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这些人都不敢招惹小师叔,却都来寻我晦气。”山基恨道,现在,山蒹葭现身了,他也不想死了,“只要小师叔在,他绝不会让人杀了我。”

    念头转动之际,山基勉力使出九污之法,只是这次他没有九污之印了,用的是另外一块大印,即“蝗虫印”。

    因为除了九污之印以外,山基还收藏了很多其它的印章,既有污族之器,也有佛门之宝,更有道家之印,当然,山基最钟意的是儒门的学海印。他喜欢学海印的程度仅次于九污之印。

    当年,为了得到学海印,山基更是化名为三肖生,拜在大儒门下。其实,他是别有用心,希望借助大儒的能力与朋友圈得到学海印。

    后来,山基也成功了,他的那位便宜师尊,儒家的大儒,他是何等人物,如何不知山基的意图,奈何,山基的表现实在是太惊艳了,所以大儒也未拆穿他的这位学生。并且还帮他取得了学海印。

    所谓的学海印,乃是儒门的最高学府学海诞生的印章,有石印,玉印,金印,铜印等,有缘人才能得到学海印。

    嗡!

    山基扔出去的蝗虫印陡地化为一座山岳,而无数蝗虫飞了出去,向山椒鱼、辛有病冲去。而且开始化掉他们的攻势。

    “借由蝗虫印,九污之法的威力小多了,可惜。”山基暗道。

    如今,九污之印在山蒹葭手里,山基如论如何也不敢去要的,因为当年,是他的师尊传下手谕的,见到山蒹葭,务必要将九污之印给他。

    山椒鱼冷笑不已,因为她知道山基已是接近油尽灯枯,“蝗虫印,也想拦住我!可笑。鱼龙变。”只听她喝道。

    轰隆!

    山椒鱼在刹那之间轰出数万拳,她的拳劲之中有磅礴的污力掺在其中,更有一枚玉佩也藏在里面。这枚玉佩才是关键,玉佩的正面是龙,背面是鱼。

    吼!

    蓦地,玉佩正面的龙冲了出去,化为万丈之龙,长尾掀起数十万丈高的恶浪,将无数蝗虫都给卷走了,并且绞死了。

    几在瞬间,玉佩背面的鱼也飞了出去,这鱼长相怪异,单是眼睛就有几间屋大,它的每片鱼鳞都厚达数丈。哗啦,哗啦!怪鱼一张口,一道道水箭飚射,冲破了蝗虫群,将它们都给覆灭了。

    飕!

    玉佩最后电射而出,它虽然失去了正面的龙与背面的鱼,可是凶威不减不灭,反而更为炽盛。

    蝗虫印,神秘的玉佩向蝗虫印飞遁而去。咔嚓一声,已将巨大的印台给撞碎了。

    崩碎,蝗虫印化为无数残片,咻咻咻,咻咻咻,抛舞而去。可是玉佩并未停下来,在空中稍作停顿,再次认准了目标,即是山基。

    辛有病郁闷道:“我都还没来得及表现,什么风头都被山椒鱼这个女人抢去了,可怕,女人疯起来真可怕,我等汉子不及她们。”既然山椒鱼愿意表现,辛有病乐见其成,反正只要山基死掉就行了。

    刷刷刷!

    一道道法则降下,劈向玉佩。

    蝗虫印虽然被毁了,可九污之法尚未破掉,仍然劈向玉佩,要将它炸成齑粉。

    吼呜!这时,一条龙,一尾鱼,瞬息之间,冲了过来,砰砰砰,将九道法则都给撞碎了。

    “山基,你的小师叔不打算帮你了,偿命来!”山椒鱼怒道。

    “只能祭出学海印了吗。”山基心道。不到万不得已,他实在不愿将家底全部祭出。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曾经拜过的那个大儒告诫过他,不许山基在外面说是他的学生。山基也承诺过,绝不给大儒丢脸。“命都没了,还能管那么多?”忽然间,山基像是开了窍,福至心灵。

    “喝!”山基吼道,刷刷刷,在他周身,一道道至厚至正的儒气,遽然冲出,犹如万千长虹,经天而起。

    “儒气,是儒气!”

    “这厮还和儒门有关?”

    “山基果然有些能耐,还能偷学儒门之法,哼,他胆子不小。”

    登时,很多人议论道。

    辛有病与山椒鱼更觉惊诧,因为他们自认为对山基相当了解,却不知对方还有儒门弟子的身份。“儒门与佛门都是不好惹的。”两人心忖。

    哧啦!哧啦!

    忽地,两道儒气化为浩然之剑,陡地斩向龙与鱼。噗!噗!龙与鱼全被枭去脑袋,而且创口有无数道剑气迸滚,阻止伤口愈合。

    铿锵!

    又是一口长剑斩了过去,只是这次斩向的却是玉佩。咔嚓,玉佩应声裂为两段,毁灭的极其彻底,玉光全都散去,像是废石。丢在路上,都没人看它们一样,兴许还会被踢开。

    “鱼龙变!”山基哼道,“山椒鱼,你不过是一条鱼,还想成为龙,妄想。我今天就要杀了你,让你知道什么是天赋,什么是无法拉近的天堑。你始终是山溪里的鱼,我才是九天之上的真龙。”

    “出来吧,学海印。”山基右掌忽地攥起,蓬的一声,一团紫色的儒气迸爆,旋即,一方大印冉冉升起。

    学海印,正是学海印。

    哗啦啦!在学海印四周,海水迸滚,接天连地,望不到尽头。好似任何人掉到海水之中,都会被淹死,再不能逃掉。

    “学海印!”山萌惊道。

    “确实是学海印。”方娘娘也道。

    山萌与方娘娘都是写手界之人,而写手界与儒门又有无法形容的关系。所以两尊写手界的神才能认出山基祭出的是学海印。

    “想不到师侄还有这样的过去,我都不知道。”山蒹葭笑道,“你拜在那个大儒门下,我也许还认识他,不要担心,我知道儒门有很多规矩,可你是我的师侄,有我在,那些大儒不敢动你。”

    山蒹葭催动九污之印,砰砰砰,将污山论剑图释放的一道道剑气都给撞碎了。“周公,何不交出你的污仙府。”山蒹葭冷笑道,“你在污族也是个人物,我不杀你,可你得答应我三件事。”

    “狂妄。山基大人的小师叔果然有够狂的,敢对周公提要求,而且还是那种很过分的要求,分明是在命令周公。”

    “你这不是废话吗,山蒹葭很有可能是从誊文阁走出来的人,他有资格与周公平起平坐,甚至是凌驾在他之上。誊文阁是什么地方,你们心里没点底数吗。”

    “事情真是越来越复杂了,更多的大人物跳了出来,谁知道接下来还会有谁走出来。而且山基大人带给我们的惊喜太多了,不知道还有吗。”

    山舞族的人躲得远远的,可他们心里都跟明镜似的,能够辨析形势,也知道如何选择队伍。当然是和山基、山蒹葭在一起,山萌与凤九霄,呵呵,也许很有潜力,可他们与真正的霸主相比,还是有差距的,而且霸主不允许山萌、凤九霄成长起来,会将他们杀掉的。为的就是铲除异己。

    学海印悬在海水之上,呼呼怒旋,洒开道道儒气,像是能教化众生。很多山舞族的人都忍不住向学海印的方向虔诚跪下,他们的心灵与神智都受到影响了。

    “哼,儒门之术,有些门道。”一人不悦道,此人亦是山舞族之人,见到身边的族人被学海印同化了,不由大怒。“山基,你不顾族人的安危,还自称是守护者,这样的守护者不要也罢。”说完,此人长袖一卷,掷出一物来,是一锅铲。

    轰隆一声震响,山舞族年轻高手祭出的锅铲向前拍去,登时,狂风怒吼,电闪雷鸣,砰砰砰,一道道涌过来的儒气全被锅铲给拍散了。

    山虾、山蛤蟆、山河童等人为之一怔,刷刷,刷刷,诸人望向祭出锅铲的年轻人。“此人是谁,吾族还有这样厉害角色,难不成他是第二个凤九霄。”

    “应该不会吧,凤九霄气势已成,还有毕方佛在他背后,吾族年轻一辈人之中,除了家主山萌之外,肯定没有其他人能比得上他了。”

    “可此人的污器不简单,竟然是铲子形状,不可小瞧啊,而且还能抗衡山基大人的学海印。”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是这位小伙子的铲子厉害,而非他自己厉害。”

    “你这样解释,也很有道理。可他究竟是谁啊,老夫一点印象都没有。不应该的,但凡吾族有些能力的小鲜肉,我都会关注他们的。”

    就在山舞族的贵族们交流想法时,腾的一下,之前,那位祭出铲子的年轻人,脚踏污光,遽然飚射,竟是向山基遁去。“山蒹葭之所以将你踢出去,主要是想看看你有没有被救的价值,不如让我来为他做成证明。”

    “你们大约不知道我是谁,不过也没关系。”他大手一挥,摄来锅铲,可铲子实在是太夸张了,年轻人分明是扛着它。可他的遁速并未因此而减慢,相反的,他的速度更快了。

    山萌盯着新来的小伙子以及他扛着的锅铲,忽地想起一人来,此人是被山舞族驱逐出去的无名小辈,恰巧,他的污器也是锅铲,可是那人的锅铲远没有眼前的小伙子的夸张。“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难不成他真的是那个人的后代。”山萌不死心,仍想道。

    山萌的家族在山舞一族也是大族,当年,参与到驱逐污器是锅铲的几大家族,山萌的家族就在其中。

    “若真如此,他多半是回来复仇的。看他的样子,实力不在现在的山基之下,还敢用锅铲与山基的学海印相争。我倒想看看,他是怎样打败山基和他的学海印。如果真能做到,儒门的脸也被丢光了。”山萌暗道。

    “山椒鱼,你可认得来人。”辛有病奇怪道,“你们山舞族的人都是怪胎吗,法宝也是奇形怪状。这位扛着锅铲的小哥,实力非凡。我们何不看着他毁掉学海印。”

    “他能做到吗。”山椒鱼不屑道,“我离开山舞族很多年了,早已不过问族中之事。族人之中,谁想杀山基,尽管动手,我不拦着。”

    刷。

    山椒鱼还真的躲开了,不去阻挡扛着锅铲的小伙子。

    眼见如此,辛有病也相当识趣,心忖,你们山舞族的事,还是自己解决吧,我终究是外人。刷!辛有病也飞遁而出。

    “山基,你不配做我山舞族的人。”扛着锅铲的小伙子冷笑道,“我今天就要拆穿你的真面目,同时向族人证明,我才是被上天选中的汉子,注定扛起吾族的重担。山萌,你给退位了。”

    山萌更觉无语,故而说道:“你还是先摧毁学海印,杀掉山基,再来与我争斗。现在的你,虽然修为不错,可与我比起来差远了。”

    腾!

    新来的小伙子已经飞到了学海印之前。可是学海之上,儒气迸滚,而学海印才能镇住这片衍生而成的海洋。

    哗啦啦。

    扛着锅铲的小伙子分开骇浪,临危不惧,拉近了和学海印的距离。不管是海水或者是儒气,只要接近他,都会被锅铲吸收,“你们大概猜不到,我的锅铲吞噬掉的珍贵的东西越多,它的品质也会提升的更快。”

    “一锅炖!”忽地,小伙子吼道。他开始运转家传神功,一锅炖。

    轰隆!

    小伙子的锅铲之中,忽地飞出去一团灰光,灰光明灭不定,结成一口铁锅。哗啦啦,周围方圆数百里之内,海水源源不断地冲进大锅之中。砰砰砰,就是学海印也变得很不稳定,似乎被大锅所吸引,想要冲进去。

    山基大惊失色,并问道:“小子,难道你是儒门之人,师承何人,报上名来,也许我能饶你不死。”

    “山锅,我叫山锅。”扛着锅铲的小伙子吼道。

    “小子,你真的不怕我小师叔山蒹葭,他很看中我的,我要是受到了什么伤害,几百个你加起来都赔不起。就问你还敢不敢离开生你养你的土地,去向更高的舞台证明自己。”

    “看来我猜测的是对的,这位叫做山锅的汉子,他肯定是被驱逐出山舞一族人的后裔。再回到族中,他是来报复的,曾经惹过他们一族的人,通通都要肃清。既然是敌人,都留不得。此人和我倒是有几分相似,有气运加身。可惜的是,在我面前,一切都是枉然。”

    “山锅,山锅,此人是叫山锅啊,我还以为他不会说话,原来是怕与陌生人谈话。真是不可爱的汉子。”凤九霄暗道,他已经成功的将很多队伍的里所谓的勋章人士,他们可以卖了,关键是该去问谁啊。凤九霄变得疯起来。毕方佛都留不住。

    “你身为山舞族的族长,却不为他们谋求利益,山萌,你真能胜任这项工作?,我已经开始严重怀疑。”熊猫人激动道。它本以为今天就能吃到好吃的呢。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