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锅,突然而来的年轻小伙子,扛着一杆大锅铲,而且并不惧怕山基的学海印。

    “你可知誊文阁与儒门的关系。”忽地,山锅冷笑道,他这话明显是对山蒹葭说的。因为山基并不是誊文阁之人,山蒹葭才是。

    而山蒹葭正在和周公撕比,听到山锅在另一边冷笑,他也是憎恨不已。“你并非誊文阁的人,因为我从没见过你。看来你是儒门的人,而且知道的不少,来历非凡。可惹恼了我,我管你是誊文阁的人还是儒门的人,一并杀掉。”山蒹葭将手一扬,轰隆,九污之印陡地飞出,化为万丈之山,照着五绝子、周公的脑袋,砸将下去。登时,九彩污光迸滚,污力滔滔,铁血般的气浪四下迸扫。

    五绝子哈哈一笑,却是飞走了,留下周公一人对付山蒹葭。“主人,看你的表现了。你不是经常说污族没人是你的对手,你是多么多么的孤独如雪。现在好了,誊文阁与儒门的人都现身了,你和他们玩玩,也能让他们见识你的手段。”

    哼。周公冷笑数声,他早就知道五绝子是小人,不能交心,更不能和他成为朋友。“污山论剑图在我手里,你始终不能从我身边逃掉,五绝子,记住了,我死之前会毁掉这张古图的,拉着你与我陪葬。”周公心道。

    呼!

    周公再次抖开污山论剑图,嗤嗤嗤嗤嗤,五道迥然不同的剑气电射而出,化为长龙,咆哮不已。轰隆隆,诸天都在幌动。而九污之印释放的九彩污光全被五道剑气给绞碎了。登时,万丈高的大印黯淡无光,像是蒙尘了。

    “山蒹葭,你是誊文阁的人又如何,真当我怕你。”周公冷笑道,他长袖一扫,无数花朵飞旋而出,每朵花又飞出很多泪水,每滴泪水都重逾千钧,向山蒹葭镇了下去。

    落花有泪!

    这是周公修炼的独门神通,落花有泪。

    山蒹葭大手在空中抓摄,轰隆一声震响,九污之印化为一块印章,落了下来,被他收走了。几在同时,山蒹葭祭出万水珠。哗啦,一道悬瀑迸起,犹如九天银河,横扫一切,哪管你什么落花,什么泪水,全都给卷走了。

    “你落花有泪,我流水无情。”山蒹葭冷笑道,“周公,我已经告诫你了,交出污山论剑图与污仙府,我还可饶你不死,甚至能收了你作我的基友。可你不知道珍惜我赐予你的机会,怪得了谁来。”

    腾!

    山蒹葭身化长虹,一步踏出,轰隆,无数空间炸开,晶片迸舞。“不让你见识我的手段,你是不会落泪的。”

    “千山掌。”只听山蒹葭喝道。他对着不远处的周公轰出数万拳,每一拳都像是一座山,横移了过去,踏破诸天,震慑万古。而山蒹葭位于群山之中,他怀抱着一颗珠子,即是千山珠。在他脑袋上方,有日月飞旋,星辰转动,而山蒹葭像是无上的主宰,伸出手来就能摘星拿月,摧毁天地。

    “千山珠,那就是千山珠!”

    “看到了,我看到了。那就是传说中的千山珠,与万水珠齐名的珠子。传说之中,两枚珠子从不会分开,果然是真的。”

    “山蒹葭他也承认自己出自誊文阁了。可他为什么要多管闲事,这和誊文阁的宗旨不符。”

    继千山珠之后,山蒹葭又祭出了万水珠,两枚珠子释放的污力,像是浩荡的长河,拍击苍穹。而周公也有了动作,他自然不能忍受被小辈欺负。“落花不是无情物。”只听周公冷笑道,哧啦,哧啦,哧啦,一道道红色的污气从他的颅腔迸出,化为道道血河,每一道血河又化为一朵巨大的花,而且花朵还长出了一张人脸来,相当诡异。

    呼!呼!呼!呼!一张张有着人脸的花朵,向山蒹葭飞了过去,它们什么都吃,不管是万水珠释放的水汽还是千山珠之中飞出去的大小山石,全被它们吃掉了。而且看它们的意思,还要吃掉山蒹葭与他的两枚珠子。

    咔嚓!

    骤然间,学海印碎了。

    是被人用一杆锅铲给拍碎了,而挥动锅铲的人正是山锅。“山基,你的九污之印转手两次了,而你除了九污之印以外,最强的学海印也被我震碎,受死吧,谁也救不了你。你的山蒹葭小师叔自顾不暇,因为誊文阁很快就有人来收拾他了,他是叛徒,背叛了誊文阁!”山锅又道出一则足以让在场诸人震撼的消息。

    叛徒,山蒹葭成了叛徒,而且还是誊文阁的叛徒。

    山锅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全部的人都听到,山基距离他最近,所以听的最是真切。誊文阁是什么地方,可不止是山舞族的神圣之地,还是污族的不敢让人轻易闯入的地方。

    “叛徒,山蒹葭是叛徒?”

    “不知道你们听到了吗,我反正是听到了。山蒹葭居然是誊文阁的叛徒。”

    “如果他是叛徒,一切都说得通了。所以山蒹葭才不会按照誊文阁的规矩来,因为他只想做自己,而誊文阁再不能制约他。”

    “竟然有人敢背叛誊文阁,真让人难以想象,山蒹葭是怎样想的,难道因为他料定自己能获得千山珠、万水珠,所以无所顾忌吗。可誊文阁人才辈出,更有杰出的大污,他们会放过山蒹葭?我看难,他们会清理门户,山蒹葭会被杀掉的。”

    “那就更不应该了,山蒹葭该逃掉才是,他应该比任何人都低调,为何这般高调,其中必有蛾子。可我还没想清楚原因。”

    远处,山舞族的人都感到疑惑,此时,他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选择队伍了。是跟着族长山萌,还是站在山蒹葭、山基这边。选错了,他们走向的就是深渊,尸骨全葬其中,休想逃离。

    山基也是心胆皆寒,本以为小师叔来了,大势已定,他又能在山舞族作威作福,可他哪里知道山蒹葭自顾不暇,而且还成了誊文阁的叛徒。“小师叔怎么想的,为何要背叛誊文阁,那可是很多人争破脑袋也进不去的好地方。”若有人给山基机会,让他进入誊文阁,他甘愿放弃一切,包括基友与全部的法宝。

    山蒹葭叛徒的身份被山锅揭穿,可他一点也不着恼,反而笑呵呵道:“儒门之人,当真伶牙俐齿,不要以为你破了我师侄的学海印,就能在我面前放肆。看我不打的你在地上打滚,而且我还要敲碎你全部的牙齿。”

    腾!

    山蒹葭竟是舍了周公,拧身而起,遁向山锅那边。

    山锅瞥到了山蒹葭,一点也不担心。此次前来,他得到了儒门的一尊大儒的暗示,说时机若是到了,大儒也会现身。而且那尊大儒还交给山锅一件儒门之器,春秋卷。

    “希望我没机会用到春秋卷。”山锅心道,他同时也知道自己与山蒹葭还是有一定的察差距的。

    山蒹葭成名时,山锅还是籍籍无名之辈。

    “小师叔,救我,救我。”山基喜道,他还以为山蒹葭是为了他而来的。

    然而山蒹葭根本就是无视山基,此时,他眼里只有山锅一人,谁让他不痛快,他就让谁去死。

    轰隆!

    九污之印从山蒹葭手里飞了出去,镇向山锅,而且要顺便连山基一起镇死。

    “啊,小师叔!”山基吓到双眼无神,“你,你怎么想连我一起杀掉,不要,小师叔。”山基吼道。

    “你这样的废物,留不得。还不如杀了,我眼不见心不烦。”山蒹葭冷笑道,他怀里的那颗千山珠,忽地迸出道道山岚以及彩色的瘴气,浩浩荡荡,涌向山基、山锅,“感谢我吧,你们还能死在一起,虽然你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看到了吗,山基,这就是你的好师叔。”山锅笑道,他可没有心思去拯救山基,对方死了就死了吧。

    “锅中有日月。”忽地,山锅吼道。

    呼!

    山锅扛着的大锅铲飞了出去,而在锅铲之中封印着的三口大锅也冉冉升起,每一口大锅的直径都超过万丈。

    三口大锅像是黑洞,将周围的一切都给吞噬了。而千山珠迸放的山岚、毒雾、瘴气全都涌入锅中,并被炼化了,毫无任何悬念。

    “锅中有日月。”山蒹葭冷笑道,“看来你在儒门也寻到了一位开明的师傅,明明是壶中有日月,他却偏偏叫你锅中有日月。你大锅里的太阳与月亮何在,将它们放出来。”

    当是时,万水珠也从山蒹葭的头上落了下来,终于和千山珠重聚了。登时,两颗珠子都停止了旋转,像是久别多年的恋人,又像是失散数百年的夫妻。即便是现在,山蒹葭也只是动用了九污之印,而未尽全力,因为他知道山锅背后还有大儒存在,兴许誊文阁的人也联系上他了。“我想做的事,从没有人能阻止我,当年师兄都做不到的事,你们能做到?滑稽啊。”

    在山蒹葭思忖之际,空中,那三口大锅,忽地遽震,轰隆隆,两颗太阳,一颗月亮,从三口大锅里升了起来,登时,日光、月华迸涌而出,涤荡九污之印,并将大印散发的污光都给扫尽了。

    山基也因此躲过一劫,心有余悸之余,并开始憎恨起他的小师叔,“恨啊,他真的是我的小师叔,为了自己的利益,甚至能牺牲我,活该他被誊文阁的人追杀。山锅最好能杀掉山蒹葭,可恶,我的九污之印。”山基的双目几能迸出火来,因为九污之印原本是他的。

    “啊呜!”

    忽地,一团绿光扑了过来,并将山基给吃掉了,咔嚓,咔嚓,咔嚓。绿光之中传出咀嚼的声音,赫然是有人在啃噬山基的骨头与血肉。

    是绿宝真人,他为了恢复剑人的形态,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吃掉山基是真人当前最容易做到的。

    山锅与山蒹葭都是一怔,因为他们也没想到山基被人吃掉了,还是当着他们的面。

    “山椒鱼,你不觉得很滑稽吗,我们为了杀山基而来,可怎么与他厮杀,他就是不死。如今竟然死在一团绿光之中。”辛有病难以置信道,“不死我杀的,同样不是你杀的,而是绿发的剑人吃了他。”

    “死了,死了!”山椒鱼也道,“山基就这样死了,可我一点也没觉得开心,反而很失落。”

    “因为你活下去的动力以及报仇的目标都消失了。没关系,一段时间后,你就会释然,看开吧,没什么是唯一的。你也会变的。”辛有病笑道,“山基死了,对我们来说是好事,于他自己来讲也未尝不是好事。他这一生做错的事太多,根本没法补偿。”

    蓬。

    绿光散开,而绿宝真人又恢复了剑人模样,秀发飘飘,脸上挂着淡漠的微笑,“哈哈哈,吃掉山基之后,我感觉到了力量。而你……”遽然间,真人凝扫向小葫芦那边,“你妄图取代我,这是不可赦免的罪过,我会赐予你一死。而我也不会让你白死的,你的死亡才能铸就我的辉煌,亦能见证我的不朽。”绿宝真人大笑道。

    哧啦,哧啦,哧啦。绿宝真人的秀发像是无坚不可摧的长线,扫过天空,怒斩向小葫芦,要将葫芦和里面的剑胎都劈碎。

    “真当我不存在?”山锅怒道,“敢当着我的面坏我的好事,你这个绿发剑人,简直该死。”

    山锅大喝一声,张手摄来一个太阳,向绿宝真人砸了过去。哗啦啦,鎏金朔火,焚烧苍穹,真人四周的空间都熔化了,“儒门之法,当真不可小觑。”绿宝真人哼道,他右臂化剑,铿锵,向空中降下来的太阳劈去,登时,剑气化海,迸腾而起,将飞坠而下的太阳更吞噬了。“把另外的太阳与月亮都给送我吃。”绿宝真人喝道。

    “送给你吃,你只知道吃,真的能吃下吗。”山锅哼道,他双手又是在虚空之中抓摄,将另外的太阳与月亮都给取来了,并且砸向绿宝真人,“一个伪劣的碧血葫芦,又非真正的斗碧一族至宝,你哪来的自信。”

    “我哪来的自信。”绿宝真人哼道,“七颗葫芦之中,就我还活着,这就是最好的证明,也是我自信的源头。”

    话音一落,绿宝真人五指向天空抓去,登时,他的手指像是玉柱,长不知几千丈,刹那之间,已将太阳、月亮都给抓在手里。“你是叫山锅吧,乖乖等我去吃了你。”

    砰!砰!

    绿宝真人五指用力,已将太阳与月亮都给抓碎了。“你的三口大锅,也给我拿过来吧。”毁掉两个太阳一个月亮,真人还不满意,他一眼看到了大锅以及锅铲,“吃了,我会将它们都吃了,而你无能为力,只能看着我吃掉它们。”绿宝真人冷漠道。

    “你说我无能为力。”山锅气道,“你一个小剑人,好大的口气,真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