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戈佛王这次是孤身而来的,没有叫上他的学生,也没叫最好的基友,宝嘉璃鸦山的污妖王。

    善法佛王与威戈佛王都待在法门内的小世界,冷冷关注着外面发生的一切。

    哧哧哧,威戈佛王将手一扬,一道道药香劈了出去,法门内的空间晶壁居然也不能阻止药香。

    善法佛王在一旁也是看得心惊不已,“他能在贫僧的法门内来去自由,并非好事。贫僧拜在他门下,看来是祸不是福。”短时间内并无任何影响,可时间长了,最后有危险的只会是善法佛王。

    “师尊!”倏地,善法佛王道,“乌鲤佛王要收走盗天碑了!”

    “天地盒本来就能克制盗天碑,并没什么好奇怪的。”威戈佛王道,“只是盗天子他会怎样做,眼睁睁看着三都佛王收走盗天碑吗。”

    盗天子身为天碑的器灵,虽然能和盗天碑分开一段时间,可时间久了,他还得回到天碑之中,否则灵体将会消散。

    然而,当乌鲤佛王大手一挥,摄来盗天碑时,盗天子却在一旁观望,像是事不关己。

    这就反常了。除非器灵与法器修成天地一体的境界,否则它们不能分开。“师尊,盗天子应该还有后手,他被三都佛王关了数百年,贫僧可不相信他什么都没做。若是吾,自会想方设法降低天地盒甚至是盗天碑对吾的影响。”

    “盗天子却是反常,可也无关大局。”威戈佛王道。

    锵!

    一口剑从威戈佛王的生命之海中浮了起来,当即化作万千道佛光,冲出佛王的身体,再次化为一口长剑,照耀万古,诸天在它面前都要卑微。

    佛剑,是佛剑。善法佛王惊道,他还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佛剑,剑灵山的镇山至宝。“师尊为何取出佛剑。”不,应该说,你为什么将此剑带出剑灵山。善法佛王惊疑不定,害怕他的便宜师傅会挥剑斩向他,断尽他的生机。

    威风佛王将佛剑随身携带,并且直接展现给善法佛王看,这无疑是向对方传递一种信息,年轻人,既然与贫僧为伍,你若心怀不轨,贫僧随时都能用佛剑将你斩掉。

    因为佛剑的出现,嗡,法门内的世界,登时变得毫无章法,气流极其混乱,日月星辰更迭的速度也是让人目不暇接。善法佛王的身体迸出一道道法则,抛向高空,他纯以佛法之力,稳固了星空,让无数星辰都安定下来。

    威戈佛王笑道:“徒儿,你看。”

    嗯?循着威戈佛王佛剑所指的地方,善法佛王向外望去,只见大耳四眼佛,一掌徐徐劈下,登时,掌劲化为长龙,咆哮不已,在空中飞窜,震慑诸佛。

    “啊,好个大耳四眼佛。将来前途无量。”

    “此佛很快就能晋升佛王了,掌教至尊如果在这里,说不定会当场宣布他成为三都灵山第十一人。”

    “以他现在的修为,也能跻身于十大弟子之内。”

    “素雪佛王、玉文佛王、文艳佛王,他们都有拉拢大耳四眼佛的意思。”

    诸佛暗道,他们以眼观眼,凭心观心,如何不知灵山三大弟子的意图,大耳四眼佛表现出的实力实在是太惊人了。

    当!当!当!当当当!数百条巨龙,遽地撞向君王鼎,并用它们锋利的爪牙撕开鼎气,撞在鼎身之上,登时,金铁相击之声响彻不已。而君王鼎向后退出数千丈。

    大耳四眼佛,他以掌劲挥退了君王鼎。着实让一群佛王、大小诸佛震惊不已,而王夜也是目光不善,“这和尚从哪里钻出来的,非要与我为敌吗,我的目标是酒仙佛,将来是要做佛国之主的,酒仙佛才配得上我,至于长着大耳、四只眼睛的肥和尚,他入不得我的眼睛。”嗡的一声,王夜长袖一卷,像是匹练般横扫而出,轰在君王鼎之上。

    崩!崩!崩!崩!

    那些缠在君王鼎上的巨龙,应声而碎,遽地迸裂开来,再度化为掌劲,而且掌劲再不能靠近君王鼎,顿时做烟消云散状。

    “肥和尚,你能挥退我的君王鼎,并不代表你与我平起平坐了。”王夜不悦道,“见好就收,你还有生还之时,我姑且不与你计较。”

    “贫僧的大耳,不知你能接下吗。”大耳四眼佛忽道,他哪有放弃的意思。还要与王夜争锋。

    大耳四眼佛话语甫落,他的两只大耳忽地向上折起,而且还在扩增,每片耳朵都像是看不见尽头的云海,轰隆隆,向着君王鼎拍了下去。

    “不知死活!”

    王夜气道,他好心劝说大耳四眼佛,可对方不拿他当回事,反而再度逞凶。这让王夜在三都灵山诸佛面前毫无形象可言,会被看轻的。

    “我就让你知道何为君王。”王夜冷笑道。

    砰!砰!砰!王夜双手不停捏诀,无数印诀打出,轰如君王鼎之中。登时,巨鼎怒旋,荡开无数道鼎气,每道鼎气都有千百里长,像是迸涌的长河,“一鼎定天下。”忽地,王夜吼道。他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威严,贯入鼎气之中,咆哮不已。

    当是时,大耳四眼佛的两片大耳,铺天盖地般降下,与无数道鼎气撞在一起,登时,爆音不绝,气浪迭爆,佛气冲霄。

    很多大佛震撼不已,他们也是初次见到君王鼎之威,也认清了自己与大耳四眼佛之间的差距,不,简直称得上是天堑,不可拉近。

    “这厮真的只有大佛修为吗。”

    “大耳四眼佛也好,王夜也好,他们都是超越我们的存在,而且都很年轻。”

    “实在是难以想象。我们在他们这个年龄段,哪有他们现在的修为。不服不行啊,他们才是真正的俊彦,大天才。和他们一比,我们真的落后了。”

    “大耳四眼佛如果不死,贫僧会收了他。”素雪佛王、玉文佛王几乎是同时念头闪动,都有收了妖孽的心思。

    而文艳佛王手持青铜镜,在她身后,雁枣门犹如险峻之山,岿然不动,定天定地,定佛心。“可惜,大耳四眼佛是汉子,而不是姑娘。”文艳佛王虽然认同他的修为,却不认可他的消声别。

    好在佛国有一些神通,能让姑娘在瞬间变成汉子,也能让汉子自断大姬姬,成为姑娘。文艳佛王也修炼过,所以她有道分身,时而为男,时而为女,或者双身齐在。

    轰。

    骤然间,一团比星云还大的佛力撞在了雁枣门之上,刹那间,一颗颗大枣从门里面冲了出来,都是被轰出来的。而雁枣门上的大雁也睁开眼睛,刷刷,寒光迸扫数千里,锁定了攻击它们的敌人。

    而文艳佛王也转过身来,她的目光贯穿雁枣门,直达数千里之后。“毕方佛王。”她冷笑道。

    “师侄,贫僧来迟了。哦,除了你之外,素雪佛王、文艳佛王也在。”来人大笑不已。

    毕方佛王发,三都佛王的师弟,可他从三都灵山消失数百年了,因为与师兄不和,主要是因为他争夺掌教至尊位置时失败了,再加上在三都灵山多年的经营都被师兄给摧毁了,心灰意冷,遂离开灵山。

    如今,毕方佛王也是收到了消息,才急匆匆赶来。目的为何,不言而喻。

    “毕方佛王!”

    “是毕方佛王!”

    “他的实力不在掌教至尊之下,如今归来,怕是要夺取灵山之主的位置。”

    “谁,是谁向他报信的,否则他不会这么快赶来。”

    “不好,我们曾经得罪过他,他这人擅长记仇,我们快逃!”

    腾!腾!腾!十几尊佛王遽地奔窜,不要命的飞遁,佛光浩荡,佛法迸扬,很是壮观。可这些尊佛王明显的在逃命,因为见到了毕方佛王。

    而乌鲤佛王冷笑不已,而且袖手旁观。

    “哈哈哈。”毕方佛王大笑。

    轰!

    他僧袍一卷一放,一团团烈焰迸出,像是一颗颗太阳,电射而出,追上十五尊佛王,轰在他们身上。登时,惨呼声传了过来,佛光溃散,诸天都在哭泣。

    “饶了贫僧吧,毕方佛王。”

    “师叔,放过我,都是掌教至尊支使我们这样做的,否则他会杀了我们。”

    “师叔,你既然来了,贫僧自会拥护你成为新任的灵山之主。”

    被烈焰焚烧的十几尊佛王,齐齐讨饶道,他们都知道毕方佛王的可怕之处,也顾不得面子与形象,先活下来再说。

    十五尊佛王之中,有八尊已经投靠了素雪佛王、玉文佛王,还有七尊像是墙头草,还未下定决心投靠谁。现如今,他们都成了火球,可让他们心寒的是,不管是素雪佛王还是玉文佛王,都没出手,好似在忌惮毕方佛王。

    “如果道歉能解决过去的种种恩仇。”毕方佛王道,“贫僧愿意向你们道歉,不好意思,你们的小命吾收下了。”

    轰!轰!轰……

    十五尊佛王,无一例外,全都炸成了灰烬,火海迸抛,佛法紊乱,而有九座灵台飞了出来,它们虽然残破,还是能维持形状的。

    毕方佛王觑向九座灵台,甫一张口,佛音如海啸般响起,九座灵台登时迸炸,化为无数残片,飕飕飕,飕飕飕,陨石般落向三都灵山,摧毁了很多佛像、山门、千年古刹、庙宇等。

    一吼之威,恐怖如斯。

    嘶!

    诸佛为之心寒,他们都向后退去,不敢直视毕方佛王,这是一尊绝世凶人,能与三都佛王撕比的存在。

    砰!

    蓦地,毕方佛王一指点出,火光倏化一座赤焰之山,镇向乌鲤佛王。“师兄,你的一道意志躲在乌鲤佛王的身体之中,不敢见吾了吗。”

    “师弟,你贼心不死,自取败亡,就如当年那般。”三都佛王的声音从乌鲤佛王的识海中迸涌而起,浩大无边。

    轰隆!

    乌鲤佛王右臂抬起,他的右掌早已和天地盒不分彼此,动辄有开天辟地之威。

    几乎在瞬息之间,天地盒之中飞起数百万道黑烟,遮挡住了天穹,并将赤焰之山给拍碎了。然而,毕方佛王的目的却不是天地盒,而是盗天碑。

    啪。

    一只由淡蓝色火焰凝成的佛手,忽地从天地盒之中抓起盗天碑,随后飞回,落到毕方佛王手里。

    “盗天子。”毕方佛王淡淡道,声音不大,可在盗天子听来,无异于天崩地裂之声,他的灵台与识海变得很不稳定,随时都有颠覆的可能。

    “啊,是毕方佛王。”盗天子畏惧道,几乎是本能的,他向毕方佛王遁去,而且心里那点背叛的心思都被自己斩尽了,否则他会被杀掉的。“主人,请饶了贫道。”盗天子惊骇道。

    原来,盗天碑与盗天子都被毕方佛王收服过,可盗天子言而无信,又背叛了毕方,所以再见面时,他很忌惮对方,万一毕方佛王提起过去的事。“贫道真是苦啊。”盗天碑的器灵心道。

    哼。毕方佛王冷笑道,他右手抓着盗天碑,佛眼扫出两道寒芒,犹如星河卷出,砰砰,落在盗天子身上,登时,盗天碑的器灵惨嚎不已,四肢彻底碎了,灵台也有了裂痕,识海更是被蒸发了三分之二。“这是教训,盗天子,若是还有第二次,你肯定会死在贫僧手里,记住了吗。”

    “记住了,记住了!”盗天子痛苦道,“再也不敢了。请主人放过贫道。”

    毕方佛王这才收手,他收起目光,登时,盗天子身上的痛楚全都消散了,身体也开始愈合,灵台也恢复了。“贫道为何那么惨,总有狠人能压制贫道。”盗天碑的器灵心道。

    显然,盗天子是故意这样想的,而且他也知道毕方佛王能截取他的心思。

    如盗天子所料,毕方佛王确实那样做了,他窃取了盗天碑器灵全部的心思,不由冷笑,“你还敢取巧!”

    “不敢!”

    扑通,盗天子跪在地上,“贫道对主人的忠心再无人可比,绝不违背此誓言。”

    “是吗。”毕方佛王哼道。他的目光却没停在盗天子身上,“师兄,几百年不见,你还是那么卑鄙,让贫僧敬佩不已。”

    “师弟,你避开吾多年,为何敢回来了。”乌鲤佛王冷笑道,“不怕贫僧用天地盒封印你吗,让你永无离开之日。”

    “既然敢来,贫僧就有必胜的手段。”毕方佛王笑道。

    “哈哈哈,师尊,是吾,是吾背叛你了。”忽然间,大耳四眼佛笑道,他竟然用两片大耳,卷走了君王鼎。而王夜也被他轰到了泥土里,四肢被废,像是一条死狗,这让很多佛都不能理解。

    “君王鼎的传人有这么窝囊?”

    “开什么玩笑,他不是能和酒仙佛不分轩轾吗。”

    “刚来时,他目中无人,而且实力不凡,贫僧以为他是个人物,原来是废物啊!”

    “不,你们都错了,不是君王鼎的传人不行,而是大耳四眼佛太过强势,能将王夜死死镇住,不能击败他。”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