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酒仙佛出手了,所以善法佛王也动手,他可不愿心爱的师姐受人欺负。

    善法佛王是三都佛王门下的第七人,他平时很低调,然而此人真正的实力并不在五师兄、六师兄之下,甚至比他们还强。可善法佛王因为喜欢四师姐,所以才刻意隐藏实力,因为他不想让文艳佛王觉得受到威胁了。

    法门!

    散善法佛王要以法门轰杀酒仙佛,只因对方毁了他送给文艳佛王的绣帕“锦绣天下”。

    然而,酒仙佛不惧善法佛王的法门,“独善其身。”只听酒仙佛冷笑道,他甚至没用动剑气凝成的古城。

    独善其身,墨莲佛王授予酒仙佛的一道小神通,并无多大用处。可酒仙佛施展起来就不一样了。

    嗡!一团基气从酒仙佛身上绽开,结成幢盖,将他罩住。呼!幢盖急旋,洒开无数经文,经文时灭时亮,像是光河。

    砰的一声。善法佛王的法门撞了过来,可酒仙佛躲都没躲,站在原地。他上方,幢盖甩出去的经文,像是锁链,将法门给拴住了,并且钉在虚空之中,一动也不能动。

    “你终究只能独善其身。”善法佛王哼道。只见他佛指向前点去,哧啦,一道由佛法凝炼而成的长链扫了出去,劈向酒仙佛。

    “亏你还是佛王,竟不能理解吾的独善其身之意。”酒仙佛不屑道,他对善法佛王相当失望。

    呼!

    倏尔,酒仙佛一转身,他上方的幢盖也随之转动,一串串经文,卷珠帘似的,拂扫而去。砰砰砰,那座被钉在空中的法门,忽地被经文长流击中,咔嚓,咔嚓,再坚固的法门也出现了裂痕,还是那种不可愈合的道痕。

    嗡。

    蓦地,幢盖飞起,而且化为一字,即是“善”字,字高八千丈,闪烁着无穷无尽的神辉,并将法门全部的气息都给轰散了。

    当!

    “善”字撞向了法门,登时,法门应声而裂,化为千万片,迸抛散尽。

    “穷则独善其身啊。”善法佛王忽道,“酒仙佛,墨莲佛王传你独善其身小神通,你可想过此中的真意。不要以为你毁掉贫僧的一座法门就能在吾面前横着走。”

    锵!

    酒仙佛执起古城剑,哧哧哧,剑气迸滚,凝为一“死”字。

    “善法佛王,三都灵山将会是你的葬身之地。”酒仙佛道。“三都佛王再次,吾还会顾忌他,如今他不在了,也许永远不会回来。吾再无任何忌惮!”

    轰隆隆,那巍巍然的“善”字,陡地一变,也成了“死”字。

    “吾的独善其身神通,为你铺平了通向死亡的道路。”酒仙佛再道,他右臂一振,古城剑斩了出去,哧啦,一道剑气卷起无数死亡的气息,汇同八千丈高的“死”字,向善法佛王撞了过去。

    “酒仙佛疯了吗,他真敢对七师兄动手。”

    “墨莲佛王的学生,他以为自己也是佛王,哼,可笑。”

    “都道墨莲佛王护短,你们看啊,酒仙佛马上就要被七师兄打倒在地,为何我们仍不见墨莲佛王。”

    “墨莲佛王与吾师三都佛王以佛友相称,他的弟子有错在先,他老人家哪有脸来此地。”

    那些追随善法佛王的大小诸佛、佛王,纷纷喝道。他们都在嘲笑酒仙佛,甚至在诬蔑墨莲佛王。

    素雪佛王、玉文佛王都没动手,他们只是听着。因为两尊佛王的师弟们,也道出了他们想说的话。墨莲佛王还有他的学生,好好待在自己的禅修之地不就好了吗,为何非要来三都灵山。难不成还想赶走三都灵山之主,自己成为新任的灵山之主。

    不管是素雪佛王还是玉文佛王,甚至是乌鲤佛王等人,他们都想取代师尊,成为新一任的三都灵山之主。所以任何想接近灵山的人都会被他们当做是敌人。

    尽管酒仙佛破了善法佛王的一座法门,可诸佛并不看好他,毕竟,此地是三都灵山,墨莲佛王的手也不能伸到这边来。

    酒仙佛施展“独善其身”神通,并将“善”字转化为“死”字。

    “善法佛王,你名字里有一个善字,吾的神通里也有善字。遇到吾,是你的不幸。”酒仙佛道。

    轰隆!

    “死”字一震,浩荡无穷的死气像是从九天之上冲刷而下,涤荡万里长空。

    当是时,善法佛王右掌竖起,犹如禅刀,一道道佛法从他的右掌迸旋而出,“酒仙佛,贫僧的师姐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问佛无道。”只听善法佛王喝道。

    嗡。

    一团诡异的佛气自善法佛王的左眼旋出,和他右掌劈出去的数千道佛法相互绞绕,化为一尊佛像,只是这座佛像并没有耳朵以及眼睛,你向他祈求或者发大愿都是没用的,因为他什么也听不到,所以这道神通才叫做“问佛无道”。

    腾!

    佛像陡地向前踏出一步,登时,风云齐变,禅音响彻诸天,而佛像走过的地方,虚空崩塌,再无任何道路,无迹可寻。

    砰!

    蓦地,佛像挥出一掌,他的佛手像是一座灵山,轰然拍下,与那巨大的“死”字相撞的刹那,死气溃散,“死”字也迸裂开来。

    “贫僧看你如何独善其身。”善法佛王怒道。“酒仙佛,贫僧向你保证,你将会求死不能,求佛也没用,求吾更没用。”

    轰隆隆,无耳无眼的佛像,一步步踏出,在他脚下,有无数莲花开了又败,败了再开,如是循环,并不中断。

    “问佛无道!”酒仙佛冷笑道,“吾就是佛啊,道就在吾脚下,在吾手中,在吾剑上,在吾眼里。”

    锵!

    酒仙佛手里的古城剑遽地斜指无耳无眼的佛像,“你无眼,即使有了,也是有眼无珠。你没有耳朵,纵是有了,也不能听八方,要了有何用。”

    轰隆,酒仙佛手中的古城剑又是一抖,剑气飚射,哧哧哧,瞬间化为思过墙,而且还是十面墙。

    十面思过墙,高千百丈,向前撞去,试图拦下无耳无眼佛像。

    可是佛像的脸上忽然裂开一道像是竖眼的印痕,哧啦,一束灰色的光芒迸劈而出。崩!崩!崩!崩!十面思过墙,先后炸开,承受不住灰色光束的冲击。

    “哈哈哈,酒仙佛,你也只能逞口舌之利,真要动起手来,你绝不是七师兄的对手。”一尊佛王笑道,他并非居住在三都灵山的最内层,而是中层,因为他能言善辩,所以很受善法佛王的喜爱,留他在身边,出谋划策,都是为了得到文艳佛王。

    “只要善法佛王想,两个酒仙佛也不是他的敌手。”

    “酒仙佛毕竟不是墨莲佛王,他敢跳出来与文艳佛王、善法佛王厮斗,已经很有勇气了,然而,也到此为止了。酒仙佛现在连大佛都算不上,只拥有佛之业位。勇气可嘉,贫僧只能这么说。”又有一尊佛王笑道,他似乎在劝善法佛王,不可杀掉酒仙佛,当然,教训一下他还是可行的,到时墨莲佛王也不好说什么。

    然而,就在十面思过墙毁掉的刹那,轰隆一声,之前本来散尽的死气再次聚来,化为一个“死”字,死字又变成了善字。

    “独善其身!”

    “酒仙佛的独善其身神通没被破掉吗。”

    “不可能。善法佛王能破万法,独善其身只是一门小神通而已。”

    可事实如此,酒仙佛的“独善其身”小神通仍在,那个巨大的“善”字就是最好的证明。

    轰!

    “善”字向前撞去,将灰色的光束都该湮灭了。而这时,无耳无眼的佛像,也是一怔,他不像是死物,而是活物。

    咔嚓,佛像的脸忽然掉了一层石屑,石屑之下竟然是一张年轻的面庞,是生人,是活着的人啊。

    “啊,他是……”

    “他是九师兄,消失了很多年的九师兄!”

    “可九师兄的佛头怎会出现在四师兄唤出的佛像之中。”

    “有传闻称,九师兄与四师兄不合,而在掌教师尊离开三都灵山之后,九师兄也消失了,大家都道九师兄是去追随掌教了,现在看来,分明是四师兄……”

    是善法佛王杀了他的九师弟,并且枭去他的佛头,封印在佛像之中。如今佛像的面庞,外面覆盖着的石屑被震碎了,也因此现出里面的真容。

    刷刷!刷刷!玉文佛王、素雪佛王、乌鲤佛王,甚至是青铜镜之中的文艳佛王,他们都望向善法佛王,以及佛像之中的那颗人头,赫然是他们的九师弟,祭酒佛王。

    然而斯人已去,剩下的只有一颗佛头。

    “你现在很开心吗。”善法佛王道,“酒仙佛,你的脑袋也会被贫僧削下来,和祭酒佛王的一样。贫僧喜欢将敌人的脑袋安置在佛像之中,在贫僧的寺庙里不知收集了多少佛像,僧像,菩萨像。”

    更夸张的是在善法佛王心底还有一个疯狂的念头,如果他再追不上四师姐文艳佛王,他会杀掉她,并且斩去她那颗漂亮的美人之头,每一根头发都不会伤害,要完整的保存起来,最后放置在玉石雕刻的佛像之中。

    善法佛王这个可怕的念头,并未告诉任何人。要是文艳佛王知道了,她肯定会疏远他的,兴许还会设计除去他。

    “四师弟脑子有问题。”乌鲤佛王忽道。

    “吾看也是。”玉文佛王道,“看他平时很文静的样子,真要发起疯来,真不是一般的可怕。你猜,他杀害了我们三都灵山多少人,又做出多少佛像!”

    “我看那些跟随四师弟的人脑子都有问题,也许,他们都是被选中的人。因为四师弟很有可能杀掉他们,并且摘掉他们的脑袋。”乌鲤佛王故意大声道。愿意无它,吓吓善法佛王的追随者。

    其实不用玉文佛王、乌鲤佛王、素雪佛王等人开口,善法佛王身边的追随者已经寒心了,“此人太危险。”

    “跟着他,也许哪天就没命了,还会被做成佛像。”

    “难怪文艳佛王一直不喜欢善法佛王,都是有原因的。我们还是和保持距离更好,至少还能活命。”

    “酒仙佛虽然只有佛之业位,可不知为何,贫僧越看越觉得他顺眼。肯定是墨莲佛王教导有方。”

    “三都佛王门规森严,可是他的弟子之中也有败类,掌教至尊没有错,错的都是善法佛王,是他辜负了掌教的信任,理当废除一身修为,并且逐出三都灵山。”

    跟着善法佛王一道而来的佛王、大佛小佛等,都在交换彼此的神念,当然,他们都是瞒着善法佛王的。

    “怎会如此。”善法佛王心惊道,“贫僧怎会将自己的秘密公诸于众,不好,心灵风暴!”

    呼!

    恐怖的风暴在善法佛王的心灵中怒卷而起。是心灵风暴,而且引动善法佛王心灵风暴的正是酒仙佛。

    然而要命的是善法佛王尚且不知酒仙佛是如何做到的。

    修为恐怖如善法佛王,他已经能让心灵彻底平静下来,别说是风暴了,就是一丝微风也不会出现的。

    “贫僧知道了,是酒仙佛的独善其身神通在使坏。”善法佛王怒道。他的佛头之上,忽地涌起道道祥瑞、法则,而后,一座法门浮了起来。只是这座法门实在是太矮了,只有数尺高。

    轰嗡。法门之中,遽地迸出一团佛王法则,浩浩荡荡,迸涌向酒仙佛。

    “你想以佛王法则困杀吾。”酒仙佛冷笑道。他执起古城剑,手腕一抖,铿锵,长剑抖幌,哗哗哗,灵气迸出,接着一座灵台从古城剑的剑尖升了起来。

    灵台,墨莲佛王留在酒仙佛识海中的第二座灵台。

    墨莲佛王修炼的三心二意神通,所以能有两座灵台,并将一座灵台放在他的学生身上,除了保护酒仙佛之外,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即是……

    不放心啊。

    表面上不说,其实墨莲佛王心里还是有一点忌惮酒仙佛的,因为他的这位弟子实在是太过惊艳了。

    轰!

    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遽地飚射而出,撞碎了善法佛王释放的法则。

    “这种气息,是墨莲佛王!”善法佛王惊道,“不会错的,是他。不对,是他的灵台。听闻墨莲佛王修炼了两座灵台,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呼!

    善法佛王脑袋上的那座法门,不受他自己的控制,主动飞向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简直就是飞蛾投火,自取灭亡。

    “回来!”善法佛王怒道。他大手向前抓摄,哧哧哧,佛气滚滚,像是洪流,扫向法门,要将它拖回。可是佛门像是野马,任凭善法佛王如何施为,都是拉不回来的。“可恶!”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