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赵腊月举手的动作很有力,因为常年握剑,生着茧皮的手指,在石阶上的空气里高速划过,带起风声,呼啸作响,就像是战场上猎猎的旗,透着股决然的意味,甚至有抹杀伐决断的意思。

    更决然或者说更坚定的是她的眼神。

    井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她便知道意思。

    反过来也一样。

    井九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她不想听。

    他很清楚,自己的真实身份是赵腊月最想知道的事情。

    虽然她一直没有提过,只是偶尔会在与他的交谈里不经意地提起连三月等名字。

    这也许是试探,也许是她内心思绪的自然流露。

    今天她来见天近人,就是想问这个问题,为何没有问?井九准备自己说,为何她都不想听?

    “对你的身份,我有过很多猜测,我想过你可能是邪派的妖人,甚至还有过更离奇的猜想。”

    赵腊月说道:“但我今天没有问,便是想明白了,我其实并不需要这个答案。”

    井九问道:“为何?”

    “因为我不想听到不好的答案,也不知道万一真是那个答案,我该怎么办。”

    说这句话的时候,赵腊月的模样有些怯生生的。

    如果让青山宗弟子们看到这画面,一定会震惊的无法言语。

    这是不应该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井九明白她的感受,说道:“我答应你,不会是坏的答案。”

    赵腊月怔了怔,不敢再往深处去想,说道:“那就好。”

    井九说道:“这就够了?”

    赵腊月认真说道:“你是谁不重要,我只知道你是对我很重要的人。”

    井九想了想,说道:“是这样的。”

    赵腊月看着他笑了起来,鬓角的小花随风轻颤。

    井九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赵腊月睁大眼睛,黑白分明,灵动至极,非常动人。

    井九心想大概又要听到青山宗的口头禅了。

    “不要这样。”

    赵腊月没有生气,却有些不安。

    她有些小心翼翼地把他的手从头顶拿了下来。

    然后,没有松开。

    她把他从石阶上牵起,向着梅园上的那条街上走去。

    过往这几年,他们在世间游历,偶尔需要驭剑的时候,他们的手都会握在一起。

    但那是握,不是牵握是握剑,牵是牵连。

    而且平时的时候,他们自然不会这样做。

    今天主要是因为井九受了伤。

    也许是这样。

    二人走到街上。

    靠着故梅园的街边,已经变得空空荡荡,棋摊都已经撤去,只剩下一些纸屑和几个翻倒在地的破旧板凳。

    前方依然热闹,人群围在一处,不时发出惊呼。

    那个年轻人站在一家棋摊前,稚嫩的脸上不再那般漠然,多了些厌倦。

    与这些棋摊老板下棋,对他来说是很难忍受的事情。

    这很好理解。

    只是他为什么要来这里,坚持以这种方式把这些棋摊赶走?

    井九与赵腊月在街上走过,没有停留,也没有向那边看一眼。

    他们知道那个年轻人是谁,但不是特别感兴趣。

    琴棋画,本来就与他们的生活无缘。

    直到人群里响起几阵惊呼。

    然后他们听到了一句话。

    春熙棋馆的何先生脸色很难看,尤其是当他看到那个年轻人脸上流露出的厌倦神色后。

    刚才他亲自下场,惨败,更令他感到惊惧的是他根本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败的,甚至连对方的棋力深浅都看不出来。

    人群外传来脚步声,他头望去,看到了棋馆里交游最广的二先生走在最前面,顿时松了口气。

    春熙棋馆在朝歌城里颇有几分名气,应该是请来了一位厉害的棋手。

    当他看到那位身着布衣、长须迎风的老人时,却是惊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怎么请来了这位?

    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那位老人,人群如潮水一般分开,低声的议论与猜测声不停响起,最后再也压抑不住,变成惊呼。

    “郭大学士!”

    “他老人家怎么来了?”

    老人叫做郭琪,乃是皇朝重臣,文渊阁大学士,地位极高。

    对这条街上以棋为生的人们来说,老人的另外一个身份却是更加出名。

    郭大学士是位棋道国手!甚至被公认为朝中第一人!

    “下一个。”

    恰在这时,那位年轻人结束了当前的对局,头也未抬,直接说道。

    郭大学士走到棋摊前,说道:“请赐教。”

    年轻人抬起头来,见着是他有些意外,神情终于变得认真了些,揖手说道:“大人消息倒是灵通。”

    “只能说我今天运气不错。”

    郭大学士轻捋长须,笑着说道:“因梅会缘故,朝会取消,我去瑞祥楼吃饭,春熙棋馆的馆主匆匆赶了过来,找我家清客帮手,我一时好奇,问了几句,听形容便是你,那自然要来看看。”

    何先生这才知道为何郭大学士为何会出现。

    学士府上的清客,棋力俱佳,远胜朝歌城里的普通棋道高手,但哪里及得上学士本人。

    只是郭大学士这等大人物哪里是自家棋馆能请得动的?

    正想着这事,他听着那位年轻人说道:“不至于此。”

    郭大学士正色道:“朝歌城里不知多少人想与你手谈一局,只是你一直不应,今天难得有机会,我怎能错过?”

    听着对话,人群一片哗然,心想这个年轻人究竟是谁?何先生终究与街上摆摊子的民众不同,猜到了年轻人的身份,神情骤变,冷汗打湿衣衫,心想自己居然和这位下了一局棋?这不是找死是什么?但下一刻他又高兴起来,输给这位理所当然,哪里谈得上丢脸,关键是有几人有机会与这位下棋?这是多么光彩的事情啊。

    “我只是不解,你为何来这里下棋?”

    郭大学士看着简陋的环境与普通至极的棋具,皱了皱眉,很是不解。

    年轻人说道:“我不想让这些人下棋,尤其是在这里。”

    郭大学士的视线落在远处梅林,微微一怔,明白了他的意思。

    故梅园已经渐被世人遗忘,但这里见证过人族历史上最重要的事,还有那些人。

    这样的地方不应该被那些争棋的吵闹声和一些江湖骗子打扰清静。

    “确实有些难看。”

    郭大学士环顾四周,说道:“你若胜了我,我便把这里清场。”

    身为文渊阁大学士,他当然有这个能力。

    年轻人却没有接受,说道:“你不可能赢我,至于清场,这些摆摊的不会服气,而且朝歌城里还会有很多不服的人。”

    人群再次发出惊呼,心想这人真是自大极了。

    郭大学士却听出了别的意思,神情肃然说道:“请。”

    年轻人说道:“请稍待,我有件事情需要先做。”

    郭大学士说道:“请。”

    说完这句话,他的视线落在还算干净的一张凳子上。

    学士府的管事赶紧上前擦净,端来清茶。

    郭大学士坐下,想知道年轻人准备做什么。

    年轻人望向街上。

    那里有一对戴着笠帽的年轻男女路过。

    年轻人说道:“你要不要来试试看?”

    阳光照在笠帽上,微微发光。

    二人停下脚步,没有说话。

    年轻人说道:“我是说你来试试能不能看懂我的棋。”

    原想着十天便能大庆,现在却是完全不能,严重低估了父亲的游兴,这些天开了两三千公里,真是壮哉啊,不止大好河山,还有我们全家的玩心。每天开几百公里,然后到一地旅游一两天,抽出任何时间码字,累的疯狂,保持更新很不错,文字语句肯定有很多不妥的地方,向大家说声抱歉,过些天来修。好消息是昨天我们两辆车在洛阳分道啦,我这时候在从来没有来过的衡水酒店里想着其实并没有喝过的老白干。再过三四天应该就能开大庆,我开车慢,安全第一。话说每次南北来开长途的时候,总想着和大家聊聊,每次也有劝大家有时间就多出去逛,但经常就没了下文,因为太懒。前些天从四川去西安的时候,路过一个地方叫朝天,秦岭里满山野樱花,好美。今天在鹤壁服务区停车吃饭,发现有李先生,惊喜,到车里一看,车对着的旅游宣传牌上写着大大的朝歌二字又是惊喜,我拍了张照片,如果没忘记,过几天发在微信公众号里,另外昨天去了龙门石窟,看着那些佛像,想着圣后娘娘,有些莫名怅书包网www.bookbao2.com,又觉无比牛逼,如井九一样。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