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迂腐之碗。”

    龙羞惊奇道,“儒门之物,怎会传到佛国。”

    自从坑儒之后,儒门地位已经下降许多,可他们仍不容小觑。可儒门也有很多派系,名气最大的却是酸儒一派,除此之外,迂腐之派的势力也让人惊叹。

    而迂腐之碗正是迂腐一派的守护之物,也是他们的象征。相传,那碗是迂腐圣人传下来的。

    “本座兼修儒道,那碗与本座有缘啊。”龙羞的心思活络起来,他也想得到迂腐之碗。如今,佛国最古老的神树碧慈树听命于他,碧池兽也和他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只要本座想,还有什么得不到的东西吗。”

    飕飕,破空之声遽地响起。黑耳木的树干,有几百根树枝飞扫而出,枝蔓连成一片,将天空都给挡住了。“碧池兽,你先帮助本座得到迂腐之碗,随后本座再帮你杀掉宫相国。”

    “那些儒生流传下来的东西,你也敢要,真是怪人。我帮你就是了。”碧池兽也没拒绝龙羞,答应了下来。

    “老石人。”倏然间,碧池兽吼道。

    轰隆一声,地裂数百丈,而一块孤石遽然而现,喀拉拉,孤石抖落无数碎石,化为石人,其曰老石人。

    老石人正是碧池兽的法宝,它自幼就与这块孤石待在一起,并在以后的无尽岁月之中将它炼成了石头人。“杀了他。”碧池兽陡地瞥向墨基基山的山主,墨九。

    因为此时,迂腐之碗已被墨九抓摄而来。

    本来,迂腐之碗的持有者是墨小计,墨九的弟弟。可玉碗的器灵玉符羊并不承认墨小计。

    “老石人。”

    墨九冷笑道。

    “碧池兽,我不去惹你,你该感到庆幸。为何你就不长眼,反过来寻我晦气,我若不杀你,还如何服众,如何做墨基基山的山主。”

    墨九也是狂傲之基,在他确认过碧池兽的眼神之后,杀心陡起。咚,咚,咚!他以手指叩击玉碗,发出一声声金玉相撞之音,无尽的杀伐之气,倏然涌出。

    杀阵!

    一座杀阵瞬间成型,并且将碧池兽祭出的老石人给困在里面了。“不要欺负老石人啊。”碧池兽只是冷笑,它很信任老石人。

    另外一边。墨小计因为被兄长冷落了,心里有说不尽的哀怨与憎恨。此人自视甚高,吃不了苦,同样受不得气,就是他的兄长也不行,只能顺着他,宠着他,否则就不是一家人了,是仇人。

    “玉符羊,墨九。”墨小计心里顿时起了妒意,他开始想象如何杀掉他们。“墨基基山太小了,不能容纳两位大巫,所以墨九,只能让你去死了,毕竟你活得时间太久,应该将有限的资源留给更有发展前途更年轻的人。比如说我!”墨小计攥紧拳头,同时也在计算他与墨九之间的差距,这可不是通过努力就能拉近的。

    “要想以正常的法子杀掉墨九,太难了。”墨小计心道,“我实力不如他,所以只能用左道旁门!”

    佛国好比是汪洋,里面既有龙也有鱼。除了大大小小的僧众之外,还有左道一百七十三道,旁门三百五十一门。

    而在旁门中排在最前面的是车针门,车针门的门主叫做吴皓绿,此君拥有一头绿发,生具大神通,虽在旁门之中,却能诸佛王也对他另眼相看。

    “只能麻烦我的道侣吴皓绿了。”墨小计暗道。

    吴皓绿早已和墨小计成了基友,两人登过断悲山,更是许下了誓言,此生谁也不负谁,若违誓言,不得好死。

    咔嚓。墨小计捏碎了一块玉佩。“基友,你也该动手了。”他心道。

    墨小计与吴皓绿有特殊的联系方式,而且很安全,哪怕被外人截获了,也不能猜出他们的意图。

    秘境之外。

    车针门。

    门主吴皓绿一脸冷酷,“够了,吴浩咸,我想做什么,难道还要向你解释。不要以为你与我师出同门,我就敢拿你怎样。”

    砰。

    吴皓绿一掌拍出,登时,碧波倏地涌开,一圈圈涟漪,犹如利刃,也斩向吴浩咸,门主的师弟。

    吴浩咸同样冷笑不已,他拿出一袋子,袋子里装满了盐巴,“吴皓绿,你当然不敢杀我,因为掌教师尊还活着,只要他还在一天,你就得忍受我的喋喋不休。不服,我不服,凭什么是你当上了门主,而我什么都不是,虽有太上长老之名,可没实权,都快被你架空了。”

    起。

    吴浩咸抛出手里的那袋盐,嗤嗤嗤,嗤嗤嗤,盐粒从袋子里冲了出去,迸射而出,像是高速飞行的子弹。“谁也靠不住,师尊不行,师弟更是废物,而师兄只会嫉妒我。所以我只能为自己带盐了。”

    祭出盐袋之后,吴浩咸忽地将肘子抬起,他的三个手指捏了几百粒红色的细盐,对着天空洒去。“吴皓绿,你的脑袋我收下了。”

    红色的细盐一经洒出,随即化作几百亩彤云,向前涌去,将下方的吴皓绿彻底罩在下面,一点佛气也传不出去。

    镇杀,吴浩咸分明是要杀掉师兄吴皓绿。“你死后,师尊也不好说什么,其他的师兄弟们都是废物,哪里比得上我,也就我能担任车针门的门主,哈哈哈哈。”吴浩咸得意之极,虽然他还没杀死师兄。

    空中有大片大片的红云,而且还有一袋子盐,更有无数盐粒,咻咻咻,飚射而来。可吴皓绿并不在意,他似乎早就洞彻了师弟的想法。“活着不好吗,为什么争着抢着跳到棺材里。”车针门的门主难以理解吴浩咸天真的想法。

    “吾好绿啊。”忽地,车针门的门主冲天咆哮道,哧啦,哧啦,一道道绿色的光柱冲天而起,高千百丈,合围数十丈,异常壮观。“吴浩咸,吾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天才与凡人之间的区别。”

    蓦然间,绿色的光柱像是活了过来,扭摆着冲了出去,向吴浩咸围剿了过去,似要将他撕成碎片。刷刷刷,一道道绿油油的光剑、光刀、光箭也怒劈而出,不给吴浩咸任何反抗的机会。

    “门主。你也太小瞧我了。谁给的你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我今天就要反杀了你,以正我车针门。你的位置该挪一挪了,棺材更适合你。”

    吴浩咸双手不停捏诀,数百种咒印、玄奥的道术打了出去,登时,天空中的红云向下涌来,它们的本体都是红色的细盐,已被吴浩咸祭炼了六个甲子,每一粒细盐都等同于他的分身。轰嗡,云层之中忽地发出一声巨响,邪神,一高千百丈的邪神分开云雾,终于现世了。“破。”邪神右掌击出,将几十道绿色的光柱给拍散了,化为无数绿点,遽然消散。

    “师弟,你终于肯将压箱底的手段施展出来了。”吴皓绿冷笑道,“吾等的就是现在。你瞒着师傅,背叛车针门,与异界之神订下契约,谁也救不了你。”

    “救我,笑话,我是正义的化身,是车针门的最终救赎。反抗我的都得死,绝无好下场。”吴浩咸五指疾弹,咻咻咻,上百道基光劈出,没入异界之神的身体之中。

    准确的说,这尊数千丈高的神并非真神,而是投影,借由红色的细盐而生。“此间的汉子,跪下,吾赐你无尽的荣耀。”

    啪。

    异神张手摄来那袋盐,将其抓在手里。蓬嗤,袋子被他抓碎了,数十万盐粒飚射而出,犹如飞雪漫天,洒向吴皓绿。

    “看到了,师兄,这就是神之威能,你只能跪下,祈求他杀你时,让你少受些罪。你死亡的结局注定了,再不能改变。”吴浩咸大笑道,好像他马上就会成为车针门新的领袖。

    “这就是我期待的生活,这就是我的实力。”吴浩咸又道。

    “嗯,谁,是谁向你求救了。”忽地,吴浩咸怒道,“你怎敢无视我与神,接受别人的求救信号。”

    吴皓绿确实是在无视吴浩咸,因为他的道侣墨小计有难,“哼,墨小计,你成事不足,吾忍让你多年,你都不知道原因,这才是最荒谬的地方,你以为吾喜欢你,滑稽啊,吾钟意的是汝之兄长墨九,他才是真汉子,真基老,你算什么东西,跳梁一般的小丑。”

    “绿毛!”

    异世之神的投影怒了,“无视神,你的罪过大了,你将永远得不到神的怜悯。杀,杀!”

    砰的一声,异神的身体遽地散开,再次化为红色的细盐,每一粒盐都闪烁着神芒,让凡人不可直视。便是吴浩咸,他也得闭上眼睛。“好犀利的神啊。”吴浩咸由衷赞美道。

    “聒噪。”

    陡地,车针门的门主霍然而起,咔咔咔,他的身躯瞬息之间长高了,有九百丈高,“墨九,吾早晚会得到你,可在那之前,你的弟弟墨小计还有利用价值。吾得回应他,让他安心为吾卖命。哈哈哈。”吴皓绿得意想道。

    “尸鲲。”吴皓绿道,他的绿色长发忽地甩了出去,哧哧哧,哧哧哧,数千万道绿烟迸腾而起,将天空都染绿了。

    吼!

    绝世恶兽的咆哮声像是从地狱里传递了出来,响彻起来,轰,轰!天地都在幌动,像是屈服于它。尸鲲,吴皓绿的契约兽,亦是车针门的守护兽,终于破开虚空,降临车针门了。

    尸气,冰冷的尸气随着尸鲲一齐而至。哗啦,一道由尸气衍生而成的长河遽然涌出,将虚空中的盐粒都给卷走了,并且都给绞碎、吞噬掉了。

    “是尸鲲,怎有可能,这种不容于世的契约兽不是绝迹了吗。”异神震怒道,“吾要杀了它,炼出九转尸丹。”

    飕!飕!飕!红色的细盐像是利箭似的,迸射而出,虚空都给贯穿了。神虹经天,另有诸神的祝福声响了起来,轰然作响,任何人听到了,都得跪下,成为虔诚的信者。

    当是时,尸鲲的全部形体,尚有一小半未显化,它的脑袋像是无数尸体堆砌而成的山岳,高万余丈,而头皮上有无需血窟窿,那都是它的眼睛啊,尸气都是从它眼睛里迸射而出的。“异界的小神啊,你得需要多大的勇气才敢挑衅吾,吾亘古长存,天地不灭,吾也不灭。”

    哗!

    尸鲲的脑袋上,忽地有一道天河乍然而现,骇浪滔天,一具具恶尸,或者在水下,或者站在浪涛之上,他们双目绽放红光,像是光束,来回迸扫,红光所过之处,喀啦啦,空间不停堆叠崩碎。

    “尸河老祖。”

    “请尸河老祖。”

    “请老祖。”

    “老祖,还不出来。”

    无数恶尸吼叫道,气贯长虹,诸天都在迸幌。尸河老祖,尸鲲座下第一人,统领数亿恶尸的老古董,传奇人物。

    “哈哈哈,谁在唤吾。”倏然间,老祖的声音迸炸开来,像是雷电劈迸,大江咆哮,恶尸中的传奇人物走了出来。

    “一个小神而已,也敢放肆。”尸河老祖将手臂一划,哧啦,一道黑色的尸气斩了出去,登时,数万粒红色的细盐炸开,崩!崩!崩!“来来,让老祖毁灭你。”

    “你这是藐视神,质疑神!”

    “杀了他!”

    “杀了尸河老祖!”

    “神之威严,岂是一具尸体所能了解的,他得毁掉!”

    上万道声音响起,它们都是从剩下的红色盐粒中发出来的,带着异界之神的威严,荡扫苍穹,将黑色的尸气给剿碎了,一段段溃散。

    然而,尸鲲与尸河老祖都不怎么在意,它们像是在看小丑表演,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

    “你们别玩了,吾还有要事。”遽地,车针门的门主吴皓绿命令道。“结束掉这场闹剧,杀了异神,吃掉吴浩咸,他们都是车针门的叛徒,理当肃清。”

    “你也听到了。”尸鲲忽然冲着尸河老祖笑道,“动手吧,主人等不下去了。”

    “好。”尸河老祖笑道,他大手一招,虚空之上,那道有无数恶尸的天河,遽然化为一件法宝,是尸器。

    “异世的小神,收。”只见老祖张手摄来他的尸器,并将尸器的瓶口对准了红云。

    呼喇喇!

    一股浩荡的涡旋吸力自尸器中传了出去,将红云、盐粒、神芒都给拉进尸器之中。

    “吾可是神,你怎敢这样对吾!”

    “公然无视神之威严,还敢将吾关起来,你得死,得死啊!”

    “吴浩咸,你这蠢货,不是说车针门很祥和吗,为何会有尸鲲,还有尸河老祖!”

    很快,异神最后的惨叫声也消逝了。可吴皓绿的师弟,他的脸却比师兄的头发还要绿。“不好,神都被师兄收了,我要完了,他不会放过我的。”

    “师弟。”忽然间,吴皓绿向吴浩咸瞥去,“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师兄,你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吗……”吴浩咸战战兢兢,回答道。

    “你说呢!”吴皓绿怒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