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鸣翠谷,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出名,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热闹。

    浅溪两侧、山谷林里,到处都是人影,脚步声与话语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朝廷的神卫军封死了数十里溪谷的两头,凌厉的剑光与冲天的法宝光毫在天空里交相晖映。

    这里已然变成了禁地。

    至少有数万名军士、民夫在两百里方圆的山野里寻找着哪怕最细微的痕迹。

    清天司官员则是在最关键的几处地方查探。

    溪畔的道观废墟里,山谷深处某棵野树下,到处都能看到官服。

    魏成子的尸体还搁在那棵野树下,双目紧闭,冰冷如石。

    无论在修行界还是朝歌城,他的地位都不低,如今却曝尸荒野半日无人理会。

    因为这件事情实在太大,没有人敢移动尸体,破坏了线索。

    不谈冥界妖人忽然出现背后隐藏的阴谋气息,这件事情本身就足以震惊整个大陆。

    中州派的元婴长老设局暗杀青山宗的神末峰主。

    以赵腊月现在的身份地位,她被刺杀,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

    更关键的是,朝廷必须表现出无比重视的态度,因为所有人都很担心青山宗的反应。

    做为被边缘化的清天司官员,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案子,施丰臣当然要被推到最前面来。

    他收回落在魏成子身上的视线,走到崖边望向渐有万点灯火亮起的山野,沉默不语。

    赵腊月居然没有死。

    不老林的刺客却死了,死在了多年不曾踏足大陆的冥界妖人手下!

    那名刺客竟然是中州派的长老!

    局势的发展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这件事情比他想象的要复杂无数倍。

    施丰臣觉得在远方的山野里有双眼睛正在看着自己。

    那双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

    他的身体渐渐发寒。

    ……

    ……

    朝歌城里。

    井九站在窗前,看着静静躺在手里的弗思剑,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暮光照耀下,弗思剑更加艳红,就像是刚刚杀了人。

    在最危险的时刻,赵腊月切断与弗思剑的联系,让它回朝歌城向青山同门求援。

    弗思剑把剑书传至西山居,完成了使命,不知往何处去,自然循着气息重新回到他的手里。

    那一刻,他知道赵腊月出了事。

    但以他现在的境界与驭剑速度,就算赶过去也来不及,所以他没有去。

    那一刻后,赵腊月或者活着,或者死去,他都不用再去,只需要等结果就好。

    书架后方的墙壁悄无声息移开,鹿国公从里面走了出来,神情严肃,鬓角残着汗水。

    他走到井九身后,禀报道:“峰主已经送回赵府,金供奉亲自看守,其余人已经回了西山居。”

    以冷静低调著称的他,在太常寺知道这件事情后,也是惊的很长时间没有说出话,赶紧进了宫。

    不是因为赵腊月与井九的关系,而是因为赵腊月的身份以及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青山宗如果不能保持冷静,中州派会有怎样的反应?修行界大风一起,朝廷如何能静?世间万民又能如何?

    井九没有说话。

    他站在一片血光里。

    鹿国公不知道那是弗思剑发出来的红光,以为是窗外的夕阳。

    看着井九的背影,他觉得莫名紧张,下意识里腰更弯了些。

    在他的认知里,井九应该是木牌主人的传人,还很年轻,境界实力也不是太高。

    但不知道为什么,井九就这样安静地站着,他却感觉到极大的精神压力。

    井九说道:“没事就好,你先回吧。”

    鹿国公不敢多言,行礼后从地道离开。

    井九离开窗前,双手微振,弗思剑重新变回剑索,再落在手腕上变成手镯。

    他走到书架前,取下铁剑背到身后,离府而去。

    ……

    ……

    赵府灯火通明。

    街上没有人影,紧张而肃杀的气氛却浓郁的仿佛实际存在。

    不知道有多少朝廷高手隐藏在暗中,当然也少不了青山宗的弟子。

    井九走到赵府门前,踏上石阶,街道暗处的气息微有变化,然后迅速回复平常。

    府门被推开,一名管事带着警惕与畏惧的情绪看了他两眼,说道:“今日府上有事……”

    话没有说完,他看到了那张脸,想起三日前别园那边的传言,神情微惊,赶紧让开道路把井九请了进去。

    赵府里很安静,丫环与下人们应该都被命令留在各自房间里,看不到人,也听不到平日经常听到的笑闹声。

    来到最深处的小院外,那位管事退下,井九走了进去,看到了一个矮胖男子。

    那名矮胖男子穿着一件金衣,在夜色里闪闪发光。

    当然,就算他没有穿这件衣服,依然金光万丈,因为他的气息足够强大而且光明。

    井九知道此人就是皇宫里的金供奉,前两次没有在皇帝身边见到,但听皇帝提起过,据说对皇族忠心耿耿。

    看来这位金供奉的境界实力确实不错。

    今夜他来给赵腊月当保镖,是皇帝想要表达自己的态度。

    当然,井九知道这也说明皇帝肯定开始怀疑某些人。

    井九没有理会此人,望向迎出来的赵腊月父母,微微点头致意,视线在赵母脸上多停留了片刻,便走进了房间。

    ……

    ……

    西山居的气氛比赵府更加紧张,更加压抑,死寂一片,虽然房间里有那么多人。

    南忘坐在椅上,脸色寒若冰雪,没去赵府的青山弟子全部在场,神情严肃。

    和国公代表朝廷前来,从正午到此时便一直没有离开过,随他一道前来的还有位果成寺高僧。

    这个人选很有意思,因为这位高僧乃是果成寺律堂首席,与青山宗的关系比较亲近。

    清天司指挥使从鸣翠谷赶了回来,神情凝重入内,向着四周抱拳行礼,把最新的情形汇报了一遍,又说道:“用从宫里借出来的天纹镜再次做了确认,杀死魏成子的确实是冥火,而且层级非常高,别的后续还要再查。”

    南忘面无表情说道:“这不是我想听的话。”

    和国公赶紧说道:“金供奉亲自守着,峰主必然无事,朝歌城安全的很,至于查案,清天司也一定会用心做事。”

    南忘像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说道:“想害我青山峰主的凶徒是你们中州派的长老,谁不知道中州派与朝廷的关系?神卫军里有多少云梦山的外门弟子?如果我没记错,这位指挥使也是中州派弟子吧?现在你和我说朝歌城很安全?至于这案子,交给清天司不就等于交给中州派自己?那还查个屁啊!”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