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文佛王与素雪佛王只是表面师兄弟关系。其实,他们一直都在竞争,为了成为下一任三都灵山的诸佛之主。

    “二师兄,救我。素雪佛王疯了,他不但让同门背锅,还敢杀掉他们。”穆贵基再道。

    “还不是因为师尊不在了。”玉文佛王的神念在穆贵基识海里炸开。“有传言称,三都山之主已经涅槃,不知真假。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二师兄,你是说师尊,师尊真的……死了!”穆贵基震惊道。

    在佛国,谁能杀掉三都佛王,话说,谁敢动他。若是别人告诉穆贵基,他绝不会相信的,可素雪佛王、玉文佛王、三无佛等人都这么讲,其中一定有问题。“三都佛王恐怕真的遭到了大劫难,难以生还。如果是真的,大师兄、二师兄会提前动手的,脸皮都不会要了。”穆贵基也不傻,已经明白玉文佛王的本意了,对方在拉拢他。“可贫僧虽然拥有佛王业位,实力却不出众。玉文佛王究竟看中吾哪里了。”穆贵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三都灵山,佛王的数量也不少,而穆贵基只是住在最外层山上,与居住在中层山,内层山的佛王无法相比。

    “二师兄说什么,贫僧照做,绝不敢违背你的法旨。”穆贵基当即道,他这是向玉文佛王表忠。

    “吾知道你人很老实,所以才找上你。”玉文佛王又道,“师弟,你住在三都灵山的最外层,也有好多年了吧。难道不想换个地方,看看里面的风景。”

    想!当然想啊,穆贵基真想当着二师兄的面,冲着他大吼。可他不敢,“二师兄,贫僧的修为拉低了诸位师兄弟的水平,实在是惭愧,请二师兄多多提挈。”

    “吾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蓦地,玉文佛王的神念化为一张玉符,长尺余,宽两寸,上面以佛力刻下了繁缛而又玄奥的经文。刷刷,穆贵基分出几十道念识,绕着玉符旋转,可也没认出上面的经文来。这下,穆贵基更加惭愧,大家都拜在三都佛王门下,为何你那么优秀,而我却平庸的可怕。“不知二师兄有何吩咐。”穆贵基恭敬道。

    嗡!

    玉符忽地迸出一团寒烟,徐徐散开,很快覆盖了穆贵基的灵台、识海。从上面向下望去,像是人间仙境,极是静雅。

    “师弟,不必担心。吾已经封锁了你的识海。”玉文佛王的声音再次响起,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轰隆。穆贵基的识海之上,一座数百丈高的灵台,从天降下,震慑十方。

    灵台,这座灵台不是别人的,正是玉文佛王修出来的。可它却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灵台,而是神通所化。

    原来,在很早之前,玉文佛王已经为将来谋划了。他在许多不得志却很年轻的师弟的识海之中,种下了玉符之种。时机若是到了,玉文佛王会分出神念,催化玉符之种,让其成长为小灵台。

    嗤!嗤!

    蓦然间,穆贵基封锁的识海,有两道念识倏化光柱,冲破寒烟,遁向小灵台。

    “二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玉文佛王,你是想杀了我吗,并且将贫僧炼成你的傀儡。灵台,这座灵台怎回事。”

    穆贵基的两道念识随即变为怒目金刚,瞪着他识海之上的那座小灵台。“玉文佛王,贫僧虽然入不得你的法眼,可你想杀吾,虽然容易,可贫僧仍能自毁金身,你休想利用吾的躯壳。”

    “都说了,你不可激动。师弟,吾若不允许,你的两道念识体能冲出封锁吗,一切都在吾的计划之中。你只需按照吾的节奏来就好。”小灵台之上,竟然站着一尊佛王,他是货真价实存在的。

    “你,你是乌鲤佛王。”穆贵基的念识体恐惧道,“三师兄,你什么时候来的,而且还和二师兄待在一起。”

    乌鲤佛王,三都灵山的诸位佛王之王,他的名气仅次于其师尊以及素雪佛王、玉文佛王。

    “贫僧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抢手了,不但二师兄拉拢我,三师兄也来了。”穆贵基的念识体奇怪道。“两位师兄,何不道出你们的目的,也让贫僧知道自己的价值。”

    “哼!”乌鲤佛王冷笑道,“你的价值?你能有什么价值,我且问你,穆家的仙鸿路神通,你会吗,仙鸿尺,你有吗。明明是在穆家待不下去了的废物,才来到我三都灵山,不知道耗费了多少灵药,可你呢,修为只是入门级佛王。丢人,简直是我三都灵山的杰出废物代表。”

    被三师兄无情讥讽,穆贵基的两个识体无话可说,因为乌鲤佛王讲的是事实。“呵呵。”其中的一位金刚冷笑道,“既是如此,贫僧又何必与你们虚情假意。两位,你们不会无故寻上吾,既然不肯说明来意,还大肆奚落贫僧!”

    “奚落你又怎样!”蓦地,乌鳢佛王右臂挥下,哧啦,一道乌光迸出,照着穆贵基的一道识体斩去。

    崩!

    穆贵基的一道识体,遽地炸开,化为残烬,再不存在。“吾有心听你讲话,可你还敢抱怨。吾可不是玉文二师兄,脾气坏得很。你不听话,轰杀就是。”

    “哼。”

    穆贵基仅存的那道识体冷笑道,“乌鲤佛王,你为何不见贫僧的这道分身也给斩去。这样就没人打扰你与玉文佛王了,呵呵,你在三都灵山拍在第三位,可大家都知道,你不过是玉文佛王与素雪佛王身边的小跟班。不但他们瞧不起你,后面的师弟们同样鄙夷你。”

    “讲完了?”乌鲤佛王没好气道,“吾还以为你有更傲慢的借口呢,不过如此。”

    哧啦。乌鲤佛王右手一扬,斩出一道鱼形佛光,照住穆贵基的识体,“你可杀可不杀,决定权不在我,而在你身上。”

    砰!

    乌鲤佛王脚下的小灵台遽地一震,灵光迸舞,刷刷刷,扫向穆贵基识海之上的无垠苍穹。似要将其劈穿。

    轰隆一声巨响,一物降了下来。

    “这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乌鲤佛王喜道。

    穆贵基之所以特殊,除了他的体质、巫族出身之外,还因他的识海之上,封印着一件佛门至宝,盗天碑。

    当年,封印盗天碑的不是别人,正是三都山之主,三都佛王。

    如今三都佛王还在不在都是一回事,而玉文佛王与乌鲤佛王却开始打盗天碑的注意。

    整座三都灵山,知道盗天碑存在的人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人,其中就有玉文佛王、乌鲤佛王。

    可诸佛的大师兄素雪佛王,他对此却是不知情的。所以当穆贵基现身时,素雪佛王也没觉得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三师弟,吾已经动用七座小灵台,彻底封锁了穆贵基的识海。里面发生的一切,就是素雪佛王,他也难看清楚。”忽地,玉文佛王的声音响起。

    轰!轰!轰……

    除了坐镇穆贵基识海中心的小灵台之外,又有六座小灵台,呼呼旋起,居于六方,困锁天地。

    “二师兄,你也太看得起穆贵基了,哪里需要七座小灵台,一座足矣。他这样的小人物,杀之都会污染我们的一尘不染的佛手。”乌鲤佛王冷笑道,到了现在,他是一脸鄙夷,看不起穆贵基。

    “那是什么。”穆贵基仅存的识体,极目远望,可也看不清盗天碑的真形,它像是被烟水笼罩,散发着神秘而又高贵的气息。

    “盗天碑。”

    倏然间,玉文佛王的真身降临了,他是从最上面的那座小灵台走出来的。

    “啊,是二师兄!”

    乌鲤佛王与穆贵基的识体陡觉一惊,暗叹玉文佛王的可怕之处。“难怪穆贵基说吾只配做他的跟班。”乌鲤佛王心道。

    在三都灵山,真正能和素雪佛王作对的也就玉文佛王了。乌鲤佛王贵为三师兄,可几十个他加起来也不是二师兄、大师兄的对手。“还不跪下,迎接盗天碑。”乌鲤佛王忽然冲着穆贵基的识体吼道。“盗天碑你知道是什么吗,土鳖。”

    “盗天碑,它就是盗天碑,可为什么出现在贫僧的识海之上。”

    “因为你在三都灵山的地位毫不起眼,所以三都佛王才利用你了,而且还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乌鲤佛王冷笑道。

    “这下,你恳清醒了吗,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像你这样的佛王,在我灵山,甚至还不如那些有潜力的小佛、菩萨。龙马佛与白马佛,他们都比你有前途啊。当然,这话不是我说的,而是我们的师尊三都佛王亲口所言。”乌鲤佛王又道。

    “你不敢去拿盗天碑,还是让玉文佛王亲自去取。三师兄,你又比贫僧能高明到哪里去。就算三都佛王死了,灵山之主的位置,不管怎排,也落不到你身上。”穆贵基的识体冷笑道,“盗天碑,三都佛王,原来都是一家啊,盗天运,盗名声。”

    乌鲤佛王心情好像不错,杀心也收敛了很多,所以当穆贵基的识体反抗他时,也没动手杀掉他。

    “二师兄,你怎么还不取盗天碑。”乌鲤佛王奇怪道,“我们已经封锁穆贵基的识海,盗天碑已是你我的持有物。”

    “这天碑……”

    取不得。

    玉文佛王怔怔道。他站在盗天碑之前,和它的距离不过丈余,然而,他们却像是隔了无数空间,不管玉文佛王如何靠近,始终保持一丈的距离。“哼,师尊好手段,他使用不了盗天碑,也不让我们用。所以才将它封印在一个废物身上。”

    呵呵。穆贵基的识体所化的金刚开始冷笑,因为他也看出来了,不管是三都灵山的二师兄还是三师兄,他们都搬不动盗天碑。

    冥冥之中,又有一股浩大而又深邃的意志,倏地撕裂穆贵基识海之上笼罩着数万丈厚的寒烟。轰隆!穆贵基的灵台在一刹那间幌了十几万次,哧哧哧,哧哧哧,无数道灵光冲天飚射,将寒烟涤荡至尽。

    玉文佛王的封锁彻底破了。

    穆贵基又自由了。“好,盗天碑主动与贫僧取得联系了。”

    腾!

    穆贵基的金刚识体,向下方遁去,要与灵台相聚。

    玉文佛王怒极,到手的佛门之宝,难道还能让它飞了。“师弟,你做了什么。”玉文佛王怒道。他右手向下一按,轰隆,轰隆,两座小灵台,遽地镇下,撞向穆贵基的灵台。

    “盗天碑拒绝我们,它认同穆贵基了?滑稽啊。”乌鲤佛王又好气又好笑。

    穆贵基,蚍蜉一样的东西,而乌鲤佛王与玉文佛王,都是诸天之上的神圣啊,两者根本无法比较,甚至拿他们作比较就是天大的讽刺。

    “二师兄,你也收手,还是让吾将穆贵基的灵台摄来。”乌鲤佛王哼道。

    刷!

    乌鲤佛王脑后的光圈,有三十圈飞了出去,像是同心环,一圈比一圈大,无声无息之间,跃过玉文佛王的两座小灵台,锁住了穆贵基的灵台。

    “还不过来!”倏尔,乌鲤佛王喝道。可让他难堪的是,三十佛圈,虽然缠住了穆贵基的灵台,却不能将它拎起,或者勒碎。

    “哈哈哈。”

    穆贵基大笑。

    “两位,原来贫僧才是天命之子,盗天碑选中的人是吾啊。”

    哗啦啦,穆贵基的灵台,迸涌出一道道天光,将乌鲤佛王的三十圈佛圈都给撞碎了。

    轰!轰!

    两座小灵台携雷霆之势,蓦然降下,撞向穆贵基的灵台。登时,狂风怒号,佛威如海。方圆万里内的识海像是被煮沸了。

    “狂妄!”玉文佛王哼道,“盗天碑封印在你身体之中,所以才会与你走的很近。可它让你感觉自我良好,这就是你今生最大的错觉了。”

    “是不是错觉,两位,你们自己用眼睛确认吧!”下方,穆贵基冷笑道。他的灵台覆盖了无数气运、祥瑞、舍利之光,几乎不可撼动。砰砰连声,玉文佛王的两座小灵台是砸下来了,可又被撞飞了。咔嚓,咔嚓,小灵台在飞出的过程中,接连迸裂,竟是碎掉了。

    “啊。”

    乌鲤佛王顿时觉得不可思议,“二师兄的小灵台居然奈何不得穆贵基,荒谬。难道盗天碑真的要任他为主?我们高高在上,身份高贵,穆贵基,渺小如蛆,怎能赢得盗天碑的好感?”

    “并非盗天碑认同他,而是贫道在保护他。”

    蓦然间,一道清澈而又寒冷的声音隆隆响起。器灵,是盗天碑的器灵苏醒了。

    当年,三都佛王封印盗天碑时,也将它的器灵一起封印了。如今器灵苏醒,而且认同穆贵基。

    刷!

    乌鲤佛王几乎是在那道声音响起的同时,向天遁去。

    轰隆!

    乌鲤佛王原本所在的位置已被天坑取代了,而天坑之中,无数天机涌现,让任何人都不得算计盗天碑的器灵。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