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井九看着她认真地想了会儿。

    今夜才是第一次见面,应该从哪方面评价?

    容貌从来不是他关注的重点,而前面这番对话里,小姑娘展现出来的心性各方面都不错。

    问题是,我对你的看法很重要吗?

    直到他想起来白早先问了他与赵腊月是不是道侣关系,才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他说道:“我不会考虑这些事情,这与你如何没有关系。”

    “这说明在你看来,我还算不错。”

    白早的眼睛忽然变得明亮起来,就像是晨光照亮的溪水。

    井九说道:“我记得听谁说过,洛淮南与童颜都有可能成为你的道侣。”

    白早轻声解释道:“洛师兄是我父亲的徒弟,童颜是我母亲的学生,我的父母有他们的想法,但那不是我的想法。”

    井九说道:“你为何不选他们?”

    无论怎么看,洛淮南与童颜也是她最好的道侣对象,除非卓如岁或者过南山加入到这场竞争里。

    白早微笑说道:“因为我不喜欢他们。”

    井九忽然觉得这件事情好像有些麻烦,说道:“难道你喜欢我?”

    初次见面,便说欢喜,未免有些无稽。

    白早嫣然一笑,说道:“是啊。”

    井九说道:“喜欢什么?”

    白早说道:“我喜欢你下棋,你的棋真美,虽然你坚持认为棋道只是游戏,与美丑无关。”

    井九说道:“我以后可能不会下棋了。”

    白早说道:“听说你的剑道天赋冠绝青山?我也很喜欢。”

    井九想了想说道:“我很少用剑。”

    白早说道:“这次我舍了画道,参加书道,便是受了你那局棋的启发,听说你在青山有个徒弟,也很出色。”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顾清……不错,但那是他的心性好,与我无关。”

    白早说道:“我最喜欢你这种无所谓的模样,可能是因为我在乎的事情太多,做不到你这样,所以觉得你很好。”

    井九知道要改掉自己懒散的性情是件很辛苦的事情,想了想说道:“其实……我修行很刻苦的。”

    被连续回绝四次,白早依然没有生气,轻声说道:“我最喜欢你的样子。”

    井九不说话了,他总不能用弗思剑在自己脸上割几道口子。

    白早说道:“我先天不足,修行也极艰难,外表看着柔弱,却养成了有些直接的性情,希望你不要觉得唐突。”

    井九说道:“明白,我也很直接地说,这件事情不可能。”

    ……

    ……

    白早走了。

    井九端起茶,再次走到窗边,望向夜空。

    茶还是冷的。

    他说出那句话后,白早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了他一眼。

    他不知道那种眼神应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幽幽?还是悠悠?

    但他能读懂她的眼神。

    因为在过往的无数岁月里,这样的眼神他看过很多次,直至在神末峰闭关后才见得少了些。

    是的,他在神末峰闭关,经常数十年不出,便是觉得这些眼神太麻烦。

    直到现在,因为那些眼神,他还会避着某些地方,比如清容峰……

    没想到这次参加梅会,他又遇到这样的眼神。

    白早是一个热烈地活着、与柔弱外表截然相反的少女。

    非常出色。

    令人欣赏。

    他能怎么办?

    还不就是像以往那样,想办法避开就好。

    ……

    ……

    第二天清晨,井九从竹椅上醒来。

    这次记得带竹躺椅一道出山,他便很少睡床。

    天光落在窗外的海棠树上,花朵已经将要落尽,青翠更盛,同样令眼睛感到舒服。

    他从书架上取下铁剑,用手唤出剑火,洗了把脸,便离了井府。

    因为担心他乱来,一直有青山弟子盯着井府,同样还有别的势力也盯着这里,只不过他们都没能发现井九的离开。

    当井九想要消失的时候,没有人能感应到他的气息。

    就像当年在剑峰上碧湖峰高手想要杀赵腊月时那样。

    ……

    ……

    寻常巷陌,寻常人家。

    井九推开院门进去,看到的是两只低着头在地上寻觅食物的鸡。

    那两只鸡很瘦,地上残着的糠壳和被啄食的只剩枯叶的白菜苔表明,它们平时的伙食确实很差。

    井九的视线在小院里扫了遍,走进屋里。

    他望向伏在桌上睡觉的那个男人,问道:“谁让你做的?”

    ……

    ……

    施丰臣最近这两天,再也不复前些日子的清闲无聊,因为赵腊月被暗杀的案子,在朝歌城外四处搜寻,回到城里也要忙着审看卷宗。昨天深夜他才回到家里,对着以前留下来的卷宗又看了几遍,不知何时沉沉睡去。

    听着声音,他从桌上抬起头来,揉了揉有些发涩的眼睛。

    有些模糊的画面渐渐清晰,变成一个颀长的身影。

    然后,他看见了那张无法忘记的脸,整个人就像是被淋了一桶冰水,瞬间清醒过来。

    ……

    ……

    鸣翠谷一案引发了很多猜测与议论。

    凶手已经确定是中州派元婴长老魏成子。

    那幕后的主谋又是谁?

    到现在为止,胡贵妃受到的怀疑最多。

    谁都知道她与赵腊月有旧怨,甚至可以说是解不开的仇怨。

    而且她与中州派的关系向来良好,凭她在皇宫里的地位,还真有可能说动中州派的元婴长老。

    有极少的人已经确定魏成子是不老林的刺客,那么是谁请动了不老林?

    因为鸣翠谷野林里的魂火残余,有很多人怀疑这会不会是冥界的阴谋。

    冥界可能想借着此事,挑起朝天大陆正道宗派两大领袖之间的冲突,以图借此谋利。

    但这些都只能是猜想,因为没有证据。

    真相就像是被无数道迷雾遮住的天空,明明知道就在那里,却无法看到。

    没有人把施丰臣与这场暗杀的主谋联系起来。虽然他曾经带着清天司的高手们,在大陆上追缉赵腊月与井九很长时间,虽然他曾经在四海宴上,当着那么多修行者的面对赵腊月说过狠话。

    官嘛……身为朝廷官员,当然要说那几句话。

    这样一个清天司被边缘化的官员,有什么能力威胁青山宗?有什么资格去做这样的大事?

    官字两个口,却没有一个胆字。

    没有人怀疑过施丰臣。

    井九却是直接找到了他的家里,问了这样一句话。

    他的神情很平静,语气很淡然,却有一种不容反驳的感觉。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