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轰!

    神思恍惚的谷元元被这道雷霆惊醒,身体摇晃,险些跌倒,赶紧扶住了身旁的大树,吓得不停喘息。

    人们也被突然的雷声惊得不轻,纷纷向着天空望去,只觉脸颊微湿,才知道有细雨落下。

    赵腊月盯着亭子里的井九,眸子黑白分明,担心的情绪写得清清楚楚。

    井九也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长考。

    那颗白棋的位置是七、十一,是一步靠,他该如何应对?

    天空里的云层越来越厚,山色更加阴沉,风渐冷亦疾,雨点也大了些。

    不知为何,棋盘山的大阵并没有完全发挥作用。

    人群微微散开,很快便又恢复原状。

    人们终究还是舍不得离开,再次望向亭子里。

    井九看着棋盘在沉思。

    童颜落下那颗白棋后,再次起身,走到栏边。

    天光照亮他稚嫩的面容,无比自信。

    ……

    ……

    时间流逝,天地更加阴沉。

    井九动了。

    他拈起一颗棋子,伸向棋盘。

    无论是两根手指的夹角,还是屈臂的角度,都是那样的完美。

    所有的这些细节,他都是照着海州城里那本围棋入门书籍所学。

    完美便难免有些过于方正无趣,但可以确保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就像那颗黑棋落下的位置,刚好处在两道线的交叉点,没有一丝的偏差。

    ……

    ……

    黑棋静静地搁在棋盘上。

    三、九。

    云层翻滚,极远处的天边出现了一道闪电。

    那里太远,雷声无法传至山间,但电光能够抵达。

    闪电照亮棋盘山,被那颗安静的黑子反射,变得幽冷了数分,仿佛一道剑光。

    ……

    ……

    何霑挑眉,袖口微微颤动。

    雀娘看着那颗黑子,捂着胸口,觉得好生难过,就像是被人刺了一剑。

    尚旧楼闷哼一声,脸色惨白,唇角溢出一道血水。

    ……

    ……

    三清观,禅子看着棋盘上刚刚落下的两颗棋子,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抬起头来望向窗外。

    窗外乌云密布,笼罩着棋盘山。

    “太凶险了。”

    禅子摇了摇头,不再继续向棋盘上落子,示意道人来摆。

    ……

    ……

    峰顶,感受着天地气息的变化,和国公神情数变,归于凝重,声音低沉说道:“陛下那边究竟怎么说?”

    一名下属官员低着头说道:“刚与皇宫联系过,陛下刚结束临时朝会,这时候准备过来。”

    和国公往峰下又看了数眼,皱眉说道:“希望这局棋不要这么快结束。”

    ……

    ……

    无论期望或是不愿,今年梅会万众瞩目的第一局棋终究是来到了后半段,双方开始真正搏杀。

    井九与童颜再也没有长考,黑棋与白棋稳定甚至可以说强悍地依次落在棋盘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清脆的声音不代表就一定悦耳,有时候也会让人觉得惊心动魄,就像是剑砍在石头上,或是法宝轰击在铁门上。

    棋盘上仿佛生出无数道剑意,杀意纵横天地之间,懂棋者稍一感知,便觉呼吸困难。

    亭外的观棋者里,谷元元的棋力比何霑等三人稍弱,但也已到了某种程度。

    而且他这些年一直在北方雪原里追随刀圣作战,见过真正凶险而血腥的战场,所以感知要更加强烈。

    在他的眼里,黑棋与白棋高速旋转起来,变成雪原里的兵车和满山遍野的雪国士兵。

    坚硬的积冰被碾破,狂暴的风雪被无视,千军马鸣,风萧萧,到处都是杀机,到处都是死亡。

    当他看到一个面容狰狞的雪国怪物向自己扑来的时候,再也承受不住,大叫一声便昏了过去。

    雀娘与尚旧楼两个人的情况也非常糟糕,脸色苍白,唇角带血,身形摇摇欲坠,似乎随时可能昏倒。

    何霑走到雀娘与尚旧楼身前,挡住他们的视线。

    如果像亭外大多数人一般,看不懂这局棋倒也罢了。

    偏生雀娘三人的境界确实极高,能够看懂很多,还想着要跟上井九与童颜的思考速度,精神损耗实在太大。

    他自己早在井九与童颜休息的时候,便已经放弃了这局棋。

    他望向亭子里的井九与童颜,神情凝重,很是担心。

    想看懂这局棋便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那身处其间、下出这局棋的人又要承受怎样的压力?

    ……

    ……

    棋局继续,井九与童颜落子的速度依然如前,却给人一种感觉,棋局的节奏正在加快。

    山里的风越来越冷,越来越疾,或者是因为天空里的云层越来越厚,越来越暗。

    那是暴雨的前兆。

    被碾压在地上的野梅碎絮被吹的到处都是。

    云层翻滚不安,仿佛有道黑龙正在其间咆哮生威,更多的雷电从乌云深处生出,向着天地展现自己的威力。

    雨水骤然变密,哗哗落到山间。

    棋盘山的阵法终于生出感应,一道无形的力量从崖石深处里释出,把绝大部分的风雨挡在了外面。

    满天雨水沿着无形穹顶流淌,把外界景物扭曲模糊,这画面很是神奇,但没有人去看。

    人们都在看着那间矮亭。

    棋盘山里的雨已经变得很小,落在棋盘上,看着就像是无数颗晶莹透明的露珠,在黑白棋子之间。

    棋局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阶段打劫。

    劫的是天地变化的玄机,其间隐藏着无数凶险。

    二人的衣裳微湿,却仿佛无所察觉,依然专注地看着棋盘,沉静至极。

    棋子不停地落在棋盘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随之而起的是轰隆的雷声,连绵不断,群山都要为之动容。

    不断出现的闪电,把他们的脸照亮的非常清楚。

    童颜的面部皮肤极光滑,被微雨湿了些许,更显稚嫩,如婴儿一般,眼神里却充满对胜利的渴望以及强悍的意志。

    井九还是那样平静,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哪怕最细微的颤动都没在脸上出现,看着就像一尊完美的白玉石雕像。

    别人不觉得如何,但赵腊月与他相处的时间太长,能够看得出来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双袖微颤。

    当年承剑大会、登神末峰或是去年青山试剑时面对顾寒与过南山时,井九永远都是那样的淡然随意。

    今天明显不一样,面对童颜,他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认真与专注。

    ……

    ……

    棋子与棋盘的撞击声,雷霆的轰鸣是那样的清楚。

    棋盘山给人的感觉却是无比安静,因为微雨落地无声,因为无人敢发声。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暴雨终于停歇,乌云渐散,再无雷鸣。

    阳光重新照亮世间,刚被雨水洗过的群山,无论空气还是视线都是无比干净。

    一道彩虹出现在天边。

    ……

    ……

    落棋的顺序轮到童颜。

    他拿着一颗白棋,看着棋盘沉默不语。

    看不懂棋局的人,也生出一种极为强烈的感觉。

    这颗白棋应该便是今天这场棋局的最后一步了。

    胜负便在这颗白棋之上。

    微湿的黑发被山风拂动。

    棋盘上都是水。

    这颗白棋会落在哪里?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