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王鼎,传说之中要比拜金台还可怕的存在。此鼎的传人如今现身佛王,并且告诉酒仙佛,他很稀罕他,要与之Gao基,酒仙佛最好识趣,主动献出自身的局部地区,否则他小命不保,而且基花也会残去。

    然而,酒仙佛无比淡定,锵的一声,他手中的古城剑,陡地斩向君王鼎的传人,“你也是狂人啊,可吾的局部地区,谁也夺不走。剑道独尊!”

    嗡!

    剑流迸滚,化为一条数千丈长的道路,向着空中的那尊虚鼎撞去。

    轰隆。

    虚鼎被剑流所化的道路撞成碎片,发出金铁相撞之声,响彻数千里方圆。无数音浪炸开,将三都灵山最外层的群山夷为平地。

    酒仙佛在剑道上亦是天才,一式“剑道独尊”,已然破掉君王鼎传人衍化的虚鼎。可那年轻的僧人并未生气,反而喜道:“不愧是墨莲佛王指定的传人,酒仙佛,你有资格成为贫僧的道侣,还是灵魂道侣。吾对你的评价很高,你就先从吾的捧姬姬侍者做起,然而晋升为基友,最后才是道侣。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君王鼎的传人狂妄道。

    哗!

    在场的菩萨、金刚、诸佛、佛王无不哗然,他们还没见过像君王鼎传人这么狂傲的僧人。尤其是他还当着酒仙佛的面讲出这番话来,难道真的不怕墨莲佛王吗。要知道墨莲佛王可是以护短而在佛国出名的。

    曾经有五尊很有天赋的大佛,他们相中了酒仙佛,非要将他掳走,并且破掉他的局部地区之花。那时,酒仙佛才晋升为小佛,根本不是五尊大佛的对手,更何况他们还是巅峰修为,随时都能成为佛王。

    就在酒仙佛的局部地区之花即将不保之际,墨莲佛王的一道分身倏然降下,将五尊大佛的业位都给斩去,让他们从大佛掉到小佛甚至是菩萨业位。

    若非五尊大佛身后也有古佛王存在,墨莲佛王的分身早将他们斩尽了,削去他们的大佛业位,也是为他们好,省得以后再找酒仙佛的麻烦。而且墨莲佛王不会给他们第二次机会,下次等待他们的就是死亡结局了,哪怕是他们的师尊也保不住他们。

    如今,听到君王鼎的传人用霸道的口气宣传酒仙佛是他的人了,玉文佛王、素雪佛王甚至是恶角佛王,都感到震惊。“这厮难道和墨莲佛王有仇吗,非要打他的脸不可吗,再说,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就在此地,若真轰向君王鼎,谁能保存下来还是一说。”

    “大师兄,君王鼎据说是王家的持有物,不知这代传人叫什么。”忽然,一尊佛王传音于素雪佛王。

    “不必鬼鬼祟祟,你既然想知道贫僧的名字,吾不介意告诉你。吾名王夜,将来是要君临佛国的人。至于你们,都是些小角色,贫僧不想知道你们的名字,只会让吾觉得厌烦。”君王鼎的传人冷笑道,他居然有法子截取两尊佛王之间的精神对话。

    名为王夜的汉子,他直接与素雪佛王以及他的追随者对话。“当事人就在你们眼前,你们却不敢问,是因为吾的荣耀将你们都罩在下面了吗。”君王鼎的传人冷笑道,“尤其是你,素雪佛王,你再怎么说也是三都佛王门下的第一人,可贫僧可没看到你的气魄与智慧。你既然压制不住玉文佛王、文艳佛王,看来也不能当上三都灵山之主,何不让贫僧取代你。”

    “放肆!”

    “君王鼎虽是至宝,可你们王家人太狂了。”

    “你是叫王夜吗,好个王夜。你知道自己在对说话吗,站在你面前的可是素雪佛王,是吾等的大师兄,师尊不在灵山时,一切都由大师兄说了算。”

    “你敢数落大师兄的不是,吾等绝不会放你离开。你会死在此地,而且君王鼎也会被大师兄收走,等到净化此鼎上面的杀气,它会是三都灵山的镇山之物。”

    “大师兄,你若不肯出手,师弟愿意代劳。”忽地,一尊佛王走了出来,他的脑袋上有几座佛山浮了起来,在山上,像是有无数大佛在歌颂他的不朽之处。这尊佛王叫做世美佛王,他可不是三都佛王十大弟子之一,在诸佛王之中,声名不显,从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甚至是他的师尊三都佛王也不怎么待见他。

    世美佛王与素雪佛王关系非同一般,所以他一个眼神扫出,三都灵山的大师兄就已明白他的心意,“世美佛王,他这是要吾试探王夜的真实修为。”素雪佛王暗道。

    既然世美佛王有心,素雪佛王也绝不是那种心慈之人,基情与同修之情,对他很重要,可权力更重要。若是能成为下一任三都灵山之主,素雪佛王甚至不介意杀掉世美佛王。

    时间总有人会错意,总有人为了另一人付出一切,却得不到对方的一切。世美佛王就是这种人,为了基友,他甘愿赴汤蹈火。

    “良辰美景,世间之美。无名世美。”世美佛王冷笑道,“你是君王鼎的传人,贫僧倒要看看你有多少能耐。”

    砰!

    世美佛王起手打出一道恢宏的佛气,其浩荡如烟海,不见尽头,如史诗般从神话里涌出,诸佛都得跪拜。“这招叫做梦幻之手。”世美佛王哼道,“王夜,看你如何接下来。”

    然而,世美佛王是很重视君王鼎的传人,可王夜浑然不在意,他已将君王鼎摄来,抓在手里,并且暗催佛元,咚!咚!咚!君王鼎响彻起来,君王之威,浩瀚如海,业已凝实,怒涌而起,化为十万道长河,拍向世美佛王打来的那道佛气。

    轰!

    佛气在刹那之间,寸寸崩碎,像是冰块遇到了滚油,难以维持形态。“什么梦幻之手,不过尔尔。”王夜不屑道,“你若只有这些能耐,贫僧不介意用君王鼎收了你。你实力虽不行,局部地区之花还是能绽放的,吾为让在最美的刹那迅速枯萎。”王夜喝道。

    听到王夜的讥笑,世美佛王极是恼怒,心里则道,好,你很好,就先让你狂一会。贫僧的梦幻之手可是掌教至尊传下来的,是大神通,你真的以为拍碎之前的那道佛气就完了?可笑,真正的杀招还在后面。在世美佛王冷笑之际,那被王夜拍碎的佛气,忽地重新聚起来,化为五指,每一根手指又化为一座佛山,轰隆隆,五座佛山同时镇下,向君王鼎的传人轰去。

    “嗯?”王夜也是一怔,杀心陡起,“你不死心,贫僧就让你成为死人。”他寒声道。

    明显的,世美佛王惹怒了君王鼎的传人。

    “这才是真正的梦幻之手。”

    “是掌教至尊传下来的大神通,大绝学。”

    “世美佛王真会有这么好的气运,竟然能得到掌教至尊的欣赏,传授他大神通。”

    “哼。”忽然间,占据了乌鲤佛王金身的三都灵山之主不屑道,“他哪里得到了贫僧的悉心传授,不过是知道了一点,并未得到真髓。看来他死有余辜。”三都佛王的这道意志可是看穿了一切,因为他知道世美佛王不是王夜的对手,等待他的只有死亡结局。

    “大师兄,你就这么信任世美佛王吗,听说他是的基友兼跟班,他如果因为你而死掉,其他的师兄弟们会寒心的,诸佛也因此能看清楚你的真面目,虚伪至极。”骤然间,玉文佛王高声道,他是故意讲给诸佛听的,目的正是为了打压大师兄的声望,让他在三都灵山甚至是佛国,如同丧家之犬,过街之鼠,人人喊打。

    文艳佛王也是聪明之人,亦道:“大师兄,世美佛王虽然蠢些,可他一心为你,可你是如何对待他的,让他去送死吗,大师兄真是好手段,能利用的人,将他利用到死,人家还一厢情愿,这等使唤人的手段,贫僧是学不来的。”

    在掌教至尊的十大弟子之中,能威胁到素雪佛王的也就几人而已,而玉文佛王、文艳佛王就在其中。

    果然,听到两尊佛王的议论,很多大佛小佛望向素雪佛王的眼神都变了,甚至有些鄙夷他。

    “若是这样的人当上了三都灵山之主,吾等还有活路吗,指不定哪一天,他心情不好,随手将吾等杀掉,我们死不瞑目啊。”

    “对素雪佛王来说一切皆有可能,他喜怒无常,大家都是知道的。”

    “如果只按照实力划分,素雪佛王是有资格成为我们的大师兄,可是依照人品,他在十大弟子之中,和善法佛王并无多少区别,都是一丘之貉,滑稽啊!”

    “不管你们是这样想的,贫僧绝不同意素雪佛王成为下一任三都灵山之主。他若在,贫僧离开灵山就是。”

    “大师兄,你太无情了!”

    “不是无情,是卑鄙而已,你也太看得起他了。”

    一时间,诸佛都在声讨素雪佛王,好像他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诸佛的事。其实不然,素雪佛王只是让自己的基友去送死而已。

    砰!

    遽然间,一声让天地都变色的响声,让诸佛平静下来了。

    刷刷刷,群佛望向高空,只见君王鼎呼呼旋转,鼎上有佛血闪烁着圣洁的光芒,那分明是世美佛王的血。

    而世美佛王的“梦幻之手”早已被王夜的君王鼎破掉了,非但如此,他本人也成了巨鼎之下的牺牲品,身死道消,不复存在。素雪佛王就是想出手,挽回声誉,也是做不到了。人都死了,再说什么都没用,只会被人抓住把柄。

    “死了,世美佛王就这样死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贫僧还未看清楚,世美佛王就这样死了?”

    “可他死的真有价值吗,素雪佛王得到他想要的一切了吗,哼,贫僧倒是想听听他如何解释。”

    “这般冷血的大师兄,他有什么资格站在我们之上。”

    当世美佛王被王夜杀掉之后,更多的佛王开始指责他,好像死掉的是他们的至亲好友,其实他们与世美佛王并无多少同修之谊,之所以愤怒不已,全是出于为自己考虑的目的。

    “你们都闭嘴。”

    忽然间,素雪佛王动手了,因为他不得不出手,否则他在三都灵山真的会成为丧家之犬。

    嗡!

    佛气滚滚,冲刷而下,将几尊讲话最大声的佛王给卷走了,咔嚓,咔嚓,咔嚓,这几尊佛王的脖颈都被拧断了,而且佛首也被拍成碎片,灵台与识海也未得以幸免。

    呼!

    玉文佛王忽地腾身而起,他脚下的有两道玉光劈出,化为无量光河,撞向素雪佛王,“大师兄,你能杀掉诸位同门,可你的名声已经坏了,贫僧不杀你,对不起死在你手中的几位佛王,他们与你的因果,皆由贫僧一人接下了。”

    哧啦!

    倏尔,文艳佛王也是扬起手里的青铜镜,登时,一道镜光斩了出去,它飞出的刹那,化为铜蛇,蛇长万丈,蛇鳞闪烁着寒光。“大师兄,你失道寡助,谁也帮不了你。”文艳佛王竟是和玉文佛王联手了,先杀掉素雪佛王再说。

    “哈哈哈。”王夜大笑,“都说三都灵山里的大小佛王喜欢内斗,今天一见,当真如此,你们真是太难看了。三都佛王尚未死去,只是没有归来而已,你们为了争夺灵山之主的位置,不惜同门相杀,贫僧也是大开眼界。”说话间,王夜打出一串印诀,砰砰砰,劈入君王鼎之中。登时,巨鼎上的玄奥铭文全都亮了起来,如同佛国突然出现了好几个太阳,照亮无数秘境、空间。

    蓬!蓬!蓬!

    十几尊小佛、大佛遽地炸开,化为血雾,他们居然不能承受君王鼎发出的神辉。

    而与此同时,龙羞祭出去的化灵池也受到了影响,哗啦啦,一道道水柱冲天抛起,可还没飞出多远就被蒸发了。“干涸,本座的化灵池在慢慢消失。”龙羞暗忖。“不能再继续炼化拜金台的器灵了,收!”龙羞念头甫动,化灵池化为一滴水,被他摄入掌心,隐而不见了。

    腾,腾,腾,腾!一尊尊金人遽然飞出,自由了,他们重获自由了。

    “难以置信,龙羞那厮竟然放过吾等了。”

    “他也不情愿的,可形势所迫,他也没有法子。”

    “想不到我们竟是被君王鼎的传人救下了。世间的事,谁又能说清楚,道明白呢。”

    “不管了,先逃掉再说,如果龙羞反悔,我们还是难逃一劫。”

    几百尊金人逃得更快了,他们飞向拜金尊者、拜金台。“尊者,请让我们进入拜金台。”

    “请尊者手下留情。”

    “尊者,没时间了,快打开拜金台。”

    一尊尊金人咆哮道,声如洪钟大吕,震彻霄汉。

    当是时,拜金尊者的面容忽地扭曲,一剑从他的身体遽地穿过,业已劈穿他的生命之海,就是基油油田也被震碎了,基气迸滚,在尊者的四肢百骸之中不停扫旋,伤及内脏。

    “啊!”蓦然间,拜金尊者痛吼道。

    当!

    拜金尊者挥掌劈向对面之人,是酒仙佛啊,他一剑刺穿了尊者。

    可有一物挡住了酒仙佛的面庞,是一圆盘,准确的说是盘中餐剑。“送尊者最后一程,你的拜金台贫僧收下了。”酒仙佛道。

    “你不是在和君王鼎的传人厮斗吗,为何会出现在这边?”

    嗤!嗤!嗤!古城剑迸起数十万道剑华,将拜金尊者的身躯切成碎片,四下抛舞。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