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没想到酒仙佛突然发难,一剑斩尽拜金尊者的生机。

    就是尊者的宝马也呆立当场,“死了,主人死了。”宝马一脸不可思议,它与尊者相识多年,从没想过尊者会以这种方式死掉。

    锵!

    酒仙佛手中的古城剑遽地一震,剑吟大作,如海啸,犹如山崩。宝马瞬间醒悟过来,“墨莲佛王的学生,他这是要对我动手了。拜金尊者他都敢杀掉,何况是我。怎么做,是投降还是拼死一战。”瞬息之间,宝马的识海之中,有万千想法起了又灭,灭了又生,生生不灭。

    嗡。拜金台倏然降下,却没镇向酒仙佛,而是化为一普通的金台,高丈余,刷刷刷,金光扫出,落在酒仙佛身上,却如冷风拂过寒江,可让江水冻掣。然而,拜金台并无杀意,它只是在初步试探酒仙佛。

    刷!

    蓦地,酒仙佛一剑挥出,斩向拜金台。“你敢试探贫僧,毁了你也无妨。”酒仙佛的声音陡地响起,而且劈入拜金台内部的空间,将里面的法则、生灵全给绞碎了,什么都没剩下。

    呜呜呜,拜金台忽地传出一阵阵凄凉的风声,而一丈多高的金台,像是蒙了一层灰,再无任何光泽,分明是土台啊,而且即将风化,彻底散开。

    “请手下留情。”

    “不可毁了拜金台。”

    “吾等愿意奉你为主。”

    “主人,不可毁掉拜金台,吾等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接近九百尊金人,齐齐冲至,拜在酒仙佛脚下,同时表忠心,愿意尊酒仙佛为主,让其接管拜金台。

    恶角佛王也是无语,他筹划多时,费尽心思,并让自己的意志降临,占据了一白尊金人的身躯,为的就是夺取拜金台啊。如今,拜金台确实易主了,可新的主人不是恶角佛王,而是酒仙佛。

    “可恨,他是如何做到的。贫僧要不要杀掉酒仙佛!”一百尊金人,齐刷刷望向酒仙佛以及拜金台。

    当是时,恶角佛王的真身站在一极其神秘的地方,他已经感应到了,拜金台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远。“这一切是墨莲佛王的意思,还是酒仙佛擅自动手的。”恶角佛王暗道。他额头上有一支白色的长角,即是恶角,是他历经千辛万苦才修炼出来的独角。

    然而恶角散发着神圣的光辉,并无半分邪气。当然,这都是表象,因为恶角佛王用佛法压制了长角的邪戾。“出来,是谁敢在暗中观察贫僧。”倏然间,恶角佛王怒道。

    竟然有人无声无息潜入,而且觊觎佛王的恶角。

    “哈哈哈,不愧是佛国最小心翼翼的佛王啊,你发现吾了吗。”

    腾!

    一人从灰色的空间中走了出来,他面带讥讽之意,左手抓着蛇杖,右手攥着一颗眼珠子,更让人惊悚的是,神秘人右手中的眼球是活的,它不停转动,似乎想要逃掉。

    “你是……”

    恶角佛王也是一怔,因为他从未见过眼前之人,可对方的蛇杖与眼球都让恶角佛王感到忌惮。

    “恶角佛王,收起你的戒心,吾不想和你为敌,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灰衣人继续道。在他四周,灰色的空间之力不停旋荡,将虚空都给震碎了。

    此人的修为不在贫僧之下,他的目的绝不简单。恶角佛王的面色愈发凝重。“贫僧可不记得有你这样的朋友,何不道出你的真正目的,我们还能相安无事,否则贫僧只好杀了你。”

    “因为吾看到不该看的吗。”灰衣人笑道。

    “此地是贫僧的道场,无人得知。就是贫僧最要好的基友,他也不知道。你究竟是如何找上门来的,贫僧很是好奇。”恶角佛王冷笑道,他的长角开始绽放一道道圣洁的光辉,像是水雾般涌动,并将灰色的空间之力都给撞开。

    “朋友,你到现在还没看出吾手里抓着的是什么吗。”灰衣人又道,“是它指引吾找到了你。”

    “你右手里的是……”恶角佛王这才认真观察道,不知为何,只要他将视线停在那颗眼球之上,意识就会溃散,关于眼球的任何记忆都会自动忽略。

    “看来就是佛王,也难抵御它的威力。”灰衣人笑道。

    啪!

    骤然间,灰衣人的右掌合拢,将眼球死死抓住。蓬嗤,蓬嗤,一团团神芒迸开,从灰衣人的手里窜出。

    “天威,是天威!”恶角佛王这才道,也是在几十分之一个刹那间,“你手里的是上天之眼。”

    “不愧是佛王,你终究还是认出来了。”灰衣人道。“吾手里的正是天眼,上天之眼。而且它的品质之高,你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怎样,恶角佛王,知道吾有天眼之后,你还想杀掉吾吗。”

    “你错了。”恶角佛王道,“贫僧现在更想杀掉你了,可贫僧也知那是妄谈,因为你手里的天眼,它的品质要比清河僧的更高。不知它是你亲自祭炼出来的,还是从别人手里夺走的。”

    轰隆!

    忽然间,灰衣人左臂挥动,蛇杖向恶角佛王的长角砸去,登时,云海沸腾,灰色的空间之力再度袭向佛王的恶角。

    试探,灰衣人仍在试探恶角佛王,他并不想杀掉佛王,只是想和他谈一桩生意,交易而已,各取所需。

    “他用的蛇杖,看起来很眼熟,而且蛇杖散发的气息分明是佛威……”恶角佛王惊奇道,“贫僧想起来了,在古老的佛经中记载过,有佛舍身,投入蛇腹,他们不惜葬送己身,也要炼成一件佛器,万佛蛇杖。”

    “哈哈哈,你果然是聪明人,已经猜到吾左手里的是万佛蛇杖,相传,有无数大小诸佛,甚至是佛王,他们以佛血、佛脂、舍利子喂蛇,最终铸造出一件佛门之器,即是万佛蛇杖。”灰衣人笑道,“吾并非佛国之人。”

    “你是佛门之人!”恶角佛王道。

    “然。”灰衣人道,“吾确实是佛门之人,然而,那是过去的事了,吾已逐出师门、佛门,如今是自由之身,还得到了万佛蛇杖与上天之眼。”

    当!

    恶角佛王的长角刺出,将万佛蛇杖发出的佛威给刺穿了,并且散去。

    也是因为灰衣人并无恶意,所以恶角佛王才能很轻易地化解危机,如果对方有心杀掉恶角佛王,也不是不可能。

    且不说上天之眼,就是万佛蛇杖就够恶角佛王头疼的了。

    “贫僧明白了。”恶角佛王忽道,“你是佛门的叛徒,或者说因为做过某种不可饶恕的事,所以才被驱逐出佛门。可你心有不甘,所以才寻到万佛蛇杖与上天之眼,而后找到贫僧,希望与贫僧合作,杀回佛门。”

    “基本上差不多。”灰衣人道,“大致就是这个意思,一别佛门多年,吾的头发已然长出。可吾始终还是和尚啊。”

    嗤嗤嗤!

    蓦地,灰衣人的脑袋上迸起一道道佛气,而他的长发也炸开了,化为一团团灰色的雾气。和尚,此人现在更像是和尚了,当然,他身上穿着的是灰色道袍而非僧衣。

    “你究竟是谁,佛门之中,贫僧可不记得有你这号人物。”恶角佛王仍有戒心,冷冷问道。

    “英雄不问出身,佛门之中,也是有很多无名之辈,可他们一旦走出属于自己的大道,将会照耀佛门,无人能阻挡他们的锋芒与神采。告诉你也无妨,吾名慧灭。”灰衣人冷笑道。

    慧灭!

    “你就是慧灭。”恶角佛王惊道。

    “正是吾,吾即慧灭,慧灭即吾。”灰衣人再道,“怎样,你对这个名字有记忆吗。”

    何止是有记忆,简直是记忆深刻啊,不敢忘,不敢问,甚至不愿提及他的名字。

    慧灭,又被称之为毁灭之僧,他看不顺眼的人,不管是不是好人,先杀掉再说,也因此,他得罪了无数人,既有佛门之人,也有妖国魔门之人。可因为实力问题,没人出手对付慧灭,所以他的名气越来越盛,直到有一天,佛门最为神秘的古佛之一,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位慧灭杀掉了他的得意弟子。这尊古佛以雷霆手段,毁去慧灭的大半生修为,并且在他身上种下了戒印。

    “你不该出现在佛国的。”恶角佛王道,“你身上的戒印,佛国之人,无人能祛除。”

    “哈哈哈。”慧灭大笑,“吾也没指望过佛国的废物,你们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你!”

    恶角佛王气到呕血,因为慧灭讲的话实在是太气人了,而且他目无一切,极是傲慢与自大,与他合作,只会被当场棋子,随时都有被抛弃的可能。

    “恶角佛王,吾既然找到了你,你只有与吾合作一条路,否则……”慧灭冷笑道,他忽地放开右手,那颗上天之眼缓缓飞起,登时,一道道天威,挟毁灭之势,向恶角佛王扫去。

    刷刷刷,数千道天威遽然扫下,恶角佛王也为之凛然,他额头上的恶角,忽地迸绽出一圈圈圣洁的光环,向上飞去,砰砰砰,光环与天威相撞,然而,天威不减,恶角光环全被摧毁。

    登时,恶角佛王呼吸如窒,山海一般的威压,遽然降下,而且封锁恶角佛王的所有退路。

    “你还敢反抗,吾给了你多次机会,你始终不知珍惜,更别说是感恩了。吾可是慧灭啊,佛门的慧灭。恶角佛王,看来吾不折断你的恶角,你大约不知吾的厉害。”

    怒喝一声,慧灭长身而起,他灰色的道袍无风自舞,左手中的万佛蛇杖迸出亿万光华,与上天之眼相互对应,可它们并没对立,而是相辅相成。

    “万佛同出。”遽地,慧灭冷声道。

    嗡!

    万佛蛇杖涌起一万团佛曜,每一团佛曜之中都有一尊大佛,代表他们曾经为蛇杖牺牲过己身。

    “就你这态度,谁敢与你合作。”恶角佛王嘲笑道,“除非贫僧瞎眼了。”

    虽说如此,恶角佛王不敢轻视慧灭。

    “天涯海角。”忽然间,恶角佛王吼道。他的恶角,忽地向天空刺去,角长千万丈,闪烁着寒光,恶角刺向哪里,哪里就会迸起无尽的恶意,无边无际,如乌云翻滚,瘴气迸涌。呜呜呜,天空都在悲鸣。

    “天有涯,海有角。”慧灭哼道,“你还是有些前途的,奈何不听吾的话,再有前途,也会被吾轰杀。”

    死人可是没有任何前途的,而且相当老实。

    慧灭目送一万团佛曜降下,光芒横扫万里方圆,一尊尊大佛忽地剖开佛曜,遽然降临。

    “毁灭!”

    “挡住吾等道路的只有毁灭一途。”

    “任何人不得阻挡吾等的前进之路。”

    “是恶角,想不到佛国之人,还有人敢修炼恶角,而且还修炼成功了。”

    “杀了他!恶角不该存在于佛门,是魔道,已经背叛了佛门的宗旨,此人不除,佛门再无清净之日。”

    一尊尊大佛,各施手段,浩荡无尽的佛威降下,登时,山崩地裂,万法齐降,佛门之威,恐怖如斯。

    轰隆!

    无边的恶意像是冰雪遇到了沸腾的铜汁,全被融去,作烟消云散状,像是不存在过。而恶角佛王的长角,也被狠狠压制,向下退回,从万丈变成千丈,千丈变成百丈,百丈变成十丈,十丈变成一尺,而且还在后退,最后只有指甲大,闪烁的光华也如米粒之光,不可与皓月相比。

    在万佛之下,恶角佛王如同一条奄奄一息的老狗,很是狼狈,而且呼吸都觉得困难。他引以为傲的恶角也形同虚设,发挥不出该有的威力。

    刷!

    上天之眼再次迸绽出一道辉煌而且消声大的天威,犹如上古天路,遽然降下,劈向恶角佛王,赫然是要他的命。

    这次,慧灭可是认真的,绝不是在和恶角佛王开玩笑。

    “你既然不听话,留着也是叛徒。所以吾忍痛杀掉你,也属无奈啊。”慧灭道。

    草!

    恶角佛王也是听到了慧灭在天上自言自语,你踏马的都这样了,还敢说无奈,那贫僧又算什么,无可奈何吗。

    当!

    蓦地,恶角佛王祭起一件佛器,挡在那道天威之前,可是佛器应声炸开,显然不能阻挡天威,反而被轰碎了。

    可恶角佛王不觉心疼,要是命都没了,再多的佛器也会被人夺去。

    嗡的一声,遽然间,无数空间被撕裂,一座灵台怒飚而至,竟是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也不知它是如何循着恶角佛王的意志,找到这片净土的。

    砰!

    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撞向从天而降的天威,登时,天翻地覆,净土也成为了废土,劫灰迸滚,佛光溃散。

    “墨莲佛王!是你,墨莲佛王。”慧灭喝道。

    “正是贫僧,慧灭,你已被逐出佛门,为何来我佛国。”墨莲佛王的声音陡地响起,带着无尽的威严,甚至可与慧灭一较高下。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