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基神还是切糕大帝,他们在西天佛眼里都是可有可无的。“你们想利用贫僧,贫僧如何不是怀着同样的心思。”

    西天佛野心极大,而且他的基情也是世间罕有的。

    “总有一天,贫僧会破了基神与切糕大帝的局部地区之花,就是滑稽大帝,贫僧也不会放过的。”

    五目童子、鲸绳冰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似的,死死盯着西天佛。

    “你们不是想知道贫僧的手段吗。就让你们看看又何妨,反正你们都是将死之人。”西天佛目中无人,他忽地抓来一卷佛经。

    “死国文书!”

    鲸绳冰跳了起来,“是死国文书,西天佛,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什么!”五目童子也吓坏了,“死国文书不是传闻中的佛经吗,相传是七个纪元之前的异佛亲手所写的。他是佛门的异数,也是最不可测的存在。那卷佛经用的还是他的皮啊,异佛之皮。”

    鲸绳冰与五目童子都是识货的,一眼就看出了死国文书的可怕之处。那可不是他们都控制的了的,如果躲闪不及,还有生命之虞。

    “哈哈哈。”

    西天佛大笑。

    “你们都愚不可及。”

    哧啦!

    忽地,一道基气从西天佛的眉心迸出,是基神封印的神之基气,即是神气。

    可是神气一出,不是对付西天佛的,而是逃遁!因为它感觉自己受到了威胁,不能再躲在西天佛的身体之中。

    然而,神之基气还未飞遁多远,死国文书自动翻开,嗤,嗤,嗤,数百道死气迸旋而出,将神之基气给卷住了,并且拖回。

    “西天佛,你敢!”基神的声音再度响起,让异空间都开始崩溃。可西天佛不屑一顾,他像是古佛再临,脸上写着无尽的威严。“你一个小神,也敢命令贫僧。这是不可原谅的,贫僧就用死国文书炼化了你。”

    随着西天佛的一声怒喝,死国文书冲出的死气更多,像是龙蛇齐出,不停绞绕住基神留下的那道基气,咔嚓,咔嚓,咔嚓!神之基气被绞碎了,发出金属迸裂时的声响,极其诡异。可死国文书更是可怕,不给神之基气任何机会。

    轰隆!

    切糕,一块巨大的切糕从西天佛的生命之海中飞了出来,它挣离一切的束缚,也不愿待在西天佛身边了。

    如同山岳一般雄奇,切糕破空而去。

    “纳尼,切糕大帝也感到威胁了。”五目童子已经不知该做出何种表情了。

    “先是基神,再来是切糕大帝,西天佛真是不得了啊。他要是成长起来,酒仙佛与墨莲佛王都治不了他。他会毁灭佛国,还是再造辉煌!”鲸绳冰忖道。

    未知,一切都是未知。

    轰!

    蓦然间,一只巨大的骷髅手臂从死国文书中冲了出来,横渡虚空,向那块疾遁的切糕抓去。

    “西天佛,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切糕之中,大帝的怒吼声传递了出来,登时,空间分解,晶壁炸开,像是无数碎镜,倏然散开。每一块碎镜之中都有切糕大帝的虚像,他们愤怒无比,咆哮不已,似乎要将西天佛撕成碎片。

    然而那只骷髅大手不受任何影响,它瞬间冲至切糕之后,五根指骨像是白色的天柱,力劈而下,不给切糕任何逃遁的机会。

    别说是切糕,就是空间晶壁都被骷颅之手给抓碎了,化为无数齑粉,飒飒落下。

    “太凶残了。”

    “这还是我们认识的西天佛吗,他真的是雷音佛王的兄弟?”

    五目童子与鲸绳冰都怔住了,一脸骇然。他们无法将眼前的西天佛与以前的那尊大佛联系在一起。

    “愚蠢啊。”

    西天佛道,“你们都当贫僧随意可欺,却不知贫僧不仅有大姬姬,还有大志向。就是墨莲佛来了,贫僧也照样收了他。”

    呼!

    死国文书飞了起来,悬在西天佛上空,哗哗哗,无数死气降下,像是悬瀑,不停冲洗泪婴寺的主人。经由死气的浇灌,西天佛并无任何不适,而且他笑了,身上的佛气更盛,没被死气冲淡。“死气对你们来说是毒,可对贫僧来说是灵药啊,无上灵药。”

    “他是将死气转换成了佛气!”五目童子道。

    “好奇怪,西天佛如何做到的。墨莲佛王都做不到!”鲸绳冰亦道。

    五目童子、鲸绳冰的话全都传到了西天佛耳中,他冷笑不语。他有什么能耐,何须外人评价,只求问心无愧,问鼎佛国。

    当!当!当!鼎鸣声遽地响起,一尊半灰半百的鼎浮了出来,亦是出自死国文书。

    见到那尊鼎,五目童子骇然道:“西天佛,你想做什么,你想用它做什么!”

    腾。

    五目童子怒退数千丈,不敢停顿。

    鲸绳冰也觉半灰半百的巨鼎太过可怕,还是远离些比较好。刷,鲸绳冰将身一转,人已遁离数万丈之外,他逃得要比五目童子还快,还优雅。可毕竟是逃,又能高贵到哪里去。

    西天佛很想笑,因为他与切糕、五目童子进入这片异空间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封锁鲸绳冰躲藏的空间,“没有贫僧的首肯,谁也别想离开,外面的人更别想进来。五目童子,鲸绳冰,你们都完了。看你们还能蹦跶多久。”砰的一声,西天佛挥掌按在巨鼎之上,登时,鼎中迸放出数十万道长烟,噼里啪啦,有雷电炸开,声势浩大。

    听到身后传来的爆炸声,五目童子、鲸绳冰逃得更快了。尤其是鲸绳冰,他想方设法剖开原本安全的空间,却做不到。“滑稽,这是我开辟的空间,难道也要成为我的棺材不成。”鲸绳冰只觉得好笑。

    轰的一声裂响,鲸绳冰伟岸的身躯忽然迸炸开来,化为数百万碎片,然后这些碎片以某种神秘的规则堆砌在一起,灵台,他化成了灵台,回归原形。他本就是酒仙佛的第二座灵台所化,如今所做的不过是回到了原点。

    轰隆隆。

    灵台高数十万丈,上面有无数霞光挥荡,另有滚滚佛气,从未知的空间飞涌而来,浇铸在灵台之上。

    五目童子看到鲸绳冰要拼命了,他心里也是一沉。“顾不得许多了。”

    盘中餐剑。

    五目童子再次取出盘中餐剑,一直径超过千丈的圆盘,呼呼怒旋,在它上面不知摆放了多少素食,可让人骇然的一幕发生了,盘子上还有肉食。“燃烧吧,你们通通燃烧吧。”五目童子疯狂道,他一张口,浩荡如江水的淡蓝色火焰冲了出去,将盘子上的一切都给焚烧了,烈焰迸腾,有数万丈之高,似能焚尽这片异度空间。

    嗡!直径超过千丈的圆盘,它开始熔化了,在瞬息之间,变成一柄蓝色的巨剑,剑长超过八千丈,并无剑柄剑鞘,只有剑身。而且在剑身上刻画着无数凶兽、恶禽、妖魔等,凶威迸绽,剑气浩荡数十万里。

    当!当!当!当!当!

    西天佛祭出的巨鼎,感受到了来自蓝色巨剑以及佛王灵台的威胁,发出一声声轰鸣,响彻苍穹。音浪陡地化为一只只太古之龙,咆哮不已,将剑气都给震碎了。

    而死国文书,不灭不寂,像是亘古长存,它仍然悬在西天佛上方,经书不停翻动。每翻动一次,都有十二万道繁奥的经文涌出,化为点点金光,没入巨鼎之上,刻下不朽的烙印。

    随着巨鼎的每一次幌动,五目童子释放的蓝色无柄之剑都会后退千百里,难以与之抗争。

    “鲸绳冰,你还在等什么,不,我应该说墨莲佛王,你在犹豫什么,杀,用你的灵台镇杀了西天佛。他留不得,如果放任他成长下去,他会成为第二个酒仙佛,甚至是超越他,你能忍受吗。”

    听闻盘中餐剑的呵斥,酒仙佛的第二座灵台仍旧在旋转,洒开道道佛气,扫碎了很多空间晶壁,并将它们化为一道焰流,撞向了死国文书。

    鲸绳冰号称墨莲佛王的最强分身,能代表佛王行事,他说的话就是佛王的法旨,就是天理。如今,西天佛敢挑衅他,并且威胁到了他的威严,这是鲸绳冰不能忍受的,也绝不会允许。

    杀,只有杀了西天佛,抢走死国文书,鲸绳冰才会重拾无上的威严。“黑耳木之剑。”蓦地,鲸绳冰的吼啸声从灵台中传递了出去。

    锵!

    一口黑色的木剑飞出灵台,登时,黑耳木神圣的气息传遍数十万丈方圆。

    “哦。”五目童子惊叹道,“大手笔!”

    原来,鲸绳冰得到了佛国神树黑耳木的一截树干,并且将它祭炼成了一柄黑色的木剑。

    黑色的木剑,长不过三丈,可它散发的剑威却有神圣的气息,远非蓝色的无柄巨剑所能相比的。甫一祭出,就将蓝色的巨剑给挥退了。五目童子不怒反喜,“很好,鲸绳冰终于被我骂醒了。”

    联手,五目童子与鲸绳冰只有联手,方能杀掉泪婴寺的主人,“西天佛,你的死气将临。”盘中餐剑的剑灵冷笑道。

    轰隆隆!

    倏然间,从死国文书中飞出的巨鼎向前撞去,当是时,空间被堆叠在一起,晶壁也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都被撞碎了。

    来了!五目童子悚然道,他虽然相信黑色的木剑能劈开巨鼎,可仍心有余悸。因为巨鼎的声势太过吓人,而且鼎身上亮起了无数的花纹,像是神秘的图腾,照亮了混沌。

    锵。

    蓝色的无柄巨剑竟然跃过黑色的木剑,迎向半灰半百的巨鼎。五目童子怒道:“鲸绳冰,你这是落井下石。”

    是的,是鲸绳冰在暗中使坏,他现在变成了灵台,稍一旋转,一道佛气凝为长龙,扫在蓝色的无柄长剑上,将它推向巨鼎。

    当!

    无柄巨剑、半灰半百的巨鼎最终还是撞上了。刹那间,巨剑从剑尖开始皲裂,裂纹像是蛛网,覆盖了整柄剑。

    崩!崩!崩!崩!巨剑轰然裂开,蓝色的碎屑四下抛舞。

    “噗!”

    五目童子一张口,飚射一道血箭,因为盘中餐剑受损,他也受到了反噬。

    可一切都和鲸绳冰无关,他亦然是灵台形状,上临苍穹,下接幽冥之地。轰隆,灵台又是一震,三丈长的黑色木剑怒斩而出,锵当,斩中半灰半百的巨鼎。

    登时,巨鼎向后倒退数千里,而黑色的木剑也一分为二,竟然断了。

    “活该。”五目童子艰难地吐出两个字,他被鲸绳冰暗算,受到重创,瞥到鲸绳冰的木剑也断了,心里这才觉得平衡些。他就是见不得别人好。

    “你们只有这些本事吗,太让贫僧失望了。”西天佛冷漠道,忽地,他右臂挥起,以手掌托起死国文书。

    腾,腾,腾。西天佛托着死国文书,龙行虎步,一步数千丈,不知越过多少空间乱流,如履平地,来势汹汹。

    “鼎来。”

    西天佛又喝道。

    轰嗡。

    巨鼎遽然而至,跟在西天佛之后。像是洪荒护卫,守护着泪婴寺的主人。

    刷!

    五目童子顾不得伤体,向高空遁去,他可不敢与西天佛厮斗,因为死掉的铁定是他。事到如今,他再认不清形势,只会死得更快。同时,五目童子寄希望于鲸绳冰,“你好歹是墨莲佛王的最强分身,拿出真本事来。不可丢了佛王的面子。”五目童子吼道。

    黑色的木剑本由黑耳木的树干所铸,如今断了,可仍然散发着圣洁的光辉,黑耳木的清新气息犹如绿色的水纹,哗哗哗,荡斩而出。

    西天佛面有怒意,他僧袍一振,身后的那尊巨鼎腾啸而起,向前撞去。当当当,绿色的水纹全都斩在鼎身之上,可都被撞碎了。不能伤害巨鼎,更何况是西天佛。

    “黑耳木可不是这样用的。”西天佛道。

    “它当然不是这样用的。”

    诡异的,另外一道声音响起。

    是滑稽小树。它突然出现了,而且右臂化为数千丈长的树根,将断为两截的黑色木剑给卷走了。咔嚓,咔嚓!木剑再次裂开,化为木屑,没入滑稽小树的手臂之中。

    “好醇厚的灵力。”滑稽小树喜道,“酒仙佛,你果然没有骗我。”

    “吾怎会欺骗基友。”酒仙佛的声音响了起来。

    “酒仙佛!”

    “是你,酒仙佛,你回到佛国了。”

    五目童子、鲸绳冰都怔住了,像是见到了鬼。可酒仙佛,当今佛国之主,他比任何魔鬼都可怕。

    在滑稽小树身后,一位俊美不凡的年轻僧人,他似笑非笑,身披一件破损的僧衣,脚踏莲台。他看上去毫无任何危险,可正是这样一个人,只是开口了就让五目童子、鲸绳冰、西天佛都忌惮不已,甚至是畏惧。

    不是化身,不是他的四相,善相,恶相,魔相,无相。而是本尊啊。

    真正的酒仙佛现身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