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方佛也是真心的,所以他才打算帮助凤九霄。

    凤鸣于九霄之上,岂是凡俗哉。毕方佛相当看好凤九霄,认定他是个人物,不鸣则已,否则天下之大,都有的位置。而且在毕方佛的基友排行榜之中,已将凤九霄列为榜首。

    “蜂青羊,你还不认清现实吗。”忽地,一人吼道。他亦是山舞一族的高层人士,眼看着毕方佛头顶有一座大阵渐渐成型,而且杀机凛然,不由大怒。

    “你杀了族长的亲叔叔,我们可以帮你摆平它。不会告诉族长的,当务之急,我们要联手杀掉毕方佛与凤九霄,两人都留不得。你与毕方佛似乎也有深仇大恨,不是吗。”

    “不好,毕方佛的杀阵冲过来了。而且是以佛山与凤凰山为阵眼,我们躲不过的。”

    腾!腾!腾!腾!几尊老古董电射而出,全都散开,他们可不想停在此地,要是被杀了,死不瞑目。

    蜂青羊看也不看逃窜的那些人,反而冷笑不已,山舞一族都是这样的货色,看来他们也没存在的必要了,污族有很多分支,比他们有骨气的氏族太多了。

    “紫气东来。”忽然间,站在毕方佛身边的凤九霄喝道。

    嗡!

    东来塔遽地迸出一道数千里长的紫气,向前怒扫而去,如千军万马,奔腾而过,无人可挡。

    蓬!蓬!蓬……

    几尊老古董躲闪不及,被紫气扫中,身体登时迸裂,化为无数碎块,抛散开来。可是这道几千里长的紫气像是一条太古之龙,咆哮不已,声势不减。

    毕方佛叹道:“好个紫气东来。”

    蜂青羊也觉惊异,可他看问题的方向又和毕方佛不同,蜂青羊认为是东来塔助长了凤九霄的凶威,如果失去此塔,他也是一般的天才,哪怕有些惊艳,也不及自己这般妖孽。蜂青羊还是相当自负的,不认为凤九霄能比得上自己,也就毕方佛的威胁大,不容小觑。

    “毕方佛还有他的师兄三都佛,两人都是三都灵山极负盛名的人物,下一任灵山之主只会在他们中间产生。”蜂青羊暗道。

    “山舞族的真正高手也该现身了。”蜂青羊忽地冷笑道,“都被人欺负上门了,这脸都给打烂了,他们要是能忍住,我倒是真的佩服他们。”

    轰隆隆。

    以佛山与凤凰山为阵眼的大阵也冲了出去,迸起数十万丈高的气浪,佛光扶摇而上九万里,紫金色的皇气也是冲霄而起。

    崩!崩!崩!崩!有七尊老者被杀阵一撞,护体气罡以及本命之器、收藏多年的法宝,全都碎掉了,彻底湮灭。

    “我与毕方佛的实力只在伯仲之间,可毕方佛要是和拥有东来塔的凤九霄联手,我的胜算几乎没有。”蜂青羊思索道,他是想得到东来塔,可也得活着去拿,否则一切都没意义了。

    “来了!”

    “真正的高手来了。”

    “最终还是出现了。”

    毕方佛、凤九霄、蜂青羊同时道。天际,一道道横纵数万里的污气像是仙河在迸涌,浩浩荡荡,无穷无尽。

    是山舞一族的大高手来了。之前来的高层只是一般的高层,他们还不是核心,真正的核心人士只有遇到危机到全族安危的大事时才会现身。

    “穷天地之污力。”忽地,一人高声道,他双手负在身后,御剑而来。哧哧哧,剑气将虚空都给切碎了,而且他散发的污力是金色的,比佛光还要璨烂。此人唤作山无穷,活了不知多少年月。

    “是山无穷大人来了。”

    “山无穷,是山无穷大人!”

    “相传,他已经坐化了,想不到还活着。”

    “山无穷大人,凤九霄盗走吾族至宝东来塔,此罪不可赦,请您出手镇杀他,并且夺回吾族的东来塔。”

    “东来塔不能遗落在外,凤九霄好大的胆子,竟敢偷走他。他还杀掉同族之人,是死罪,谁也救不了他。山无穷大人,请出手杀掉他。”

    之前,那些逃窜的高层也停了下来,因为山无穷等人来了,他们有了主心骨,有了靠山,再不畏惧任何人。

    刷!刷!刷!刷!

    山无穷右手向前扬了扬,登时,几百道污光飚射,落了下来,将山舞一族的高层都给照住了,“你们不用担心,是我山舞族的至宝,谁也拿不走。”山无穷护住了高层之后,他的目光如利剑,向下扫去,哧啦,哧啦,已然凝实,斩向毕方佛、凤九霄甚至是蜂青羊。

    “既然不想走,你们都留下来吧。”

    轰隆!

    又有一尊大人物降临了,他的的拳头像是一座山岳,遽地轰出,将毕方佛施放的杀阵都给轰退了。腾!腾!佛山与凤凰山倒退而回,瞬间化为石板大小,悬在毕方佛上方。“哼!”毕方佛冷笑道,他右手一抓,将凤凰山、佛山所化的石板都给抓摄而来,随后,佛山、凤凰山都落到了毕方佛的红色僧袍之中,变成两座山状图案。

    收放随心,毕方佛也是做到了,而且他不动如山,哪怕是见到了山舞一族的大人物,也能岿然不动,心静如水。

    凤九霄瞥了一眼毕方佛,暗觉敬佩,他虽然想过了会与山舞族真正的核心人士会面,可真的见了山无穷等人,他还是有些心惊的,不像毕方佛那般镇定。

    “兴许,此人真的能助我登上族长之外。”凤九霄暗忖,不由高看了几眼毕方佛。

    古往今来,能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凤九霄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小人物,他是龙,是凤,并非浅水湾或者死水塘能困住他的。而且他也想好了,接受毕方佛的帮助并无任何不妥,“我虽然封印了自己的基油油田,可还是真正的基老。”凤九霄大手一张,摄来东来塔。

    当是时,东来塔只有几寸高,呼呼怒旋,绽放一道道紫气,将凤九霄映照的如同从仙宫里走出来的人物,任何尘埃都不能依附在他方圆百丈内。

    可凤九霄接纳了毕方佛,让他置身于紫气之中。

    “哦。”毕方佛心道,他是基道之人,如何不知凤九霄的转变意味着什么,代表他真的接纳了自己。

    “哈哈哈。”毕方佛笑道,“凤九霄,你放心好了,在贫僧面前,谁也伤害不到你。就是毁掉整个山舞一族,吾也在所不惜。”

    “哼,你还是不要毁了。我还想成为山舞一族的族长。”凤九霄不悦道,“我知道你的手段,可你也要体谅我的难处。我可是佛国之人,你在三都灵山还有很高的地位,我在山舞族,甚至是污族,都是蝼蚁,是蚍蜉,若无自己的势力,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

    “躲在紫气之中,你们以为就能逃得掉吗。”山舞一族的第二尊大人物吼道。此人身高丈余,只有独眼,而且皮肤像是被钉子凿过的铁板,有很多坑。

    “是不是,你何不来试一次。”毕方佛笑道,面对此人的强势威压,毕方佛不以为意。“你是谁,贫僧还是知道的,较之山无穷,你山乌苏有何能耐。”

    山乌苏,和山无穷齐名的人物。只是他的模样比山无穷寒碜多了,山无穷更有气质,而且模样更俊俏。

    “放肆!你知道自己在对谁说吗,站在你上方的是山乌苏大人。”

    “既然知道山乌苏大人来了,还不交出凤凰山与东来塔。就是你师兄三都佛来了,他也无话可说,因为是你们有错在先。”

    “佛国也是讲道理的人,若是三都灵山的人犯了大错,吾就不相信佛国之主会纵容他。”

    被山无穷救下来的佛国高层,再度起势,都在斥责毕方佛,并且有意提出了另外一个人,三都佛,即是毕方佛的师兄。

    三都佛与毕方佛不和,并不是什么秘密。佛国之外的人都知道了。

    听到几个老东西提到三都佛,毕方佛杀机炽盛,轰隆一声,他将东来塔散发的紫气都给荡扫一空。火红色的佛焰遽然升起,有数万丈高,连成火海,向山无穷与山乌苏冲了过去。

    砰!砰!砰!山无穷脚下的神剑张开的剑罡,倏地炸开,不能承受炽烈的佛焰。“嗯?”山无穷一怔,“这就是佛国声名鹊起的后起之秀吗,好手段,有些本事。”

    当!

    山无穷一脚踏下,登时,神剑迸绽一声长吟,响彻数万里方圆。而空中聚集的污力也凝成一柄煌煌之剑,携浩荡的污之气息,遽然斩下。

    轰隆!

    毕方佛身体迸涌出去的红色佛焰都被斩断了,火海被剑气形成的龙卷风都给吞噬了,什么都没剩下。

    “看到了吗,毕方佛,这是山无穷大人的本命之器,污仙剑。”

    “是污仙剑,而山无穷大人脚下的那柄长剑徒有其形,其实它是污仙剑的剑鞘。”

    “想不到老夫还能见到传说中的污仙剑。”

    山舞一族的老者激动万分,更有甚者,已经跪倒在地,分明是在朝拜污仙剑。污仙剑一出,谁能挡下!佛挡杀佛,仙拦斩仙。

    锵!

    污仙剑蓦然斩下,而此时,毕方佛早已冲天而起,红色的僧袍猎猎而舞。“你想知道贫僧身上的戒印吗。”毕方佛忽道。

    戒印,佛国之人用来驭下的手段之一,就像是贵族给奴隶打上了烙印。

    嗤嗤嗤!

    蓦然间,毕方佛的右眼有数千道红线迸扬而起,宛若苍天的血管,触目惊心,展现在众人面前。

    “啊,那是什么!”

    “毕方佛右眼里究竟封印了什么!”

    “虽然暂时还不知道,总觉得很可怕的样子。”

    “戒印,是他师尊留下的戒印。毕方佛现在只是大佛修为,并没得到佛王业位,所以他不能毁掉师尊烙下的戒印。”

    当看到毕方佛右眼涌出的红线时,包括已经现身的山无穷、山乌苏都有些侧目,而躲在暗中的大人物也不再淡定。“好可怕的戒印,而且毕方佛完全能控制它!”

    “此子可怕,还是大佛修为,竟然能控制他师尊三都佛王种下的戒印。”

    “每一任三都灵山之主都被唤作三都佛王,他的能为必定是通天彻地,可他的戒印奈何不得毕方佛?”

    当是时,山舞一族的高层与核心高层都惊惧不已,他们是听说过毕方佛的名头,可没想到这么恐怖。

    “果然,他能作为我的对手。”佛国污族杰出的弟子蜂青羊也道,蜂青羊随手一划,哧啦,青色的长刀升起,斩尽涌过来的佛威。而与此同时,当当当!这柄青色的长刀也被佛威凿穿了,千疮百孔,已是废了,再不能用。“哦。”蜂青羊道,他丝毫不在意,屈指一弹,叮的一声,废刀登时裂开,化为无数青色的碎片,消散在天地间。

    “躲在我身后,是等待机会出手吗。”蜂青羊陡然道,他知道在其身后,有一尊可怕的大人物出手了。

    嗡!

    青灰色的污气滚滚而来,一座座的山都被腐蚀掉了,地裂数千里。可裂痕到了蜂青羊前面十丈处,陡地停了下来,轰隆隆,污气推动这土石向上堆砌,化为一座山岳,高万余丈。

    “哼,只敢偷袭,你的格局也大不到哪里去。”蜂青羊道。

    腾!

    蜂青羊电射而出,左掌化为天盾,向前方的万丈高的土山撞去。轰隆一声巨响,土山崩溃,就连青灰色的污气也被涤扫一空。

    当!

    暗中的大人物也是一掌击出,按在蜂青羊的左掌上。咔嚓,咔嚓,咔嚓!蜂青羊左掌所化的天盾登时裂开,等同于他的左手也废掉了。

    “得手了。”冷漠的声音陡地响起,他似乎因为废掉了蜂青羊的左掌而有些得意,并不介意偷袭。

    “是得手了。”蜂青羊忽道,他长相英俊,可笑起来却很恐怖,眼睛像是两道狭长的口子,被人用锋利的刀子在他眼睛位置割出来似的。“山海石。”蜂青羊冷笑道。

    “不好!”暗中之人骇道,因为他已经隐藏自己的气息,可真实身份还是被蜂青羊认出来了。“他的左掌并给毁掉,而是……”

    轰隆!

    一只青色的巨掌冲天而降,狠狠地拍在山海石身上。咔嚓咔嚓,山海石身上的甲胄先碎掉了,再来是他的皮肤,已被青色的污力熔化了,像是蜡油般落下。

    蓬!

    骤然间,山海石的后背迸起一团青色的血雾,里面甚至包裹着他的脏器与基油油田。

    蜂青羊一掌之威,悍然如斯。管你是不是山舞一族的核心高层,照样将你拍的半死,不死也要将你废掉,休想再高高在上。

    “天啊,我没看错吗。”

    “蜂青羊再厉害,也不过和族长修为相近,他怎会把山海石大人拍成重伤,内脏都涌出来了。”

    “不对,你们看,山海石大人的基油油田和普通的油田并不一样,它,它凝固了,全部的基气与基油都凝固了。”

    “这也是蜂青羊做的吗。他是如何做到的,我们,我们真的从他手下逃掉了吗。”

    山舞一族的普通高层,无不骇然,蹬蹬蹬,他们向后怒退,忽然觉得被山无穷的污光庇护,也并不安全。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