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井九站在窗前,端着一杯茶,看着远处若隐若现的太常寺的乌檐,沉默不语。

    杯里的茶早已经凉了。

    他对茶无爱,只是试着像寻常人一样端着,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帮助自己想明白那些寻常人。

    他在想水月庵的交待、临去前那个少女说的话。

    最终他还是没有想明白,摇了摇头。

    事情已经如此,接下来要做的便是往前行走,何必再回头询问原因?

    就算知道你的人生背景、感情经历、偶尔冲动犯下的错,又有什么意义,时间不应该放在这些方面。

    有敲门声响起。

    井九从窗边走回室里,右手轻抚剑镯点燃剑火,然后落在茶壶上。

    吱呀一声。

    井家大哥推开了门。

    不知道是认识对方,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没有拒绝对方进入,甚至没有请示一下井九。

    来客随夜里的清风而来,落在海棠花瓣上的脚步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白衣飘飘的少女生得极美,神情柔弱,眼神干净,就像是一池清水。

    仿佛落在凡间的仙子。

    井九示意她坐下,端起重新滚烫起来的茶壶,给她倒了杯茶。

    他想到对方应该会派人来安抚自己或者说服自己,只不过没有想到来的是这位。

    白早是中州派掌门夫妇的独女,在云梦山里地位特殊,即便放眼整个修行界,身份也极矜贵。

    她来见井九,必须说中州派表达了足够的尊重。

    白早轻声道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神情微异。

    她没有想到,这茶水的味道如此糟糕。

    就算青山宗不怎么讲究这些方面,但也有宝树居这样的供奉,怎么也不至于喝这样的茶……

    最关键的是,这茶明显泡的不对啊。

    一壶凉透了的茶,被剑火重新煮沸,味道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井九根本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以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道:“请讲。”

    白早心想原来是个急性子,既然如此,那自己也得改变一下行事风格才好。

    “魏成子突破到元婴后期的可能性很小,门派对他的支援也不是太充分,但他终究是我中州派的长老,被收买的难度很大。不老林能做到这点,说明他们的手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伸得更深,最麻烦的是现在看来不老林可能与冥部有关系。”

    她看着井九的眼睛认真说道:“所以我们的想法是,这个案子的追查应该更慎重一些。”

    青山宗与中州派都是正道修行界的领袖,当然应该从全局的角度审视赵腊月遇刺一案,然后做出最稳妥的判断。

    井九明白她这番话的意思,只不过他本人并不擅长做这些判断,或者说不认为这很重要,说道:“为何来找我?”

    “我听洛师兄说过旧梅园里的事情,虽然他和我都不是很明白,但看起来,腊月峰主似乎很在意你的意见。”

    白早的声音很温柔,语气很坦诚:“如果你愿意暂时保持沉默,或者她也可以,这件事情就不至于风波太急。”

    井九说道:“你们已经确定魏成子是不老林的人?”

    白早说道:“抱歉,这个不方便说。”

    井九说道:“就算我们不说什么,但青山里的师长,包括你的父母,都不见得会放过不老林。”

    听到这句话,白早露出一抹带着嘲弄意味的笑容。

    井九知道这笑容不是对自己的,那么是对谁的?

    白早望向窗外的夜色,轻声说道:“我了解我的父母,也了解你的师长们,因为从本质上来说他们就是同一类人。他们不会愿意轻易开战,因为不老林不好对付,更重要的是,他们习惯了平静修道。”

    不被世事所扰这句话本来就有两层意思,更重要的那层意思,是不愿意被世事所扰。

    井九明白她的意思,因为他也是这种人。

    修道者到了漫长岁月的中后段,看待世事的态度自然与年轻人不一样,与普通人的看法更是完全没有相通之处。

    因为他的沉默,白早误会了些什么,又说了一句话。

    “我们只是请求你们暂时沉默,以免破坏整个局面,事实上我们已经做好了与不老林发动战争的准备。”

    井九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刚才他问她是否已经确定魏成子是不老林的人,也是一种确认。

    数年前,柳十岁在朝南城外的浊河里吃下那颗妖丹,便是这个准备的开始。

    他只是不确定,白早言语里提到很多次的我们……是谁。

    他问道:“你们是谁?”

    白早静静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

    房间里很安静。

    铜茶壶经过急剧的冷热交替,发出极其轻微的金属声。

    就在井九以为她不会说话的时候,她的声音响了起来。

    “洛师兄,童颜,我,晚书以及几位同门,西海剑派的桐庐,水月庵、果成寺、昆仑派、通化寺里的一些年轻弟子。”

    白早平静说道:“你们青山里,洛淮南、简如云、顾寒、马华还有些两忘峰弟子。”

    这是难以理解的信任与坦诚。

    井九这才明白为何洛淮南与童颜都看自己不顺眼。

    “你组织这样的……有什么意图。”

    他不是很确定应该怎么称呼这个由各宗派天才弟子组成的东西。

    “我们的想法与师长们不一样,但我们还很年轻,不够强大,所以需要彼此帮助。”

    “哪里不一样?”

    “面对雪国的威胁,人族必须团结起来,而且主动做些什么,不能只顾着自己在深山里修道。”

    白早说道:“出世也得先让现世安稳,不然那就成了避世。”

    井九说道:“原来你们都是刀圣的信徒。”

    白早说道:“不,我们尊敬刀圣,但觉得他那样做事太辛苦,无人帮助,终究难成大事。”

    井九说道:“有一定道理,虽然他可能并没有想过做成什么大事。”

    白早微怔,想着今天的来意说道:“其实几年前,我们就开始留意你与赵腊月,只是没想到因为一些原因……”

    这说的自然是井九与两忘峰弟子们交恶的故事。

    井九明白她的意思,摇了摇头。

    白早以为他在忌惮什么,说道:“师长们知道我们的存在,大概也是想看看我们能不能做出些什么来。”

    井九说道:“这就是扩大版的两忘峰。”

    “可以这样理解。”

    “我不喜欢两忘峰,所以也不会喜欢你们。”

    “不需要喜欢,只需要合作,正道宗派之间,尤其是青山宗与我中州派之间,没有任何理由敌对不和,难道就为了争那口闲气?那太没意思了。而且这次的事情,我总觉得是有人想要提前迫使我们向不老林发起进攻,然后从中获取好处。”

    白早的声音很轻柔,仿佛被湿润的深春空气包裹,听着很舒服,很真诚,很有说服力。

    井九心想你的感觉应该是对的,然后想起了现在不知所踪的柳十岁。

    “我答应你不会对不老林做什么,别的不用再提。”

    这便是明确拒绝了这些修道天才们的邀请。

    白早没有流露出失望的情绪,更没有生气,轻声说道:“还有另外一件事情。”

    对她来说这件事情才是今夜造访井府的重点,与之相较,前面的说服与招揽更像是借口。

    井九说道:“请讲。”

    白早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与赵腊月是道侣关系吗?”

    井九说道:“不是,我们也没有这个想法。”

    白早站起身来,平伸双手,慢慢地转了一圈。

    星光穿过窗户,落在她的身上。

    白裙轻飘,不是舞蹈,身姿也不如何曼妙,却异常动人。

    她看着井九,摆出请君欣赏的模样,认真说道:“那你看看我怎么样?”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