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哪有那么容易的是,你打了别人的脸,还不让人家说你,更何况吴皓绿还是掌教至尊,他的脸都打吗。

    蹬蹬蹬,吴浩咸向后退去,不敢再逗留。“师兄不会放过我的,为今之计,先逃掉再说。”

    然而,车针门方圆数千里之内,早被门主布置了无数门人,他们等的就是现在。只等吴皓绿一声令下,即会动手,将叛徒吴浩咸斩成碎片。

    吴浩咸平时在车针门也是蛮横异常,人缘极差,并无任何知心好友。所有的人都乐意见到他被杀掉。

    尸河老祖用他的尸器收了异神的投影,他正想回去时,忽地,天空亮了起来,一道伟岸的身影从天而降,剖开数千里尸气,“徒儿,你先停一下。”那人笑道。

    “师尊,师尊救我!”吴浩咸喜道。

    来人正是吴皓绿、吴浩咸的师尊,亦是车针门的无上长老,若无大事发生,他不会轻易现身的。

    吴皓绿也觉奇怪,师尊怎么来了,是谁惊动他了。哼,便宜师弟了,他暂时逃过一劫,可吾不会放过他的,早晚会将他清算掉。“师尊!”

    吴皓绿也收起了法相,恢复了真身,他纵身而起,飞到道人身旁。态度极其恭敬,“不知师尊为何来此。”吴皓绿问道。

    地上,车针门的门人跪了一地。

    “恭迎撒盐道长!”

    “恭迎撒盐老祖!”

    “老祖宗,您怎么来了。”

    “是撒盐老祖,你们这些小辈,磕头啊,脑袋破了也不足以表达对他老人家的尊敬之情。”

    车针门的外门长老,内门长老,以及长老团,也都跪在地上。因为他们都知道撒盐道人的可怕。

    当是时,撒盐道人右手抓了一把盐粒,他的肘子与身体呈现极为玄奥的角度,单是普通的撒盐动作,也有道韵在其中,很多门人修炼一辈子,也难及他的万分之一。

    “撒盐是一门艺术!”

    “撒盐是吾辈的终极道术。”

    “撒盐老祖,只有你才能将车针门推向旁门的最高荣誉。”也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他忽然大声叫道,丝毫没注意到吴皓绿的脸色很难看,他才是现在的掌教。

    “撒盐师尊,师尊啊!”吴浩咸第二个冲了过去,他的名字还是师尊赐下来的,因为撒盐道人觉得他很有前途。

    “混账东西!”撒盐道人怒道,“你怎敢与异世界的神缔结契约,难道没想过后果?若非你师兄明察秋毫,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砰!撒盐道人一掌劈出,将吴浩咸拍飞了。“噗啊。”吴浩咸配合师尊的那一掌,吐出三百公斤鲜血,“师尊,你好狠的心肠啊。”吴浩咸伤心道。其实,他受伤不重,都是装出来的。

    吴皓绿冷笑不已,他如何看不出师尊与师弟的小把戏,只是没拆穿而已。

    “阿绿,你就原谅吴浩咸吧,他的心蒙了猪油,不知你的良苦用心,为师已经代替你教训他了。相信他以后会改正的,你们都是师兄弟,不该有仇恨的,撒盐为重!”道人又说道。

    “是。”吴皓绿只得道,“都听师尊的,吾原谅师弟了。”

    呼!

    吴皓绿的长发甩了出去,数千丈的头发像是绢布,缠住了吴浩咸,咔嚓咔嚓,不知道勒断了他的多少根骨头,当然,他下手还是知道轻重的,没伤及他的小命。

    “可恨的吴皓绿!”吴浩咸心道。虽然是他有错在先,可还是将一切都推给了掌教师兄。“若非师尊来得及时,我早被师兄杀掉了。不行,我要想法子除去他。”吴浩咸仍然不死心,然而,他脸上却带着笑,并道:“师兄教训的是,都是我的错。”

    “还不过来。”吴皓绿哼道,他脑袋一摇,那束头发拖着吴浩咸滚了过来,并让他跪在地上,跪在撒盐道人面前。

    “可恶,可恶!”吴浩咸心里的怒火几乎窜出,让他跪拜撒盐道人当然没问题,可让他跪在吴皓绿脚下,比杀了他还难。“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跪你,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吴浩咸的眼里几乎能长出钉子,还要将吴皓绿钉死。

    “好了好了。”撒盐道人笑道,他拿起一块牛排,扔了过去,“吃块牛排,能让你的伤体恢复。”

    “谢过师尊!”吴浩咸喜道。他想顺势从地上站起来,可吴皓绿瞪了一眼他,似乎在责怪他,不该站起来,就该跪着。

    师尊让我起来了,你无话可说。吴浩咸暗道。

    轰隆!

    一座绿色的山镇了下来,将刚要站起来的吴浩咸掀翻在地。

    “徒儿!”

    这次,撒盐道人也觉不悦,因为吴皓绿敢当着他的面轰砸他最爱的小徒弟,着实让他意外。

    “师尊,救我,救我啊。师兄太猖狂了,连你的话都不听。你让我站起来,他偏用一座山将我压下。”吴浩咸吼道。

    腾!腾!两道死气,遽然冲至吴皓绿身前,旋即化为两头俊美的汉子,一头是尸鲲所化,另外一头则是尸河老祖所化。两人都以吴皓绿为尊,而不听从撒盐道人的法旨。

    “师尊,你看啊,师兄这是要与你对着做,他是要造反啊,反了,他反了!他真当自己是车针门的老大,哈哈哈,反了,吴皓绿,你反了!”吴浩咸大笑道。他虽然被一座山镇在下面,仍觉开心。

    哗!

    跪在地上的大大小小的长老们也觉惊诧,因为他们的掌教吴皓绿,似乎真的要与撒盐道人分道扬镳。“怎么办,我们该听谁的,掌教的还是撒盐老祖的。”

    “名义上,吴皓绿是车针门的门主,可他一身的本事都是撒盐道人传下来的。贫道自然要听撒盐老祖的话。你们可要想好了,不要站错队伍,否则将有杀身之祸。”

    “吴皓绿想重整车针门,找也是路人皆知。可他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突然发难。难道他真有本事杀掉撒盐道人?”

    “好为难啊,不好选。”

    “我老了,经不起年轻人的折腾,还是跟着撒盐老祖更好。”

    车针门的长老们以及上位者都以神念交流,互诉各自的想法,大部分都是支持撒盐道人的。可也有不得志的年轻长老,他们只能选择吴皓绿,因为他们资历浅,得不到重用。

    “师尊,擒下吴皓绿,拿下他!再让长老团的人摘掉他门主的职位。他反抗师尊,就是反抗车针门。”吴浩咸叫嚣道。在他的脑袋前,有一簇簇红云在翻舞,都是他的本命之器所化。

    在车针门,吴浩咸可是最受撒盐道人器重的人,哪怕吴皓绿贵为掌教至尊,也不能和吴浩咸相比。

    腾。

    一位长老走了出来,他峨冠博带,气势凌人,一看就是那种久居上位的基老。“放肆!吴皓绿,你怎敢不遵撒盐老祖的法旨。就让吾移开你搬来的绿山。”

    砰!这位长老一掌按向绿山,想要将它拍碎。可是他的右掌与绿山相接的刹那,嗤嗤嗤,数百道绿色的长针刺入他的手掌,将他的右掌都给贯穿了,像是筛子一般,血流不止。“啊!吾的手,吾的手,吾这尊贵的手啊,吴皓绿,你,用的是基乐绿针。”

    哧啦!

    又有一道碧光斩出,劈中了尚在震惊之中的长老,他的脑袋像是烂掉的西瓜,倏地炸开。而绿色的烟气很快缠住他的身体。噗噗数声,血雾迸扬,想要解救吴浩咸的长老,他四肢与身体分开,脏器都撒在地上。“你敢质疑掌教的命令,找死。”尸河老祖怒道。“吾代替掌教杀了你。”

    看到尸河老祖杀掉了车针门的一位外姓长老,可吴皓绿无动于衷,撒盐道人不由大怒,“徒儿,你就这样纵容手下吗!”

    “撒盐道人,听说你的肘子是左道与旁门之中最咸的,可否卸下来,让吾尝一下。”吴皓绿竟然直呼师长的名讳,而不是尊他为师。

    “哈哈哈,反了,他真的反了!蠢死了。”绿山之下,吴浩咸大笑道,“吴皓绿,你真是不知死活,你的一切都是师尊给的,他让你死你就得死,还不放我离开,让后跪在地上,我兴许会向师尊替你求情。”

    当此之时,吴浩咸身心舒畅,镇在他身上的绿山也不觉得重了。

    哗啦。

    骤然间,尸鲲所化的年轻汉子,他一扬手,一道尸河迸滚而出,浩浩荡荡,携万钧之势,涌向绿山。

    “你,你想做什么,尸鲲!你不要忘了身份,你可不仅仅是吴皓绿的契约兽,还是吾车针门的守护兽。”吴浩咸大叫道。

    可是尸鲲无视吴浩咸,他放出去的那道尸河绕着绿山转了几十圈,为其镀上一层尸气,登时,绿山重了不止十倍。

    咔嚓咔嚓,山下,吴浩咸的腿骨、臂骨、手骨、肋骨全都碎了。要不是他事先祭出了本命之器,小命都会丢在此地。那有数十万颗盐粒凝成的柱子,支着绿山,分摊了绝大部分重力。

    “尸鲲!”撒盐道人怒道,“你想背叛车针门。”

    轰隆。道人一掌劈出,几座小山似的拳头横移了过去,砰砰砰,撞向绿山,将它移开数百丈,也放出了下面的吴浩咸。

    “还不出来!”撒盐道人恼道,他也觉得吴浩咸太不争气了,资源、功法、神通都传授给他了,可他的修为仍不及吴皓绿。“尸鲲,尸河老祖,贫道不出手,你们真以为自己能在车针门为所欲为了吗。”

    “你这老东西,讲的话好没道理。”尸鲲哼道,“你说我背叛车针门?好大的帽子,我可担当不起。吴皓绿才是车针门的掌教,而你现在什么都不是,也敢对他指手画脚。难道要背叛我车针门吗。”

    反过来了,尸鲲反而大声呵斥撒盐道人。

    尸河老祖更是嚣张,他瞥到撒盐道人挥掌之间,推开了镇压吴浩咸的绿山。“看来这位小哥更喜欢尸体,我给他移来几座尸山就是了。”念头一起,老祖祭出了他的尸器,登时,无数尸体冲了出来,抛叠在一起,化为万丈之山,共有七座,向吴浩咸镇了下去。

    “噗!”吴浩咸一口老血飙出,他的基老之躯受到了重创,如何能经受得起七座尸山,便是一座就能镇死他,何况是好几座。

    “放肆!”

    “尸河老祖,你真当我车针门没有人了吗。”

    飕!飕!两道人影飚射而出,窜至七座尸山之前,他们亦是车针门的外姓长老,深受撒盐道人的信任,现在他们觑到机会,自然要好好表现,进而换取撒盐道人的更多信任以及修道资源。

    左边的汉子叫做酱道人,右边的唤作油道人。

    酱道人与油道人,他们在三百年前就成了车针门的客卿,后来做了外姓长老,因为实力深厚,而且向撒盐道人献出了局部地区,所以才在外姓长老中的排名很靠前。

    砰砰砰!砰砰砰!一连串的掌印从酱道人、油道人那边飞出,将三座尸山都给震碎了,无数碎肢、头颅四下飞散,恶水滔滔,尸气迸扬,宛如炼狱。

    “吴浩咸,不用担心,我们会保护你的。”酱道人说。

    “嗯,有我们在,谁也伤不到你。”油道人亦道。

    两位道长都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此外,他们亦得到了撒盐道人的暗中传信,只要能制衡车针门的掌教吴皓绿,就会给他们数不尽的好处以及几百头俊美的小鲜肉,随他们处置。

    几天前正是车针门五十年一次的开山典礼,同时也是收徒之时,很多漂亮的小伙子都待在山脚下,希望能被山里的仙人收为徒弟,哪怕是记名弟子,也会光宗耀祖。

    “这次的拜山之人,有很多高品质的小鲜肉,贫道再怎么说也得分到几个。可这次不同了,撒盐道人许诺与我,要送贫道上百个鲜肉,贫道如何不动心。”酱道人暗忖。

    油道人的心思与他的同伴相似。所以他们拯救吴浩咸时,格外用心。

    刷刷。尸河老祖斜睨了几眼酱道人、油道人,“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他们并非吴姓,而是外姓长老,也敢蹚浑水,吾就杀了他们便是。”

    呼!

    尸河老祖大袖陡地甩出,一道黑色的尸气,电掣也似,怒驰而去。竟是钉向酱道人的基油油田。

    “果然,尸河老祖向贫道出手了。”酱道人冷笑道。砰的一声,他一拍脑后,几百滴酱油撒了出去,每一滴酱油都有千斤之重,它们都被道人祭炼过,可杀人于无形之中。

    咻!咻!咻!咻!几百滴酱油将黑色的尸气贯穿了,并让它不能聚在一起。

    “油道人,剩下的几座尸山就由贫道代劳。”油道人哈哈笑道。

    “好,交给你了。”酱道人同意了。

    “太好了,终于有人肯出手救我。”吴浩咸喜道,“不过他们也是看在师尊的面子上,可恶,我的人缘到底有多糟糕?”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