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金台。”

    忽然间,拜金尊者长喝一声,基气迸起数十万丈高,扶摇直上青霄。轰隆一声震响,一座金晃晃的高台升了起来,是拜金台,尊者的最强法宝。

    “老夫的马儿何在。”拜金尊者笑道。

    嗡!

    空间遽地炸开,一只神骏的宝马跃过无数空间,倏然飞至。“尊者,是你在召唤我吗。人道,宁可坐在宝马上哭,也不要放低身段。”拜金尊者的坐骑哈哈笑道。

    拜金台,宝马。

    尊者一下子唤出他的两样至强之宝。“老夫要用拜金台踏平三都灵山。”拜金尊者忽道。适才,他收了五万根基乐之针,心情大好。“毁了三都灵山之后,老夫还有要事去做。要任何就是炼化五万基乐之针,将其铸造成一会动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有了此物,什么小鲜肉不是手到擒来。”拜金尊者只想掳来几百个小鲜肉,与他们合基证道。

    轰隆隆,拜金台遽然降下,数百万道金光迸扫而下,犹如长虹经天,祥瑞纷呈。在金光之中,有千尊金人,他们目光冷峻,注视着下方的三都灵山以及大小诸佛。

    “尊者,吾等可是杀掉他们吗。”

    “佛国与之前相比,似乎衰败了,这还是吾认识的佛国吗。”

    “一代佛国之主是不如一代了,不知当今佛国之主是哪位,有谁能告诉我吗。”

    “哈哈哈,谅其不过是泛泛之辈,不值得吾等了解,还是不知道更好,诸君,我们喜欢战争啊。”

    “杀!杀向三都灵山,我们也能成为佛啊。”

    腾!腾!腾!腾!一尊尊金人,如过江之鲫,骤然冲出,他们身高一致,就是长得也一模一样。器灵,千尊金人都是拜金台的器灵,只要有一个活着,剩下的器灵就能复活,可谓杀之不尽,相当麻烦。

    拜金尊者坐在他的宝马背上,极是得意。“三都佛王,你的金身何在,只敢躲在弟子的躯壳之中吗。”

    哼。乌鲤佛王不悦道,“拜金尊者,你好不容易出来了,为何不逃得远远的,贫僧不杀你,你却主动送死。天地之初,混沌再开。”

    呼!

    天地盒忽地飞来,落入乌鲤佛王手中。

    “啊,危机离去了吗。”盗天子喜道,没了天地盒的压制,盗天碑的器灵顿觉轻松。

    啪。天地盒落在乌鲤佛王手中,之前,他的右掌炸开了,血窟窿仍在,如今,天地盒补上了窟窿,成为他佛手的一部分。

    不但如此,天地盒的盒盖升起,哧哧哧,盒子里飞出道道混沌之气,瞬间迸抛数万丈之高,并且结成无叶之莲、无眼之羊、无角公牛等,每一样事物都有缺陷,它们在高空依次排开,队伍还在扩大。

    哗啦!

    一道混沌之河抛了出去,像是长龙扫尾,拍向千尊金人,要将它们扫碎。

    其中,有一尊金人跳了出来,他扛着一杆大旗,旗上写着“金钱至上”。“混沌之气,天地盒里还有混沌之气。三都佛王,你好大手笔,不过,吾都收了。”说完,这尊金人摇幌手里的大旗。

    呼喇喇,狂风遽起,咆哮而出,将混沌之河都给卷走了,什么都没剩下。

    “哈哈哈,三都佛王,你老糊涂了吗。”

    “主动为吾等送上混沌之气,你这不是给我们投食吗。”

    “好,好好!吃了乌鲤佛王,吃了三都佛王,吾等也尝一下佛王的味道。”

    几百尊金人哈哈大笑,他们都停了下来,观看挥动大旗的金人吞噬混沌之河,混沌之气。

    然而,乌鲤佛王只是冷笑,而且他的笑容开始凝固,倏然间,他佛手一挥,空中,无叶之莲、无眼之羊、无角公牛等,全都冲了下去,轰隆隆,空间都在幌抖,混沌的气息震慑千里方圆。

    而那挥舞着大旗的金人陡觉不妙,“坏事了。”他心道。

    呼!金人将大旗的旗帜卷起,正要飞遁,哧啦,一道混沌之气斩落,将金人手里的大旗都给撕碎了。再来就是金人本身,在大旗被毁的刹那,他一扬手,一片金叶子飞旋而起,化为金舟,挡在他脑袋上方。可是那道混沌之气像是利刃切向纸张,毫不费力,将金舟劈开,而且余威不减,全都落在金人头颅上。

    崩!

    金人的脑袋迸裂,化为一团金光,抛舞而去。

    “拜金台的器灵虽多,可都是废物。”古城剑的剑灵,龙羞冷笑道。他亦是器灵,有些看不惯千尊金人,仗着他们数量众多,而且不全杀了,就能复活。实在是烦不胜烦。“本座尚且能杀掉他们,何况是三都佛王。废物始终是废物,数量并不等于质量,一千个废物加起来,还是废物。”龙羞又道。

    刷刷刷,一道道冰冷的视线,陡地扫向龙羞。拜金台的器灵们显然听到了龙羞在说什么,而且他们极是恼火。因为很少有人敢当着他们的面直斥其是废物。“很好,你很好。”

    “古城剑的剑灵,勉强算是古老的器灵。”

    “哼,笑话。古城剑怎能和拜金台相比。这可是吾听过的最大的笑话。”

    “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剑灵,吾等用金色的身躯就能将他轰成碎片,兄弟们,还等什么,让我们先杀了古城剑的剑灵。”

    “先等等,他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不可妄动。”也有金人仍然保持冷静,并没因龙羞的挑衅而就迷失了方向。

    “你是叫龙羞吧,还不向吾主拜金尊者投降,拜在他脚下,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你也是器灵,应当感受到了来自尊者的恐怖气息。”又有金人吼道。他试图拉拢龙羞,让其成为金人中的一员,或者是同伴。到时候杀了酒仙佛,抢走古城剑就是了。

    “剑灵而已,再厉害也是剑灵。在器灵之中,当以拜金台的器灵为尊,吾等兄弟有千人之多,而你只有一人,见了吾等,不知跪拜,还敢出言相讽,你真是好大的胆子。龙羞,吾之兄弟肯放过你,吾却不肯。”一尊金人格外生气,忽地,他一步纵出,身为金光,哧的一声,纵向龙羞。

    龙羞则是冷笑,“来得好。本座先杀了你,你复活一次,本座杀你一次,看你还能活多少次。”念头既毕,龙羞一指点出,哧啦,剑气如长线,极细且疾,瞬息间飞迸而出,绽开虚空,照着飞来的那尊金人劈斩而去。

    “谅你有多少能为,哼。”金人心道,他右掌化为苫盖,挡在身前。

    当!

    古城剑剑灵释出的那道剑气劈中金人的苫盖,登时,苫盖裂开,金人的右掌、右臂遽地炸开,化为一团金光,竟是抛撒而去。接着是他的肩膀,身体,也化为金屑,如同沙尘,簌簌落下。

    “你杀不了我的,你杀不了我的!”金人的声音并未消失,在另外一个方向传来。

    “是吗。”龙羞哼道。还是他之前释放的剑气,忽地折转,化为万千剑雨,嗤嗤嗤,将虚空都给腐蚀掉了,而金人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身体,再次销熔。

    “啊!”当金人第三次复活时,龙羞的剑气如蛆附骨,再次涌来,并将他斩碎。

    “你,你”金人不管复活多少次,真的应了龙羞说过的话,照样斩去,不让他恢复金身。

    戏耍。古城剑的剑灵分明是在戏耍那尊金人,可其它的金人看不下去了,他们与被杀的这尊金人共享一切,包括痛觉、心情。“好个可恨的剑灵,你真想死吗,之前,吾等还有爱才之心,现在,吾只想灭了你。”

    腾!腾!腾!几十道金光降下,赫然是五十位金人出手了,齐齐奔至,他们的手化为金盘,当空砸下,狠狠砸向龙羞。

    滑稽小僧、龙马佛早已躲开,并没出手帮助龙羞,反而有旁观的意思。龙羞更是不以为然,因为他不需要那两头基老的帮助。“本座的取向正常,不想和基老有说不清的关系,他们躲开更好,省得有人说闲话,坏了本座的名声。”古城剑的剑灵暗忖。他眼瞥五十个金盘落下,不由冷笑,当即捏剑印,朝天空打去。嗡的一声怒响,剑印如山,撞向金盘,当当当,将其撞成碎片,全部倒退而去。

    可是龙羞并未收手,剑印再出,只是他第二次捏的剑印有些奇怪,像是一个池子,池子里也有水,可都是剑流所化,若被卷入其中,有形之物都会被切割成碎片的。

    当是时,共有五十一尊金人出手对付龙羞,他们也觉得荒谬,“一个小小的剑灵,吾等联手斩他,已是吾等不愿见到的,传出去,绝对会被人嗤之以鼻。”

    “可不是吗,古城剑的剑灵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滑稽啊!”

    “他通过剑印唤出来的池子有些古怪,我们还是小心些更好,不好,那是化灵池。”其中有一尊金人骇然道。

    “什么,你说那是化灵池。”余下的几十尊金人同时道,他们不由怔住。

    化灵池,顾名思义,能化去器灵的身体、念识,终归虚无。可古城剑的剑灵居然修炼出了化灵池,这是拜金台的器灵说没想到的。

    古城剑虽然古老,可与拜金台相比,还是更年轻啊。然而,就是这稍显“年轻”的佛国名剑的器灵,居然能修炼出化灵池,这是拜金台的器灵所不能接受的。然而,事实摆在眼前,五十一尊金人,他们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腾腾腾,向远处遁去,避开化灵池。一千金人,只有有一人活着,他们就能活过来,可是被化灵池抓住了,哪怕是复活,也会再度被销熔,如是反复,并非所有的器灵都能忍受的。那可真是会让金人们疯掉的。

    蓦地,古城剑的剑灵大袖一拂,剑风浩荡,遽然而出,轰隆,整座化灵池旋扫而出,哗啦,哗啦!池子里飞出一道道水柱,像是巨龙,冲向五十一尊金人。“本座说杀了你们,就不会给你们逃遁的机会。先拿你们试刀,再来就是拜金台的全部器灵,本座都要炼化,一个不剩。”龙羞哼道。

    拜金尊者坐在他的宝马马背上,眼瞅着拜金台的五十一尊器灵纷纷逃遁,不由大笑,顿觉有趣,“滑稽啊,你们平时天不怕地不怕,见了化灵池,逃得比谁都快。要不要老夫出手帮你们挡下化灵池。”

    可金人们都知道拜金尊者分明是在说反话,他不会出手的。

    因为拜金尊者偶尔也会拿拜金台器灵取笑,甚至是杀掉他们,只剩下一人,然后再让他们都复活,再杀掉,如是重复。

    可即便如此,也总比在化灵池里被杀掉要好得多,其中的痛苦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

    砰!

    蓦地,从化灵池里飞出的水柱,忽地抓住一尊金人,直接将他拍成碎片。然而,碎片并未散去,反被被水柱给吞噬了,并且重新落入化灵池之中。

    “啊!”很快,化灵池之中就传出那尊金人恐怖的嚎叫声,似在承受不可言说的痛苦。简直就像是汉子被摘去了蛋与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听到同伴的惨呼,剩下的五十尊金人逃得更快了,可他们的度始终不及化灵池冲出的水柱更快。

    而且,拜金台的其他器灵,全都聚在拜金尊者四周,也不敢动手了,生怕下一个被炼化的就是他们。“请尊者出手。”

    “请尊者出手,杀了古城剑的剑灵。”

    “尊者,请您摄来龙羞,将他打入拜金台之中,成为器奴!永远离不开拜金台,只能做它卑微的看门狗。”

    “龙羞总是一副高贵的样子,若是让他做一条狗,守护尊者的拜金台,那应该会很有趣的。”有一尊儒雅的金人忽然道,他像是握着智珠,比其他的金人聪明多了。

    “哦,你的提议很有趣。”拜金尊者笑道,“老夫都被你说动了,不错,古城剑,老夫一定会拿到手,至于剑灵,要不要都没关系。杀了也行,可老夫有慈悲之心啊,还是让他做一条狗,也不会折损老夫的仁爱之心。”

    “尊者英明啊!”

    “请尊者马上擒下龙羞。”

    “此獠已经抓走三十多尊金人了,可恶。尊者,请马上毁掉化灵池。”

    “可恨啊,为什么龙羞能炼出来化灵池,他是如何做到的,以我们一千人的智慧,也不能”

    “哼,还不是因为你们比龙羞更废材。”这时,拜金尊者冷笑道,他袖子一扫,砰砰砰,几十尊金人被他扫了出去,赫然是飞向化灵池。

    “啊,尊者,不可啊!”

    “尊者,我们对您忠心耿耿,为何这样!”

    “饶命,饶命啊!”

    “吾不想落入化灵池之中。”

    一时间,那些被打飞的金人不停嚎叫,显得很震惊的样子,因为他们没想到拜金尊者会拿他们做实验,扔进化灵池之中。

    拜金尊者是答应金人,他会出手的,可尊者没说什么时候出手,以及如何拿下化灵池以及龙羞。

    “只留下百人,剩下的全部都去吧。”拜金尊者冷冷道。

    “什么!”

    “尊者饶命!”

    “尊者!”

    拜金台的器灵们都慌了,因为拜金尊者分明是要他们主动飞向化灵池,成为池子里的试验品。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