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丸,西天佛手里攥着一枚剑丸。

    “渣渣灰。”西天佛暗道。

    铿锵,灰色的剑丸忽地迸发出一声长吟,而后化为长剑,向天空劈去。“出来,你是何人,也敢在贫僧面前献丑。”

    竟然还有人躲在暗中,西天佛也觉得不可思议。酒仙佛与墨莲佛王的斗法,稍有不慎,就会将周围的一切都卷入其中,彻底消灭。纵是西天佛,他也小心翼翼,生怕被殃及。

    当。

    金铁撞击声遽地响起。

    显然,躲在空间碎片之中的那人,设法挡住了西天佛的佩剑,渣渣灰。

    “哼。”西天佛不悦道,“贫僧有渣渣灰,就是佛王也能劈死,你还不出来,真要让贫僧超度你吗。”

    度人经!

    西天佛当即施展度人经,登时,一股玄之又玄的佛门之力,以西天佛为中心,倏地扩散出去。

    “佛国的度人经,焉能渡化吾。”

    腾。

    一人挥掌劈开空间碎片,跳了出来。

    “白心佛王。”西天佛奇怪道,“你怎会来此,而且你手里的那杆画笔……”

    “是吾师霸笔佛王的本命之器。”白心佛王哈哈笑道,“死了,霸笔佛王死了,你知道他是如何死掉的吗,太滑稽了,师尊被他暗恋的千眉真人杀掉了。”

    “千眉真人!”西天佛道,“此人在佛界、道界、基老界、写手界都有很大的名气,号称全才。可他为什么要杀霸笔佛王,怪哉。”以西天佛的智慧,居然也猜不出千眉真人的意图。

    适才,白心佛王能挡下西天佛的渣渣灰,靠的就是这杆画笔,亦被称作霸笔。

    “怨葬佛王的大姬姬,号称有九万丈长,可霸笔佛王的本命之器,却又十万丈长。”白心佛王笑道,“贫僧继承了师尊的一切,我要这大姬姬有何用。”忽然间,白心佛王并掌如刀,斩向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当的一声,竟将其削断了。

    噗!血水迸涌,有数百丈长。

    哈哈哈哈,白心佛王大笑。他当着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的面,自断姬姬,原因无它,就是不想做他的基友。

    现如今,白心佛王再无大姬姬,成了太。。。监。可他自由了,已是残废之躯,哪能入得墨莲佛王的法眼。

    当年,墨莲佛王正是因为相中了白心佛王的基色,才将他收了,传授他Gao基方面的无上神通,原因无它,是想让他成为第二个酒仙佛。

    可白心佛王只想做自己,可他终究不是墨莲佛王的对手。“贫僧的师尊,霸笔佛王,他也不是你的对手。贫僧还能怎样,除了屈服于你的消声威之下,再无它法。如今,你再不能要求贫僧做什么了。”

    “好,好!”蓦地,那座灵台之中,传出墨莲佛王的怒吼声,“酒仙佛,我的好徒儿,这也是你的授意吗,是你让白心佛王自断大姬姬,以绝吾之念头。”

    “不错。”

    酒仙佛道,他毫无隐瞒。

    霸笔佛王的死,表面上看是千眉真人的原因。可实际上幕后的真凶,罪恶的源头,全是酒仙佛,当今佛国之主。他要谁死,谁就得死。

    葬吾基,那又是什么东西,他根本不配和酒仙佛作竞争对手。佛国之人知道滑稽小僧是佛国之主的基友,却不知他还有第二个基友,即是千眉真人。

    真爱。

    千眉真人对酒仙佛才是真爱啊,为了他,不惜虚与委蛇,舍身于葬吾基。

    除了葬吾基之外,千眉真人还和佛国的许多古佛、佛王都有基情,这也是酒仙佛的授意。

    千眉真人之所以杀掉霸笔佛王,是因为对方知道的太多了,而且他还拿酒仙佛威胁真人,让其与之登上断悲山。

    “自是不许。”

    所以千眉真人的真身降临佛国秘境,一击之下,杀掉了霸笔佛王。

    又因为墨莲佛王与酒仙佛的缘故,千眉真人并没杀掉白心佛王,而是一掌按在他身上,将他与霸笔一齐送到异空间,与佛国之主、滑稽小树汇合。

    吃醋,嫉妒。原来千眉真人也在堤防滑稽小树,因为他想独自占有酒仙佛,绝不能忍受与别的汉子分享佛国之主。

    忍了多年,痛了多年,同时也恨了多年。千眉真人决定不再以假面目示人,而是迫使酒仙佛承认他的身份,基友身份。如若不然,真人将会昭告天下,揭穿佛国之主的真面目。

    爱到极致,即是恨,得不到那就毁灭。千眉真人几乎疯掉了,因为他实在是太爱酒仙佛了。

    异空间之外,千眉真人站在无法女之前。

    酒仙佛的第四相,无相,她如今的身躯凝实,和真正的萝莉并无区别。“千眉真人,你放心,酒仙佛不会辜负你的。”无法女承诺道,“他若让你受委屈,我绝不放过他。”

    “你打算如何做。”千眉真人问道。

    “自然是吃了滑稽小树,他喜欢的汉子,我全都吃掉,一个不留。”无法女又道,“这样,你总该放心了吧,能不能放开我。”

    原来,无法女被千眉真人抓来了,不得妄动,否则有生命之虞。

    善童子、恶如仇、莫如来,三人有些难以置信,“千眉真人,放了无法女,你如果伤害他,当知道下场。”

    “下场!”千眉真人怒道,“你们敢威胁贫道。”

    砰。

    千眉真人一掌击出,劈在无法女的脑袋上,“啊。”酒仙佛的第四相痛苦道,她中了一掌,犹如被巨石砸中,识海沸腾,而且刚刚凝炼的身体也开始溃散,有迸裂的迹象。“住手,千眉真人,你住手。我都答应与你合作了。”无法女急道。

    “贫道抓来剑子仙肌,让你吃了,你就这样报答贫道。”千眉真人不屑道,“果然,你和酒仙佛是一伙的,不愧是他第四相。”

    剑子仙肌,佛国之主的分身之一,如今已死。剑子自然不是千眉真人的对手,被他抓来,砸成了一块饼,然后被无法女吃掉了。

    尽是兼合了剑子仙肌,无法女还不能让身躯凝实,在那之后,她还嚼吃了几十个分身,他们同样是酒仙佛的分身。而且都是被千眉真人封印在棺材之中,棺材上有无数咒印符箓,任何人都逃不出来。

    若非无法女忽然改变心意了,千眉真人还打算掳来善童子、恶如仇、莫如来,都交给酒仙佛的第四相,让她接收三位兄长的一切。

    “可恶的千眉真人,他的修为直追酒仙佛,我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你们也一样。”无法女将她的心意传给了善童子等人。

    恶如仇与莫如来也能接到无法女的心思,他们同样明白千眉真人的可怕,“暂时不能杀掉他,只有酒仙佛才能处置他。”莫如来传音道。

    佛国之主的善相、恶相、魔相、无相,自有特殊手段,能够交流心意,而且能不被外人听去,甚至是酒仙佛,他们的本体,也不能截取他们的心思。

    “千眉真人,他就是千眉真人,葬吾基一直念念不忘的汉子。”怨葬佛王暗道。“事情绝不会那么简单。此人一出现,马上杀掉了霸笔佛王还有他的徒子徒孙,只有吧白心佛王躲过一劫。”

    “不是躲过一劫,而是进入了另一劫。”酒魔智冷笑道,“他来了!”

    “酒仙佛来了吗。”怨葬佛王道,“难怪你一直保持警惕。”

    “怨葬佛王,你是不是对我还存有怀疑?”酒魔智又道,“所以一直装傻,我尚且能感应到酒仙佛的气息,你难道不能?”

    妖女都能,何况是佛王。

    除非是另有隐情,否则就是刻意隐瞒了。怨葬佛王与墨莲佛王在诸佛之中,资历很老,酒魔智肯定不会完全相信他们。

    佛王虽好,可终究不是诸佛之主。谁不想做那万佛之上的无上之主。

    当!

    怨葬佛王右掌劈出,登时,看不到尽头的怨气,海水一般,怒涌而出,将葬吾基佛王祭出的一桩佛器给拍飞了。

    “死吧,死吧。”葬吾基狂怒道。

    “师弟,不可自毁前程。”怨葬佛王急道,“你被千眉真人骗了。”

    “哈哈哈,他说什么,我都信。他让我杀掉你,然后我与他就能回到过去。”葬吾基冷笑道,“所以师兄,你只能去死了。”

    “蠢货。”怨葬佛王怒道,“你的大姬姬,已被吾折断,没了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你以为千眉真人还会喜欢你。没可能的,汉子没了消声巴,别说是汉子了,就是姑娘,也看不起你。”

    “住口,你不同样失去了大姬姬。”葬吾基吼道,“所以不要拿我说事。”

    腾!

    葬吾基身体一拧,再次飞向怨葬佛王,只是这次他是真身遁来,而非以法宝攻击他的师兄。

    “这就是自由吗。”龙羞站在碧慈树之上。古城剑也被他收走了。

    剑子仙肌已死,最大的受益者即是龙羞,古城剑的剑灵。他不再受剑子的役使,而且还得到了碧慈树、碧池兽的认可。

    锵。

    佛剑忽地从龙羞的手里冲了出去。

    “嗯?”龙羞惊道,“谁能从吾手里抢走佛剑!”

    “还能有谁,自然是剑灵山的主人,威戈佛王。”一人冷笑道,登时,妖气迸腾,浩荡数万里。是药阿蛮,她的生命之海与识海都炸开了,身体也像是破布,好似随时都会死掉。

    苍松老祖。

    躲藏在药阿蛮识海中的妖国大能,苍松老祖出来了。她冷冷望向药阿蛮,“小东西,你敢反抗老祖,真让人意外。”

    “你有什么好意外的。”草书钉的器灵,文抄君冷笑道。“你占据阿蛮的识海多年,甚至炼化了她的部分灵台。分明是要夺取她的身体。”

    “苍松老祖。”

    忽地,一道声音响起。正是威戈佛王,他脑袋上悬着三件佛器,药鼎,铜炉,木鱼。

    “和尚,你还没死。”

    苍松老祖哼道。

    “苍松老师都没死,贫僧真敢先死掉。”威戈佛王笑道,他手里抓着的剑,不是别物,正是佛剑,剑灵山的镇山至宝。

    如今,佛剑回到威戈佛王手里,哧哧哧,剑气迸窜,有数万之数,犹如长龙飞舞,撼彻十方天地。而且佛剑的剑灵也回来了。早被威戈佛王打入剑中,与佛剑嵌合在一起。

    “威戈佛王。”怨葬佛王奇怪道,“你不去剑灵山,为何来此。难道相中了碧慈树不成。听说,剑灵山里面可是封印着黑耳木的树干、树根以及无数枝叶。你不去回收它们,难道不怕黑耳木成为别人的私有物。”

    “剑灵山的开启,虽然提前了,可贫僧并不在意。”威戈佛王笑道。锵,他手中的长剑向上挥去,劈中了佛头上的铜炉。登时,铜炉的炉盖飞了出去,而炉子里的烟火也飚射而出。

    呼!呼!呼!数百道烟柱、火光,齐齐涌向碧慈树以及龙羞。“还不交出古城剑,你只是一介器灵而已。”威戈佛王冷笑道。

    剑子仙肌死了,威戈佛王愿意代替剑子,收了古城剑与龙羞。

    “难。”

    龙羞只道一个字。他与碧慈树产生了某种玄而又玄的关系,简单来说,龙羞就像是碧慈树的树心,可控制它的枝叶、树冠、树根。

    飕!

    一道树藤飞出,在空中扫来扫去,几息之后,已将威戈佛王铜炉中冲出的烟柱、火光全给劈碎了。

    龙羞好不容易获得自由之身,哪会再落入他人之手。

    酒仙佛也曾答应过龙羞,早晚有一天,会赐予他无上的自由。可古城剑的剑灵不愿再等下去了,有了碧慈树的庇护,他再不需要酒仙佛的施舍。能凭双手获得的,何必跪下求人。

    “小心,威戈佛王可不是好惹的。”碧池兽忽道。它也想明白了,与其被宫相国杀掉,还不如按照自己的意愿活下去,管它什么虚无缥缈的天命。

    宫相国,如今已是女人,站在酒魔智身旁,她手里攥着诛心刀。“你想让我杀谁,威戈佛王还是龙羞。”她问道。

    “宫相国!”

    倏然间,远处的空间被一只巫力凝成的大手撕开。腾,腾,腾!一道道人影倏然冲出,是巫族,佛国的巫族现身了。小巫山虽然成为了历史,可佛国还有其它的巫族存活了下来。

    “小巫山的后人堕落了。”

    “宫相国,你真敢和妖女走到一起。”

    “若不是我们在暗中保护你,你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吾命令你马上离开酒魔智,她是妖国之人,和她在一起,你绝无好下场。”

    神秘的巫族,他们还在劝说宫相国,回到他们的身边,当然,在那之前,他需要表明心迹,证明他存在的价值,即是杀了酒魔智。

    听到吾族的叱喝之声,酒魔智冷笑不已。

    宫相国更是气坏了,她道:“你们敢命令我!”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