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一别,乌鲤佛王发已经对盗天碑的器灵心存畏惧,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时时不忘,想着克制盗天子的方法。终于,他翻阅佛国古经,寻到一可行的秘法。

    可秘法真要实施起来,却有伤天和,而且还需数万僧众的鲜血与灵台。然而,乌鲤佛王也管不了那么多,别人的生死和他无关,信徒是死是活,那也是他们的事。最终,乌鲤佛王还是遵循秘法,将一件佛器给祭炼出来了。

    与其说它是佛器,还不如称之为魔器。

    “乌鲤佛,你想用这枚蛋炼化贫道。吾该说你是异想天开吗。”盗天子不屑道。

    刷刷。

    盗天子目光一扫,两道长虹旋出,落向那枚黑色的巨蛋。砰砰,虹芒散尽,可是蛋壳都没能击碎。盗天碑的器灵也没觉得有多惊讶,且道:“蛋里面蕴育的可不是佛,而是魔啊!”

    “乌鲤佛,汝师三都佛王,他知道你做的一切吗。”盗天子冷笑道,“想不到从灵山里走出来的佛,却有着一颗魔心。”

    “佛国之人,自认为高人一等,其实与妖国之人并无多少区别。”清河僧冷漠道。

    “你好歹也是佛啊,为何看轻自己。”三无佛即道,“你若不喜欢待在佛国,随时都能离开。再说,此间好像也没谁会欢迎你。你离去时,贫僧兴许还会送你一程。”

    清河僧、三无佛都是盗天子的器灵,两人还没放下成见,都想置对方于死地。

    尽管盗天子说,基友们哇,不要撕比了,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可没用啊,三无佛与清河僧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完全无视盗天碑的器灵。

    “你,过去。”忽然间,盗天子指着以天官,命令道。

    “是。”

    被点名的天官,也未反抗,径直走了过去,向那枚黑色的巨蛋冲去。可在他靠近巨蛋的同时,嗤嗤嗤,几百道黑线扫了过来,将天官缠住了,并且在地上拖走了。

    “盗天子,你为何不自己来呢。”乌鲤佛王讥笑道,“只会用些小角色来为你探路,有用吗。”

    崩!

    尚未靠近黑色的蛋,那位天官的脑袋忽然炸开,像是果酱般散去。

    而这时,雁枣门,青铜镜之中的文艳佛王,他忽地抬起头来,也望向黑色的大蛋。刷刷,文艳佛王目绽两道长光,像是摇曳的烛光,看似随时都能熄灭,却散发着让人心悸的气息。

    咚!咚!咚!黑色的巨蛋忽地传出心跳之上,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即将出生。

    “哼。”

    文艳佛王冷笑道。他虽然也是初次见到乌鲤佛王的蛋,可像是对它很了解似的。“三师兄,你该感到幸运,师尊若是在此,他会杀了你的。”

    “师尊回不来了!”乌鲤佛王道,“四师弟,师兄我啊,还有一枚蛋,它可是为你而准备的。”倏然间,乌鲤佛王一甩袖,一道白芒电射而出。

    蛋,还是蛋,只是这蛋的颜色是白色的。

    乌鲤佛王依照佛国秘法炼制的蛋可不止一枚,他的每一位假想敌都有一枚,甚至是三都佛王也没放过。

    “二师兄,大师兄,你们俩个混账东西。”乌鲤佛王心道,“贫僧当然知道你们瞧不起吾,文艳佛王,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排名还在贫僧之后。可看看你,以为得到了佛门至宝雁枣门,就能将吾踩在脚下?”乌鲤佛王嫉妒的肺都快炸了。

    “还有第二枚蛋。看来三师弟也为吾准备了……”玉文佛王心道。他与乌鲤佛王看似莫逆,其实不然。相互利用而已,若都讲出来就没意思了。

    “有意思,二师弟与三师弟,他们终于要狗咬狗了吗,贫僧可是很期待这一天。”素雪佛王窃喜道,在他身旁,白马佛异常恭顺,因为他能开辟出三处基油油田,全都仰仗于大师兄。“待在素雪佛王身边,我将来的成就一定超过龙马佛与酒仙佛。”白马佛忖道。

    因为被爱伤害的太甚,白马佛才选择忘掉过去的基情,“世间的汉子,你不能对他们太好,否则到头来受伤的是自己。”白马佛也算是从他与龙马佛的基情得到了教训。说到底,人都是为自己而活的,扯出再多漂亮的理由,也掩藏不住其虚伪与自私自利的本质。

    “文艳佛王,据说他与其他的师兄弟们都有矛盾,分明是行走的仇恨基。”白马佛自然知道他的这位四师兄,仇人无数,当然,他的基友数量也很可观,而且有很多高品质的基友。“贫僧什么时候才能像文艳佛王、素雪佛王这般厉害。”白马佛无限憧憬,心生向往之情。

    轰隆!

    骤然间,佛国之宝雁枣门,遽地摇幌,飕飕飕!数千颗枣子飞了出去,它们撕裂苍穹,散发着恐怖的能量风暴。

    而那颗飞来的白色巨蛋,它也察觉到了雁枣门的可怕,嗤嗤嗤,白色的蛋忽然裂开,可里面烟雾蒸腾,究竟藏着的是魔还是邪物,无人得知。

    “都给我到蛋里来。”遽地,裂开的白色蛋壳,传出一道声音。呼!一只白金色的爪子飞了出去,大不可量,白金大手在空中随便一抓,将数千颗枣子都抓摄而来。

    “哼。”青铜镜之中,文艳佛王冷笑道,“就凭你,也敢用手抓从雁枣门飞出的枣子。”

    文艳佛王话声未落,忽然间,砰砰砰,炸声遽地响起,从白色巨蛋飞出的大手,刹那之间,化为无数碎片,是枣子啊,它抓住的枣子炸开,并且毁掉了白金大手。

    白金手湮灭的空当儿,飕,又有一颗枣子电射而出,它太大了,像是一座青山,横移而去,摧枯拉朽,什么都挡不住它。能量洪流在青枣四周迸荡,轰击长空,贯穿天地。

    “白金斩。”

    骤然间,白色的巨蛋之中,飞出一道耀目的白金之光,寒光彻照千万里方圆,夺人心魄。是白金斩,让人闻风丧胆的白金斩。

    “是他。”滑稽小僧道,“可它怎会被乌鲤佛王抓去,并且封印在白色的蛋中。不要太滑稽!”哧啦,哧啦!滑稽小僧的脑袋迸出道道滑稽之气,结成庆云、金贝、祥瑞等。

    和滑稽小僧一样震惊的还有龙马佛,他见识不凡,单是从“白金斩”神通中,就已认出蛋中之人是谁了。“可怕,那人应该死了很久,怎会再度现身佛国。不该这样的,他不被佛国承认,也不被妖国承认,更不被魔国承认,甚至是上苍都容不得他。”

    虽说上苍有好生之德,可有的人,他天地不容,当杀!

    当!

    白金之光劈中青色的巨枣,登时,枣子裂开,无数道裂纹浮了出来,触目惊心,像是蚯蚓在泥土里穿梭而过。

    雁枣门之内,青铜镜之中,文艳佛王这才道:“出来吧,拜金尊者。”

    “哈哈哈哈,小娃,你也认识老夫。”恐怖的笑声从蛋壳里传出,咔嚓,咔嚓。蛋壳四周的空间开始迸裂,浩荡而又让人窒息的基气冉冉升起。刷!一道妖异的基光,长万丈,劈向天空,化为光桥。腾,一人踏上光桥,遽然而现。

    “拜金尊者。”

    “是拜金尊者。”

    “久远之前,拜金尊者不是被佛国消灭了,我从很多古经上看过记载,都是秘闻,外人不得而知。”

    “是三师兄,肯定是他的错。乌鲤佛王,你好大的胆子,怎敢放出拜金尊者,你知道他的恐怖之处吗。吾师三都佛王,他若见了拜金尊者,也会礼让三分。”

    “逃,赶快逃。我们不是拜金尊者的对手,他只用一根手指,就能轰杀吾等。”

    刷刷刷,刷刷刷。各种颜色的佛光怒飚,涌向四面八方。大小诸佛,甚至是几位佛王,他们都坐不住了,纷纷逃离三都灵山。

    因为三都灵山之主不在了,而拜金尊者又被乌鲤佛王唤出,在场诸人,谁敢保证能杀掉,不,是杀退拜金尊者。

    “你们都站住,老夫去买个橘子。”拜金尊者哈哈笑道,他拈着如雪长须,倏尔,眼神转寒,嗤嗤嗤,一道道银芒飞迸,织成一张天网,撒了出去。

    天网撒出,数百尊大佛像是被长钉打穿四肢,不敢妄动。“怎会,贫僧的身体像是不听使唤了。”

    “拜金尊者,放开贫僧,你对吾做了什么。”

    “不好,贫僧的佛元在流逝。”一尊面向古朴而又慈祥的大佛骇然道,“拜金尊者,他是要汲取吾等的本命佛元。”

    “邪魔,他是邪魔!乌鲤佛王,你放出他,他也不会感激你,你不得好死。”獠牙佛吼道。

    “师弟,贫僧会活得好好的,不得好死的是你。”乌鲤佛王不知何时站在拜金尊者左边,态度恭顺,像是尊者身边的小厮。

    “很好,你做的很好。乌鲤佛王,老夫会奖励你的。”拜金尊者笑道,砰,他一掌劈出,登时,远处的獠牙佛,身体浮起一层乌光,他的佛首也像是被按在了墨水之中,五官都看不到了。“杀你只会浪费老夫的时间,可你对乌鲤佛王出言不逊,就是看不起老夫。不杀你,吾脸面何存。”拜金尊者怒道。

    蓬!

    獠牙佛的脑袋像是一团墨水,遽地迸洒开来,灵台都碎了,休想再活下去。而站在拜金尊者身边的乌鲤佛王,愈发恭敬,“尊者,接下来我们应该先杀掉素雪佛王、玉文佛王,然后夺取文艳佛王的雁枣门与青铜镜。”

    “雁枣门亘古存在,和老夫一样不朽不灭,比佛国都要重要。这片天地,可以没有佛国,但不能没有老夫。可怜,佛国的那些老不死的佛王,他们想让老夫皈依佛门,可吾不答应啊,所以他们才耗尽心机与佛力,将老夫封印了。还好老夫机智,拥有大基情,才留下秘法,以待有缘人。乌鲤佛王,你的修为虽然差些,可还能入得老夫的法眼。吾会收了你的,安心做老夫的基友就是。”拜金尊者承诺道。

    纳尼,马币!乌鲤佛王心道,贫僧可没想过要当你的基友,你都苍老的不像样,与你合基证道,哪有什么乐趣可言。虽然不悦,乌鲤佛王还是将一切都藏在心底,他道:“尊者说什么就是什么。文艳佛王,你也听到了,交出雁枣门与青铜镜,尊者可让你死的痛快。”

    “不,老夫会收了你这小东西。”拜金尊者笑道,“你的实力与天赋远在乌鲤佛王之上,吾可不忍心杀你。像你这样的娃儿,佛国几千年也见不到一人。”

    听到拜金尊者在夸赞四师弟,乌鲤佛王的鼻子都气歪了,脸也黑了。不能留文艳佛王,他必须死。可恶,是贫僧放出了拜金尊者,他该重视我才对,并将诸天神通都传给我。乌鲤佛王又怒又妒,刷刷,他狠狠瞪着青铜镜之中的文艳佛王。

    嗤!

    拜金尊者的一道千丈长的秀发,忽地飞出,电射而去,携带无尽的威严,扫碎无数空间,全都涌向雁枣门。

    咚!咚!咚!雁枣门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响声,而青铜镜的表面也浮起绿光,像是雾气,将文艳佛王的身形藏了起来。“拜金尊者,乌鲤佛王,你们都是小丑,既然被人拿上台面,就该好好表演才是。”文艳佛王冷笑道。

    “尊者,你听到了吗,他在嘲笑你是小丑。杀了他,必须杀了他!三都佛王来了,也保不住他。”乌鲤佛王喜道。他跳起千丈高,乌光迸滚。他好不容易找到了杀四师弟的借口,自不会错过。

    “你不要跳了。”拜金尊者怒道,他一掌轰出,砰!将乌鲤佛王打入尘埃之中,四肢已断,脸也按到了泥土之中。“在大人物面前,尤其是像老夫这样的大人物,你要学会卑微,否则会死得很难看。”

    还好乌鲤佛王的脑袋在泥土里,没能看清同门师兄弟嘲笑的表情,否则他真的会生不如死。明明投靠了大人物,却被人家一掌拍到泥里,简直是打脸啊。

    “青铜镜的持有者啊。”拜金尊者又道。“老夫原谅你的狂妄,可吾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跪下,向吾献上汝珍贵的局部地区,老夫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汉子。”

    嗡!

    青铜镜发出一团绿雾,“贫僧想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可你不珍惜,贫僧也无奈啊。”文艳佛王悲哀道。

    咔嚓!咔嚓咔嚓!忽地,拜金尊者祭出的千丈长的秀发,一截截迸裂,化为齑粉,撒了出去。它被青铜镜散发的绿雾毁掉了。

    “拜金尊者,你真是不知死活啊。”忽地,盗天子高声道,“来,与贫道合基证道,吾不嫌弃你。”

    “你马币!”

    “太阳!”

    清河僧与三无佛同时道。两人都很无语,虽然他们都知道盗天子管不住他的大姬姬,可这厮实在是无。。。。。。。。。。耻。

    “哈哈哈哈。”拜金尊者大笑,“盗天碑的器灵,来啊,到老夫身边来,吾赐予你荣耀与大姬姬。”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