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眠和尚的梦境神通之中,他就是至高主宰。然而,冠道人与疯道人情比金坚,可不是一个和尚就能拆散他们的。

    “此刀可斩尽天下汉子之间的基情,就是那Gao基千年的基老,中了贫僧一刀,他也会绝了基情,自毁基油油田。”不眠和尚冷笑不已。此人是眠基堂的二堂主,可他野心不小,屈居于大堂主之下,自觉太委屈。

    “噗!道友哇。”冠道人又是一口鲜血飙出千丈,他被疯道人伤到了。“道友,贫道如何待你,你又是如何对贫道的,唉。”蓦地,冠道人一指刺出,哧啦,一道黑色的基气没入疯道人的基油油田之中。

    登时,疯道人脑袋上的秀发更为苍翠,似乎闪烁着无尽的希望光辉。“啊,是冠道人,你怎么了,为何吐血不止?”疯道人忽地清醒过来,同时也看到了受伤的冠道人。

    “难道是你做的,不眠和尚。”疯道人吼道,之前发生的事,他可是一点都记不起了。

    “贫僧听你们在对面上演苦情、基情、悲情、爱情、伤情之戏,只觉眼睛都快瞎了。吾是先杀了你,还是杀了他。”不眠和尚的刀在疯道人、冠道人之间移动。两位道人都如蚂蚁,而和尚才是此间的主人。

    “和尚,你有刀,我也有。”疯道人不屑道,“我除了擅长炼丹,更擅长厨艺啊。”

    疯道人可是十二道基味堂的堂主。

    锵锵锵,一柄柄珍贵的厨刀飞了出来,前面有六把刀,后面还有六把刀,凑成一十二之数,也应了十二道基味堂的名号。

    冠道人很是感动,“疯道人啊,原来你还是爱贫道的,不枉我暗恋你多年,今天终于收到回报了吗。”

    就在冠道人感动之际,疯道人忽地转过身来,他眼神邪气而且狂狷,手臂忽地挥起,一道堪比柱子的基气迸扫而出,竟是撞向冠道人。而十二把刀更是锋利无比,一齐斩出,砍向冠道人的脑袋、颈项、手臂等,要将他砍斫成碎肉。

    “啊!”冠道人悚然道,完全不知疯道人为何反过来攻击自己,没道理啊,基情呢,他们之间的基情哪里去了。

    来不及多想,因为没时间了。砰的一声,冠道人一拍脑袋,哧啦,哧啦,两道基气冉冉升起,一道是黑色的,一道是绿色的,黑色的基气之中有一段树枝悬浮着,赫然是佛国的神树,黑耳木的树枝。而绿色的基气中也有一件珍奇之物,即是碧慈树的树叶,不止一片,有九片之多。

    “是贫道痴了。”冠道人忧伤道,他双臂陡地扬起,黑、绿两道基气,呼喇喇,怒旋而出,登时,地裂千百丈,尘烟迸抛,乱石飞舞。“杀,贫道只能杀了你,疯道人。”

    啪!不眠和尚用刀背敲了一下脑袋,“你们这又是唱的哪出戏,贫僧毫无头绪。”

    困惑啊。

    虽是如此,不眠和尚仍未懈怠,他可是很了解疯道人与冠道人的,两人可是发小,从小就开辟了基油油田,是纯天然的基老,可以放心食用,才怪!只有疯道人与冠道人为小伙子们开光,别的汉子哪敢动他们。

    蓬!

    骤然间,绿色的基气中飞出一片叶子,那叶子瞬间膨扩,百余亩大,叶子上的每一条脉络都能看清楚,像是管道。

    当当,当当当!绿色的碧慈树之叶将十二把刀都给拦下来了,而且叶子中飞出一道道碧烟,将刀柄、刀身、刀尖都给覆盖了,让其变得绿油油的,尽是希望的颜色。

    “收!”冠道人冷漠道,他眼睛里有翠油油的的光华,一闪而逝,看他的意思,分明是要绿了疯道人,抢走他的基友们,而且还是当着疯道人的面,这样会让他死得更难看,更绝望。

    “看来冠道人终于明白贫僧的苦心了。”不眠和尚笑道,他亲眼见到罐冬堂的堂主以碧慈树之叶收了十二把刀,这才相信他与自己是一伙的,是盟友,兴许以后还能Gao基。

    可奇怪的是,疯道人赖以成名的十二把刀被收了,他无动于衷,甚至有些想笑。

    不眠和尚与冠道人同时觉得不妙,“道友,小心!”眠基堂的二堂主吼道,“疯道人的厨刀有问题。”

    崩!崩!崩!崩崩崩……

    连着有十二声炸响,而那片包裹着十二把刀的碧慈树叶子也给炸成飞灰了。“疯道人,贫道对你失望了。”冠道人冷声道,“是你先算计贫道在先,吾非要绿了你不可。”

    冠道人话语一落,剩下的八片碧慈树的叶子,遽然旋出,像是齿轮,劈向疯道人。

    “冠道人,你与龙马寺的佛王有基情,真当佛国之主会放过你吗!你惹了不该惹的人。佛国之主的分身,仁妻菩萨,她与我相见了,而且授予我一件花篮,这篮子就是用来对付你的。”

    锵!锵!锵!

    寒铁与金石相撞声遽地响起,一金色的花篮浮了出来,只是篮子却不是用枝条编织而成的,而是用一整块玄异的金属打磨而成。

    “仁妻菩萨……”

    不眠和尚暗道,那可不是好惹的主。她是当今佛国之主的分身,虽然是女人,可实力不可测。在诸多分身之中也是骄横惯了的,而且仁妻菩萨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即是铸器师,所以她和很多古佛、佛王的关系都很好。

    “酒仙佛难道知道了,龙马佛王想要背叛他,而且还要取而代之,成为新的佛国之主。”不眠和尚惊疑不定,他对外的身份是眠基堂的二堂主,其实是龙马佛王的两道分身之一。

    不像其他的佛王,或有数千分身,或者一念化千万。龙马佛王只有两道分身,一者是龙,一者是马。

    马则是不眠和尚,至于龙是谁,不眠和尚也不得而知。

    轰隆一声,金属花篮忽地撞向天空,登时,梦境乍现裂痕,长数万里。“不好,贫僧的神通要被花篮毁掉了。”不眠和尚心道,他念头还未落下,咔嚓,咔嚓!只听到无数迸裂声响起,大梦谁先觉神通至此烟消云散。

    疯道人、冠道人以及不眠和尚又回到了现实世界之中。可金属花篮仍在,并没消失。“不眠和尚,不,我该称呼你是龙马佛王的千里马吗!”疯道人竟然讲出了眠基堂二堂主的真实身份。

    哗!

    不眠和尚竟有些动摇,因为除了龙马佛王与龙分身之外,再没有外人知道他的真身。酒仙佛也不知,而且他对此并不感兴趣,因为他早已将基情转移到了更有天赋更年轻的小鲜肉那边去了,哪还管曾经的基友龙马佛王。也因此,龙马寺之主才怀恨在心,他要让酒仙佛饮恨终生。

    “仁妻菩萨,难道是仁妻菩萨看出什么端倪来了。不可能,酒仙佛尚且不能,他的分身有何德何能,怎会看破贫僧的真身来。”不眠和尚不掩杀机,脑袋上竟然生出头发来了,而且结成马尾。他佛号不眠,还是龙马佛王赐下来的,此外,佛王还留下一句齑语,“吾之马,你若真的睡着了,将永远不会醒来……”

    不眠和尚也是因为那则莫名其妙的话,从此之后,再不敢阖上眼睛,生怕真的醒不来。“疯道人,你与仁妻菩萨消声结在一起,贫僧今天就替丹美真人清理门户,剁你若切菜。”

    铿锵!

    不眠和尚手里的刀还斩了出去。此刀却不是龙马佛王传下来的,而是丹皇门的一件器物,无人能拿起它,就是丹美真人也不行。可不眠和尚偏偏与它有缘,轻易地拎起了它。丹美真人也就顺水推舟,将它赠给了不眠和尚。

    “花鹤伤。”不眠和尚吼道。

    是的,他手里的刀唤作“花鹤伤”,一经斩出,刀气飞迸,如千华散开,如群鹤飞舞,都向疯道人冲了过去,像是无穷尽的流水。

    “花鹤伤虽好,可它要易主了。”疯道人哈哈大笑,他也是丹皇门的炼丹师,如何不知花鹤伤。“当年,你拿起了此刀,博得丹美真人的赞誉,他将花鹤伤赏赐给你了,并让你做眠基堂的二堂主,好威风,好手段,我却是知道的,制伏花鹤伤的不是你,而是龙马佛王的另外一道分身,龙。而你只是马,始终比不上龙的。”疯道人知道的要比不眠和尚想象的还要多。

    “你,你……”不眠和尚恼怒不已,诚如疯道人所说,是龙马佛王的龙分身在暗中帮助他,并且瞒天过海,从门主到杂役,没有任何人发现问题的不妥。“可疯道人任何知道的?仁妻菩萨当年也不在场!”

    当!当!当!倏然间,十二把真正的厨刀飞了出去,并且将“花鹤伤”的刀气所化的花朵、鹤群都给劈成了碎屑,随风抛舞。

    十二把厨刀可是疯道人的道器,唤作王刀。将王拆开来,即是十与二,所以疯道人的这组厨刀合与分,都是王刀。

    王刀一出,相当于十二把刀都飞出去了,它们毁灭了“花鹤伤”的第一次攻击后,十二把刀竟然合在一起,成为真正的王刀,刀长四十九丈,刀柄也有一丈。

    呼!

    蓦然间,疯道人隔空摄来王刀,并且对着冠道人、不眠和尚大声说道:“滚吧,我让你们跑四十九丈。”

    欺负,疯道人分明是在欺负冠道人与不眠和尚。

    然而冠道人却未动手,也未他也是首次听说不眠和尚是龙马佛王的分身,还是马分身,而非龙分身。“贫道的碧慈树叶子,黑耳木的树枝,甚至是滑稽果,都是从龙马佛王那里得来的,可他偏偏将最重要的事隐瞒了,并未告知贫道不眠和尚的真身。哼,原来龙马寺的主人并不信任贫道,他只是想拿吾当那所谓的炮灰。”念头一起,冠道人更不愿与不眠和尚联手了,而且在此之前,他们都在不眠和尚的梦境之中,他还拿出花鹤伤,似要斩杀冠道人。“你与贫道结下仇了,不眠和尚。就让你与疯道人撕比,贫道最后再取渔翁之利。”第二念头再起时,刷!冠道人已经冲天飚射,遁离现场,留下一脸错愕的不眠和尚,他还在疾呼,“道友,哪里去,留下来与贫僧一起杀了疯道人,这也是大功德,到时候龙马佛王会重重赏赐你的。”

    龙马佛王的赏赐都是有目的的,而且在他赐下来的宝物上都动了心思,不是有秘法就是有暗咒或者必杀手段,若是将它们炼化,还未开始动手,就会被反杀的。“二堂主,贫道还有事,必须在今天处理掉,不得耽误。你还是自己一个人解决掉疯道人,贫道相信你哟。”

    尼玛,不眠和尚的眼睛快掉在地上了,“混账东西,你逃什么,能逃得了吗。”他话音未落,锵的一声,王刀斩落而下,就在不眠和尚的脑袋上。

    可不眠和尚用“花鹤伤”刀的刀背迎挡下了王刀,两柄刀都没器灵,可它们仍是佛国的重器。

    “冠道人跑了,他很机灵,可你就不同了,不眠和尚,你以为自己隐瞒的很好,殊不知酒仙佛与仁妻菩萨在你进入丹皇门的时候,就知道了你的真身,可那时,酒仙佛还在和龙马佛王Gao基,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好。可随后,滑稽小僧出现了,他将酒仙佛从龙马佛王手里抢走了……”疯道人冷笑着说道,“疾。”骤然间,疯道人左臂一扫,五指拍向金属花篮,当的一声,花篮向对面的不眠和尚冲去。

    “仁妻菩萨让我替代她向你以及你的真身问好。”疯道人大笑道,“恐怕你们要到地狱里聚会了。”

    金属花篮向不眠和尚当头镇下,浩荡的佛力涤荡十方,并且将不眠和尚与世隔绝。

    “仁妻菩萨的手段,不眠和尚,你难道还不清楚。乖乖受死吧。”

    疯道人又在揶揄不眠和尚,想让他分心,进而被花篮收走,如是,疯道人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还能去仁妻菩萨的庙宇交差。

    “谁也收不了贫僧,龙不行,龙马佛王不行,仁妻菩萨也休想。”不眠和尚冷笑连连,他现了金身,高有二十余丈,抓起“花鹤伤”刀,遽地劈出数万刀,当当当,当当当,密集的金铁互撞声响彻起来。然而神秘的金属花篮毫无损伤,篮子上,一道印痕都没留下来。“滑稽啊,这可是花鹤伤,怎会毁不掉仁妻菩萨铸造的玩具。”不眠和尚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龙马寺之主是佛王,他的马分身同样也想做佛王,当然,不眠和尚的修为无限接近佛王,可他就被堵在了最后一面墙之后,无论如何也不能打破它,获得佛王业位,名震千古。

    “不眠和尚,再告诉你一件好事。”疯道人又道,“你肯定很感兴趣,你不是想知道龙马佛王的另外一个分身是谁吗,我可以告诉你……”

    “你告诉贫僧?”不眠和尚气结,“真是荒唐,你不要以为酒仙佛与仁妻菩萨会罩住你一辈子。”

    哧啦!

    忽地,一片比石碑还大的龙鳞从疯道人手里飚射而出,飞向不眠和尚,“二堂主,你自己看那是什么!”

    “啊,这是……”

    不眠和尚难以置信道,“难道你们真的找到了龙马佛王的龙分身。”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