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鲤佛王也是被盗天子给气坏了,所以使出最终手段来,哪怕废掉自身修为,也要拉上盗天碑的器灵作为垫背的。

    可清河僧与三无佛可盗天子想的不同,他们都想得到乌鲤佛王手里的异宝。

    三无佛起手就是仙鸿路神通,轰隆一声巨响,仙路再现,横亘而出,撞向乌鲤佛王。“交出你手里的东西,贫僧还能饶你不死。能吓唬盗天子的人只有贫僧,这次,吾姑且饶过你。”

    刷!

    清河僧的上天之眼,遽地发出一道天威,劈向三无佛的仙鸿尺以及仙鸿路,“只要你有点脑子,就不会听这和尚在说什么。他不会放过你的,来,到吾身边来。吾赐予你大基情,大智慧。”

    佛国两尊高手都要取乌鲤佛王的命,而且玉文佛王还在袖手旁观,并无相助的意思。乌鲤佛王冷笑不已,他如何不知诸佛的想法,“很好,你们都想让贫僧死,那贫僧就死给你们看。”一股浩大的念头,忽地从乌鲤佛王的灵台底部升起,旋即贯穿他的识海。百分之一个刹那,乌鲤佛王全部的念头化为一束,高万千长,像是天地之初就已存在的巨木。

    “吾徒!”蓦地,三都佛王的声音在乌鲤佛王的识海中炸开。

    是的,一切都是三都佛王陡的诡计。是他指点乌鲤佛王找到当初封印盗天碑与盗天子用的异宝,天地盒。

    天地盒,既不属于佛国,同样不属于佛门,而是三个纪元之前流传下来的异宝。别看它只是一个黑色的盒子,却能容纳天地,故曰天地盒。

    当年,三都佛王用天地盒才能将盗天碑、盗天子封印,可封印他们之后,天地盒也飞走了。

    天地盒的离去也是三都佛王计划中的一环,也为后来乌鲤佛王找到它埋下了铺垫。

    嗤嗤嗤!乌鲤佛王的识海,迸出一道道佛光,金光灿灿,拂照万丈方圆。“吾徒,你有舍身之意,此是大慈悲,大智慧。”三都佛王的声音再度响起。而乌鲤佛王好不容易恢复的那点澄净意识也被斩去了。“徒儿啊,你只能听吾的命令。”

    嗡!

    乌鲤佛王的灵台遽荡,佛光更盛,劈开他的头颅,向外迸射。

    与此同时,乌鲤佛王的右掌变得像是黑玉,是天地盒将要飞出去了。噗的一声,血水迸飙,而乌鲤佛王的右手也废了。

    呼!

    一块黑色的盒子陡地升起,与其说它是盒子,倒不如说是棺材更确切。

    天地盒甫一飞出,呜呜呜呜,三都灵山都在哭泣,无数僧众跪倒在地,向黑色的盒子跪拜,态度极其虔诚,甚至比跪三都佛王还要恭敬。

    崩!

    蓦然间,整条仙鸿路都碎了,可它根本没靠近天地盒,距离它还有数百丈。

    仙鸿路崩碎之后,仙鸿尺陡地斩下,哧啦,一道仙气横纵千余里,绕着天地盒飞驰。可天地盒忽地一震,一片乌光撒出,将仙鸿尺散发的仙气都给吞噬了。

    “啊!”三无佛怔怔道,“吾的仙鸿尺与仙鸿路神通怎会无用。”

    清河僧本想狠狠地嘲笑三无佛,可他的上天之眼发出的天威,也被天地盒吸收了。“可怕的盒子,它究竟是什么来历。”

    三无佛与清河僧都知道盗天子的封印与三都佛王有关,可对方用的是什么佛器以及哪种封印之法,他们就不得而知了。所以当天地盒飞出来的时候,清河僧、三无佛都有些失神。

    呜呜呜!天地盒的盒盖忽地打开了,里面传出万千神鬼哭泣之声。而盗天子听了,吓得大姬姬都失去知觉了,并且开始呕吐。

    “不要,贫道可不要再度被天地盒封印。打死贫道也不要!”盗天子惊惧道。他被天地盒吓怕了,哪还有什么高人风范,又不能当饭吃,要了何用。刷!盗天子拧身而起,跳到盗天碑之中,隐而不见。

    盗天碑也变得只有砚台大小,慌不择路,迅速遁离天地盒。

    啪!

    蓦地,天地盒之中飞出一只黑色的手掌,隔着数千里,照着盗天碑劈了下去,将其打入尘埃之中,咔嚓,咔嚓,地裂数十万丈,三都灵山都受到影响了。

    “不好!”

    盗天碑之中,盗天子骇道,他刚刚躲到天碑之中,天地盒就开始攻击他,而且锁住了盗天碑之中的空间。盗天子如果再不出去,盗天碑则会成为他的牢笼。

    当的一声,盗天子别无它法,向上飞遁,撞向盗天碑的内侧,脑袋都快炸了。最终,他还是飞了出来。不,是被黑手给轰出来的。

    像是犁地的蚯蚓,盗天子在地下飞窜。他也顾不得收走盗天碑了,自己的命更重要,再说他已经能和天碑分开,而不受影响。

    “哼!”忽然间,乌鲤佛王不屑道,“盗天子,见了贫僧,为何还要逃,你不是要找贫僧报仇吗。”

    从乌鲤佛王口中传出的声音赫然是三都佛王的,因为此时,乌鲤佛王的灵台被佛法冲刷几十万次,再无任何念头。

    “师尊!”

    “是掌教至尊。”

    “拜见师尊!”

    “掌教至尊来了,恭迎掌教!”

    扑通,扑通,扑通,大小诸佛、佛王,跪倒一片,都向乌鲤佛王跪拜。然而素雪佛王、玉文佛王以及手拿青铜镜的文艳佛王,对此很冷漠,他们无视诸佛、佛王,并没向乌鲤佛王下跪。

    善法佛王犹豫几次,最后还是选择站着,而非跪下。他怒道:“你不是掌教师尊,占据三师兄的金身,为的是什么!”

    “孽徒。”乌鲤佛王冷笑道,“见了为师,为何不跪。”

    哧啦!

    乌鲤佛王右手一翻,一团黑烟扬起,化为无数长针,刺向善法佛王。“此是基乐之针,但凡被刺中的汉子,不是基老也得Gao基。”三都佛王的声音从乌鲤佛王口中传出,显得很是诡异。

    这时,拜金尊者道:“基乐之针,据说打一针,是个汉子,他的局部地区都受不了,乌鲤佛王,不,三都佛王,他怎会祭炼这么多的针。老夫,老夫很想去试一下啊。”

    拜金尊者可是老不正。。。经了。

    刷!

    拜金尊者纵身飞出,居然主动招揽基乐之针。“来来来,都到老夫这边来。”

    “雾草。”

    正在地底逃窜的盗天子好不容易钻了出来,正在仰望天空,然后就看到了拜金尊者飞向基乐之针。“老东西脑子坏了,真敢主动去碰基乐之针,还是三都佛王那卑鄙的大和尚炼制的。”

    曾经,盗天子也是正常的器灵,可有一天他遇上了三都佛王,佛王对他说:“小哥,贫僧有一针,你可愿接受。”盗天子因为觉得对方是得道高僧,也就答应了。然后就没然后了,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盗天子都不能走路。局部地区有大雪。

    三都佛王真要疯狂起来,器灵他也敢破掉其局部地区之花。

    砰!

    蓦地,从天地盒飞出的那只大手,再次拍下,将刚刚钻出来的盗天子再次拍到地下千丈处。“三都灵山的土地富含氮磷钾,有了它们,土地才能肥沃啊。”

    “法门,善法佛王的蛋鳞甲法门,难道和土地里的氮磷钾有关?”盗天子像是想明白了什么,忽然大彻大悟。“被天地盒里冲出来的大手拍了一下,贫道似乎更聪明了。”盗天子心道。

    喀啦啦!

    忽然间,盗天子四周的泥土都向他堆砌而来,而且泥土变得比金铁还要坚实。当!盗天子一指刺出,非但没有戳穿,他的手指头也折了。“天地盒里究竟藏着什么人,为什么要与贫道过不去。而三都佛王也很忌惮那人,所以才不肯将天地盒待在身边。”盗天子转念想道。

    “不能继续下去了,否则贫道会死在此地。”盗天子心念一闪即逝,轰隆,盗天碑从远处飞遁而至,撞向地面,咔嚓,咔嚓,山崩地裂,而盗天子趁此逃了出去。只是这次,他临走时抓走了盗天碑。

    “真是好奇啊,拜金尊者收走多少基乐之针。”盗天子心道,可他不敢回头,因为天地盒不会放过他。

    再说拜金尊者那边,他右掌在空中一划,一道金光斩出,哧哧哧,金光裂开,化为无数长线,卷起一根根基乐之针,抛向尊者这边。

    当然,拜金尊者不会真的用自己的局部地区接纳长针,他还得炼化它们,之后再使用。

    此时,乌鲤佛王已成了三都佛王的傀儡,再无自己的意识。“孽徒啊,你将都不孝。为师好难过。”三都佛王冷漠道。

    然而,不管是素雪佛王还是玉文佛王,文艳佛王,都没理会乌鲤佛王,因为他们已经得到确切的消息,三都灵山之主,他是真的回不来了,如今,寄留在乌鲤佛王身体中的不过是他的一道意志。

    嗡!

    遽然间,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飞了过来,撞向乌鲤佛王。验证,墨莲佛王同样为了验证心中的疑惑,看三都佛王是否真的回不来了。

    “哼!”乌鲤佛王冷笑道,“佛友,你修炼了三心二意神通,对外宣称,你能同时拥有两座灵台,恐怕不止是两座吧。”

    说话间,乌鲤佛王抓来善法佛王的“蛋鳞甲”法门,陡地扔向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

    “啊!”善法佛王也是一怔,因为蛋鳞甲法门彻底和他失去联系了,明显的,是乌鲤佛王在作祟。“你枉为吾师啊。”善法佛王怒道。

    锵!

    剑吟骤起,是酒仙佛,他一剑斩出,剑啸响彻数千里方圆,无数道龙形马形剑气,遽地奔涌向善法佛王。

    远处,龙马佛见了,不由大喜,“酒仙佛随便挥了一剑,剑气的形状也是爱贫僧的形状啊。”

    龙马佛,旁门第二门马镇门门主的亲弟弟,他名字里有龙字,也有马字。

    滑稽小僧听到龙马佛的说法,明显不悦,“强词夺理,酒仙佛做什么,都是随意而为,哪有你想那么多。”

    “你这长相滑稽的蠢货,哪里知道贫僧与酒仙佛之间的基情。”龙马佛得意道,“你接着嫉妒我们,贫僧只会更开心。滑稽小僧,你并非来自佛门,身家不清,佛国容不下你,早晚有一天,你会被驱逐出去。”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龙马佛。吾之基友酒仙佛,他将来是要佛国之主的,有了他的庇护,且看谁敢驱逐吾。”滑稽小僧冷笑道,“就是你龙马佛,再不努力,对酒仙佛没有利用价值了,他自然会抛弃你,都不需要贫僧说你的坏话。”滑稽小僧再道。

    让滑稽小僧意外的是,龙马佛并未反驳,因为他也知道对方说的都是实话。将来,酒仙佛就算不能当上诸佛之主,他在佛国的地位也差不到哪里去。

    “善法佛王危险了。”龙马佛道,“他虽然拥有佛王业位,可蛋鳞甲法门被乌鲤佛王抢走了。”

    “那不是乌鲤佛王,而是三都佛王。”滑稽小僧道,“忘记乌鲤佛王吧,他已经成为过去。墨莲佛王告诉酒仙佛,三都佛王被困在一神秘的异空间,休想离开。”

    “恐怕是墨莲佛王故意将三都佛王引去那里的吧,为了让他作为试验品。”龙马佛道,他虽然拜在三都佛王门下,可对掌教至尊并无多少感情,同样的,他也不喜欢墨莲佛王,因为酒仙佛看向墨莲佛王时,眼里总有一种奇异的神采,不是师徒之情,分明是基情啊。龙马佛要是这点也瞧不出来,那他也不会成为酒仙佛的基友了。

    “他们的事,我们管不到。不管是墨莲佛王还是三都佛王,他们杀你我太容易了。”滑稽小僧道,“怎会这么容易,善法佛王被酒仙佛杀了。”因为事情太过顺利,滑稽小僧反而觉得不真实。

    “没有杀掉他,善法佛王还活着。”龙马佛道,他目运两大神电,扫了出去,轰的一声,一人从虚空中跳了出来,赫然是善法佛王,只是善法佛王是向龙马佛、滑稽小僧、龙羞等人飞来的。

    “你撕比不过三都佛王,却来对付我们,当我们好欺吗。”龙马佛道,他忽地取出龙族的法宝之一,呜呜呜,这件法宝哭个不停,里面像是有个萝莉,不肯出来。

    轰!

    龙马佛祭起龙族之宝,并且喝道:“善法佛王,寻上吾,是你自寻死路,怪吾不得。”

    “滑稽啊,龙马佛,你虽然是情敌,可以值得尊敬,让吾来帮你。”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滑稽小僧主动告知天下,他要帮助龙马佛。

    “他们这又是唱的哪一出,事关三都灵山的存亡,不得不尽力,否则没地方住了。”白马佛忽道,他虽然投靠素雪佛王,可没打算成为他一辈子的傀儡,毫无自由可言。

    砰!

    遽然间,善法佛王被龙马佛祭出的法宝轰飞了,不管是枣子还是那对大雁,都成了过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