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佛一言不合就祭出了他师尊墨莲佛王的第二座莲台,震慑千古,只是轻轻一撞,已将善法佛王的法门给轰碎了。

    “难道墨莲佛王真想入驻我三都灵山!”

    “哼,墨莲佛王管的太多了。他听说三都佛王不在灵山,就按不住野心了吗,并且差遣酒仙佛前来打探。”

    “龙马佛与酒仙佛待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好人,他肯定背叛掌教至尊了,请大师兄出手杀了他。”忽然间,白马佛冷笑道,他现在投靠素雪佛王了,而且以对龙马佛死心,若能借助大师兄的手杀掉曾经爱过的基友,对白马佛来说也是一桩好事。当断则断,不留后路。

    “善法佛王,没用啊,平日,你虽然低调,可也很狂妄,怎样,见了三都佛王的第二座灵台,你就束手无策了吗,让人失望。难怪文艳佛王瞧不上你。你太垃圾了。”

    “呵呵,是我们高看他了,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低调都代表实力。有的人之所以选择低调,是因为他平庸。”

    “正是这个理,善法佛王也是平庸之辈。他在掌教至尊的十大弟子之中,声名不显,只好选择依附文艳佛王,被人差遣才是他的命,贱!”

    之前,跟随善法佛王的人纷纷拆台,并且高声斥责他。因为他们都想投靠新的佛王,像是素雪佛王、玉文佛王,甚至是文艳佛王,哪位师兄都比善法佛王要好。

    大树底下好乘凉,可是你不事先打点,只会成为大树的养分。

    善法佛王也没想到他追随者变得那么快,简直是翻脸不认人。可他也不怎么在意,因为他本来就将那些人当成是将死之人,随时都能做成佛像的。“一群没有主见的佛,贫僧对你们也是无语了,所以你们都去死吧。”

    轰隆。

    遽地,善法佛王前方有一座高大的法门显现而出,而法门之中,不断有佛王法则迸涌而出,如同一道道神虹,秩序之链,抛撒向背叛善法佛王的大小诸佛以及佛王。

    “愿意站在贫僧身边的人,可进入雁枣门。”忽地,文艳佛王道。

    文艳佛王讲出这话,分明是要与善法佛王斩断关系,从此是陌路人,再不作它想。

    “贫僧愿意拜在文艳佛王门下。”

    “吾也愿意。”

    “四师姐,承蒙你不弃,贫僧给跪了。”一尊大佛跪倒在雁枣门之前,随后他被一股浩大的吸力,扯进雁枣门之中,躲过了善法佛王的凶狠报复。

    有一部分人躲过此劫,可也有观望的,他们还没想好是投靠素雪佛王还是玉文佛王等人,所以他们目光闪烁,本想着待价而沽,哪里知道善法佛王不念旧情,祭出可怕的法门,赫然是要他们的命。

    蓬!

    一尊佛王,他的佛头遽地炸开,而且识海也彻底毁去,灵台都被善法佛王摄走了。“不杀你,贫僧如何对得起自己。”

    砰砰砰,三十几道神虹,陡地劈中第二尊佛王,登时,他的四肢碎裂,同样的,灵台也被善法佛王凭空抓摄而去。

    善法佛王之所以收集他们的灵台,并是不想着炼化它们,而是回收灵台之中的戒印。

    其实,善法佛王为人很小心,而且异常自负,信不过任何人。所以有人发誓说要跟随他,他一口答应,可暗中却在这些人的身体之中种下戒印。

    不同于其他佛王的戒印,善法佛王的戒印数量有限,只有四十九枚,而且四十九枚全毁之后,他才能修炼新的戒印。

    能被善法佛王相中的人都是很有潜力而且长相清丽的人,而且有四十九人之多。“贫僧还是将全部的戒印回收了吧,省得以后麻烦。”

    意念已定,善法佛王下手更快,毫无犹豫。他身前的那座法门,亦被称之为“蛋鳞甲”法门。因为在法门之上,铺了一层细鳞,而且细鳞之上又有十几万枚金蛋,每一枚金蛋重逾千钧。

    飕!飕!飕!飕!一百枚金蛋飚射而出,轰向雁枣门。“师姐,将你收留的败类都赶出来,贫僧要杀了他们。都是些墙头上的草,毫无原则可言。他们既然敢背叛贫僧,说明他们同样会背叛你,师姐!”善法佛王还未放弃文艳佛王。

    青铜镜之中,文艳佛王只是冷笑不语,她右手捏印,嗡的一声,一团碧芒涌出,青铜镜的镜面像是湖水沸腾了一般,不停涌动,而碧芒迸射而出,跃过雁枣门,化为绿色的屏障,砰砰砰,百枚金蛋全打在绿屏之上,像是拿骨头扔狗,一去不回。

    “善法佛王,你杀心太重,三都灵山已经容不下你了,吾愿意替师尊教训你。”文艳佛王冷笑道,“你的这一百枚金蛋,吾收下了。不止如此,你的蛋鳞甲法门,吾亦会收走。”

    不等善法佛王回答,轰!雁枣门迸绽一团镜光,却是发自青铜镜,镜光耀耀,照亮千里方圆,已然锁定了善法佛王以及他的蛋鳞甲法门。

    “哈哈哈。”善法佛王大笑不已,像是遇到了极开心的事。“师姐啊师姐,贫僧为你付出那么多,可你仍是铁石心肠,贫僧又是为了哪般。你想杀吾,想夺走吾之法门,哼,哪有那么容易。”

    咔嚓!

    骤然间,善法佛王一脚踩下,地裂数万丈,泥尘迸扬,化为沙尘暴。而在他前面的那座法门也起了变化,一枚金色的巨蛋,高逾千百丈,里面不知能藏多少人。

    轰隆!

    金蛋撞碎了封锁善法佛王四周的镜光,登时,虚空皆碎,气流迸滚,恐怖的能量风暴四下扫动。

    刷。

    一人仗剑而来,却是酒仙佛。他使用的仍是“独善其身”小神通,然而,这次有两个“善”字从古城剑的剑尖冲出,一个“善”字撞向金色的巨蛋,还有一个“善”字像是宝盖,停在酒仙佛的上方,为他照亮前方。

    更奇怪的是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它并没攻击善法佛王,而是停留在空中,不停旋转,更像是在观察周围的一切。也因为有它在,玉文佛王、素雪佛王等人格外忌惮。

    哪怕是盗天碑的器灵,他也在观望。盗天子可是听说过墨莲佛王的大名。“这座灵台很古怪,贫道要不要收了它。”

    “让吾来吧。”蓦地,清河僧道,他袖袍一卷,轰隆,一团水汽迸开,水汽之中,一颗眼睛浮了起来,是他的七品天眼,又被称作上天之眼。

    上天之眼蓦地睁开,刷,一道天威,长万余丈,遽然斩出,径向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冲去。

    盗天子在犹豫,可清河僧没顾忌那么多。他有上天之眼,可代天行事。

    三无佛见到情敌动手了,顿觉不悦,更让他恼火的是盗天子的态度,分明是纵容清河僧。“当着贫僧的面秀恩爱,你们真有胆量。人气!”

    呼!

    一道人气自三无佛的头颅迸出,这道人气化为人形,赫然是一俊秀的公子,凌空飞渡,也是遁向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似乎想抢在清河僧之前,毁掉或者抢走灵台。

    酒仙佛祭出师尊的第二座灵台之后,就再没有理会它。因为他并不想让师尊的灵台藏在自己的识海之中,就像是有只眼睛时时刻刻盯着他,让他极是不自在。如今那座灵台被他逐出,是毁还是留,已和他无关了。

    当是时,酒仙佛僧袍一扫,停在他上方的“善”字忽地飞出,化为数万道死气,卷起地上的金蛋,咔嚓咔嚓,竟然将它勒碎了。

    “蠢货!”善法佛王哼道,“你以为这样就能毁掉贫僧的金蛋吗,它可是由佛王法则凝显而成的。”

    酒仙佛不置可否,一剑斩出,哧啦,剑气恢弘,浩荡而出,卷起千堆雪,将金蛋的碎片都给冻结了。“你的法门吾也会取走的。”酒仙佛道。

    轰隆隆!

    倏然间,地面遽震,像是有宝藏即将冲出。可是飞出的却不是宝藏,而是一座古城。

    “吾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善法佛王道。

    那自地下升起的古城也是酒仙佛的剑道神通所致,为的就是夺取佛王的法门。可善法佛王早有准备,他双手不停打出各种奇妙的咒印,天女散花一般,落在古城之上,将其封印了。

    而这时,青铜镜之中,文艳佛王忽地飞了出来,雁枣门绽放无量光华,一尊女佛王,高贵无比,似乎诸天都臣服在她脚下。她手持青铜镜,目光冰冷,刷刷,青铜镜一扫,两道镜光遽地旋出,照着善法佛王的脑袋劈去。“师弟,你当吾不知道你的心思吗,你只是爱慕吾的容颜啊,却非真心喜欢吾。被你杀掉的女菩萨之中,也有吾的好姐妹,她们死不瞑目,吾迟迟不愿为她们报仇,就是为了给你机会,让你向吾跪下,并且道歉,悔过自新。可你不知悔改!”

    “师姐,你的虚伪让贫僧感到由衷的不悦啊。”善法佛王道,“明明是利用吾,利用够了,随便找一个借口而已,你直接说就是了,为何非要冠冕堂皇。佛国之人就是虚伪啊,贫僧也是。”

    崩!崩!崩!下方,古城之中的楼台、古道、酒肆、客栈等,接连炸开,全被善法佛王的咒印毁掉了。

    “贫僧的蛋鳞甲法门,除了金蛋之外,还有龙鳞,神甲。”善法佛王喝道。

    呼!

    一道龙尾遽地扫出,单是龙尾的一部分,也有万丈长。这道龙尾是由一片龙鳞所化,它扫向的却是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

    不但三无佛、清河僧、盗天子忌惮墨莲佛王的灵台,善法佛王也是,那座灵台就像是悬在他们上方的利剑,随时都能斩下,削去他们的生机。

    “哼。”

    倏尔,空中的灵台有一声冷笑传出,分明是墨莲佛王的声音。声音不大,却传遍了三都灵山,很多弱小的佛都跪在地上,不能承受墨莲佛王的灵台之威。而玉文佛王也是祭出一道玉符,绽放道道光华,“好个墨莲佛王,看来他真的打算入驻三都灵山了。”

    乌鲤佛王站在盗天子身后,他道:“前辈,墨莲佛王不好惹,我们还是先退下吧。”

    啪!

    盗天子一掌劈出,打在乌鲤佛王脸上,“你休要激怒贫道,这一巴掌是为了打醒你,退下。”盗天碑的器灵冷笑道。

    轰。盗天碑迸出一团天光,将乌鲤佛王撞飞了,不让他待在盗天子身边。拒绝,盗天碑分明是拒绝了乌鲤佛王,只因对方心存恶意。“在贫道风光时,你还不知在哪里。你师尊三都佛王都杀不死贫道,只能选择封印。而你却敢打吾的注意,就凭你这点微不足道的勇气,贫道杀你千次都不足惜。”

    “然而,你对贫道有恩,吾还是念旧情的,所以才不杀你。”盗天子又道。

    乌鲤佛王心中的怒火已经达到了极致,盗天子多次当着诸佛的面让他下不了台,极是难看,可谓一点面子都不给。“杀,贫僧要杀了盗天子!”乌鲤佛王心道。

    腾嗤。

    骤地,乌鲤佛王掌心升起一道乌光,登时,天地为之一暗,一缕恐怖的气息,像是从远古涌来,铺天盖地,向盗天碑聚来。

    “啊!”盗天子悚然道。

    “盗天子。”乌鲤佛王恨声道,“你打吾的脸,吾就让你死,死你知道吗!”

    “你,你是从哪里得到的……”盗天子携起盗天碑,遽地逃遁,不敢在停在三都灵山。

    可是乌鲤佛王掌心发出的那道乌光,像是活了过来,化为黑色的天龙,冲着盗天碑追去,像是要将它们吃掉。

    清河僧与三无佛都觉奇怪,因为他们都觉得盗天子是大题小做,乌鲤佛王能拿出什么好东西,吓得他风度都不要了,“怪哉。”清河僧道,“三无佛,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管它是什么,能吓一吓盗天子也是好的。吾可不会出手。”三无佛道。

    “吾也正有此意。”清河僧道。

    盗天子的两位基友,都觉得很有趣,因为都在欣赏他飞逃的窘态,“滑稽啊。”三无佛、清河僧心里升起同样的念头。

    “别看了,快来帮贫道。”盗天子怒道。“贫道要是死了,你们会后悔一辈子的,当年,若没有它,三都佛王怎能封印吾!”

    “什么,三都佛王靠的是它,所以才能封印你!”

    “好东西啊!”

    三无佛与清河僧异口同声道。

    刷刷!刷刷!三无佛、清河僧却没再看盗天子,而是望向乌鲤佛王那边。他们的心思出奇的一致,杀掉乌鲤佛王,抢走他手里的宝物,这样就能控制盗天子了,让他永远离不开自己。

    “各凭手段了。”三无佛道,他当即祭出仙鸿尺,祥光普照,仙气飞迸。

    “哼。”清河僧道,“上天之眼!”

    “雾草,你们还不动手,杀了乌鲤佛王。”盗天子吼道,“不能让他祭出手里的异宝,贫道会死的,绝对会死的。”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