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舞族一的高层来了,而且他们想得到东来塔,并且留下凤凰山。至于毕方佛,他杀不得,放了就是。可凤九霄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他必须死。一个人知道的太多,拿到不该拿的东西,除非他实力逆天,否则下场很凄惨。

    在这之前,凤九霄杀掉了很多年轻的贵族,毫不留情。

    规矩,凤九霄破坏了山舞一族的规矩,即是同族不可相杀。老古董们也抓住了这个借口,问罪于他。其实,死掉十几个和死几百个贵族,对山舞族的高层来说并无多大影响。因为他们需要的是东来塔、凤凰山。

    甚至能说,山舞一族的高层为了封锁东来塔入世的消息,反而会想方设法除去知道内幕的人。因为东来塔对整个污族都很重要,可不仅仅是山舞族。

    腾!

    一尊老古董终于出手了,他心想,你们这些老东西,活的时间太久了,脑子都不好使了,还他们废话什么,先抢走东来塔才是正理。比起凤凰山,这尊老古董更看重东来塔。

    刷刷刷,东来塔甩出一道道紫气,氤氲不散,凝为凤凰、孔雀、白鹤、仙猿等。而且它们都觑定山舞族的这尊老古董,似乎知道他想做什么。

    “山咎,看你的了。”

    “山咎啊,你还是那么冲动。去吧,你先试试能不能拿下东来塔。”

    “哈哈哈,如果摘不下东来塔,只能说明你不如山舞一族的无名小辈,传出去,你一世的威名都要败光。山咎,你可想好了。”

    “不愧是东来塔,散发的紫气都能化形,而且像是活着的珍兽。”

    当此之时,山舞族的高层们大声道,完全不理会毕方佛与凤九霄,拿他们当小人物,不值一哂。“两个小辈为何不逃,虽然逃与不逃,机会都不大。”几尊老古董奇怪想道。

    蓬!蓬!蓬!蓬!名为山咎的老者,他悍然出手,一招“八基过海”,登时,八位巨大的基老冲了出来,将紫气所化的凤凰、孔雀、白鹤等都给拍散了。“哈哈哈,不过如此,徒有其形,障眼法而已。”山咎得意道。

    拍碎凤凰、仙猿等,山咎又使出“八基过海”几十次,数百个基老,犹如冲锋的军队,势不可挡,轰隆隆,冲向东来塔,空间都在迸荡,难以撼动他们的身影。

    当是时,基气抛扬,还有污力化为长剑,锵,锵,锵!一柄柄长剑悬在几百个基老的上方,杀气迸腾。

    “山咎的实力更加恐怖了。”

    “哼,老东西,他是故意的,向我们炫耀他的成名招式,八基过海。”

    “几十年前,他还只能连续施展七次八基过海,已经是他的极限。再继续下去,他的身体也会吃不消,进而崩溃。如今,他施放几十次,而且毫无受伤的迹象……山咎修炼了什么,还是得到了天大的机缘。”

    嫉妒者,有,羡慕者,也有。可更多的是愤怒。山舞一族的高层也并非一块铁板,他们之中也有争斗的,或因利益,或因仇怨。山咎表现出惊人的战斗力,这让与他结怨过的老古董忌惮不已。

    毕方佛也是无语,而且他收回了凤凰山,将其变成只有巴掌大,尺余高,悬在自己前方。可这座凤凰山毕竟是由很多块凤凰石堆砌而成,威力惊人,哪怕尺寸骤减,也不掩杀机。

    “嗯?看来想要得到凤凰山,也不是很容易的事。”

    “穿着红色僧衣的人,此人唤作毕方佛,是三都灵山的传人,而且很有可能继承师门,成为下一任灵山之主。”

    “要不,我们放过他,让他带着凤凰山离开。与他结怨,对山舞一族并无好处。”

    “你傻啊,我们若是得到东来塔,害怕三都灵山吗,就是污族,我们也不怕了。山舞族在整个污族之中,也只是中等偏上,可有了东来塔之后,一切就不同了,我们能跻身于最上层,号令群污。”

    几位高层,当着毕方佛的面议论道,他们显然是知道他的身份的,只是没讲出来而已。像是故意说给毕方佛听的,希望他主动让出凤凰山,自行离去,这样对大家都好,还不伤和气。

    毕方佛再度无语,心忖,山舞一族的老家伙,难不成都将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就算他们得到东来塔,难道以为就能撼动三都灵山、佛国。简直是痴心妄想,佛国在佛门都很有地位,可不是山舞族所能想象的。“一群井底的蛤蟆,睁眼说瞎话。”毕方佛冷笑道。

    “小子,你说什么!”

    “你敢说我们是蛤蟆!”

    “还是井底的蛤蟆,你完了,我们必须杀了你。山舞族的智慧,你永远想不到。”

    “你虽然是三都灵山的人,可比你优秀的大有人在,像是你的师兄三都佛,他才是正统的继承人,你永远比不上他,毕方佛。”

    “毕方佛,死来。”

    山舞一族的几尊脾气很差的大人物,骤然出手,他们可不愿受气。一出手就是毕生绝学,要置毕方佛于死地。先杀了再说。

    砰砰砰,一位叫做山大碗的老者,打出一套拳法,登时,无数拳头犹如金属大碗,浩浩荡荡,轰向毕方佛。

    而另外一个叫做山无棱的没有头发的老古董,啪的一声,拍了一下脑袋,一道污光冲霄而起,化为九天污雷,从天而降,咔嚓,咔嚓,劈向毕方佛。

    最厉害的是第三尊老者,他古服高冠,气质超然,双目开阖之间,神秘的污之气息滚滚冲出,倏化污之长河,哗啦啦,迸涌而出,虚空都碎掉了,以人眼能看到的速度,一点点崩灭。

    山舞一族的三尊强势高层,一齐出手,他们要的就是毕方佛的命。

    然而毕方佛不动如山,红色的僧袍上绣着的佛山忽地一颠,向外飞起,化为真正的佛山。刷刷刷,佛气迸扬,而山高八万丈,上面有无数经文在闪烁,无穷无尽的佛威散发出去。

    崩!崩!崩!山大碗打出去的无数大碗一样的拳头,落在佛山之上,像是拿蛋去扔石头,全都碎了。而山无棱劈出的九霄污雷,也是声势浩大,可没能劈开佛山的任何一角,哪怕是指甲盖大的石头也不行。

    山大碗、山无棱登时悚然,并且将希望都放在了山冠尊者身上。

    山冠尊者,就是那位身着古服高冠的神秘老者,一身修为不凡,就是族长见了他,也得行全师之礼。他双目绽放的污之气息,化为长河,遽然涌向佛山,并将整座佛山都缠绕住了,像是天龙勒住一尊佛陀,要将其吃掉。

    “哈哈哈,山冠尊者,毁了佛山,杀了毕方佛!”山大碗喜道。

    “我们三人之中,就以你的修为最厉害,毕方佛怎会是你的对手,一个小辈而已,再有天分,也不及你数千年的修为。”山无棱亦道。

    当是时,山舞一族的高层分为三批,一批人对付东来塔,一批人应付毕方佛,还有一伙人在戒备四周。

    “可怜,三都灵山的传人之一,马上就要死在此地。”

    “谁让他不主动留下凤凰山,反而释放了佛山来威胁我们,不知死活的蠢货,死有余辜。”

    “倒是山冠尊者,修为更加恐怖了,甚至能撼动山舞一族的无上大能了。”

    “他心气很高,和我们不一样,甚至能说是不屑与我等为伍,所以才那么清高,滑稽啊。”也有人看不惯山冠尊者高高在上的样子,故而冷笑道。

    有些人,你就是看不惯他们,可人家依旧成功,还不知道你的存在。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山冠尊者能杀掉毕方佛,然而有一人例外,即是凤九霄。“老东西们都傻了吗,他可是毕方佛,敢之身而来,就有杀掉你们的后手。”

    尽管凤九霄不喜欢毕方佛,觉得他很烦,可还是承认他的实力。“山咎,你想抢走我的东来塔,不要太滑稽。”凤九霄的身体陡地一动,哧啦,一道污力扫出,没入东来塔之中。轰隆隆,东来塔遽烈摇幌,紫雾迸出,将天空都给吞噬了。

    “啊。”山咎也是一怔,他目之所及,全是紫色,让他有些恍惚而且很不安。“为何老夫会有这种感觉,不应该的。”山咎暗道。他可不能说出来,会被同伴嘲笑的,会损害他的威名。

    轰隆!

    蓦地,东来塔撞了出去,像是数十万骏马奔腾,紫雾迸起数万里之高。“不好!”山咎骇然道,此时,他再不敢有任何保留,当即祭出本命之器,是一黑色的剪子,剪刀长三丈,散发着黑烟,滚滚涌出。

    “山咎要拼命了,真是难得。”

    “他是害怕了,所以才祭出本命之器。”

    “之前我还夸他实力不凡,原来都是假象,不过尔尔。连东来塔都拿不下,要他何用。”

    “吾等与他齐名,简直让我们惭愧。”

    “山咎,你祭出本命剪子,如果再拿不下东来塔,哼,想想结果吧,你会被除名的,再不能担任大位。会被赶出高层的圈子。”也有老古董冷笑道,他很想见到山咎落魄的样子。

    墙倒众人推,自古皆然。难道还等着砸到自己。

    听到身后那群老东西们在讽刺自己,山咎又惊又恼,“一群墙头草,等老夫拿下东来塔,再与你们算账。”

    哧哧哧,哧哧哧,那把巨大的剪子迸放出一道道黑色的长线,将东来塔释放的紫雾都给扫碎了,“还好,我的本命之器能压制东来塔释放的可怕气息。成了,老夫能拿下此塔。”山咎喜道。

    在山咎得意忘形之际,忽听后面传来一声巨响,轰隆!

    “发生什么了。”

    “是山冠尊者与毕方佛在接触。”

    “那飞出去的肯定是毕方佛,而不是山冠尊者。”

    “废话,山冠尊者是谁,他在我们山舞一族都能排上名号,毕方佛再厉害,也不过是一尊大佛,还不是佛王,有什么可怕的。”

    在很多老者议论之际,天空忽地澄清下来,接下来,他们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山冠尊者,他像是死猪一样,浮在空中,而且四肢都变形了,像是麻花。更可怕的是,他的脑袋放在背上,而不是脖颈之上。

    是毕方佛,他不但废掉山冠尊者的四肢,还折下他的脑袋,放置在他的背部。

    嗡!

    下方,老者们无不悚然,不安的情绪瞬间迸发。“怎有可能,山冠尊者被杀了。”

    “死掉的是山冠尊者,而不是毕方佛。”

    “他是如何做到的。可怕的和尚,山冠尊者死了,我们也……”

    “我们也不是毕方佛的对手。虽然不愿承认,可我们与山冠尊者之间还是有差距的,他都不是毕方佛的对手,何况是吾等。”

    一尊尊老古董,骇然后退,都不敢望向毕方佛。

    在毕方佛上方,有两座山,巍巍然,直贯云霄,一座是佛山,一座是凤凰山,像是从太古平移而来的,横亘在众生之上,无数生灵只能仰望。

    凤九霄可是一点都不意外,他认为理所当然。“哼,我就知道毕方佛在装模作样,他真要发起狠来,我都不是他的对手……”

    因为毕方佛杀掉了山冠尊者,凤九霄也不愿隐藏实力,刷,他忽地遁向东来塔,一道道紫色的基气在他脚下铺开,不见尽头,犹如天路。“山咎,我想你到现在都不知我的名字,也罢,就让你做冤死鬼,糊涂鬼。”凤九霄冷笑道。

    山舞一族,只有实力深厚的人才能冠以“山”氏,以山为姓。凤九霄只是无名之辈,出身卑贱,无论如何都不能拥有“山”姓的。

    “狂妄!”山咎怒道,“老夫用剪子将你绞断。”

    呼!

    那把黑色的剪刀带着恐怖的污力,遽然飚射,并且发出咔嚓咔嚓之声,虚空都能被剪碎,何况是人。

    轰隆,蓦地,东来塔向上飞起,反而落在凤九霄之后。

    “你!”山咎气急败坏。因为他看出来了,对面的无名小辈,居然不打算使用东来塔,而是凭借自己的身体与他相拼。

    只见凤九霄吐气开声,轰隆隆,声浪沸滚,像是海水被煮沸了一般。“啊。”山咎有种窒息感,全身的污力像是凝固了,运转起来极是困难,他就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按住了四肢,动一下都觉得剧痛。“老夫被针对了。”山咎怒道。

    喝!只见山咎强催真元,一团污力迸滚开来,将他手臂、腿、脑袋上覆盖的紫色污气都给冲散了。“微末小技,也别拿出来献丑了。小子,你很好,老夫非要拆了你不可,并用你的脑袋做成酒杯,用来饮酒。哈哈哈。”山咎张口吐出一道纯净的污力,像是一道黑色的墨水,在空中划出一道不可愈合的印痕,咔嚓咔嚓,空间都在崩塌。

    而此时,凤九霄右掌向前抓摄,当的一声,摄来那把剪子,并且死死抓住。咔嚓一声,他竟然抓碎了剪刀。

    噗!

    山咎一口老血飚射。“怎会……”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的本命污力,我也收了。”凤九霄道,他大袖一卷,呼,一股莫名异力,抄起那道黑色的污力,向凤九霄倒卷而来,他一张口,竟然直接吞噬,不是炼化,是吞噬。

    在山咎惊愕的目光之中,凤九霄的身影愈发诡异。“他,他真的是人吗,是我山舞一族的人?”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