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朝南城还没有完全醒来,无数道炊烟袅袅升起,可以想见白天的时候,这座城市该是怎样的繁华与热闹。

    井九与赵腊月并肩站在岸边,笠帽早就已经扔了。

    先前走夜路的时候他们才发现,因为走的太快,风也不小,笠帽很容易被吹走。

    这时候他们用两块灰色布巾包住了整个头脸,看着有些像果成寺在北地的那些苦修医僧。

    浊水的河水确实很昏浊,水势极猛,河里到处都是乱流与漩涡,看着无比凶险,而且谁知道里面隐藏着什么怪兽?

    很多年前,两岸民众根本不敢乘船渡河,等于是交通断绝,直至青山宗初创,开派祖师命昔来峰弟子在这里用无上仙法移来土石,修了一座桥,又用剑阵隐于其间镇压妖兽,如此才算是从根本上解决了问题。

    因为浊河太宽,所以这座圆形拱桥的中间也极高,尤其是云雾起时,从河两岸望过去,这座桥竟仿佛是要通往天空一般,无比壮美,于是有了一个通天桥的名字,却与朝天大陆这个名字无甚关联。

    站在岸边看着这座无比壮观的高桥,井九的心情有些异样。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先贤的话果然有道理。

    他很小的时候,便已经读完了万卷书,其后也曾驭剑去过很多地方,但当年一心向道,时间与精力都在修行之上,去过的地方还是太少,看过的风景也不多,而且即便出行也是在高空飞过,并没有现在的这种感受。

    那时候他飞的最高,俯瞰大地,所有风景在他眼里都是平面的画。

    现在他不再那么高,看风景需要抬头,有些不便,但是那画却立体起来,生动更多。

    “我今天的功课还没有做完。”

    赵腊月陪他在崖边站了会儿,觉得浪费了很多时间,出声提醒。

    看着她,井九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微笑说道:“走。”

    一心向道当然无错,无论是当年的他还是现在的她。

    只不过现在的他和当年的他比起来,有资格也有余暇来看看曾经错过的风景。

    只是这种资格的获得,每每想起,还是会令他感到不悦,甚至是痛苦。

    ……

    ……

    通天桥已经很老了,路面上到处都是裂痕,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半个拳头大小的破洞,可以看到下面的水面,看着颇为吓人,但感受着脚下传来的如实质地面般的坚固,再加上隐而未发的剑阵气息,井九相信就算再被风雨侵袭数千年,这座看似破旧的石桥也不会出现问题,就算是浊水里所有的河妖集体来攻,也无法撼动此桥分毫。

    越往河中间去桥面便越高,渐渐离水面已有百余丈,能够看到的地方也越来越远。

    赵腊月指着上游的一片白崖,说道:“那个口子便是被鬼目鲮撞出来的。”

    井九非常清楚这个妖怪,鬼目鲮是一种特别残忍可怕的妖兽,性喜食人,男女老少不挑,至于传闻里说它喜食童子,更多是民间传说赋予的更邪恶的一层纱雾。

    问题在于,当年鬼目鲮在浊水里开始作恶后不久,便惊动了青山宗,早就已经被上一代的两忘峰弟子给杀干净了,他记得当年还年轻的雷破云就曾经参加过这场战斗,为何时隔多年,这个妖怪又重新复活了?

    不过一直都有种说法,浊水里的大妖都是从西海里倒游过来的。至于在西海之前,那些大妖则可能是来自三大漩涡之一的海天一线。一直都有传闻,海天一线的悬瀑深处,可以直接通往冥界。

    如此说来,这些大妖便极有可能是冥界驱使过来的,那么每隔数十上百年出现一批也算正常。

    井九没有去过冥界,也不知道这些推论是真是假,想着以后若有机会,还是要去那个大陆找朋友问问。

    ……

    ……

    朝南城西有一幢九层高的建筑,外墙是灰色,很不起眼,却是个极出名的地方。

    这里便是南河州最大的拍卖行宝树居。

    清晨时分,宝树居的灰墙前出现了两个用灰布蒙住头脸的人,看着有些奇怪,引来一些视线。

    远方的天空里有数道剑光划过,隐隐能够听到警讯。

    井九说道:“果然不妥。”

    不久前,赵腊月直接驭剑带着他从西城墙那边闯了进来,自然惊动了朝南城官府以及修道者。

    赵腊月看了他一眼,说道:“难道还要等到天黑?我们没这么多时间。”

    井九心想那怎么办?眼看着朝南城里的修道者已经驭剑追了过来,难道要表明身份?

    当年他驭剑远游的时候很少会在城市里停留,去朝歌城的那几次都是皇帝接待,哪里遇到过这种事情。

    “只要进去就行。”

    赵腊月带着他向宝树居里走去。

    “这是什么地方?”

    “拍卖行,主事人是个凡人,但后台很硬,朝南城里没人敢得罪他。”

    井九问道:“他的后台?”

    赵腊月说道:“就是我们。”

    井九这才知道原来这座拍卖行居然是青山宗的外围产业。

    通过灰墙上的隐门,二人走进了宝树居。

    接待他们的那位管事四十岁左右,留着一对极细的胡须,眼睛极有神,看着就像只老鼠,给人的感觉却并不奸滑。

    那位管事看着用灰布蒙住头脸的二人,微笑说道:“能不能麻烦二位露个脸?”

    赵腊月说道:“不能。”

    那位管事也不坚持,指着楼外方向微笑说道:“那些飞剑?”

    赵腊月说道:“不错,是来找我们的。”

    “那您应该清楚规矩,宝树居只能保证楼内客人的安全,如果您离开之后,我们就不会管了。”

    那位管事看着她微笑说道:“当然,首先需要确定的是,您是不是我们的客人。”

    想要成为宝树居的客人非常简单,也可以说非常困难。

    之所以说简单,是因为你只需要付出一笔财富,便可以换取一张宝树居的木牌。

    凭此木牌,任何人都可以竞买楼内珍宝,宝树居会从中收取两成的费用。

    至于说困难,那是因为这笔财富的数字,对于普通民众是难以想象,即便是有些修行者也不见得拿得出来。

    有了客栈时的经验,赵腊月直接望向井九。

    井九想了想,取出一大把金叶子放到管事面前。

    这堆金叶子,足够在朝南城里买下好大一片宅院。

    那位管事却露出了微嘲的神色。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道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腻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