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天子也是基情之人,当即向拜金尊者表明心意,来啊,老帅哥,大家一起合基证道。

    奈何三无佛、清河僧极力阻拦,他们可不想给自己寻找第三个情敌。

    只见三无佛右手挥舞,他的仙鸿尺祭了出去,刷刷刷,一道道仙气迸扫开来,仙鸿尺也变成千余丈长,气势恢宏。

    “贫僧怎会落后。”清河僧道,他右手两指掐诀,清河浩荡而出,在清河之上,还站着很多奇怪的佛像,他们结成大阵,杀气腾腾。“拜金尊者,你是久远之前成名的人物,贫僧愿意和你斗上一斗。”

    三无佛、清河僧先后出手,而乌鲤佛王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可他的脑袋上全是烂泥,整个人很颓废,哪有佛王的风采,可是此人的眼神极冷,似乎抓到谁就能把对方轰死。

    而赐予乌鲤佛王这副尊荣的不是别人,正是拜金尊者。“老夫早已修炼出白金之身,你们这些后辈,不知老夫的厉害,还想与吾Gao基,可笑。老夫选择基友的标准相当高,你们都不行。像雁枣门里的和尚才行,她虽然是女人,可老夫有办法将她变为汉子。”拜金尊者冷笑道,不知为何,尊者相中了文艳佛王,无论如何都想得到她。

    文艳佛王在三都佛王的十大弟子之中,是唯一的女人,而且并未削发。她青丝飞舞,右臂皆黑,左臂胜雪。“我与青灯相伴,老东西,你心存不良,今日不杀你,有违我当年发下的毒咒。”

    当!

    蓦地,文艳佛王素手拍出,按在青铜镜内侧,登时,碧光涌开,青芒飚射。与此同时,雁枣门也因佛王动怒了,而向前撞去。

    这次,对拜金尊者出手的可不止两人了,是三人。

    清河僧,三无佛,文艳佛王。

    锵!

    遽然间,酒仙佛右手张开,从剑子仙肌那里摄来古城剑。“酒仙佛,你……”剑子仙肌也是一怔,他没想到墨莲佛王在佛国唯一的学生要动手了,而且用的还是剑。

    龙马佛也没反应过来,倒是滑稽小僧笑了,“酒仙佛,让贫僧助你。”只见滑稽小僧双掌按向酒仙佛的奶大肌,向其输送滑稽神力。

    滑稽小僧并非滑稽门的传人,也没得到滑稽大帝的承认,可他仍能修炼出滑稽之力,虽不是正宗的神力,却也散发着滑稽气息。

    “贫僧早晚会像滑稽大帝那般,开创盛世。他有滑稽树,贫僧也有。”

    呼!

    滑稽小僧吐出一团紫光,紫光之中,有一棵小树,小树甫一出世,吸纳了紫光,并且从滑稽小僧那里夺去了他十分之三的本源之力。

    滑稽树。

    不,是模仿出来的滑稽树。

    “贫僧也擅长种植技术啊。这是属于贫僧的滑稽树,上面也有滑稽果。”滑稽小僧笑道。

    砰!

    蓦地,酒仙佛用他的奶大肌撞开了滑稽小僧,而龙马佛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同时怒火迸滚,“好哇,你们当着吾的面,脸都不要了吗。”如果情况允许,龙马佛会劈了滑稽小僧的。可他也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龙羞可是古城剑的剑灵,他当即明白了酒仙佛的想法。“主人是要去斩了拜金尊者。”

    用自己的奶大肌撞飞滑稽小僧之后,酒仙佛长啸一声,攫来一圆盘,是盘中餐剑。腾!酒仙佛飞了起来,站在圆盘之上。“拜金尊者,让吾来与你Gao基如何。”

    “哈哈哈哈!”

    拜金尊者大笑,“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大家争着抢着与老夫合基。你是墨莲佛王的徒儿,果然有些眼色。”

    铿锵!

    拜金尊者五指一扫,在虚空中犁出几百道金色的长痕,劈向酒仙佛以及他脚下的圆盘。

    在佛国,墨莲佛王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拜金尊者也是听过他的,而且与其探讨过宇宙哲学以及比利大道。“他的学生,想来也查不到哪里去。那年,墨莲佛王拒绝了老夫,吾只好拿他的学生替代他了。”

    拜金尊者并无伤害酒仙佛的意思,只是想见他擒下来,最后带走。

    三无佛、清河僧、文艳佛王、酒仙佛,佛国的几位俊杰,虽然目的不同,可他们都想要拜金尊者的命。

    而乌鲤佛王,此人虽被拜金尊者当众奚落,可看向尊者时,仍是一脸尊敬与谦卑。“师尊三都佛王已死,树倒猢狲散,吾重新选择师门,拜在尊者门下,也不会荒废了吾这一身修为。”

    其实,乌鲤佛王真正的想法是,学得拜金尊者的一切神通,然后将老东西杀掉。

    “你们都拜金一无所知。”尊者冷笑道。

    砰!砰!砰!砰!遽然间,拜金尊者打出数百拳,每一个拳头都有金山大小,数百金山,横挪而来。当的一声,撞飞了仙鸿尺。

    轰隆!

    三座金山,几乎同时撞中了雁枣门。当是时,金光迸舞,犹如万千龙蛇齐出,在虚空中舞动。而雁枣门之中,青铜镜之内,文艳佛王拿出一方绣帕,向前掷了出去。呼!绣帕变得有数万丈方圆,冲出青铜镜、雁枣门,并且盖了下去,刹那之间,卷走三座金山。咔嚓,咔嚓,咔嚓!将金山都给勒碎了。

    文艳佛王祭出的绣帕也是有来历的,叫做“锦绣天下”,能将天地都给吞噬。何况是几座金山。

    哗啦啦。

    清河涌来,浩荡无尽的水汽,迸起万余丈,像是珠帘放下,也挡住了数座金山,为其蒙上一层水珠。水珠在金山上不停滚动,已经山体都给腐蚀掉了。

    锵!

    酒仙佛一剑斩出,剑雨蒙蒙,古城将出。轰隆隆,山河皆动,天地异色,一座无法看到尽头的古城遽然而现,像是从遥远的国度里被人召唤出来了。

    古城甫一出世,震慑在场诸佛。

    剑子仙肌也会这招,可声势与酒仙佛的比起来,直如云与泥,似乎拿他们作比较就是对剑子的无声嘲笑。

    “酒仙佛!”剑子仙肌暗道,“难道终吾一生,贫道也绝难超越你吗,你就是吾面前的大山啊,不翻过,贫道此生的成就如此了。”剑子仙肌不由叹了一声气,顿觉受挫。

    同为酒仙佛的分身,仁妻菩萨匆匆扫了一眼剑子仙肌,已知他的想法,哼道:“剑子,你又何必气馁。酒仙佛之所以能被墨莲佛王收为学生,还是他在佛国唯一的学生,你就该明白他的资质有多绝艳。而你我只是他的分身之一。分身就是分身,哪能超越本体。我们只能努力,这样才能靠近他,而不是被甩在身后。”

    “姐姐啊,你这是在关心贫道吗。”剑子仙肌道,“吾以为你心肠似铁,看来是贫道错了,你若是汉子,吾一定会喜欢你的。”

    “所以你现在很讨厌我了!”仁妻菩萨取出一布袋,扔了出去,呼呼呼,袋子之中,数千张符箓飞出,瞬间将剑子仙肌给包围起来。“去死吧,蠢货!”

    “哈哈哈。女人啊。”剑子仙肌右掌劈出,两道剑气横纵千百丈,崩!崩!崩!崩!一张张符箓倏地炸开,被剑气摧毁了。

    适才,仁妻菩萨只是为了掩饰失望,可她没打算真的杀掉剑子仙肌,所以布袋里的符箓也是寻常无奇。

    远处。

    轰隆隆!古城向前撞去,任何挡在它前面的金山,犹如纸张做成的一般,不堪一击,被古城一撞,登时裂开,化为金粉,迸洒而去。

    古城苍凉而又萧瑟,烟雨如画。

    而酒仙佛持剑而来,脚踏圆盘。

    圆盘的本体是盘中餐剑,哧哧哧,剑气纷扬,切割虚空。酒仙佛竟是遁向拜金尊者。

    “小辈。”忽地,雁枣门之中,文艳佛王喝道。她可不允许有人抢在她前面杀掉拜金尊者,故而大声呵斥。文艳佛王称酒仙佛是小辈,也合情合理。因为酒仙佛在佛国的地位虽然尊崇,可还是无法与文艳佛王相比的。

    呼喇喇!

    文艳佛王的绣帕像是彩云,遽然扑下,云海浩荡,佛气磅礴。

    出手了,文艳佛王竟然对酒仙佛出手了。“贫僧的绣帕号称锦绣天下,看你如何逃掉。”三都灵山之主,座下第四人冷笑道。

    嗡!

    蓦地,酒仙佛背后有一团团剑光涌起,炽丽之极。剑光登时化为思过墙,高数十万丈,厚千丈。

    酒仙佛是用思过墙挡下文艳佛王的“锦绣天下”。

    盗天碑之上,盗天子惊叹道:“此子的天赋让贫道悚然,若是他想要,还能铸造出更多的思过墙,手法要比三无佛高明多了。”

    “哼!”三无佛也听到了盗天子在说什么,只是冷哼一声,也未反驳。因为他也觉得酒仙佛的手段更惊人。“佛国的盛世即将到来了吗,老旧的终究被淘汰。”

    新生的才是未来。

    然而,三无佛可不认为自己是古旧之物,他也是新生代的人,是佛国的未来,将来是要与酒仙佛一争高下的。因为佛国之主只能有一人担任。

    清河僧目光一转,视线也停在酒仙佛身上,此子为何选在这个时候出手。而且他得罪了两边,文艳佛王与拜金尊者都对他不利。清河僧慧眼转动,可也没能看出酒仙佛的真意。

    咔嚓!

    思过墙被绣帕拍碎了。

    “这下精彩了。”

    “酒仙佛要怎样才能破掉文艳佛王的锦绣天下。”

    “酒仙佛的潜力无限,可现阶段,他还不是文艳佛王的对手。文艳佛王何许人也,三都佛王门下第四人,还拥有雁枣门与神秘的青铜镜。就是玉文佛王与乌鲤佛王也很忌惮她。”

    “说不定我们三都山真的会出现女主人。文艳佛王若是能击败素雪佛王,贫僧敢保证,她一定是下一任三都灵山之主。”

    随文艳佛王一道而来的诸佛、佛王,他们都看好她,所以才与她站在同一战线,抗衡玉文佛王、素雪佛王。

    在几位佛王之中,有一人格外低调,他释放的气息甚至不如一尊小佛。

    即便如此,可没人敢小觑他。因为他是三都佛王的第七个弟子,善法佛王。善法佛王一直仰慕文艳佛王,所以很早之前就投靠她麾下了。

    “七师兄,酒仙佛太狂妄了,让我们去教训一下他。”一尊佛王不悦道,他分明在讨好善法佛王。可他又不敢得罪酒仙佛背后的墨莲佛王,所以才说去教训酒仙佛,而不是杀掉他。

    “酒仙佛应该感到幸运他是基老,否则七师兄早就上前炼化他了。”

    “文艳佛王是七师兄的,谁也抢不走。”

    站在善法佛王身边的人,心照不宣。他们如何不知七师兄的心意,他何止是仰慕文艳佛王,而是爱慕啊,想和她成为道侣。然而,文艳佛王的野心不允许她答应善法佛王,只是与他结善缘而已。这也是文艳佛王高明的地方,她对七师弟若即若离,让他更加依赖她,而不是离开。

    腾!

    忽然间,善法佛王飞遁而出。

    “七师兄!”

    “七师兄,真要出手吗?”

    “因为他想在文艳佛王面前表现吗,真是难为他了,不管如何献殷勤,文艳佛王都无动于衷,偶尔给他点好脸色而已。”

    几尊佛王心道。他们可不敢讲出来,生怕惹怒了善法佛王。

    哧啦!

    骤然间,酒仙佛转过身来,古城剑也斩了出去,剑气犹如长线,并将文艳佛王的绣帕给斩断了。

    所以善法佛王才飞了出去了,因为绣帕是他寻来的,并且献给了心仪之人。“混账!”善法佛王怒道,“你怎敢毁了师姐的绣帕。你罪该万死,酒仙佛,你师傅墨莲佛王来了,也救不下你。”

    轰隆!

    善法佛王一掌劈出,一座法门遽然而生,高千百丈,无数法则冲出,涌向酒仙佛,要将他吞噬。

    酒仙佛淡淡瞥了一眼善法佛王,铿锵,他再度抖开古城剑,当当当!剑尖上凝聚着滑稽神力,化为光圈,倏然荡开,虚空顿起涟漪,天空都在摇幌。

    之前,滑稽小僧已经神力通过酒仙佛的奶大肌,授予他了。

    “可怕的滑稽气息。”善法佛王心道。他站在法门之后,右臂一扫,轰隆,法门向前移去,带着无尽的杀机,非要炼化了酒仙佛不可。

    “哼,贫僧的滑稽之力,你能炼化吗。”滑稽小僧冷笑道。他话音甫落,善法佛王的法门撞散了几百圈滑稽涟漪。“啊!”滑稽小僧笑不出来了。

    “看来你真是没用啊。”龙羞即道,“本座还很期待呢,都是吾的错啊,为什么要对你抱有期望。你毕竟不是滑稽大帝的门人。”龙羞再道,他看谁不顺眼,就会直接道出,不留情面。哪怕是酒仙佛的基友也不例外。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