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国的旁门有三百五十一门,可这些门派也是有纷争的。车针门虽然忝为榜首,自有人不服。

    像是排在次席的是马镇门,严格说来,马镇并非是一个镇,而是一个王国!

    马镇门的门主也被称之为国王,被佛国敕封为马王。

    车针门与马镇门相距不远,所以两大旁门发生的一切,都藏不住。如今,车针门的门主吴皓绿,他要肃清以撒盐道人为首的老牌贵族,动静不小,马王也在密切关注。

    王宫,马王高居王位,“诸位,不用本王说,你们也清楚的很,马镇门久居车针门之下,你们真的甘之如饴?”

    “王!”

    一俊秀的汉子走了出来,他双手抱拳,冷冷道:“吾马镇门,高手无数,尤其是王的胞弟,他在两百年前就已修得佛王业位,当今佛国之主赐他十二品莲台,佛号龙马,号称龙马佛王。他与佛国之主走的很近,这对我们来说是机遇,更是挑战。”

    “马独秀。”又有一道声音响起,讲话的人叫做马莎辣帝,他在马镇门的地位同样很高,是与马独秀齐名的大基老,大修士。

    “马莎辣帝,你放肆。”马独秀不悦道,明显的,他的演说被人打断,火气很大。何况他与马莎辣帝还有夺基友之仇。

    五年前,马镇门新来了一位小鲜肉,他无名无姓,更是记不得自己的过去。可因为他长相实在是太过俊美,被王国最大的酒店,耳锅头连锁酒店接纳了,酒店的大掌柜相中了小鲜肉,认为他奇货可居,将他摆上柜台,只等着拍卖了。

    马独秀与马莎辣帝都参与到了那次拍卖之中,可两人都很钟意那位小伙子,所以将拍卖的价格提升高恐怖的数字。最后,不管是马独秀还是马莎辣帝,都有些承受不起,可他们都是要面子的人,只得继续下去。

    然而搅局的人来了,车针门的吴亚罪,他以更高的价格买走了那位小鲜肉,并且狠狠地奚落了马独秀与马莎辣帝。

    因为吴亚罪是车针门的太上长老之一,地位远胜于马独秀、马莎辣帝,所以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眼睁睁看着他带走了俊美的小鲜肉。也就是从那时起,马独秀就恨死了马莎辣帝,“如果不是因为这厮,我早就破掉了钟意汉子的局部地区之花。”

    “你想在王面前立功,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我若不坏你的好事,我就是马莎辣帝了。”

    马镇门的两位实权者都心怀鬼胎,没安好心。他们都没领会到马王的意思。

    骤然间,马王一掌拍下,咔嚓,他的王座扶手碎掉了。“成何体统,你们眼里还有王吗,还遵不遵守王法。”马王怒吼道。

    “大王饶命!”

    “大王饶命!”

    马独秀与马莎辣帝都跪了下来,因为他们也害怕马王。

    “马独秀,你去联系本王的兄弟,龙马佛王。马莎辣帝,你亲自带队,去访问车针门。”马王命令道。

    “王,为何您不亲自召唤龙马佛王。”马独秀奇怪道,“佛门如今也是多事之秋,恐怕我此行前去,不能带回龙马佛王。”

    “那也无妨,你告诉他不可忘本。”马王无表情道。

    “是。”马独秀一口答应道。心里则想,看来马王与龙马佛王之间的关系不再像是从前那么友好,亲兄弟,难道也要内斗?

    “王,请允许我现在就动身,前去拜见龙马佛王。”马独秀又道。

    “你去吧,本王允了。”马王挥手道。

    “是。”马独秀当即离去,临行前,他不忘白了一眼马莎辣帝。“你被王派遣出去访问车针门,可不是什么好差事。若有任何差池,别说吴皓绿、吴亚罪不会放过你,就是马王也会杀掉你。马莎辣帝,你自求多福吧!”马独秀很是幸灾乐祸,因为他的任务要比死敌马莎辣帝的容易多了。

    腾!

    马独秀驭起剑光,向龙马寺遁去。

    龙马寺距离当今佛国之主的清修之地不远,由此也可见他们的关系确实非同一般,若说酒仙佛与龙马佛王毫无基情,马独秀是不信的。

    其实很早之前,就有传言称,龙马佛的佛王业位本来是佛国之主的,可酒仙佛拒绝了,并将其转让给了龙马佛,他因此也成了龙马佛王。

    “马独秀,这次千载难遇的机会,你想独秀,难啊,我虽然作为使节前去车针门,看似凶险,可富贵险中求。”马莎辣帝也非常人,Gao基的心思缜密,“王,我也准备一下,这就去车针门。绝不让王失望!”

    “去吧。”马王道。

    马莎辣帝转身离去,可他并非打道回府,而是去追马独秀了。

    离开王宫。

    马独秀在前,马莎辣帝在后,两人像是很有默契,都在等待彼此。半晌,马莎辣帝才道:“独秀啊,你说马王究竟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他是想兼并车针门,成为旁门之首,进而整顿所有的旁门,在佛国一家独大。”马独秀冷静分析道。

    “可其它的旁门允许吗,左道的门派允许吗,佛国又会允许吗!”马莎辣帝问道,“就是龙马佛王,他都不会同意的。你这次前去拜访他,能不能见到他的面还是一回事。王也是心知肚明的,为何还让我去。”

    “作秀!”马独秀道,“王在作秀,他与龙马佛王不合,也不是几天的事了,自从先王指定他作为继承人,龙马佛就与他的兄长彻底走向了对立。外界都在流传,且道龙马佛王是当今佛国之主的基友,你说是与不是。”

    “基本上可以肯定是的。”马莎辣帝道,“表面上佛国之主只有一个基友,滑稽小僧。可像他这样的大人物,自是基友无数,只是不为人所知而已。酒仙佛的心思要比马王复杂,我们这样的小人物,还是不要妄自猜测了。”

    “你我虽是情敌,可与君相谈,我有顿悟的感觉。”马独秀道,“偶尔,我们也去Gao基,如何。”

    “滑稽啊!”马莎辣帝怒道,“你我要真是走上那条道路,马王绝不会放过我们的。你难道忘了马三爷的前车之鉴!”

    “我只是说笑而已,你不用认真。要活着回来啊,马莎辣帝。”马独秀又道。

    “你也是。能见到龙马佛王最好,若是见不到,在龙马寺待几天,然后再回来就是了。王也不会责怪你的,他都做不到的事,我们这些外人就更做不到了。”马莎辣帝道。

    砰!砰!砰!马莎辣帝、马独秀相互击掌,而后向相反的方向遁去。在他们离开后,一人走了出来,他是马王派来的特使,监视两位门人的。“马独秀、马莎辣帝,你们越来越放肆了,王还会留你们多久,真让人好奇。”

    自言自语的人是马绿宝,她是女人,是的,是马镇门很强势的女人,同时,她要比马独秀、马莎辣帝更受王的信任,是绝对的心腹。当然,马王是基老,这点毋庸置疑。

    “王交代的任务还未完成,我这就去旁门排名第三的门派,丹皇门。”马绿宝忖道。

    只是马镇门,还不足以推翻车针门,马王动了别的心思,比如拉上丹皇门的门主,丹美真人。

    丹美真人与马王可是生死之交,有他的支持,马王的胜算更多。

    腾!

    马绿宝向远处疾遁,身化流光,去势极快。因为除了公事,她去丹皇门还有私事要做。“我花费重金拜托丹皇门的炼丹师炼制的绿夫丸应该好了。是时候取回了……”

    原来,马绿宝与丹皇门也有合作。

    而且马王也不介意,因为都是小事,并没威胁到他在马镇门的地位。

    丹皇门!

    养基堂。

    堂主坐在太师椅上,在他前面跪了很多人,都是他的门生以及炼丹师。“你们这些废物,马绿宝拜托我们炼制的绿夫丸没了!怎么会没了,她按约定来取丹药,你让我如何向她交代。你们也知道的,她是马王面前的红人,而马王是什么人,他是我们丹皇门门主的挚友!万一马绿宝在马王那里说了什么,马王再传给丹美真人,你说咱们的门主会如何处置我!”

    “堂主大人,本来绿夫丸已经炼制好了,并且封印在玉匣里。可匣子被人盗走了,这,这并非我们的罪过,而是贼人的错。”

    “贼人?哪个贼人敢来我们养基堂偷东西。”

    “丹皇门在旁门之中拍在第三席,而门主丹美真人又是无上大能,在左道与旁门都很有影响,甚至在佛国也有一定的话语权。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来丹皇门行窃。”堂主吼道。

    养基堂的真正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丹皇门的门主。而堂主不过门主推出去的招牌而已,决定权还在丹美真人手里。“看来你们都不想活了,我不介意将你们全杀了。”堂主怒道。“说,是谁与外人联合,盗我养基堂的绿夫丸。”

    “堂主,不是我,不是我啊,我昨天去了短袖楼,你,你懂的……”养基堂的首席炼丹师小声道。

    砰!堂主一掌劈出,将首席炼丹师旁边的柱子给劈碎了,登时,玉屑迸舞,药香氤氲。原来那柱子是用一整块玉打造而成的,如今被毁,堂主可是一点都不心疼,因为他在担心丹皇门门主的重罚,那可比一个玉柱沉重多了。

    当然,养基堂的堂主也不会真的杀掉首席炼丹师,因为对方可是丹美真人的侄儿啊。

    “堂主,事已至此,我们只能重新炼制绿夫丸了。”养基堂的次席炼丹师道,“至于如何向马绿宝说明,只好委屈堂主了。”

    “堂主,请您一定要以大局为重。”

    “我记得与马绿宝约定的日子就是今天啊,我们为什么还跪在这里,快些想办法才是。”

    “堂主。”

    “堂主!”

    “请堂主拿主意!”

    很多炼丹师、侍卫等都在催促养基堂的堂主,可是首席炼丹师却冷笑不已,绿夫丸被偷了,那就被偷了吧,这根本就不是事,再说,他可是丹美真人的亲侄儿,堂主却让他跪下,实在是该死。

    “首席,次席,三席,四席,你们留下,其余的人散去。”堂主忽道。

    “是!”

    “谨遵堂主命令。”

    “快快,快走。”

    普通的炼丹师、守护药房的侍卫们,争先恐后,像是一阵烟雾,倏然散尽,不留痕迹。因为他们担心堂主反悔,进而杀掉他们。

    能走掉最好就走掉。

    “你们也都站起来吧。”堂主又道。

    “是,堂主。”

    “堂主,我们如何做。”

    “绿夫丸也不是什么名贵的丹药,只是炼制的时间很长,很费功夫而已。”

    “究竟是何人,他为何盗走绿夫丸,是针对我们养基堂,还是针对马绿宝,我们得好好想想。”

    四位炼丹师,他们可是养基堂的骨干,少了他们,堂主也无法向丹美真人解释。

    “我认为偷走绿夫丸的人不是针对我们。”次席炼丹师冷静道,“在丹皇门,谁不知道养基堂的真正主人是谁!”

    “哼!”堂主不置可否,只是冷笑。因为次席炼丹师的话让他觉得很不悦,可他偏偏无法反驳,因为对方讲的都是事实。“说下去,不要停。”堂主淡漠道。

    “我们先说说马绿宝,她是马镇门之主,马王最重要的心腹,此女手段铁血,得罪的人不少。听说她还与车针门的很多贵族都有仇,若不是马王保下她,她早就死了几百次。”次席炼丹师又道。

    “次席,你是说有人故意盗走马绿宝委托我们炼制的丹药,就是为了报复她。”第三席炼丹师问道。

    “我有个问题。”第四席炼丹师忽道,“你们说马绿宝要将绿夫丸用在什么地方……”

    “这!”

    “绿夫丸用在什么地方,自然是……”

    “难道盗走绿夫丸的不是别人,而是马绿宝的夫君。”

    “此事极有可能。”

    “马绿宝的丈夫?”这下,养基堂的堂主也觉得事情很诡异,“就四席说的,难道问题出在那个汉子身上。所以他才盗走了绿夫丸。”

    “堂主,这件事可不简单,我们要上报门主。”

    “不错,只有门主有资格下决定。”

    “堂主,有些事情,我们无法隐瞒下来的,还是汇报给门主更好。出了问题,门主也会担着,而不是责怪我们。至少,不会重罚吾等。”

    “让我想想,你们让我想想。”养基堂的堂主道,“绿夫丸,绿夫丸啊。”

    就在养基堂的几位大人物苦思冥想之际,马绿宝已经到了丹皇门,而且见到了门主丹美真人。

    “你的来意贫道很清楚。”丹美真人笑道,“马王可还好?”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