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咎明显的不是凤九霄的对手,在他错愕的目光之中,凤九霄一步步迎面走来,像是一尊上古神人,散发着恐怖的污力,让天地动摇,日月无光。

    不止是山咎,和他一道而来的高层人物,也都震撼无比,他们可不知道族人之中,还有凤九霄这号人物,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是妖孽人物。“难道我们真的老了,以后是年轻人的天下?”

    “不对,我们平时在秘密场所修炼,可外面发生的一切还是知道的。甚至能控制山舞一族的走向。”

    “他是叫凤九霄吧,为何以前声名不显。”

    “不妙,山咎完了,他绝无胜算。山咎的气势与骄傲都被凤九霄剥夺了。”

    一群老者,无不骇然,并且怒道。他们与山咎的实力相近,见到他被杀,下一个被杀的可能就是他们,如何不慌不乱。

    砰!

    蓦然间,凤九霄一步纵来,身如标枪,傲然而立,像是在风雪中矗立的孤松,谁也不能让他折腰,让他低头。而且他对着山咎打出一拳,很平淡的一拳。然而山咎无论如何都躲不开的。

    所有的痛苦都放大了,可山咎偏偏讲不出任何话来。因为这都是凤九霄故意的,他要让山舞一族的老东西死的比谁都难看,“你不是记不住我的名字吗,有什么关系,你这辈子都没机会去记住了。”

    咔嚓!山咎的颅腔迸裂,化为无数碎骨,抛撒而去。可他的灵台却在,而且被凤九霄抓了过去。“你的一切都会被我接手,包括你的武学神通以及记忆。”凤九霄冷笑道。

    啪的一声,凤九霄将山咎的灵台按向自己的脑袋,将其整个拍到他自己的识海之中。而他的脑袋完好无损,并无任何伤口。

    当山咎的灵台落入凤九霄识海的刹那,一道奇异的力量抛卷而来,将它卷起,拖向识海中心的那座灵台。

    嗡。

    凤九霄的灵台迸起数十万丈高的光焰,炽烈如神霞,哗啦啦,识海翻滚,像是被煮过了似的。可凤九霄的灵识并未散乱,而是很有条理,聚在那座灵台四周。

    当!

    山咎的灵台来到凤九霄的灵台之前,而且撞了上去。与凤九霄的灵台相比,山咎的简直就是石子之于高山,渺小的可怕。

    两个灵台相撞的刹那,山咎的瞬间裂开,化为微尘,依附在凤九霄的灵台上,而他生前的一切,栩栩如生,全都在凤九霄的灵台中重新生成。

    “死了,山咎死了,他的灵台也没了。”

    “凤九霄甚至没动用东来塔,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我们是不是傻了,为何要招惹他。凤九霄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人,活了那么久,我们的智商真的没了吗。”

    “逃,只能逃了!凤九霄与毕方佛都是冷血的基老,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一尊尊老古董瞬间醒悟过来。

    腾!腾!腾!腾!人影幢幢,四散而去。凤九霄冷笑不已,并道:“相比之前杀掉的小贵族,你们的修为更高,都是大鱼。我连小虾都不放过,何况是你们这些大鱼。”

    砰的一声,凤九霄一掌按在东来塔之上,登时,塔中迸出无数道紫气,像是飞絮,又像是烟花,遽然飞出,追向一尊尊老古董,绝不放他们离去。既然来了,那都成为他的养分。

    毕方佛也是叹为观止,道:“单论心狠这点,贫僧远不及凤九霄。”

    三都灵山也不是和善之地,毕方佛与他的师兄弟甚至是师叔、师伯等人也在明争暗斗,可他好坚持原则,并没杀掉同门。可凤九霄就不同了,别说是同门了,就是族人他都敢杀,而且将他们炼化掉,吃掉他们的一切。

    “很好,这才是贫僧一直寻找的基友,道侣,他能让贫僧动心,却有过人之处。”毕方佛笑道。

    轰隆,轰隆。

    毕方佛上方的佛山与凤凰山也冲了出去,刹那间,气浪迸滚,佛光普照数千里方圆。“凤九霄,让贫僧也来帮你。”毕方佛道。“你想解决掉在场的老东西,恐怕还很困难。”

    “哼。”凤九霄不置可否,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哈哈哈,看来是贫僧的基情打动你了,凤九霄。”毕方佛又道。

    凤九霄白了一眼毕方佛,暗道,不知你哪来的自信,不要因为你穿着红色的僧袍,就显得很消声包。

    砰!砰!

    佛山与凤凰山,两座山的速度更快,将一穿着金袍与一穿着黑袍的老者给撞成碎片了,可他们的灵台还在。“凤九霄,贫僧知道你需要他们的灵台,拿去。”毕方佛笑道。

    刷!

    佛山之中,一道光束绽放,推着两座灵台,陡地飞向凤九霄。

    是接还是不接,凤九霄倒是有些为难。他实在不愿与毕方佛有牵连,可对方并无恶意,而且还是可以利用的汉子。“罢了,我收下就是。毕方佛如果心怀不轨,我再杀了他,取走他的灵台。”凤九霄暗道。

    砰砰两声,凤九霄将两座灵台按到他的识海之中,和山咎的一般,也被他自身的灵台接纳了。“毕方佛,我与你互不相欠,不要打我的注意,否则你会后悔的。”

    “后悔,那是什么。”毕方佛笑道,“凤九霄,你孤独惯了,永远不知有人陪伴的快乐。哈哈哈,贫僧会让你知道作为真正基老的乐趣。你就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轰嗡!

    遽地,佛山迸放无量光华,神浪滔天而起,天空都在颤迸,一道道空间裂缝遽地破碎,里面躲着的山舞族之人,都被轰出来了,甫一现身,砰砰砰,全部炸开,殒命当场。“凤九霄,只要你敢收,贫僧就敢杀。”毕方佛道。

    飕,飕,飕。一座座灵台,大小不一,全都飞向凤九霄。

    “为何不敢。”凤九霄平静道,他如何不知毕方佛是故意的,为的就是让他收掉全部的灵台。

    虽然山舞族其他人的灵台,良莠不齐,可凤九霄也不在意,他的灵台照单全收,而且还能去芜存菁。“毕方佛急着讨好我,不知道对他有什么好处,怪人。”凤九霄奇怪道。

    “贫僧可不是怪人,而是僧人啊。”毕方佛笑道。他的红色僧袍向天空一震,登时,一团火光升起,化为烈日,遽然升空。“来都来了,为何不敢现身。”他道。

    在暗中窥视毕方佛与凤九霄的还有其它人,并非山舞一族的人,而是污族其它的部落。

    “哼,毕方佛,你不要狂。”一人冷笑道。轰隆,他身上迸起数万丈高的污气,似乎能将天空都给掀翻。

    “贫僧还在想是谁呢,原来是你,蜂青羊。”毕方佛笑道。

    蜂青羊,亦是佛国之人,而且是污族之人。此人出身于蜂族,有一对翅膀,平时都隐藏起来,不怎么用。

    “嗯?”凤九霄也望向蜂青羊,“此人散发的污力难以预测。”

    “哈哈哈,蜂青羊,你也是污族之人,快,快杀了凤九霄,此人背叛了污族,当诛。”

    “蜂青羊,你虽年轻,可与我们的族长平起平坐,由你出面斩去凤九霄,吾等也不会多说什么。杀了他!”

    “杀了凤九霄,杀了毕方佛。”

    山舞一族的老古董,他们见了蜂青羊,就像身在激流之中,遇到了稻草,非要死死抓住他不可。

    蜂青羊的年纪和毕方佛、凤九霄相差无几,然而此人却能与山舞一族的族长平起平坐,两人更是知己,基友。

    “杀掉此人,吃掉他的灵台,别说是一个族长,就是几个族长来了,我也能杀掉他们。”凤九霄杀心已动,他可不想放过蜂青羊。

    吞噬,凤九霄想要吞噬掉蜂青羊的灵台,学得他的一切神通,获悉他的全部记忆,包括Gao基的技术。虽然凤九霄并无基友,也无法验证那些技术,可也许有天就能用到了,有备无患。比如说眼前的毕方佛,他就对凤九霄很有兴趣。

    蜂青羊也感觉到了来自凤九霄的敌意,“此人年纪轻轻,修为不凡,当今山舞一族,能与他相提并论的没有几人。可我为何从没听说过他,他是在等待一飞冲天的机会。”蜂青羊如何看不出凤九霄的目的。

    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好的出身。可你再不努力,命运不会有任何变化。凤九霄绝不会甘于平庸,他要做那人上之人。

    “放肆,你看我的眼光让人厌恶。”蜂青羊再好的脾气也忍受不了凤九霄近乎挑衅的目光,“我一直在找寻东来塔,最后将目标锁定在你身上。可你始终没拿出来示人,直到今天。凤九霄,交出东来塔,我可授予你无上污术,大神通,大智慧,大基情。”蜂青羊目光灼灼,觑定凤九霄。他也是为了东来塔而来的。可毕方佛也在此地,这让蜂青羊很忌惮。

    “你也不过如此。”凤九霄道,“与我杀掉的老东西们并无多少区别。他们索取我的东来塔,我杀了好几人,以示警告。”

    “哈哈哈。”蜂青羊笑道,“你恐怕是想将他们全都杀掉吧,好几个人,他们能让你开心吗。”

    谈笑间,蜂青羊右臂倏地一振,一团青色的污力迸滚开来,然后化为数百长剑,锵锵锵,斩向被凤九霄与毕方佛锁定的山舞族一族的老古董。

    当然,蜂青羊并非为了杀他们,而是为了将他们救下。

    崩!崩!崩!崩!

    青色与紫色的污力遽地碰撞,全都消散了。而山舞族的老古董也因此自由了。他们喜道:“蜂青羊,你很识时务,不愧是吾山舞一族族长的基友。”

    “蜂青羊,杀掉凤九霄之后,吾等会向族长解释的,到时候会给你天大的好处。东来塔是吾山舞一族的至宝。”

    “东来塔被凤九霄盗走了,他死罪难逃,可宝物终究还是要物归原主的。”

    “是的,蜂青羊,希望你看在吾族族长的面子上,不可……”

    山舞一族的高层心思活络,都在劝说蜂青羊,在他们的地盘上,不可打东来塔的注意,他能做的只是锦上添花。

    毕方佛与凤九霄对望了一样,也都替那些老东西感到担忧,他们的脑袋真的坏了吗,怎敢和蜂青羊提条件,还是命令式的语气。不是找死吗。

    “哼。”

    蓦然间,蜂青羊冷笑不已。他救下山舞一族的高层,可不是为了受他们的气。“一群老不死的,我是谁,污族的天之骄子,在佛国也很有影响力,你们竟然命令我,还让我交出东来塔,谁给的你们天大的勇气,让你们敢站在我面前,在我杀掉你们之前,给我跪下来,你们也配在我面前站着。”

    “啊?”

    “蜂青羊,你……”

    “混账!蜂青羊,你不过是小辈,虽有些实力,可我们是……”

    “疯了,他疯了吗,敢训斥吾等。族长若是在此地,第一个杀了他。族长如果不听话,吾等甚至能将他来下大位。”

    “看来蜂青羊与族长的基情也完了,再无Gao基的可能,我们一定会阻止你们的。”

    “蜂青羊,再不听话,我们……”

    山舞一族的高层们怒喝不已,他们都气得不要不要的,先是凤九霄与毕方佛,然后是蜂青羊,一个个狂的没边,简直当他们是老狗,将死的老狗。这让老古董们气愤异常,他们高高在上,何曾受过这等气。

    刷!

    忽地,蜂青羊右手甩了一下,一道青光斩出,其疾如电,斩向叫嚷的最厉害的老者。

    噗!

    那位老者的脑袋被劈成了两半,连灵台都给斩碎了,“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我不杀你们,是为了让你们去将族长叫来,可你们倒好,喋喋不休,还想使唤我。”蜂青羊冷笑道。

    “蜂青羊,你知道自己刚才杀掉的是谁吗!”

    “他可是山丹。”

    “山丹可是族长的亲叔叔,你与他这下真的完了。”

    还活着的老者们无不骇然,因为蜂青羊连山舞一族族长的亲叔叔都能杀,何况是他们。

    “蜂青羊也是厉害的角色。”毕方佛道。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凤九霄左边,与他并肩而立。

    “离我远些。”凤九霄当即道,“他是你们佛国之人。”

    “不,他是污族之人,你很想要他的灵台。”毕方佛再道,他已然看出凤九霄的心思。“凭你现在的实力,要想杀掉蜂青羊还有山舞族即将赶来的大人物,怕是难上加难。你现在能做的只有两件事,一者,逃;二者,与贫僧合作。”

    “你这是在威胁我。”凤九霄不悦,“我若是不答应做你的基友,你恐怕不会放过我。”

    “贫僧相中的汉子,岂能放他离去,你又是那么的有趣以及强势,更让贫僧心动不已。吾怎会让你死去,你会好好活下去的,而且会成为山舞一族的族长。”毕方佛笑道。陡见他脑袋上有无数道佛气迸出,结成大阵,而且佛山与凤凰山也移了过来,成为大阵的两座阵眼。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