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皇门,这个门派在旁门中的地位也非同一般,皆因他们擅长炼丹。

    佛国有两位杰出的佛王,亦是药王,他们也曾在丹皇门修炼过,污妖王与威戈佛王的题字还在丹皇门摆着呢,以供后来的药师学习以及瞻仰。

    养基堂在丹皇门的地位极高,原因无它,养基堂背后的正主可是丹美真人,丹皇门的门主。

    除了养基堂之外,还有膏基堂、眠基堂、十二道基味堂、罐冬堂。

    而十二道基味堂的堂主与罐冬堂的堂主素来不和,两人明争暗斗多年,胜负参半。若非丹美真人从中斡旋,两位堂主早就跑到对方家里,上房掀瓦,杀掉对方饲养的小鲜肉。

    “我们撕比多年,你为何就不明白我的苦衷。”罐冬堂的堂主怒道。坐在他对面的正是十二道基味堂的堂主,疯道人。

    疯道人瞥了一眼罐冬堂的堂主,冠道人,“你懂什么,我都是为了你好,才故意与你撕比多年,其实我爱着你啊。”

    “呵呵。”疯道人冷笑不已,“你爱着我?滑稽啊。”

    “我这里有一枚滑稽果,你想拿走吗。”冠道人忽地取出一物来,并且对着疯道人比划了一番。

    果子,冠道人手里有枚果子,正是滑稽果。

    哧哧哧,哧哧哧。数万道滑稽气息从果子里迸飙而出,似能将天空都给劈透。

    疯道人见识多广,如何不知滑稽果。“冠道人,你,你从哪里得来的滑稽果!快收起来,不可被人瞧去,否则有杀身之祸。”

    “呵呵,疯道人,你这就不懂了,我是故意解除滑稽果的封印。”冠道人冷笑道。

    “故意!”疯道人一脸惊奇地望向冠道人,“你疯了,若被养基堂的老东西发现了,他肯定会向丹美真人打小报告,到时候你我都得死。你藏着好东西,不交给门派,这是天大的罪过。”

    “你可知这果子是谁送予贫道的吗。”冠道人忽然神秘地问道。

    “谁,谁交给你的,他是包藏祸心,要置你于死地。贫道看你手里的滑稽果,还未长成,可它毕竟是真正的滑稽果,错不了的。”

    “旁门之中,排在第二位的是谁。”冠道人笑道。

    “自然是马镇门啊。”疯道人奇怪道,“车针门拍在首位,接着才是马镇门,而我们的丹皇门排在第三位。你为何提起马镇门?难道滑稽果是马王送你的!这,这你更不能将它拿出来了。马王与我们的门主是生死之交,相传,他们之间有基情……”

    “不是马王。”冠道人语锋一转,冷漠道。

    “马镇门,除了马王,还能有谁敢赠予你滑稽果!”疯道人霍然而起,他长眉一挑,顿觉事情不简单。

    “你知道滑稽小僧吗。”冠道人接着说道。

    “滑稽小僧,当今佛国之主饲养的小鲜肉,据可靠的消息,他亦是酒仙佛的基友。”疯道人说。

    “你,你是说……”疯道人似乎想明白了。

    “然也。”冠道人说,“这枚滑稽果是马王的弟弟,龙马佛王赠予贫道的。”

    “龙马佛王!”疯道人一脸惶恐,“你,你怎会和他扯上关系。龙马佛王可不是一般的佛王,就是滑稽小僧也不能与他相比。当年,佛国之主本来能获得佛王业位的,可他拒绝了,并将到手的佛王业位转移给了龙马佛,助他成为佛王,即是现在的龙马佛王。要是说他与佛国之主毫无关系,贫道是不信的。”

    “他与佛国之主是道侣,可不是简单的基友关系。”冠道人冷笑道,“龙马寺与佛国之主的清修之地相隔不远,哼,酒仙佛就没想隐瞒啊。”

    “冠道人,你疯了!”疯道人小声道,“怎敢直呼佛国之主的名讳,小心隔墙有耳。”

    “不是贫道疯了,而是佛国快变天了。”冠道人又说道。

    “佛国变不变天,与你我有什么关系,我们只是两座药堂的堂主,还受丹美真人的制约。我们可不是门主,更不是龙马佛王那样的大人物,能在乱世中保全自身就不错了。”疯道人小心翼翼道,可他的眼睛却出卖了他。

    野心家!

    疯道人与冠道人一般,都是野心家,所以他们才会走到一起。

    “明人不说暗话。”冠道人说,“疯道人,你知道龙马佛王为何将滑稽果交给贫道吗。”

    “贫穷限制了贫道的想象,不敢猜。”疯道人坐了下来,从始至终,他的心湖纹丝不动,只是脸上的表情很夸张而已。“冠道人,丹皇门与佛国也是有很多订单的,龙马寺也是你的客流来源之一吧。”

    “是最重要最尊贵的客人。”冠道人斩钉截铁道,“龙马佛王对贫道有知遇之恩,他私下里授予贫道三十三卷丹方,都是无价之物。”

    “哦。”疯道人笑道,“难怪你的炼丹术远胜于我,原来有龙马寺在背后支持你。而龙马寺的背后是当今佛国之主,即是说,诸佛之主站在你这边。你前途无量,丹皇门容不下你吗。”

    “咱们的门主都是知道的。”冠道人冷酷道,“丹美真人对贫道的一切了如指掌,他知道我与龙马佛王有关系。”

    “门主好气量,不愧是旁门第三门的门主。”疯道人赞美道。

    “何必装下去。”冠道人不悦道,“我们从小就在一起,贫道还不了解你吗,收起你的假面目,贫道将滑稽果拿出来,就是要送你一场大造化啊,朋友。”

    “冠道人,你若真当我是朋友,就让给我离去,此间发生的一切,我离开时都不记得了。你可相信我。”疯道人第二次站了起来,似乎真的要离开。

    可冠道人更是能沉住气,也没阻止十二道基味堂的堂主。做戏嘛,太认真就不好玩了,你要自己一个人玩,那就继续下去,贫道安静地看你装比。

    咚!

    冠道人将滑稽果狠狠地放在桌子上,登时,浩荡的滑稽气息将房顶都给掀翻了,咔嚓,咔嚓,咔嚓。房间的四面墙也迸裂开来,碎屑飞舞,丹炉、火葫芦、扇子、药瓶也碎了一地。

    呼!

    疯道人长袖一卷一扫,基风迸涌,将地面都给清理好了,除了桌子、两张凳子以及冠道人之外,再无其它的东西。“朋友,你真有自信,就不怕马王与丹美真人报复你吗。”

    “贫道敢邀请你前来,敢向你展示滑稽果,就想好了退路。谁也奈何不得我们,门主他自己能不能活过这一劫还是问题,他哪有心思理会我们。”

    “说吧,你的底牌是什么。”疯道人走了回去,并且坐了下来。

    飕!飕!疯道人一扬手,两道绿色的基气滚了出去,将滑稽果给卷摄而来,落到他手里。“滑稽树上滑稽果,滑稽树下你和我。这可是滑稽大帝才能享用的果子,你我何德何能……”

    遽然间,疯道人右掌用力,要将滑稽果给分成两半。然而,滑稽果像是神铁做的,任凭疯道人如何施展神通、武学,都不能将它抓开。“好奇妙的果子,分明是造物主的杰作啊。”

    “朋友,你想和贫道一起享用这枚滑稽果吗。”冠道人笑着说道,“很好,看来我们之间达成一致目的了。你若肯合作,贫道可将整个滑稽果都送给你。尽管拿去吧。”

    “你可真大方,冠道人,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疯道人也没拒绝冠道人,“哈哈哈,我们之间的关系不要太好,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何必分彼此。这枚滑稽果,我要定了!”

    咔咔咔,疯道人五指如金钩,死死钳住滑稽果,即便如此,仍不能毁去滑稽果的表壳。“让人气馁啊,就算拿到手了,如何才能炼化。”他郁闷道。

    “疯道人,事成之后,贫道自然会将炼化滑稽果的法子交给你,可现在还不是时候。”冠道人说。

    “好。一言为定。”疯道人笑道,“你拉拢的可不止我一人吧,还有谁,何不叫他也出来。”

    “他一开始时就在这里啊。”冠道人笑道,“朋友,你为何看不到他。”

    “纳尼!”疯道人惊骇道,“除了我们,还有谁……”

    这次,十二道基味堂的堂主可不是装的,他是真的不知在场的还有第三人,着实出乎他的意料,更让他觉得心寒,适才,他如果装模作样离开,那人说不定就会出手杀了他。

    “出来吧,道友。”

    啪!

    啪!

    冠道人拍了拍手,发出了信号。

    轰嗡,周围的空间遽地一振,一位僧者走了出来,他双手合十,道了一声:“疯道人,你也来了。贫僧刚才入定去了,并没发现你。若不是冠道人提醒贫僧,贫僧就铸下大错了,罪过,罪过。”僧者一脸真诚,像是真的在道歉,在忏悔。

    然而,疯道人一个字都不会信的,因为站在他对面的年轻僧者是眠基堂的二堂主,不眠和尚。

    眠基堂之所以能与十二道基味堂、罐冬堂、养基堂、羊圣堂齐名,靠的可不是大堂主,而是他们的二堂主,不眠和尚。

    不眠和尚号称从不会睡眠,真想如何,外人无从得知。可他在炼丹、禅修、儒修以及修仙上的天赋,无人可及。很多大佛、古佛、佛王都与他一起参禅问道,讨论宇宙哲学,佛门至理。

    “道友,你脸色为何很难看。”不眠和尚笑着问道,“是不是太辛苦了,贫僧在眠基堂新收购了一批小鲜肉,他们都是从佛国周边的各个国家挑选而来的,经过贫僧的消声教,各种技术都是极好的,你要不要来试试。贫僧保证你会登上基乐世界。”

    “不用了。”疯道人不悦道,他的态度也冷了下来,同时,他大手一拍,砰的一声,滑稽果飞向了冠道人,“你的果子,我可不敢拿走。因为没命享用,还是那句话,这里发生的一切,我都不知道。”

    “既然来了,贫僧就不会放道友离去的。”不眠和尚笑道。腾,他一步跃出,犹如虎啸山林,龙起渊海。浩荡的佛威向疯道人涌了过去,要将他禁锢在原地。

    “你敢!”疯道人怒道,“我可是十二道基味堂的堂主,而你不过是眠基堂的二堂主,焉敢对我无礼。”

    只见疯道人右掌向前划去,如同金刀斩开虚空,蓬蓬蓬,一团团佛光炸开,向四方泅散开来。“想留下我,你还不够资格。”疯道人吼道。他虽然是这样说的,心里还是很忌惮不眠和尚,更何况还有一个冠道人在旁冷笑不已。

    “大梦谁先觉。”

    倏尔,不眠和尚高声道,他合十的双掌分开了,左掌向前划动,右掌却指着天空。哗哗哗,数十万道如梦似幻的光束向天劈去,笼罩十方天地。而疯道人、冠道人,甚至是不眠和尚都被蛋状光幕照在下面,谁也不能逃出。

    神通,不眠和尚使用的是他成名已久的神通,梦神经。

    “道友,你已经在贫僧的梦中了,你能分辨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佛,什么是魔吗。”不眠和尚的声音不停响彻,在天地间迸荡。

    嗡!

    疯道人被一团梦魇之光击中,像是触电了似的,四肢如废。“看来你们不打算放我离开了。”

    “收下滑稽果,我们还是道友。”不眠和尚冷笑道,“除此之外,再无第二条路。贫僧留给你考虑的时间不多了。”

    轰!轰!轰隆隆!一座座巍峨之山,横移向疯道人,要将他撞死。在山上,尚有无数魔头、仙人、妖物嘶吼,“放弃吧,放弃吧,你逃不掉的。”

    “道人,你想逃到哪里去。和我们一起Gao基啊。”

    “不要隐藏你的取向,我们都知道你是基老。”

    “道人,速速归来!到山上来!”

    “这是基老界的圣山,断悲山,见了此山,你为何不上来。难道你觉得自己高贵,断悲山卑贱。”

    无数声音汇成洪流,翻滚着,迸抛着,扫向疯道人。

    “痛啊!”

    疯道人双手捂住脑袋,他的耳朵、眼睛、鼻子、嘴都在流血,而且生命之海也在蒸腾着,似乎被煮沸了。

    锵!

    不眠和尚忽地抓来一柄刀,冷冷觑定疯道人,“你的痛苦还不够吗,贫僧看你可怜,可你更可恨。”

    就在不眠和尚要动手时,刷!冠道人怒飚而至,挡在疯道人之前,“住手吧,你不能杀了他,贫道会保下他的,不眠和尚,再给他一些时间,他会理解我们的。”

    “不,他不理解。”不眠和尚恼道,“冠道人,你让开,否则贫僧连你一起斩了。”

    铿锵!

    不眠和尚手中的长刀迸放万道光华,照亮苍穹,刀气滚滚,在地上犁出一道道刻痕。“贫僧与你们合作,是看得起你们,不可辜负贫僧的好意,你们之间的那点基情,在贫僧眼里,太不足道哉了。”

    砰!

    忽地,疯道人一掌劈向冠道人,将他打得吐血几百斤。

    “哈哈哈。”不眠和尚大笑,“冠道人,贫僧的好朋友啊,你何苦来哉。疯道人不识好人心,你还维护他。疯了,疯了,你们都疯了。还是让贫僧来帮你们走向正途。”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