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来,盆子兽既能单独出没,也能成群结队。更可怕的是,盆子兽喜欢躲在暗处,它们的语言都能化为暗箭,专门用来伤人的。

    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酒仙佛的那道剑意,以及慧灭、恶角佛王,他们成功引起盆子兽的注意了,诸兽都要杀掉他们,为了证明它们高贵的血统。

    “吾等身上流着上古神兽喷子的血液,不敢让祖先蒙尘。”

    “放箭,放箭!”

    “放箭!”

    “让我等恶毒的语言化为暗箭,杀掉眼前的大和尚。”

    “只有用他们的血液才能洗尽吾等之前收到的诬蔑。喷子老祖宗与吾等同在。”

    说话间,数万盆子兽,目光闪烁,而且它们张开吐出一串串恶毒的音符,化为数丈长的毒箭,飕飕飕,飕飕飕,遽然飚射。破空之声不绝于耳,最先被攻击的是慧灭。

    慧灭有心收了盆子兽的首领,所以他才没动用万佛蛇杖。“有些顽皮,吾还可接受。若是顽劣,贫僧只能痛下杀手了。”

    身为佛门弃徒,慧灭的自尊心比任何人都强,而且他不允许任何人质疑他的决定。“慧剑。”陡然间,慧灭和尚冷笑道。他双眼迸绽一片片智慧之光,倏地化为一柄千丈长的慧剑,铿锵一声,照着虚空劈去。

    慧灭和尚的上天之眼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可他自幼生具慧眼,亦能慧光普照诸天,净化汉子,让其皈依基老界,成为虔诚的基老。当然,慧灭和尚的慧光还能化为慧剑,斩断不服从他之人的生机。

    眼前的这只盆子兽,实力非凡,而且还很有潜力与天赋。慧灭见了它,喜的不要不要的。

    锵的一声,慧剑遽地斩出,剑光开道,摧枯拉朽一般,无物不斩。盆子兽的首领也是陡然一惊,“此人的智慧真是通天彻地,可与基神座下的比利王讲道了,甚至能探讨宇宙哲学。”

    这头盆子兽的首领叫做喷王。它活了几千年,也曾见识过比利王的无上风采,所以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基老。然而,慧灭还是入不得喷王的法眼。“你这等基老,虽说有资格接近比利王,可终究比不得他,我怎会与你Gao基,你简直是痴心妄想。”

    轰!

    盆子兽的首领遽地一幌脑袋,一团团基光迸生,倏化光桥、光路、光尼玛,向那柄慧剑迎了过去。

    当当当!当当当!慧剑与光桥、光路、光尼玛等相撞,发出金铁叩击之声,响彻数千里方圆。而且一股难以言喻的基情也从慧灭与盆子兽的首领之间冲霄而起,撞在一起,登时,烈焰腾窜,夭矫似龙。

    “基情!这是基情,吾有几百年没产生基情了。”喷王惊骇道,它身为盆子兽的首领,要对族人负责,必须断情。可现在,它与慧灭和尚撕比的过程中,居然产生了基情,这是喷王不能理解以及原谅的。“断,给我断!”

    什么基情,什么旧情,什么人情,皆是虚无之物,当断则断。登时,盆子兽的首领分出一缕神念,化作圆轮,绕着它的身体飞旋一圈,哧哧哧,无数寒光迸甩,将它的基情全给斩灭了,一点一丝都没剩下。

    慧灭也是一惊,暗忖,好个盆子兽,居然破掉了吾暗中施放的基情小神通,吾对它更好奇了,一定也得到此兽。

    忽地,又听当的一声,空中,那柄慧剑彻底断裂,化为乌有。

    喷王,盆子兽的首领,它摧毁了慧灭和尚祭出的那柄慧剑,足以自傲了。当是时,周围的盆子兽开始呼叫,“首领真是天仙下凡。”

    “在首领的带领下,吾族将会走向辉煌,喷子的血统在我们身上得以彰显。”

    “我们都是喷子中的贵族,生来就是要做大事的人。”

    “首领,杀了下方的假和尚,他杀害了我们很多的兄弟,此人留不得。”

    “杀,杀,慧灭和尚必须死。他知道的太多了,他若是将此间的事传出去,喷子老祖宗其它的血脉分支,将会赶过来,并且和我们厮杀,为了夺取我们身上的血液与神通。”

    原来盆子兽的老祖宗,喷子,它有很多后裔,可是它的后代都想全部继承祖宗的一切荣耀,而且不愿和同胞平分。

    喷王当然明白族人的想法,可它同时也很清醒,我只是毁掉了和尚的一柄慧剑,可像这样的慧剑,他不知道有多少,只要他的慧眼还在,智慧还在,就能祭出慧剑。“不好,你们快逃!”忽然间,喷王惊恐道。他在提醒族人,因为慧灭要发威了。

    “吾愿意收了你们的首领,可没说会放过你们。只要你们还在,你们的首领就不会屈服于吾。所以,你们都去死吧。”

    刷刷!

    慧灭的双眼绽放光华,如同玉柱,陡地崩塌,登时,有如琼枝碎掉,美玉迸裂,无数玉屑飞舞,洒向数万盆子兽。

    喷王根本没来得及阻止,因为它若是冲上前去,也会受重伤。

    崩!崩!崩!崩!

    但凡被玉屑裹住的盆子兽,接连炸开,血雾迸舞,惨呼连天。幸存下来的盆子兽也惊呆了,同伴在它们面前死掉,而且死法又是如此的残酷。

    喷王虽然提醒了同伴,然而无济于事,此刻,它愤怒异常,“慧灭,你杀吾族人,吾与你必有一死,绝无同生的可能。”

    嗡。

    喷王脑袋上方,一团黑色的云海在翻滚,云海之中,一枝枝长箭已然成形,都是暗箭。盆子兽最喜欢用的武器,也是它们的神通所化的长箭。喷王身为首领,又在悲愤之中,所以它祭出的暗箭很是惊人。

    暗箭尚未发出,可那道滔天的杀气,不可抵挡,冲霄而起,贯彻天地。

    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以及恶角佛王,也都为之一怔,并向喷王投来关注的目光,他们也想知道盆子兽的首领如何为族人报仇。

    “喷王的修为远胜族人,它一怒之下,不知能否重创慧灭,可贫僧看还是比较悬的。慧灭成名很久了,哪怕被驱逐出佛门,影响力也未减小。”恶角佛王暗道。

    墨莲佛王的第二灵台,忽地一转,哧啦,剑气遽地斩出。

    “嗯?”恶角佛王惊道,“墨莲佛王,这是何意,他第二灵台发出的剑气是酒仙佛的。这对师徒真是有趣,贫僧相信未来是他们的。可明显的,酒仙佛更有前途啊。”

    恶角佛王是故意说出来的,为的就是让酒仙佛与墨莲佛不再和睦,甚至师徒反目。

    可酒仙佛的一道剑意寄存在他师尊的第二座灵台之中,稳居其中,并未将其破坏掉,可见酒仙佛与墨莲佛王之间还是很信任彼此的。据传,酒仙佛暗恋他的师尊,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在酒仙佛的生命之中,从没有人像墨莲佛王这样厉害,强大,而且风度翩翩。分明就是他终极基友的完美人选啊,像是什么龙马佛、滑稽小僧、巫族俊杰,与墨莲佛王相比,都是渣。

    “暗箭难防。”喷王吼道,它非要杀了慧灭不可。

    咻!咻!咻!咻!一枝枝长箭遽然飚射,如同无数寒芒扫过天空。远古之兽,喷子的可怕气息犹如山洪迸发,浩荡数千里。

    这时,慧灭也有些惊诧,道:“好厉害的盆子兽,它或许真的能返祖,觉醒喷子的终极血脉,成为真正的喷子。”越是这样厉害的契约兽,慧灭和尚越喜欢。

    像是有人喜欢强大的人,慧灭喜欢的比较另类,是极凶之兽。

    呼!

    慧灭大手一挥,万佛蛇杖冲天飞起,停在半空。时至现在,他仍然不愿使用蛇杖,为的就是留下喷王的小命。现在,盆子兽的首领再强势,可它比不上祖先,喷子。

    “吾有慧光,可照三界。”慧灭忽道。

    轰!

    慧灭双臂向前劈去,一团慧光遽地亮了起来,而且刺目之极。恶角佛王也闭上了眼睛,不能直视慧灭。

    “哼,此人还在贫僧面前炫耀他的慧眼,贫僧若是找到机会,一定会将它们都给剜出来,替换掉自己的眼睛。”恶角佛王心道。此人嫉妒心很强,好东西如果不能抢到手就会毁掉,宁愿谁也得不到。

    慧光一出,旋即化为光之海洋,浩荡无边。哗!哗!哗!一枝枝暗箭,全都落入光海之中,被其吞噬,什么都没留下。更让喷王悚然的是,光海之中,有一兽跳了出来,此兽的身份非同一般,是妖国的瑞兽啊,唤作忍妖。

    忍妖甫一飞出,登时,妖气冲天,日月无光,甚至光海都被妖气盖在下面。

    “忍妖!”

    “是忍妖。”

    “慧灭和尚如何做到的,他虽说是佛门弃徒,可毕竟还是和尚,为何能与妖国的瑞兽缔结契约,这不是真的,吾拒绝承认。”

    “虽然不想见证忍妖的可怕,可它从远古之前,样貌就没怎么变过,都是那么的萌萌哒,吾见了它,都愿意与之Gao基,不知你们对它有什么想法吗。”

    “你这变。。。。态,离我们远些。你若稀罕仁妖,直接向她告白就是,兄弟们也不会说什么的。”

    盆子兽之中,竟然有人相中了仁妖,要与它一起生下小妖。此事绝非寻常,引起很多盆子兽的反感。倏然间,一尊盆子兽跳了出来,冲向之前的那只喜欢仁妖的雌盆子兽,“你丢人就好,不可让整个族群随你一起丢人。”

    砰!巨大的公盆子兽,一掌劈下,登时,那只母盆子兽,身体四下迸飞,已是碎成万千片。

    更多的盆子兽则是冷眼旁观,因为它们本来就是冷血的兽。

    忍妖哈哈大笑,“滑稽啊,盆子兽们,你们都是废物。主人放我出来,可不是为了对付小鱼小虾的,我的目标是你们的头目,喷王。”

    腾!

    忍妖倏地飞出,它像是一座山似的撞了过去,在他四周,空间晶壁都在迸裂,一股让天地都失色的力量在迸涌。“喷王,你的暗箭都伤害不到我,何况是我的主人。”忍妖冷笑道。

    喷王也看到了忍妖,不由一怔,是妖国的瑞兽,忍妖。这厮怎会和慧灭待在一起,难以想象。

    佛门与妖国势不两立,不该合作的。

    “鼎肺。”忽地,喷王吼道。气浪登时涌开,一尊黑鼎旋扫而出,而且鼎气有千万道,冲出黑鼎,像是绳索,遽地扫向忍妖。

    鼎肺,喷王修炼出来的本命之器,是一尊黑色的鼎,可用来伤害敌人的肺,故曰鼎肺。

    喷王的鼎肺要比它的暗箭还可怕。

    忍妖目光一凝,觑定黑色的鼎,以及横扫过来的鼎气,“你大约知道了我的身份,却不知道我的手段。”

    “不可杀了它,只能降服。”这时,慧灭和尚一道念识劈出,贯入忍妖的识海,让它下手知道轻重,不至于杀掉盆子兽的首领。

    真是麻烦,主人定是相中了喷王。也许,以后我与它还是同伴。不可能的,它虽是喷子的后代,可血统不如我高贵,只能做我的下人,不配与我平起平坐。仁妖是打从心里看不起喷王。可慧灭下了法旨,忍妖也只能遵从了。

    飕!飕!飕!

    一道道鼎气,遽然而至,像是倾盆大雨似的,落在忍妖的身体上。

    然而,砰砰砰,鼎气炸开,根本没能伤害到忍妖的身体表层,更别说是摧毁它的肺了。

    “嗯?”喷王定眼一看,发现忍妖的身体上有一层妖光,不仔细看的话,几乎难以发现。正是这层妖光,将黑色的鼎气撞散,甚至湮灭。“妖光之中还有佛光,哼,看来这都是慧灭的手段。”盆子兽的首领业已明白。

    “鼎肺,去!”忽地,喷王吼道。它意念如水,倏然涌出,役使黑鼎,狠狠撞向忍妖。既然鼎气伤害不到妖国的瑞兽,那就用鼎肺毁掉它。喷王对自己的本命之器还是很有信心的,在这之前,它用鼎肺不知镇死多少强大的契约兽,有些契约兽的实力远在它之上。

    “是忍妖啊。”恶角佛王亦道,“慧灭如何拿下它的,换成是贫僧,也无绝对的把握能降服忍妖。”

    哧啦!

    遽然间,恶角佛王的长角再次向天刺去,不再受到天眼的压迫。“怎回事,贫僧的恶角自由了?”

    “并非自由,而是吾愿意收了它。”酒仙佛的声音传递了过来。

    剑意,酒仙佛的一道剑气寄存于他师尊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之内,当即传出声音,而且剑气也磅礴如山,轰隆隆,横移了过去,赫然是冲向恶角佛王。

    “哈哈哈。”恶角佛王大笑,“真是滑稽,怎回事,贫僧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受欢迎,你们都想要吾的命。”

    “明月刀。”忽地,恶角佛王怒道,哧啦,一道月光从他的恶角劈出,倏然间化作一柄长刀,刀长千丈,寒光熠熠,刀身上有无数月亮明灭不定。

    而酒仙佛那如同山岳一般的剑气,遽然而至,与明月刀斩在一起。

    崩!崩!崩!剑气、明月刀同时散开。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