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到三都灵山,拜金台已被酒仙佛收去,一千尊金人都拜倒在他的门下,高呼他为主人。

    “主人英明!”

    “主人将带领我们创造不世霸业。”

    “在佛国,还有谁能比得上主人吗,您的不朽佛光,将会传遍佛国的每一寸土地,您的丰功伟绩将会成为传世佳话。”

    “每一任佛国之主都是大天才,可主人和他们又有所不同,主人的高贵,就是他们加起来也不及百分之一。”

    “百分之一都是少的了。酒仙佛,也就是我们的新主人,多则百年,少则十年,他会成为佛国新任的无上之主,诸佛王在他面前也得低下高贵的头颅。没有谁敢直视主人。”

    一千尊金人都是拜金台的器灵,他们对拍马之道格外擅长,所以当拜金尊者死后,他们顺其自然,也换了新的主人,即是酒仙佛。

    然而,君王鼎的主人,王家之人,名为王夜的年轻人,不住冷笑,“酒仙佛,这些金人,你不觉得他们聒噪吗,吾愿意帮你们除去他们,一个不剩。”

    戾气,王夜的戾气很重,杀气更重。拜金台的器灵们始终跟着酒仙佛,这让王夜不好下手,他是相中了酒仙佛,且愿与之Ga基,“吾对你这么好,酒仙佛,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这片天地,甚至是三都灵山,都是吾赐予你的。”

    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破空而去之后,王夜顿觉轻松。

    “哼,吾还是知道的,墨莲佛王极其可怕,可不是你们这些寒酸之人能见到的。”王夜忽道。

    王夜也有心问鼎佛国,所以才将王家的家传之宝,君王鼎给带了过来。而且这非他自己的意图,而是家族中的老古董们商量之后,认可的。

    据传,当今佛国之主酒魔智,他似乎练功出了岔子,即将涅槃,成为过去。所以有野心的佛王、古佛、大佛都开始为自己谋划了。每次佛国之主位置的更迭都是一次大清洗,唯有适者生存,强者生存,你若没选好队伍,只能成为别人的绊脚石,不是被踢开就是被踩碎。

    王家本是佛国的古老家族,也可说是王族,然而,他们一族相当神秘,既在佛国,又不在佛国,甚至是佛门都有王家之人。

    这次,君王鼎的传人王夜亲身而至,所图非小。

    当!

    一物忽地撞在君王鼎之上,顿时发出金玉相击之声,响彻起来,气流都在迸滚,声浪如海,来回抛舞。而君王鼎只是稍微动了一下,再次安静下来。可撞向君王鼎的一件佛器却成了齑粉。

    “哼。”王夜不悦道,“居然还有人质疑吾鼎的存在以及它的可怕之处。你是活腻了吗。”

    君王鼎的传人当即运转佛元,他目光如炬,神识在电光石火之间已经推算出是谁在暗算他,“一族大佛而已,谁给的你无畏勇气,看来你是想讨好三都灵山的某位佛王,所以才隐藏气息,悄悄出手吗,你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然而在吾看来,犹如历历在目。”王夜拍出一掌,当的一声,拍中君王鼎,登时,鼎音炸开,化为一道无尽的音符长河,浩荡而出,冲向遥远的地方。在那里,分明躲着一尊大佛,他长耳过膝,无眉,而且生有四只眼睛。

    刷!刷!刷!刷!这尊生有四只眼睛的大佛,陡地抬起头来,他的佛眼之中,四道寒辉劈迸而出,犹如雪山之水从天上而来,向音符长河撞了过去。“王夜,在贫僧面前,你亦不能猖狂。”大佛威严道,他唤作大耳四眼佛,生具异象,天赋异禀,所以才被三都佛王渡到了门下,并在很短的时间内修成大佛,而且他现在是大佛的极致修为,随时都能突破,成为佛王。

    可以说大耳四眼佛虽然不是佛王,却能撼动很多佛王,再加上他是三都佛王的心爱的弟子,所以在灵山的位置非同一般,诸佛都将他当做是三都灵山之主的第十一个大弟子。

    三都佛王有十大弟子,都是按照修为与入门时间排名的,而且很久了,位置都没变动过,也没有新人加入,数量更是多年不变,只有十人。而大耳四眼佛能让诸佛将他默许为第十一人,可见他的能为。

    “是他,大耳四眼佛。”

    “他在帮谁,是占据了乌鲤佛王身体的掌教至尊的那道意志吗。”

    “不好说,大耳四眼佛,一身修为超凡,不是吾等能臆测的,他想做什么,除了他自己,谁也讲出来。”

    “不是很有可能,而是一定。大耳四眼佛很快就能成为大耳四眼佛王了,掌教至尊若是还在灵山,说不定就会指定他成为第十一人,或者将十大弟子中的一人移除出去,让大耳四眼佛取代他的位置。”

    诸佛都在议论,他们当然好奇大耳四眼佛会帮谁。

    而且有大耳四眼佛出手,用来牵制君王鼎的传人,他们也有更多的时间选择队伍,是站在素雪佛王这边,还是归于玉文佛王、文艳佛王还是“乌鲤佛王”。如今,真正的乌鲤佛王和死掉差不多了,是三都佛王在暗中控制他,并且还解印了天地盒。

    佛王、大小诸佛,每个人心思电转,在瞬息之间,有无数念头在他们的识海中迸起而又湮灭,生灭之间,佛光涌起,冲击天穹,整座三都灵山像是被祥瑞之气照住,美轮美奂,恍如真正的佛门净土之地。

    然而,有一人被无视了,即是善法佛王,他亦是三都佛王的十大弟子之一,原本该有很好的前途,可现在他像是一条落水的狗,头都不敢抬起,没有脸见诸位同门师兄弟。

    当是时,善法佛王躲在一座法门之中,而这座法门只有微尘大小,悬浮在空间断层之中,隐去全部的气息,除非善法佛王出去,否则没人能察觉到他,就是素雪佛王、玉文佛王也不行。“可恶,贫僧怎会落到这般田地。”善法佛王怒道。

    他因为仰慕文艳佛王的美貌与强大,才跟随她的,并且还想和她成为道侣。可现实是悲惨而又无情的,文艳佛王察觉到善法佛王对她再无任何好处,将其一脚踢开,毫不犹豫。这让善法佛王的心都碎了,多年付出,并没得到任何回报,他连文艳佛王的手都没碰过啊,说出去谁信。

    躲在神秘的法门之中,善法佛王自怨自艾,而且他的法眼也受伤了,看东西都有些模糊。“是贫僧产生错觉了吗,怎么觉得有人站在贫僧前面。”善法佛王奇怪道,“哈哈哈,不会的,这里可是法门内部的世界,这座法门并非贫僧炼制而成,而是上一个纪元的法王留下来的至宝,被贫僧寻到了,而且炼成了自己的佛器。”善法佛王又道。

    虽说如此,善法佛王仍是隔着无数空间,恶狠狠劈出一掌,“你究竟是谁,怎能瞒过贫僧,闯入法门内部的世界。”

    轰隆。

    掌劲如山河崩塌,很多空间晶壁都被拍碎了。而善法佛王对面的那人,哂然一笑,身体倏地旋起,刷刷刷,寒光扫动,将拳劲都给化去,什么都没剩下。“善法佛王。”那人笑道。

    “哼,你究竟是谁,来此有何目的。”善法佛王恨道,“是来看贫僧的笑话吗。”

    “非也。”那人道,“吾是来送你一场机缘的,大机缘。难道你眼瞎了,连我是谁都看不出来了吗。”

    药香,一股至美至善的药香,忽地飘出,没入善法佛王的双眼之中,而他受伤的法眼开始愈合,看东西又真切了。“啊,是你,剑灵山之主,威戈佛王。”

    威戈佛王,佛剑的持有者,亦是剑灵山之主,佛国的药王。

    而且威戈佛王还是与墨莲佛王、三都佛王齐名的存在,所以当善法佛王看出来人的真面目时,不由大惊。

    威戈佛王手里有一枚丹药,散发着浓郁的药香,“你若服用它,法体也会完全恢复,怎样,可愿吃了它。”

    咻。

    威戈佛王扔出丹药,投向善法佛王那边。

    善法佛王惊疑不定,因为他不知道剑灵山之主的目的,而且这枚丹药是不是被人家动了手脚,他更是无从得知。“可贫僧现在还有选择吗,与其做一条狗,贫僧要做人,还是人上之人。”善法佛王吼道。

    所有的犹疑一扫而空,善法佛王当场炼化威戈佛王扔过来的丹药。

    很好。威戈佛王赞许道,“你若是能成为贫僧的弟子,吾可是会更珍惜你的。”

    这次,善法佛王就是想装傻都不能了,因为他已经听出来了,威戈佛王有收了他的意思。再说,佛国之中,有很多佛王、大佛的师尊可不止一人,改投其它强势的佛王并不是什么秘密的事。

    如果善法佛王在三都灵山待不下去了,换个师门,拜在威戈佛王门下,若是以前还会大费周章,现在不同了,三都佛王能不能回来还是一回事……

    几十息之后,善法佛王炼化了丹药,不止是法眼,他的法体也痊愈了。刷刷刷,几万道金光冲天摇舞,如同金龙在咆哮,整座法门都在迸荡,无数空间在塌陷,而又被威戈佛王定住了,而后恢复如初。

    “请师尊受吾一拜。”善法佛王即道,并无犹豫,就像是他吃掉丹药之时,形势所迫,有人示好,而且对方的手段远非你所能想象,你若再不识好歹,那和傻子无异。

    “起来吧。”威戈佛王接受了善法佛王的跪拜之礼,“你将会成为剑灵山的第三人。”

    “是,师尊。”善法佛王喜道。原来,剑灵山之主,他虽然收了很多徒弟,可真正的徒弟只有一人,如今,他又做下承诺,让善法佛王成为剑灵山的第三人。

    “徒儿。”威戈佛王连称呼也改变了,“贫僧可以直接告诉你,三都佛王不会回来了,所以墨莲佛王才匆匆赶来,想要占据三都灵山,并且让他的得意门生酒仙佛成为新的三都灵山之主。”

    “不可能!”善法佛王怒道,“且不说酒仙佛是外人,就算他是三都灵山的人,也排不到他。”

    “此是自然。”威戈佛王道,“所以贫僧才来此间,并且寻到了你。”

    你寻到了我,呵呵。善法佛王心里冷笑不已,不过是看吾落魄了,很好控制,所以才施以小恩小惠,为的就是让吾为你卖命,何必说的那么清高。当然,善法佛王是不会讲出来的,否则就没意思了。威戈佛王是佛王,他善法佛王也是啊,本该平起平坐,现在成了对方的徒弟……

    皆是利益与形势作祟。

    到最后,终究还是会反目相向的。只是时机未至而已。

    善法佛王的心思,无一例外,全都传给了威戈佛王,因为这尊药王也非好人啊,他与宝嘉璃鸦山的污妖王,同为佛国的药王,相传,两尊佛王之间还有基情,甚至交换过本命基油。“呵呵。”威戈佛王冷笑不已,“善法佛王,贫僧并没打算真的收了你,我们之间的地位也不会对等,你一个小佛王,怎能与吾相比,吾是皓月,而你散发的只是米粒之光。这座法门,玄奥深邃,不是你能拥有的,贫僧正是为了它而来的。可惜,它被你炼化了。贫僧虽能抢走,可也会毁了它,所以才想着先收服你,再慢慢将法门夺走。”威戈佛王来到三都灵山,目的有两个,其一,与墨莲佛王使坏,不让他与酒仙佛先入主三都灵山;其二,法门,威戈佛王是为了善法佛王的这座法门。

    可惜,善法佛王只知道威戈佛王的一个目的,而不知他亦是目标,不是不能杀,而是暂时不可杀。

    “师尊,酒仙佛已经收服了拜金台与一千尊金人,气候已成,我们应该先杀了他,还是让素雪佛王、玉文佛王等人与他厮斗,然后坐收渔翁之利。”善法佛王道。

    “三都佛王的一道意志劈入了乌鲤佛王的金身之中,极是麻烦。再者,他已经能催动天地盒了,盗天碑很快也是他的了。”威戈佛王道。

    “师尊,难道我们的目的是盗天碑与它的器灵盗天子?”善法佛王奇怪道,“以师尊的手段,擒下盗天碑不在话下,为何要犹豫?”

    “天地盒。”威戈佛王道,“三都佛王曾用天地盒封印过盗天碑以及它的器灵。”

    “您是说,盗天碑被三都佛王种下了戒印,也许上面还有天地盒的气息,若是贸然取走,将会受到反噬,得不偿失。”善法佛王即道。

    “是。”威戈佛王道,“三都佛王心思诡谲,而且手段很残酷,你也是见识过的。他在你们身上都留下了戒印,可单凭一道意志还是无法催动的,所以你们现在安然无恙。”

    “情师尊化去吾身上的戒印。”善法佛王道,他有些担心威戈佛王化去三都佛王的戒印时,还会留下他的戒印,这就没意义了,受制于三都佛王与剑灵山之主,并无多少区别。善法佛王要的是自由,绝对的自由,而非成为别人的狗。

    “此事容易,可也很耗时,等我们师徒回到剑灵山时,为师在替你解除三都佛王的戒印。”威戈佛王笑道。

    “是!”善法佛王道,他当然明白这个便宜师傅的本意,呵呵,是想将他引入剑灵山,到时候就好控制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