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金尊者才不会理会金人们的死活,只要有一个活着,其他的就能重生。不过是他们试试化灵池是否可破而已,他们又何必推辞。

    “怎么,你们都不听老夫的话了吗。”忽地,拜金尊者怒道。就连他座下的宝马也感受到了强烈的杀机。

    “汝等还不去离去!”倏然间,那匹宝马喝道,它担心自己也会受到牵连,所以大声呵斥金人们。

    腾!腾!腾!一尊尊金人,恨恨离去,他们虽然不敢埋怨拜金尊者,却敢鄙夷尊者座下的宝马啊。“何等可恶的马,只会嘲笑吾等。”

    “它若不是尊者的马,吾等早将它剁成碎片,扔到荒郊野外。”

    “小点声,我们还是不要当着它的面讲了。”

    “担心个蛋,吾马上就去化灵池了,接下来的痛苦谁能替吾忍受,难道你们还不许吾说真话吗。”

    “你讲得好有道理。”

    于是一群金人纷纷开口,并且诅咒拜金尊者的宝马,“你除了长得好看,贵重,难道还有其它的优点?”

    “不就是坐骑吗,以尊者的身份,什么样的坐骑得不到,宝马,你也休要张狂,早晚有一天,你会被尊者抛弃的,到时候看谁来救你。”

    “小人得志,你是典型的小人得志,不,是小马得志。”

    “哈哈哈!”拜金尊者的坐骑大笑,“吾就是小人得志,吾就是贵重,吾就是身份的象征,地位的象征,你们看吾不顺眼,可吾是你们只能仰望的存在。”宝马极其不屑,它的前蹄忽地向前踢出,哧啦,哧啦,基道富贵之气扫了出去,像是星河迸卷。砰砰砰,十几尊金人躲闪不及,瞬间被扫中,向化灵池倒飞而去,而却速度比他们的同伴还快。

    “草!”

    “吾要是能活着离开化灵池,早晚有一天会杀掉尊者的宝马。”

    “可恶啊可恶啊,我不想去化灵池!”

    倒飞出去的金人,都很恐慌,他们也不再畏惧什么,纷纷大呼小叫。而且他们也是知道的,尊者有时候很好说话的,一些玩笑还是能开的起的。

    龙羞站在化灵池之后,冷冷望着里面的几尊金人,先是被销熔,再次复活,再被销熔,再复活,可他们复活的时间越来越短,而且承受的痛苦却越来越重。金人们一个个惨呼不已,若是能让他们减轻痛苦,就是剜出他们的心脏,他们也乐意。

    砰!

    蓦地,龙羞屈指疾弹,一缕剑气纵出,劈中了化灵池的外壁。登时,化灵池里的水像是沸腾了似的。里面的金人还未来得及吼叫,已被化灵水更腐蚀了,什么都没剩下。虽然他们还能再生,可是只长出脑袋或者腿啊之类的,就被熔掉。

    哗!哗!哗!

    又是十几尊金人掉到化灵池之中,他们享受的待遇和之前的同伴甚至有过之而不及,连个泡都没有,已然熔掉。

    “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过去。”拜金尊者又在催促其它的金人。

    腾!腾!腾!一尊尊金人,他们的灵识都被尊者抹去了,像是风筝似的,飞向化灵池。

    “尊者实在是太可恨了。”也不知道是哪位金人,他忽然开口道。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因为拜金尊者对于器灵而言,如同再生父母,而且随时都能取走他赐下来的一切。“谁,是谁说的。”

    “不是我,不是我。”

    “也不是我,我绝不敢说尊者的坏话。因为尊者做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是有目的的,我们并无质疑的权力。他让我们去死,我们就得死。”倏然间,一尊金人,他走了出来,当着众多金人以及拜金尊者的面,道出真实的想法。他分明是在憎恨尊者,是以,他说的话都是反的。

    不能拜金尊者开口,他的坐骑就怒了,“你只是拜金台一千个器灵中的一员,并不特别,怎敢当着尊者的面,数落他的不是。看来你真的是不想活了,让我来教训教训你。”

    话音甫落,宝马的脑袋上忽地长出尖刺,哧啦,尖刺向前划去,一道寒光劈出,斩向讲话的那个金人。

    “又来了一个狗仗人势的蠢物。”那尊嘲笑拜金尊者的金人不屑道,“你脑袋上的尖刺还不完全,它是你的角吧,吾马上将它折断!”

    腾。

    这尊金人忽地飞起,他五指如山,向下拍去,轰隆,掌劲迸滚,金色的能量风暴怒旋而出。

    轰的一声,宝马脑袋上的尖刺,它劈出去的那道寒光已被金人一掌劈碎。“你的角是吾的了,束手就擒吧。”

    “你究竟是谁,并非拜金台的器灵。”拜金尊者的坐骑忽地醒悟过来,不由喝道。它灵识很早之前就开了,而且对金钱与危险能够提前预知。所以当那尊金人飞来时,它就已凛然。

    拜金尊者也看出器灵的诡异之处,可尊者无动于衷,他还想知道控制了金人的幕后之人是谁,以及他想做什么。“敢和老夫作对,无非有两种情况,其一,你是疯子,不知死活。其二,你修为与老夫相近,或者更在老夫之上。”

    砰!

    遽然间,这尊诡异的金人,一掌劈下,击中宝马的尖刺。尖刺迸发一道道光束,直贯天际。而宝马也随之发出惨呼,因为它脑袋上的那支尖刺几乎断掉。

    如金人所说,如果尖刺能成长起来,它会变成独角,而且神圣而又庄严,甚至堪比独角兽之角。然而金人想在那之前,先折断宝马的角。

    “你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天都不能赦免你。”忽地,宝马大声道,“我要杀了你啊。”

    说完,宝马的眼睛闪烁着红光。轰隆,一声震响,一团神霞自宝马的眼睛中迸出,在神霞之中,有三个上古文字不停旋转,分别是“鳖”、“墨”、“蜗”三个字。

    金人也是一怔,暗道:“鳖墨蜗。这是什么!未曾听说过。”

    当是时,宝马彻底怒了,怒啸一声,鳖、墨、蜗三字化为山岳大小,陡地撞出,轰向金人。

    砰!砰!砰!这尊金人像是被三座山同时撞中,身体登时炸开,化为一团金雾,而且灵识也散尽了。“哈哈哈,都说了,离我远些,我可是很高贵的。”宝马笑道。它得意之极,而且并没收回鳖、墨、蜗三个字。

    三个大字围着宝马不停旋转,发出道道神瑞,照耀诸天。而拜金尊者笑道:“不愧是老夫的坐骑,你很有前途,安心做吾的马,老夫不会亏待你的。”

    “哈哈哈,能得到尊者的赞扬,是我此生的荣耀啊。”宝马也笑道。

    “草,这两厮真是脸都不要了。”一尊金人心道。

    “难怪他们能相处融洽,都是脸皮很厚的人啊。”又有一尊金人暗道。

    “我们是留下来了,可看着兄弟们去化灵池送死,心里很难过,想哭啊,尊者的想法太诡异了,待在他身边,似乎没有前途,我们应该为自己做打算了。”

    “你是说离开拜金尊者?”

    “然也,若无拜金台,他什么都不是,就连他的名气都是依靠拜金台打下来的。我们身为拜金台的器灵,理应比他高贵。”

    “可现实反过来了,是拜金尊者压制吾等,而且随时镇杀,全凭他的心意。”

    “吾等需要改变当前的不平等状况,可拜金尊者不会听我们的话,反会狠狠扼杀吾等的自由之心。”

    “反了,我们干脆反了他,与他的对手合作,将他杀掉,然后谋取更多的利益,重拾自由之身。相信以拜金台的名义,我们能与佛国至强者合作,而非眼里只有金钱的老头子。”

    待在拜金台四周的金人们,意念涌动,而且都起了叛心。可拜金尊者毫无察觉,还在与他的宝马相互吹捧,极是得意。

    刷!刷!刷!刷!

    陡然间,一百道不可摧灭的意志从天而降,犹如银河倒卷,劈入百尊金人的身体之中,而且震碎了他们的灵识。

    而这时,拜金尊者与他的坐骑宝马同时悚然,谁,是谁的大手笔,怎会降下一百道意志,并且占据了金人们的身体。“荒唐,佛国什么时候出现这样的人物了。”尊者震惊道。

    “好厉害的手段,如今,拜金台只有一百尊器灵能活动,剩下的都被龙羞的化灵池抓走了。这人控制了剩下的器灵,相当于能够役使拜金台了。”宝马亦道,它当即祭出鳖、墨、蜗三个字。

    当!当!当!

    鳖,墨,蜗,三个大字轰向百尊金人,试图将它们扫退,或者杀掉几十金人,只要有几个活下来就行。

    “上古之字,被你一匹马得到了,简直是不能在佛国宣扬,你败坏了佛国的名声。”

    “拜金尊者,你既然从封印中苏醒过来,就该逃掉,可你还敢待在三都灵山,炫耀拜金台,你当我佛国之人不存在吗。”

    “这些尊金人已被贫僧控制,拜金台也是贫僧的了,吾只需对着它念经百天,它将会与你断绝关系,成为贫僧的佛器。”

    轰隆隆,一百道声音同时响起,洪钟大吕也似,在宝马与拜金尊者耳边响彻,他们都震惊无比,“谁,是哪位佛王现身了,你既敢与老夫作对,难道还怕留下名字吗,难道说你在忌惮三都佛王与墨莲佛王?”尊者冷笑道,“若是这样,你也是鼠辈,连名字都不敢道出,老夫不屑与你一战。”

    刷!

    拜金尊者却是从宝马的背上飞了出去,倏地遁出,应该说是逃遁。

    就在尊者逃出的刹那,一道数万丈高的光柱陡地劈下,向宝马的脑袋砸去,咔嚓一声,它脑袋上的尖刺应声而断,“啊!”宝马痛呼连天,生不如死。可光柱并未散去,并将宝马照住,哧哧哧,一道道光针扎向宝马的眼睛、耳朵、马背、四蹄等,几乎在瞬间,宝马变得像是刺猬,极其悲惨。

    不消多说,能让宝马拥有这样下场的自然是控制了一百尊金人的大人物。“留你一命,交出上古之字鳖墨蜗的使用之法,贫僧可留你一命,上天有好生之德,而贫僧亦有慈悲之心。”

    “杀了我,你倒是杀了我,我死之后,鳖墨蜗三字,永远没人知道如何役使它们。哈哈哈,你也是小贼啊,上不了台面,只会在墨莲佛王与三都佛王眼皮底下做些小贼会做的事情,真让我笑掉大牙。”宝马大声嘲笑道,并未屈服。

    “哼!”

    一百道怒喝声遽地响起。而白尊金人之中,有一尊走了出来,他手掌托着一物,是一块金色的石头,石头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刷刷刷,道道金光劈出,落在宝马身上。

    咔嚓,咔嚓,咔嚓!宝马的脊背炸裂,骨头也碎了。“给你机会,你不珍惜,反而责怪贫僧对你太仁慈。休怪贫僧施以铁血手段,断你脊椎。”

    “我不会交出上古之字的使用方法,你这消声驴,死心吧,我宁死也不会答应你的。”

    “你的主人都逃掉了,他比你聪明多了,甚至连拜金台都不敢带走。你与他相比,真是蠢到无法描述。贫僧也是无奈啊。”忽地,手里托着金色石头的金人叹气道,他将手一翻,金石落下,砰的一声,敲在宝马的脑袋上,咔嚓,宝马的颅骨登时裂开,灵台都被轰出来了,识海也枯竭了。“贫僧让你的识海,海枯石烂,你亦无话可说,因为这是你的决定,和贫僧无关,吾只是顺势而为。”

    只要宝马的灵台还在,“贫僧自有法子得到鳖墨蜗三字的使用之法,不劳一个坐骑费心了。”金人冷笑道,他忽地目运神光,劈向三个逃遁的古字,“你们想去哪里,在贫僧的眼下,逃得掉吗。”

    “它们是吾的了。”

    遽然间,一道梵唱响起,大气都在迸荡,空间晶壁碎裂。一只恐怖的大手,从天而降,却是抓向鳖墨蜗三字。

    “素雪佛王。”金人哼道,“汝师不在,你真当自己是三都灵山之主吗。”

    “你也不必故意讲出来,贫僧与玉文佛王、文艳佛王等人达成一致意见了,而且三都佛王也在啊,他的意志就在乌鲤佛王的金身之中。”素雪佛王同样冷笑道,“你可与吾师叙旧,不打扰你们了。”

    呼!呼!

    又有两只大手降下,分别是玉文佛王与文艳佛王,他们自然不愿意让三个古字都被素雪佛王抢走,所以也要来分一杯羹。

    “哼!”素雪佛王不悦道,可也没阻止。

    于是文艳佛王抢走了“墨”字,玉文佛王抢走了“鳖”字,而最先出手的素雪佛王摘走了“蜗”字。

    三个古字被三尊佛王平分了。而那控制了一百尊金人的佛王冷笑连连,“你们直接抢走贫僧的劳动成果,不怕吾的报复吗。”

    “你连真名都不敢留下,吾等又怎惧你的报复手段。”玉文佛王不屑道。

    “离开吧,三都灵山之事,你一个外人,以什么立场现身。”文艳佛王亦道,她同样杀心骤起。

    “哈哈哈。”一百尊金人大笑,轰隆隆,拜金台遽地升起,金光飚射,刷刷刷,斩向三尊佛王。“贫僧若是不答应呢。”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