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佛。

    真正的酒仙佛,当今佛国之主,凌驾于诸佛、佛王之上的存在,他现身了。

    脚下的莲台绽放数千万道光华,将整片混乱的空间都给罩住了,并将空间晶壁固定住了,犹如钢铁浇铸过一般,坚实无比。

    “酒仙佛。你还是酒仙佛!”

    鲸绳冰所化的灵台,遽地一震,一股浩荡无穷的意志冲了出来,拍向酒仙佛。“吾徒,你又敢出现在我面前了吗。”

    声音,这分明是墨莲佛王的声音,而且带着无尽的杀意。

    哪有什么师徒之情,有的只是仇视以及愤怒。

    酒仙佛并没动手,反倒是他身前站着的滑稽小树,身体一幌,双臂全都化为黑色的长龙,向前扫去,呼呼,狂风怒舞,龙威扩散出去,将对面灵台冲出来的那道佛王意志给冲散了,甚至靠近不了酒仙佛。

    因为有了佛国之主的支持,滑稽小树动起手来更是无所顾忌。他的气焰要比酒仙佛嚣张多了,和暴发户没多少区别。一直以来,滑稽小树过的都很压抑,如今有了释放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墨莲佛王又如何,你的真身何在,只让分身过来,这说明什么,说明你怕我们。”滑稽小树道。他本来是想说,墨莲佛王怕酒仙佛的,可临时起意,又将他自己也给加上去了。狐假虎威又有何不可。

    刷!

    五目童子疾遁而去,他可不想和酒仙佛动手。佛国之主一个念头就能让他万劫不复。“完了,我完了,酒仙佛不会放过我的,他对待叛徒的手段,我又不是没见过。”盘中餐剑的剑灵心胆俱裂,遁速更快。可不管他逃到哪里,都觉得佛国之主的眼睛始终盯着他的后背,让他如芒在背,极是不自然。

    轰的一声巨响,西天佛祭出巨鼎,向五目童子砸了过去。他这样做,其实有些讨好酒仙佛的成分。

    砰。

    五目童子被巨鼎击中了,脑袋登时炸开,他临时组成的身体也化为乌有。噗噗噗,噗噗!盘中餐剑剑灵的五只眼睛同时裂开,化为黑色的血水。

    哗!哗!哗!巨鼎之中,一道道灰色的死亡长河涌了出来,将虚空悬浮着黑色血水都给卷走了,纳入巨鼎里面去了。炼化,西天佛以鼎炼化了五目童子。“不,你不能这样对我,主人,主人救我啊,救我,我再也不敢了。”五滩血水之中,忽地传出五目童子的嚎叫声,他在向酒仙佛求饶,希望佛国之主能赦免他,只要他开口了,西天佛绝不敢炼化它。

    然而酒仙佛不闻不问,哪有半分怜悯的五目童子的意思。好似在告诉西天佛,杀了它,连渣滓都不要剩下。

    绝望,五目童子绝望了。它不甘心,蓬!蓬!蓬!五滩血水忽地迸涌而起,倏化有毒的巨龙,咆哮不已,它们与五目童子一样不甘。再说,盘中餐剑本就不是佛国之物,只是被酒仙佛偶然寻到了,并且迫使它入驻佛国。

    铿锵!

    一口深蓝色的长剑从虚空中冲了出来,这才是盘中餐剑的本体,长十二万九千六百丈,剑上有无数神魔的气息散发出去,只是一振,就有无穷尽的杀机凝实,如同浩瀚的星河,迸腾而出。

    拼命了,五目童子、盘中餐剑都在拼命,它们要为自由、生命而搏上一搏。

    咚!

    西天佛的巨鼎忽地发出一声长吟,五滩黑血所化的有毒的巨龙冲霄而起,它们挣离巨鼎。

    锵!

    深蓝色的长剑怒劈而至,斩中巨鼎,登时,剑气滚滚,像是末日天灾般轰散炸开。当,当,当!巨鼎发出一声声振吟,可更像是在哀鸣。

    鼎中,死气有千万道,不停迸发,冲出鼎外,结成万千骷髅、牛头、马面,呜呜呜,悲嚎声不绝,像是在向诸佛之主倾诉它们的不幸。西天佛听了,也为之动容。可酒仙佛冷笑不已,他一指点出,哧啦,佛气分开混沌,所有的声音都在百分一个刹那消失,天地寂灭!

    当!

    当!

    先是巨鼎,再来是深蓝色的长剑,两件异宝被酒仙射出去的那道恢弘浩大的佛气击中,发出惊天震响,随后解体,迸裂,溃散,由有形之物化为无形,弥散在天地之间,不复存在。

    “噗!”西天佛一口佛血飙出,他的数万年寿命直接给燃尽了,也同样不存在。

    “啊。”

    五目童子所化的有毒巨龙,发出一声声凄惨的咆哮,崩!崩!崩!它们在空中直接崩溃,倏化一团团毒焰,几个明灭之后,彻底消失。

    如是,不管是盘中餐剑还是五目童子,已经从佛国,从这个世界成为了历史。

    “任何与吾作对的都是同样下场。”酒仙佛的声音浩荡而又不可磨灭,响彻无数空间晶壁,来回迸滚,镇住了西天佛。让这位很有野心的大佛收敛全部的心思,哪怕他祭出了死国文书,仍不能抵抗当今佛国之主的威严。

    咔嚓,咔嚓,咔嚓!

    灵台,鲸绳冰所化的灵台也在迸裂,裂纹无数。“徒儿,你好本事。”墨莲佛王的声音再度传递出来。

    哧啦!

    一缕不属于佛国的无色净火,像是莲花一样绽放,馨香之气,遽地散开。而破裂的灵台竟然修复了,而且比之前更坚固,像是天生地设的一般,毫无瑕疵。

    “吾师,这就是你的依仗吗。”酒仙佛忽道,“因为修炼了异界佛火,所以敢出现在我面前,你想用它炼化了我吗。”

    呼。

    酒仙佛一掌按出,登时,有数万掌印飚射,将这方空间都给摄拿住了。咔嚓咔嚓,所有的空间晶壁都叠加在一起,可它们都没碎掉,而是被神通以未知的法则禁锢在一起。这才是佛国之主的手段,有撼世之威。

    所有的空间都向那座高不见尽头的灵台挤了过去,彩色的晶壁堆叠,有数万丈厚。

    滑稽小树与西天佛都是一脸震骇,因为酒仙佛的手段已经超出他们的认知了。之前,西天佛的巨鼎被毁,他心里还有一丝怨气,如今,那点憎恨早已烟消云散,在绝对的力量之前,任你如何挣扎都是蝼蚁,只会被人碾碎,彻底杀死。

    “酒仙佛留着贫僧,而没杀掉,难道他是想收了贫僧。”西天佛也非愚钝之人,马上想到了这点。

    虽然西天佛在诸佛之中,声名不显,可他的基情与容颜却是极好的,很妖很美,可称得上是妖孽之美。“看来贫僧的局部地区之花是保不住了,酒仙佛势在必得。”泪婴寺的主人,心生寒意。

    此时,滑稽小树彻底臣服在酒仙佛的佛威之下,再没任何叛逆的念头。“滑稽大帝待我如同猪狗,只有酒仙佛让我看起来像是人,他让我知道什么是尊严,什么还是大基情。我和他Gao基,也不枉此生。”刷!刷!刷!有数千道基气自滑稽小树的颅腔旋扫而出,转了几圈,凝为一道,长有九千丈,宽百丈,犹如天柱,接天连地。

    “吾徒,你始终逃不出为师的掌心啊。”墨莲佛王大笑道,他已经斩杀了鲸绳冰全部的念头,如今,那座灵台彻底成了墨莲佛王的所有物。

    轰隆。

    又是一声震响,磅礴的佛气涌出,在那之上,有只大手,每根手指都有千百丈长,手指上绞缠着魔气、佛气、妖气、人气、儒气。五气齐齐一震,登时,向灵台堆挤而来的空间晶壁都被撞开了,咔嚓,咔嚓,咔嚓,很多晶壁都碎了,空间也像是烧糊了的巨兽的尸体,不停变形,而且发出嘶吼之声。

    “滑稽小树,你退下。”酒仙佛忽道,他以命令的语气呵斥滑稽小树,且不容它反抗,否则只有死。

    “是。”

    滑稽小树毫无反抗的心思,直接退出,躲在酒仙佛之后。它收起枝叶,像是一截树桩,毫无生机可言。

    “哼,这就被驯服了。”西天佛心道。他有死国文书,尚且能劈开层层叠叠的恐怖佛气。可这也不是长久之策,如果他再不向墨莲佛王或者酒仙佛表态,下一个被杀的就是他了,因为佛国之主以及他的师尊决不允许中立的人存在,想两边讨好,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究竟谁能胜过谁。”西天佛难以想象。他眼睁睁看着从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飞出的大手,荡开空间晶壁,摧枯拉朽似的,向前拍去,分明是要酒仙佛的命。

    “吾徒,跪下吧。”墨莲佛王的声音响起。

    “放肆。”

    遽然间,酒仙佛一指扬起,犹如天佛之刀斩过虚空,一道深有数千里的天堑由此产生,长更是不知几何。

    砰!

    那只大手被天堑所阻,向后退出数万丈。

    呼!呼!呼!无数的异界佛火,轰然而起,化为人形,有佛,有仙,有魔,有儒,更有兽。他们齐齐咆哮,极是愤怒。同时,大手上缠着的五气,也飚射而出,在虚空中滚了几百次,化为太古长龙,五条龙,每一条都有万里之长。

    “为师不想杀你的,孽徒。”墨莲佛王哼道,“你是吾毕生的杰作啊,贫僧想再创造出一个和你相似的徒儿,都做不到。你太完美了,可因为太完美,贫僧才容不得你,只能杀掉了,真是不幸啊,师徒之情也敌不过贫僧心里的那点嫉妒。”

    嫉妒,墨莲佛王竟然嫉妒他的徒弟酒仙佛,尤其是在酒仙佛成了佛国之主后,他的嫉妒之情更是不能泯灭,几乎要将墨莲佛王烧成灰烬,他若不杀掉徒儿,早晚会被气死的。这也是一切的源头,一切的始末。源于墨莲佛的嫉妒。

    俱往矣,事到如今,墨莲佛王与酒仙佛再难回到从前,只有一人死掉,才能让这段孽缘成为过去。

    “借你死国文书一用。”倏然间,一股浩大的意志降临西天佛的识海,让他无暇多想。轰隆一声,悬在西天佛上方的古经已被酒仙佛摘走了。

    “啊。”几十息之后,西天佛才醒悟过来,既惊又惧。因为酒仙佛不但夺走了死国文书,还将古经与西天佛的因果切断了。即是说死国文书成了无主之物,谁都能祭炼它,毫无疑问,酒仙佛会成为它的新主人。

    事实已成,西天佛只能无动于衷,否则他会被酒仙佛杀掉的。

    死国文书在酒仙佛手里,像是就别多年的老朋友,登时散发出无边无际的死亡长河,犹如末日坟场,浩荡数万里。

    轰隆!

    墨莲佛王第二座灵台散发的异界佛火被死亡长河拍退了,无数仙佛恶魔全都化为灰烬,回归灵台。

    可那只巨大的佛手还在,手指上缠绕的五气愈发凝实,像是一道道经络,与佛指已成一体。

    “世间Gao基佛。”忽听墨莲佛王吼道。

    轰!

    巨大的佛手遽然拍了出去,五指如山,横移而出,任何阻挡之物都被震碎,包括隔在它与酒仙佛之间的重叠异空间。

    “死亡对任何人都是平等的,包括你,吾师。”酒仙佛冷漠道。他双臂展开,犹如翅膀,长有数百丈。哧哧哧,二十多万道基气迸腾而起,没入死国文书之中,强势催动它,向前飞去。

    哗啦啦,死国文书不停翻页,每翻动一次,那玄奥的经书都会浮起数千经文,亮如白昼,彻照万里方圆。

    “吾师,贫僧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死人经。”

    蓦然间,酒仙佛诡异道。他的声音像是在冰窖里传递出来的,带着无尽的寒意,同时,那本吸收了佛国之主基气的死国文书,忽地一震,哧啦,哧啦,空间裂痕陡地延展出去,密密麻麻,将虚空都给撕开了。

    死人经,佛国的诡异经书,死人经,经由酒仙佛之口,再次现世了。

    酒仙佛每吐出一个字节,都挟起万丈死亡之气,是诅咒,更是杀机,浩瀚无际的咒文,似渊似狱,笼罩住数十万丈方圆,包括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也在里面。

    而佛王祭出的那只手指上有五气的佛手,已被禁锢在空中,无数咒文,犹如毒蛇、彩蝎、蜈蚣、蛤蟆,将佛手给包裹住了,泼水不进,一丝风也吹不进去。

    什么五气,什么佛手,在死人经的咒文之下,犹如蜡烛遇到了岩浆,只有毁灭的下场。

    噼里啪啦,遽然间,一阵阵诅咒闪电,劈向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将它轰退数千丈,灵光涣散。

    “残。。。。。。暴!”

    西天佛与滑稽小树见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酒仙佛实在是太冷酷了,毫不留情,分明是要当场碾碎他师尊的第二座灵台。管你是不是佛王,先杀了再说。

    “死人经,佛国不能提及的经书,酒仙佛果然会!”西天佛心道,“哼,看来他也不是那么光明,心里也很黑暗。”

    “西天佛,你号称可渡任何人,包括那无缘的,罪孽极重的,和你修炼的度人经有关。可你的度人经与酒仙佛的死人经相比,谁的更胜一筹。”滑稽小树冷笑道,它在嘲笑西天佛,因为滑稽小树已将对方当成是情敌了。

    打压情敌,才能巩固自己的位置。滑稽小树如何不知,所以他找到机会,绝不会置之不理。

    西天佛无视滑稽小树的挑衅,他慧眼如炬,注视着酒仙佛与墨莲佛王的第二座灵台。“这才是贫僧向往的通天能为。”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