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的马不会死的。”拜金尊者冷笑道,“你们不过是三都佛王的学生,修为远不及他,老夫岂会畏惧你们。还有你,不要以为控制了一百尊金人,就能夺走老夫的拜金台。在无数的岁月之中,拜金台早已成了老夫血肉的一部分,你动它,如同割去老夫的肉。”

    腾!

    拜金尊者一步跃出,登时,金色的光河迸滚,无数金色的圆轮迸绽而出,“拜金台,还不归位。”只听尊者喝道。

    轰隆,蓦地,纯金色的拜金台遽地迸幌,将它四周的金人都给轰退了。冥冥之中,拜金台与拜金尊者有种不可分割的牵连,除非杀掉尊者,否则谁也得不到拜金台,哪怕你控制了器灵也不行。

    “垂死挣扎吗。”倏然间,一尊金人冷笑道,就是他用一块金色的石头砸死了尊者的宝马。

    “我不会死的!”

    一道怒喝陡地响起,却是尊者的坐骑发出的。

    宝马,它还没死掉,重生了,而且重生之后,比之前更为神骏。哧啦!宝马的脑袋上,有一只独角刺了出去,登时,神华迸涌,灿若霓霞。

    而之前被玉文佛王、素雪佛王、文艳佛王夺走的三个古字“鳖墨蜗”,忽地挣离出去,飕飕飕,飞向宝马。

    “贫僧不是将它的灵台都给轰出来了吗,为何它还会……”那尊金人吃惊道,“不对,这不是灵台,是灵石!”

    咔嚓,金人捏碎手里的灵石。“一头畜生,也敢欺骗贫僧,你好大的胆子。”金人怒道,“贫僧若是放了你,谁敢听吾的佛法。”

    嗡!金人的颅顶陡地迸出一团佛光,像是光球,冲了出去,撞向重生的宝马。

    “哼,我知道你是谁了。”宝马哼道,“你是恶角佛王,佛国的恶角。难怪你对我的独角念念不忘,原来都是为了修炼自己的恶角。”

    一百尊金人同时望向宝马,均道,这畜生有些眼力,还能识出贫僧的真身。

    不错,控制白尊金人的幕后之人正是恶角佛王,这尊佛王长有一支恶角,他杀掉或者渡化的人越多,其恶角就会更加恐怖,修炼到最后,即会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什么啊,原来是恶角佛王。”

    “他也来凑热闹吗。”

    “先是墨莲佛王,再来又是恶角佛王。”

    “还有谁会跳出来吗,掌教至尊不在三都灵山,一个个道貌岸然的佛王都走出来了,想要占据吾灵山。”

    “三都灵山的事,怎能让外人介入,哪怕他们是佛王也不行。还有,那占据乌鲤佛王身躯的人肯定不是吾师三都佛王,他是邪魔,是异佛,不是吾佛国之人。掌教至尊仁爱无边,怎会抢夺自己学生的身体。”

    “请大师兄执掌三都灵山!”

    “凭什么,应该是二师兄才对。”

    “不,文艳佛王更适合,她心细,而且修为也不在大师兄、二师兄之下。”

    忽然,三都灵山的人吵了起来,他们各自拥护一尊佛王。因为乌鲤佛王与善法佛王出局了,主要的候选人集中在三人身上,分别是素雪佛王、玉文佛王以及文艳佛王。

    可最后能当上三都灵山之主的只有一人,谁愿问鼎灵山之时,身边还有其他人,铲除,只能铲除掉竞争对手。

    嗡!

    蓦地,一团乌光炸开,是乌鲤佛王,他右掌的缺口被天地盒补上了,甫一翻手,就是史诗般的气息,遽然飚射。“哈哈哈,孽徒,你们都是孽徒,贫僧还没死,你们却当贫僧不存在。”三都佛王的声音凭空乍起,在这之前,已经有一部分僧众跪在他脚下,任他为主。可他毕竟不是三都佛王,而是灵山之主的一缕意志寄宿在乌鲤佛王的识海之中,刷去他学生的全部灵识。

    若是三都佛王的真身降临,他绝对不会动用天地盒的,然而现在不同了,三都佛王降临的只是一缕意志,天地盒绝大部分的反噬都会落在乌鲤佛王身上,“贫僧这个徒儿的死活早已无关大局。”

    “盗天子!”乌鲤佛王喝道。

    轰。

    盗天子像是被九霄之雷劈中,遽地栽倒在地,盗天碑的器灵,本能地畏惧天地盒。不仅是器灵,盗天碑亦然,它变得只有巴掌大,躲在盗天子身后。

    “三都佛王。”盗天子忽然从地上爬了起来,也不管自己的形象了,“贫道只用五个呼吸,就能从你眼皮底下逃走,可贫道不屑为之。说吧,你有什么请求,贫道可以考虑。”

    三无佛与清河僧都是盗天子的基友,他们已然听出基友的真实意图了,“怕了,盗天子在怕三都佛王以及天地盒。”

    三无佛抓着仙鸿尺,目光越过万千丈,落在乌鲤佛王那边,可不管他如何施展佛法,都无法看清楚对方的真容,乌鲤佛王像是介于存在于不存在之间的状态,极是诡异。

    清河僧也运转上天之眼,刷!刷!刷!天威莫测,遽然扫出,斩向乌鲤佛王以及他的天地盒。“哼,你的天地盒犯了贫僧的忌讳。”清河僧道。

    “清河之子。”蓦地,乌鲤佛王笑道,他的声音还是三都佛王的。“你也是有气运的人,别人不知,贫僧还是知道的,你亦是器灵!”

    “什么,清河僧是器灵?”

    “他怎么可能是器灵,吾可是看不出来。”

    “你谁啊,若是能看出清河僧的真身来,你就是掌教至尊了。别说是你,大师兄、二师兄、四师兄等人,他们也未看出清河僧的本体。还是掌教至尊厉害,仅是扫量了几眼清河僧,已然获悉他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掌教至尊!杀了清河僧,他不配拥有上天之眼。”

    “只要真正的三都灵山之主,才配得上天眼。”

    之前,投诚于三都佛王、乌鲤佛王的僧众,再度沸腾起来,宣扬三都灵山之主的不朽之处,好似除他之外,众生都是平庸之辈。

    “哼!”

    忽地,一尊金人冷笑道,声音却是恶角佛王的。

    恶角佛王的意志降临,占据了一百尊金人的身体,且将他们炼化,成了自己的分身。然而恶角佛王的这些分身又很奇怪,他们仍是拜金台的器灵。

    原本,恶角佛王是想完全炼化了拜金台的器灵,他是有这种本事的,然而,拜金台要比他还古老,而且散发着邪恶的力量。所以恶角佛王的意志并不敢做出太出格的事。

    锵。

    倏地,被恶角佛王占据身体的金人,他的额头竟然长出一支长角,赫然是恶角,登时,恶气迸滚,乌烟瘴气,几乎在瞬间涌了出去。

    呜呜呜,在恶角四周,鬼哭狼嚎,有千万道声音炸起,像是地狱降临,火宅在旁。“死,你们都得死,宝马,还不交出你的独角,贫僧兴许还会让你死的痛快些。”恶角佛王冷漠道。

    “哼。”宝马不屑道,“你控制的金人,他脑袋上的角并非真正的恶角,只是你以神通衍生出来的幻物,奈何不得我。”

    当是时,宝马神骏无比,两眼迸出道道寒辉,而“鳖墨蜗”三个古字,遽然升起,登时,虚空都炸开了,一道道古韵抛撒,大道至简。可就是那看似简单的古韵、至理,却让一百尊金人都觉得恐怖,“畜生而已,它是如何做到的。”那尊长着“恶角”的金人怒道。

    “奇怪,奇怪啊。”

    “宝马看起来要比拜金尊者还厉害,为何它要屈服于尊者。”

    “贫僧也觉诧异。因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宝马能役使鳖墨蜗三个古字,而且也修炼成功了圣洁的独角。它的实力确实在拜金尊者之上。”

    “一个强势的契约兽,臣服于实力不如它的人,若非它有把柄落入了拜金尊者手里,吾可是想不出任何理由来。”

    看到宝马耀武扬武,三都灵山的诸佛、菩萨也都议论道,大都觉得不可思议。而且,他们也动了异样的心思,像是杀掉拜金尊者,抢走宝马,让其认他们为主。

    嗡!

    三团古色古香的气息,遽然涌出,赫然是出自“鳖墨蜗”三字。

    “尔敢!”

    一白尊金人同时吼道,佛王法则浩荡迸出,而且长出恶角的金人,双手挥舞,结出数万咒印,呜呜呜,像是有天地法螺,同时奏响。“畜生始终是畜生,就让贫僧终结你不幸的一生,也能对佛国有一个交代了。”

    锵。

    金人脑袋上的恶角,骤地向前斩去,如同恶龙出海,掠过长空,震慑千古。

    “可怕,这还不算是真正的恶角。”

    “完了,宝马肯定完了。它好不容易重生,不该挑衅恶角佛王的。”

    “如恶角佛王所说,畜生智慧有限啊,不知死活,天也救不了它了,可惜,贫僧还很钟意他的。”

    一尊尊大佛、佛王遗憾道,他们都认为宝马死定了,哪怕它能施展古术,催动鳖墨蜗三字。

    “一群废物,他们怕是不知道宝马的恐怖之处。”远远的,拜金尊者冷笑道。他站在拜金台之上,目光极其寒冷,像是能劈穿三都灵山。“老夫会找回自己的面子,三都佛王,素雪佛王,玉文佛王,哼,你们都得死。”拜金尊者心里有恶毒之计在翻滚。尊者也是自尊心极强的人,遇到挫折,反而能让平静下来。“你们欠老夫的,吾会加倍施还。”

    当!

    遽然间,一道鼎声响起,而且这鼎声带着寂灭之意,音波所过之处,天地一片死寂,毫无生机。

    “啊,这是……”拜金尊者惊恐道。

    “是君王鼎。”有人吼道,“君王鼎怎会出现在三都灵山,不,是怎会在佛国现身。”

    “谁,是谁携带君王鼎而来,他想做什么。”

    轰隆。一尊神秘而又威严的大鼎,遽然冲至,撞向了尊者脚下的拜金台。

    拜金尊者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人已被轰了出去,“噗!”尊者吐出好几万斤鲜血,可以说得上是血流成河。“君王鼎,是君王鼎。”拜金尊者失声道,他也顾不得伤势了。

    “既然知道是君王鼎,老家伙,你就留下吧。”

    一年轻的僧人,踏莲而来,在他身后,佛光普照千万里,他像是圣洁的化身,金身无瑕。而君王鼎就是他带来的。

    “他是谁!”

    “佛国怎会出现这样一尊强势的人物。”

    “在他的一击之下,拜金台都落于下风,尊者都狼狈而逃。”

    “三都灵山究竟有什么神秘的地方,君王鼎的传人都来了。贫僧实在是困惑。”一白尊金人也觉事情不简单,那看似平静的三都灵山,实则暗流诡谲,若是落入其中,生死都不受自己掌握。

    长着“恶角”的金人,心神未定之际,哧啦,一道神芒迸扫而至,落在他的“恶角”上。

    崩!

    连同恶角在内,金人的脑袋也炸为齑粉。

    是携带君王鼎的年轻僧人先动手的,他毁去了金人的恶角以及他的脑袋。

    “不,他是想夺取拜金台器灵的意识,将贫僧的意志完全驱逐出去。”恶角佛王马上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不由怒道。他好不容易才占据白尊金人的身躯,若让他放弃现在的大好局面,门都没有。

    就在恶角佛王盛怒之际,嗡的一声,鼎音遽起,无数音浪,四下迸扫,涤荡诸天。崩!崩!崩!崩!空间都碎了,无数碎片抛扬而去。而恶角佛王占据的一白尊金人,只留下一尊,其余的都毁了,包括里面寄宿的佛王意志甚至是器灵的本来意识。

    “杀,贫僧要杀了你。”恶角佛王的声音穿过无数空间,遽然而至,登时,风暴遽起,化为无数利刃,旋斩向年轻的僧人。

    然而此人目光平和,他身上有种气质,和酒仙佛很接近。

    当是时,手持古城剑的酒仙佛,他也望向新来的年轻僧人,“君王鼎,是君王鼎。”

    “然。”年轻的僧人道,“是君王鼎。”

    轰嗡!

    蓦然间,年轻僧人左掌拍出,按向天空,刹那间,一尊由佛光凝聚的虚鼎,显化了出来,虽然不是真鼎,可也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虚鼎遽地一幌,那斩落而来的利刃,全都化为乌有。就是恶角佛王的声音所化的风暴,也瞬间溃散。

    “佛国的年轻人之中,能让贫僧动心的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可你不同,酒仙佛。”君王鼎的传人忽道,“怎样,见识了贫僧的手段之后,你愿意与吾Gao基吗。”

    “纳尼!”龙马佛惊道,“这厮的目的原来是酒仙佛。”

    “滑稽啊,想不到酒仙佛的魅力无法用语言描述了,君王鼎的传人也被他俘获了。”滑稽小僧心道。

    “魅力,这就是酒仙佛的魅力。实在是可怕,他竟能让君王鼎的传人为他放下身段,此子可怖。”一些佛王更加忌惮酒仙佛。

    “酒仙佛如果得到了君王鼎,他会超越他的师尊墨莲佛王,能做到真正的问鼎佛国。”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