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赵腊月知道南忘不喜欢自己。

    准确来说,最开始的时候南忘很喜欢她,在承剑大会的时候甚至想要亲自收她为徒。

    但当她选择承剑神末峰后,南忘对她的态度便完全改变了。

    青山里很多人都知道,南忘不喜欢景阳真人,对他毫无敬意,提起他时向来直呼其名,从来不会称他一声小师叔。

    赵腊月现在是神末峰主,虽然境界修为较诸南忘要差的非常远,辈份地位却不稍低。

    以她的性情,既然南忘不喜欢神末峰,她自然也不会喜欢对方。

    听着这两句对话,过冬觉得很有趣,又不知想到什么,唇角微翘,露出一抹笑容。

    南忘有些不悦,转身望向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过冬平静说道:“我师妹莫惜以我之名约腊月峰主出来相见,与人勾结设局杀她。”

    她用很简单的一句话便说明了整个情况,因为这本来就是非常简单的一场杀局。但在修道者的世界里,简单往往意味着直接,直接才是真正的凶险,因为只有真正的强者才有资格直接,那是要比阴谋更可怕无数倍的存在。

    今天如果不是过冬及时赶到,赵腊月真有可能会被那个黑衣人杀死,除非她还有什么隐藏手段。

    问题在于,既然莫惜是用过冬的名义把赵腊月骗到这里,自然不会对她说,那为何她会出现在这里?

    南忘盯着她,数十名青山弟子也在盯着她。

    幺松杉等数名来自两忘峰的弟子,垂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已经暗自捏好了剑诀,随时准备出剑。

    在数十道如剑般的锋利目光注视下,过冬的神情没有任何改变,还是那样平静。

    “因为我看出莫惜有问题,问了数句,得到答案便赶了过来,来不及通知你们。”

    换成别的人,这个解释没有任何说服力。

    你怎么看出自己的师妹有问题,又凭何只问了数句便让对方交待?要知道这可是极大的罪名。

    但说话的人是过冬,所以这番话很有说服力。

    水月庵最擅长两心通,过冬是连三月的弟子,自然深谙此道。

    南忘盯着她的眼睛,还是没有说话。

    过冬明白她的意思,说道:“庵里自然会给出交待。”

    面对青山峰主的威压,她没有任何惧意。

    ……

    ……

    一道金光落在了山谷里。

    溪水变成了一条金鞭。

    那道金光并不如何刺眼,带着些许禅意,更多的却是厚土之意,给人一种很实在的感觉,就像是数万道城墙。

    一个身形矮胖的修道者从金光里走了出来,身上的衣衫竟也是金黄色的,仿佛金帛制成。

    “见过南峰主。”

    南忘微微点头,说道:“金供奉。”

    她的声音里没有太多敬意,也没有轻视,这便说明对方来历不小。

    这位矮胖男子叫做金明城,乃是皇宫里的供奉,与另一位牛供奉齐名。

    先前,青山宗的数十道剑光出现高空,惊动了朝歌城里的很多人,朝廷自然要来关切一二。

    考虑到青山宗的地位以及行事风格,朝廷很是谨慎,直接请出了这位大人物。

    金明城随剑光赶来此地,自然是想要问个究竟,但这时候看着正在被同门治伤的赵腊月,哪里还猜不到发生了什么事,神情顿时变得极为严肃。

    不待他开口问话,赵腊月直接说道:“是中州派的人。”

    听到这个答案,金明城的表情再也无法保持严肃,因为太过震惊。

    南忘已经知道,只是冷哼了一声,青山弟子们却是刚知道此事,神情不由凛然。

    他们不是畏惧,只是觉得这件事情有些麻烦。

    如果是别的宗派胆敢设局来杀赵腊月,青山弟子哪里还用等待,直接杀到对方山门,斩死那个凶徒便是。

    但既然是中州派,那么可能就还需要一些证据了。

    毕竟对方怎么也是朝天大陆的第二宗派。

    过冬说道:“应该是中州派,因为他最后走得急,用了天地遁法。”

    金供奉心想这并不足够,眯着眼睛说道:“先找到证据吧。”

    说完这句话,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知道就算青山宗找不到证据,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朝天大陆最大的两个宗派如果真的成了敌人,那会引发多大的风波?还是说会变成一场血腥的战争?

    忽然,他感应到远方某处山野里传来一道气息,霍然转首望去。

    南忘也望向了那边。

    赵腊月说道:“验一下法宝气息,他的手受了伤。”

    说完这句话,她看了过冬一眼。

    因为她注意到,过冬比金供奉与南忘还要更早望向那处。

    ……

    ……

    黑衣人在山野间逃遁。

    他不可能选择驭空而去,因为那样太过显眼,容易被人看见。

    不要说朝歌城里的那些皇家高手,单说云梦山的千里大阵也能轻而易举地发现他。

    他了解自己那位掌门师兄。

    如果掌门师兄确定是他做的这件事情,一定会毫不留情地当场毙杀,然后把尸体送去青山。

    想要当正道领袖,当然很擅长那个忍字,对同道中人忍耐,对同门中人残忍。

    他冷笑想着这些事情,身形虚化穿过一片野桃林,下一刻出现在对面的山崖间。

    在山野里遁行,当然要比驭空飞行慢很多,但他并不担心,因为他用的是天地遁法。

    中州派的天地遁法堪称世间第一,借天地之势而隐,青山绿水、断崖古树,都能够遮掩他的行踪。

    只要不被青山宗的破海境强者用剑识缀上,他便相信自己一定能逃走。

    他只是有些遗憾,在这样的情形下还是没能杀死赵腊月。

    赵腊月居然修成了剑体,那道突然出现的琴音,这些都是意外。

    一名刺客最不喜欢的就是遇到意外,他们只喜欢给人意外。

    但今天他遇到的意外太多了。

    就像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有道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谁能看破自己的天地遁法?

    黑衣人很吃惊。

    忽然,一把刀斩开天地真实来到了他的眼前!

    那把刀通体漆黑,刀身带着些斑驳的铜锈,显得幽暗至极,仿佛鬼物。

    黑衣人一声清啸,右拳轰向那把黑刀。

    随拳风而去的还有无数道乳白色的光毫。

    他竟是毫不犹豫动用了宗派授于自己的本命法宝!

    可以想见,被人看破天地遁法以及这把幽暗至极的鬼刀带给他多少精神压力。

    哗的一声。

    那把黑刀居然散开了!

    黑衣人的视野之前,满是星星点点的幽火。

    法宝射出的万道光线,遇着那些仿佛并无颜色的幽火,瞬间被侵蚀,威力顿弱!

    “魂火!”

    黑衣人眼瞳骤缩,满是惊惧之意,厉声喊道。

    多年不曾现身大陆的冥部强者,居然出现在了这里!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