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王夜还在耀武扬武,可现在像是死猪一样躺在地上,而且君王鼎也被人夺去了。“王家的人大概会气坏了吧。”

    “可不是吗,见到王夜这副德行,那些老古董要是不掀起棺材,贫僧的脑袋揪下来给你们踢。”

    “大耳四眼佛居然和毕方佛王有关。”

    “看他们眉目之间,基情迸生,原来是早有消声情。”

    “掌教至尊培养大耳四眼佛多年,他就是这样回报师尊的吗,真是狼心狗肺,瞎了师尊的眼啊。”也有几尊大佛偷偷瞄向乌鲤佛王那边,他们已经知道待在三师兄身体里的是师尊的一道意志。

    毕方佛王将诸佛的表现看在眼里,他冷笑不已,并道:“师兄,看啊,这就是你经营多年的三都灵山,这群和尚知道你回不来了,都不屑与你为伍。你虽然有天地盒,并且占据了徒弟的金身,可连素雪佛王、玉文佛王等人都打不过。”

    “贫僧的几位师侄,他们可是很希望你去死。”毕方佛王再道,一针见血,毫不留情。

    可素雪佛王、玉文佛王、文艳佛王等人结不理会,也没发表意见。“师叔心直口快,倒是没什么。可没必要当着掌教至尊的面讲出来。”几位强势的佛王暗忖。

    佛国,师门控制弟子的最主要手段还是戒印。三都佛王这般小心的人,自然会在所有的弟子身上都种下了戒印,包括素雪佛王、玉文佛王、乌鲤佛王、文艳佛王、大耳四眼佛等人,无一例外。

    可有一点,毕方佛王也很怀疑。当年,他与三都佛王就是凭借自己的本事冲刷掉师尊留在他们身上的戒印。“贫僧的这几位师侄,天赋不错,也许师兄种下的戒印没了……”

    如毕方佛王所想,不仅是大耳四眼佛,文艳佛王等人早已洗掉身上的戒印。素雪佛王做的最过分,他甚至模仿三都佛王,完全依照他的手法,在身上也种下了一模一样的戒印,分明是在挑衅掌教至尊。

    “主人,别和他们废话了,我们杀过去。”盗天子大笑道,“三都佛王不在,我们没什么可担心的。抢来天地盒,主人,把天地盒给抢过来,让盗天碑吸收它。”盗天子又道。他知道毕方佛王有能力做到,而且不惧天地盒的威力。

    三都佛王素来忌惮天地盒,所以才让自己的一道意志降临,占据乌鲤佛王的金身,进而役使天地盒。

    听到盗天子的大声嚷嚷,毕方佛王、三都佛王都没做理会。他们都有自己的打算,不会因为盗天碑的器灵而改变初衷。

    当是时,大耳四眼佛道:“毕方,贫僧的目的已经达成。再没必要留在三都灵山,做那吃力不讨好的事。贫僧的爱人是你,你是吾此生的基友,贫僧不能没有你。”

    毕方佛王很感动,心里则道:“很好,贫僧会好好利用你的,到时候再将你甩了。你永远不知道贫僧的基情有多广阔无垠,不会为了一个或者几个优秀的汉子而放弃世间的小鲜肉。”

    可毕方佛王却道:“大耳四眼佛,你的付出已经有回报了。你在贫僧心中的基友排行榜中位列第七位。”

    “纳尼!”大耳四眼佛惊道,“吾已经到了第七位吗,太感动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毕方佛王笑道。

    “惊喜,意外。”大耳四眼佛道。

    听到他们的对话,三都灵山的诸佛也是震惊莫名,都觉得毕方佛王太荒唐,然而更夸张的是大耳四眼佛的反应,别人拿他当备胎,他还很开心。实在是匪夷所思。

    文艳佛王之前还想收了这位师弟,可如今看到大耳四眼佛毫无自尊的表现,不由大怒以及庆幸,“还好我没用神通将他变成女人,收了自己用。这人太恶心,留在身边,我会少活很多年。毕方师叔也是奇葩,他还给自己的基友们排名了,大耳四眼佛为他做了那么多,不惜背叛掌教至尊,可只能排名第七,那前面的几人是谁。”喜欢八卦是女人天生拥有的神通,文艳佛王也是女人,当然不能免俗,她开始八卦师叔的基友都有哪位,“难道三都灵山,除了大耳四眼佛之外,还有其他人也被师叔收买了。”

    “师叔的外貌与基情以及禅修佛门神通都是极好的,他的基友质量应该很高,大耳四眼佛就不错。嗯?”忽然间,文艳佛王瞥到毕方佛王袖子上的绣物。“那是污族的标志。”

    污族,师叔还和污族有牵连。文艳佛王心惊道。

    此污族而非巫族,他们都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大族。“看那个装饰,应该是山舞一族的绣物。”文艳佛王又想道。

    山舞族并非待在佛国,而在佛国之外。他们整个家族居住在凤岭山,当今族长唤作凤九霄,是一位优秀的大基老。凤九霄,人如其名,当年默默无闻,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角色。

    彼年。

    凤岭山。

    山舞一族。

    凤九霄长相平凡,武学修为也是平淡无奇。再加上他并没有显赫的家世以及师门,所以遇到一群二代,他被围了起来。因为他们觉得凤九霄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你叫什么来着,不管了,速速交出凤凰石,然后滚吧。”

    “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你究竟是踩了什么,才能偶然得到凤凰石。”

    “凤凰石有多珍贵,你根本无法想象,它不是你能拥有的。交出来,我们会放你一条生路。你好歹也是山舞一族的人,我们不杀你。”

    “哼,他不配做山舞一族的人。要长相没长相,要污力没污力,废物,他是彻彻底底的废物,若非出身,吾现在就杀了他。可你们也知道的,族中有规矩,不得杀害同族之人。”

    围住凤九霄的都是山舞一族的年轻贵族们,他们出身高贵,而且身上散发的污力也很惊人。再对比凤九霄,衣着朴素,人也很木讷,可他手里抓着的那块凤凰石一点也不朴素,像是黑夜里的夜明珠,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包括还没现身的毕方佛。

    当年,毕方还是一尊大佛,而不是佛王。“可怜的蠢货,他们还敢无视手里攥着凤凰石的人,他可不简单。贫僧跟随他一路,见过他的手段。他是故意将凤凰石展现出来的,为的就是……”

    让不知死活的人主动寻上门来,然后凤九霄再将他们全都杀掉,一个不剩。

    同样的情形,毕方佛可是见了五次。刚开始时,凤九霄就无所顾忌,他的手段很让毕方佛惊叹。

    原本,毕方佛是外貌协会的,他的基友都有一个共同点,即是长相俊美。按理说,凤九霄无论如何都入不了毕方佛的法眼。可他偏偏让三都灵山最有前途的大佛动心了。

    “贫僧会想办法收了凤九霄。他能做吾一生的基友,贫僧总觉得自己最近不是很污,需要和污族的人探讨宇宙哲学啊。”毕方佛暗忖。他不用看就知道结局了,那些围困凤九霄的人,都会死掉,就像前几批一般。

    “无趣啊,凤九霄也是基老,可他的艺术品位明显比不上贫僧。”毕方佛又道。他在自言自语,而且有法子欺瞒在场的污族。

    “你这穿着红色僧衣的和尚,跟了我许久,有何目的。”倏尔,一道声音劈入毕方佛的识海之中,分明是凤九霄。原来,他已经察觉到毕方佛在跟踪他,可是对方并无恶意,而且散发着可怕的基情,所以凤九霄也没理会他。

    “哦。”

    毕方佛道,“你已经知道贫僧的存在了,还不动手杀掉嘲笑你的污族,他们都无自知之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既然知道我的手段,还敢跟踪我,也是不怕死的和尚吗。”凤九霄奇怪道,“所以,你来自佛国,还是千佛寺,或者佛门?”他道出几个地方来,都是佛门净土之地。

    “山舞一族,也是污族名门,你们的消息有那么落后吗,难道见了贫僧这身打扮,还不知吾的身份。”毕方佛奇怪道,他在佛国甚至是佛门的名气都很大,怎会有人不知道他,这让毕方佛无法理解。

    “你这和尚,莫名其妙,我该认识你吗。”凤九霄同样感到奇怪,他与毕方佛素昧平生,而且对他毫无兴趣。

    与毕方佛一般,凤九霄也是基老,可他封印了自身的基油油田,像是普通的汉子,外人休想看出他的真身来。

    然而毕方佛可是基老界很有名气的基老,修炼了一门秘法,擅长分辨汉子是否Gao基,甚至能判断出对方的受与攻之程度,极是奇妙。

    开始时,毕方佛云游在外,闯入山舞一族的居住地,也并无多余的打算,只是想让自己更污一些。而此时,凤九霄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面前,而且凤九霄无意之中散发的基气,引起毕方佛的共鸣。所以三都灵山的这尊大佛才一路跟随,不离不弃。

    “小子,还不交出凤凰石!”

    “你在犹豫什么,我们的耐心快没了。”

    “这厮心不在焉的样子,根本听不懂人话,我们还是教训一下他,让他知道什么是礼节。”

    “我们虽然不能杀他,打断他的四肢还是能做到的。”

    “废了他的修为,让他连做一条狗都做不到。”

    十几个山舞一族的贵族都怒了,而且祭出各自的法宝,刹那间,宝光冲霄,污力滔滔,犹如狂澜遽起,向凤九霄涌去。

    凤九霄这才切断与毕方佛的联系,且道:“你们不是想得到我手里的凤凰石吗,不要杀我,我交给你们就是了。”

    “哦,算你识趣。”

    “快些拿来,否则杀了你。”

    “看你这穷酸之样,都不愿多看你一眼。”

    贵族们再度嘲笑道,他们并没收起法宝,若是凤九霄敢耍他们,直接轰过去,留他一命就是了,反正也没违背山舞一族的规矩。

    规矩虽说是死的,可人是活的啊,活着的人就能创造一切,包括奇迹。

    “这家伙又该装模作样了,不,是故技重施。他就不能换个花样。”毕方佛以袖掩面,不愿去看十几个贵族的下场。

    之前,凤九霄杀掉被他吸引来的人,用的都是凤凰石,直接镇杀,什么都不留下。

    就像毕方佛所想的,凤九霄还真是用的相同的法子,他面无表情,随手扔出凤凰石,刷刷刷,刷刷刷!凤凰石迸绽无数道光华,气冲斗牛。

    “好东西,果然是凤凰石!”

    “速取!不可让它飞去。凤凰石有主动选择主人的行为。”

    “得到凤凰石,我们在族中的地位也会提升,年轻一辈,再没人是我们的对手。”

    “先拿到凤凰石再说。”

    见到凤九霄扔出凤凰石,山舞一族的贵族们再不淡定,也顾不上凤九霄了,纷纷祭出法宝,去抓凤凰石。

    重宝在前,谁在矜持,谁脑子就有问题。

    毕方佛冷笑不已,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已经把十几个贵族都当成是死人了。“这么拼命送死,污族的人都没脑子的吗。山舞一族好歹是大族,贵族们成天想的什么,像贫僧一样,都在找小鲜肉?”

    如同毕方佛所料的,最先靠近凤凰石的人,忽地惨叫一声,手掌、手臂,甚至是左肩,全都炸开了,像是一团血雾,飘散开来。

    异变陡生,剩下的贵族们全都怔住了,停止前进。可他们祭出的法宝却是收不回来了。砰砰砰,全都撞向凤凰石,不,应该是被凤凰石吸引过去的,甫一相撞,几十件法宝都碎掉了,而凤凰石忽地一振幌,化为千百丈高的山,呼呼怒旋。

    哧哧哧,哧哧哧。一道道璀璨的紫光扫了出去,向着十几个贵族拦腰削去。

    更奇怪的是,这些贵族动也不能动,他们被凤九霄释放出去的污力给钉在空中,若是敢动,如同琴弦的污力,将会枭去他们的脑袋与四肢。

    “小心眼的家伙。”毕方佛道,“你还是不怎么相信自己。”

    嗡!

    佛光迸开,毕方佛从暗中走了出来。

    刷!

    毕方佛径直来到凤九霄旁边。而凤九霄本能地躲开,不愿靠近三都灵山的这尊大佛。

    “喂,你想做什么。”凤九霄当即道,“不要靠近我,也不要打凤凰石的主意,它是我的,谁也不给。”

    “你说凤凰石。”毕方佛笑道,“就你那块石头,最多是小石子。”

    只见毕方佛右手摊开,向上一抛,轰隆,一座万余丈高的凤凰山遽地升起,完全是由凤凰石堆砌而成的。

    而凤九霄得到的凤凰石,虽然能变得有千丈高,可是虚幻出来的,本体还是一块小石头。

    “”

    “”

    “”

    这下,不止是凤九霄了,就是被钉在空中的十几个贵族,也都怔怔不语,他们都觉得自己很傻,费尽心力,为的只是一块凤凰石,而一位不知从哪里走出来的红袍僧人,随手一扔,飞出去的一座凤凰山啊。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你……”凤九霄道。

    “震惊吗。”毕方佛喜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