心。

    不知道是凑巧还是如何,包括井九在内的五个人都没有参加道战的经验。

    忽然响起一声惊呼。

    那名叫做殷清陌的少女急掠数十丈避开某物,惊慌失措之下根本忘记了唤出星壶进行防御。

    代寅向她原先站立的位置望去,皱了皱眉,说道:“雪虫的卵胎,没有什么危险,也不算战绩,杀再多也没有用。”

    说完这句话,他便带头向前走去,显得很是自信。

    离开朝歌城的时候是深春,现在已经入夏,便是墨海之北气温也相对较高,在这种时候,大部分雪原怪物都会入眠。

    井九走到那里,挥袖拂去冰雪,看了两眼那个卵胎约摸拳头大小,表面覆着一层半透明的白色薄膜,上面有着纵横三条的裂口,裂口边缘是将干未干的粘液,隐约还能看到一些绿色的茸毛,看着很是恶心。

    他伸手拾了起来,在手指触到这颗卵胎的时候,竟感觉到了一道轻微的吸力。

    他觉得很有趣,凑到眼前认真地看了看。

    殷清陌脸色苍白看着这幕画面,觉得好生恶心,心想这么丑陋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